本月推荐

第一百二十七章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下)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南宫凝望着冷冥熵一脸疑惑的模样,拉过冷冥熵的手,随即又将姬九梦的手放在冷冥熵的手上,然后朝冷冥熵说道:“熵儿,我把梦丫头交给你了。”

  听到她的话,冷冥熵真有点怀疑到底谁才是她的儿子。

  不过他还是朝南宫凝点了点头。

  南宫凝见冷冥熵点了点头,便笑了笑,然后由谨秋扶着朝马车走去。

  南宫凝撩开车帘的一角,朝站在外面的冷冥熵和姬九梦说道:“回去吧不用再送了。”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少顷,南宫凝对前面的车夫说:“走吧。”

  坐在前面的车夫听到南宫凝的话,便挥起手中的鞭子朝马的身上一挥,便离开了皇宫。

  冷冥熵和姬九梦站在原地,就这样一直望着南宫凝离去的方向发呆。

  “娘娘,你真的舍得离开吗?”谨秋看着南宫凝那满脸的不舍,便问道。

  她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觉得要离开皇宫,还说什么要去寒衣寺祈福。

  她明明就是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了,想要去看看先皇,可是她却还是不肯告诉她。

  她知道自从先皇仙逝以后,她的心也跟着去了,若不是当年冷冥熵和冷冥烨还小,恐怕她也会跟着去吧。

  南宫凝没有说话,只是望着窗外,陷入了沉思。

  舍不得又如何?她不想在自己的生命里留下遗憾,也不想让自己后悔。

  “走吧。”冷冥熵见南宫凝的马车走远,便对身边的姬九梦说道。

  “我在站一会吧,你先回去吧。”姬九梦依旧站在哪里无动于衷,只是她的神情有些迷茫,好像被什么事情困住了一样。

  冷冥熵没有说话,只是站在她的身边,一直看着她。

  他知道她又想起了李瑶离开的画面,有时候,她真不知道该说她傻,还是说她是个好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姬九梦才对身边的冷冥熵说道:“我们走吧。”

  “嗯。”冷冥熵应道。

  回到长门殿之后,姬九梦便把南宫凝给自己的香囊放在了百宝箱里,便又继续坐在桌前坐女红。

  几日之后,墨衣觉得自己的身子一惊好了许多,喉咙也可以发出声音,大约比那时候好很多了。

  正在院子里散步时候,看到西陵泽正朝这边走过来,便朝她一笑,只几日相处下来,她发现其实他也不是那么坏。

  至少对她很是照顾,没有以前那么冰冷吧。

  “嗯,出来散步代表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西陵泽打量了一下墨衣之后,便抬起右手摸着下巴,轻声地说道。

  “这几日多谢你的照顾,我会报答你的。”墨衣见他那吊儿郎当的模样也不在意,朝他感激的说道。

  “你拿什么报答?要不以身相许算了,就你这干煸的小身板,也就只有我不嫌弃,勉强的收下好了。”西陵泽听到她的话,盯着她胸前那两个小笼包,若有所思的说道。

  墨衣听到他的话,面色一黑看着西陵泽,手中的拳头紧握,恨不得将西陵泽抓起来暴打一顿。

  若不是他救了她,他以为她会让他这样说嘛?

  还有,她那里小了,他是不是眼睛有问题呀?

  她这样的身材明明就是要什么有什么,怎么到了他嘴里什么也不是了呢?

  西陵泽见墨衣许久都没有说话,便又继续说道:“怎么开心的不会说话了?”

  墨衣没有理会他的话,只是看着他然后问道:“西陵泽你是不是对每个女人都说过这样的话?”

  西陵泽听到她的话,摇了摇手中的纸扇,然后,轻笑一声。

  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也不知道为何,墨衣见他这一副纨绔的模样,心里闪过一丝的失落。

  或许真的是她想多了,他怎么可能会……会喜欢她呢?

  明明她很讨厌他,可是却又不由自主的想要见他。

  终究她还是错了,却错的离谱,她和他本来就不会有什么结果,可是她却妄想篡改天命。

  此后,墨衣便一直躲着西陵泽,以为这样就可以让自己的心恢复平静,不会再想起他救她的事情,也不会想起他那张比女子还美的脸。

  只是她错了,即便如此,她对他的思念只增不减。

  晚风习习,盈香于袖。

  凌霄殿。

  冷冥熵正在批阅奏折,耳边传来阿德公公的声音:“皇上,柔妃娘娘求见。”

  冷冥熵听到阿德公公的话,眉头一皱,有些不悦。本想让阿德公公告诉她,没空,可是转念一想,前些日子,接到杜逸的胜利书,不久便会班师回朝。

  虽说他不喜欢杜雨柔,可是看在她哥哥的面子上,所以……也罢……

  “让她进来吧。”隔了半响,冷冥熵才对站在不远处的阿德公公说道。

  “诺。”

  少顷,便看见一身白色广袖襦裙的杜雨柔手里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臣妾参见皇上。”杜雨柔身子微倾,朝冷冥熵行礼道。

  “起吧。”冷冥熵揉了揉眉间,然后看着阜杜雨柔说道。

  “谢皇上。”杜雨柔起身朝冷冥熵说道。

  她莲步轻轻,走到冷冥熵的身边,将手里的燕窝递给冷冥熵,然后柔声的说道:“皇上,这是臣妾为您熬制的燕窝粥,您尝尝。”

  冷冥熵看着杜雨柔手中的燕窝粥,眼中闪过一丝丝的后悔,早知道她就不应该让她进来。

  他想来都不喜欢这甜腻腻的东西。

  不过,他还是在杜雨柔的注视下接过了燕窝粥,吃了一口之后,看着杜雨柔说道:“爱妃的心意,本皇已经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臣妾不走,臣妾想要留下来服侍皇上。”杜雨柔整个身子都往冷冥熵的身上靠去,然后柔声的说道。

  她怎么可能走呢?她好不容易逮到这个机会,怎么可以就这样错过这个机会呢?

  冷冥熵看着她的身子,脸色一黑,刚想说话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子一身火热,像有什么东西在燃烧一般。

  他将碗放在桌上,将杜雨柔的身子推开,指着杜雨柔冷冷的说道:“你竟敢给本皇下药。”该死的,她竟然给自己下药,她是不是以为自己不会把她怎么样?

  杜雨柔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一阵疼痛,不可置信的看着冷冥熵,似乎不相信他就这样把她推开。

  “看来是本皇这些日子太放纵你了,来人,将柔妃带回韶华殿没有本皇渡我允许,不准出来。”冷冥熵指着杜雨柔眼中闪过一抹厌恶,随即又朝门外的阿德公公吩咐道。

  “皇上,饶了臣妾这一次吧,臣妾知道错了……”杜雨柔抓着冷冥熵的衣角,哭喊道。

  若是知道冷冥熵会发怎么大的脾气,她一定不会怎么做。只是如今知道已经晚了……

  彼时,阿德公公带着两个侍卫走了进来,看到冷冥熵的眼睛通红,又看着坐在地上的杜雨柔,随即便明白了什么事情。

  想来是柔妃娘娘,做了什么事情皇上惹得皇上不高兴吧。

  两个侍卫在阿德冷冥熵的示意下,将杜雨柔抓住,然后便往门外走去。

  “皇上,您没事吧。”阿德公公看着冷冥熵呼吸急促,眼神涣散,有些担心的问道。

  “本皇想一个人出去,谁都不要跟跟过来。”冷冥熵没有回答阿德公公的话,只是朝门外走去。

  该死的,他觉得自己身子快要爆炸了一般。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的路,冷冥熵觉得自己会浴火焚身的时候,脑海中浮现了一张脸。

  长门殿,姬九梦正靠在床边,手里捧着一本书看得正入神。

  门突然被打开了,只见冷冥熵走了进来,姬九梦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的嘴唇上。

  她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好像自从冷冥熵恢复正常以后,他们两个就很少做出这样亲密的举动。

  刚想推开冷冥熵的时候,耳边传来他低沉沙哑的声音:“九九,帮我,我好难受……”

  听到他的话,姬九梦好像想起了她和他在桃花村发生的事情,他那时候也是这样祈求她帮助他的。

  只是,后来他却忘了……

  良久之后,姬九梦朝他点了点头。

  就让她在放纵一次吧,就当是她最后的一点回忆。

  冷冥熵见姬九梦答应自己,有些欢喜的吻了吻她的嘴唇,然后轻声的说道:“谢谢你九九……”

  说罢便吻着姬九梦的脸颊,脖子……

  一只手解开姬九梦腰间的带子,将她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撕开,露出红色的肚兜。

  冷冥熵将最后一件衣服剥开,望着她那两团白皙的乳胸,看着姬九梦嘴角微微扬起。

  急忙忙被他盯得有些脸红,竟然有些害羞,捂住冷冥熵的眼睛然后说道:“不准看……”

  她觉得自己肯定是傻了,才会答应冷冥熵……

  冷冥熵将姬九梦的手拿下来,然后看着姬九梦声音沙哑低沉地说道:“九九,很漂亮。”

  说罢,不等姬九梦回话,便俯下头吻住了她嘴唇,那动作极其的温柔,就像是在品尝什么东西似的。

  漫长的夜晚就此拉开,残烛映照,红罗帐里那两具缠在一起的身体,时不时的传来一阵阵呻吟声,让人忍不住的耳红面赤。

  公仪澈坐在屋檐上,望着天空的月亮,眼闪过一抹忧伤。

  他终究还是晚了一步,终究还是输了,输给了命运,输给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