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一百二十一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此随意的打扮,也就只有姬九梦一人了,明明是一国之母,可她的言行举止却一点也不像,倒有几分大自然的气息。

  简而言之,就是没有架子,比较接地气吧。

  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宫女和太监喜欢她吧。

  耳边传来南宫凝的话,冷冥熵望着姬九梦有些圆润的脸,扶了一下额头,着实看不出来姬九梦哪里瘦了。

  这种话,也就只有南宫凝才可以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当然,他这话也只能在心里想,若是被南宫凝知道了,估计会让他抄写祖训一百遍吧。

  有时候他真怀疑,姬九梦才是她亲生的,而自己则是抱回来,否则差距怎么那么大呢?

  只是他不知道南宫凝接下来的话,更加的让他觉得自己是肯定是和姬九梦掉包了。

  “梦丫头,是不是这个臭小子欺负你了,你给你饭吃,所以你才会怎么瘦的对不对?告诉哀家,哀家一定帮你教训他。”南宫凝摸着姬九梦的脸,一脸心疼的说道。

  刚饮了一杯茶的冷冥熵,猛的被南宫凝这一段话给呛到,他九死一生,难道南宫凝不应该安慰他,怎么事情变了呢?

  姬九梦则看了一眼冷冥熵之后,朝南宫凝微微一笑,轻声地说道:“不是,是臣妾这几日胃口不好所以才……”

  她不想让南宫凝误会冷冥熵,所以便随便扯了一个理由说道。

  南宫凝听到这话便也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她这是在位冷冥熵开脱,看来这一次出行,有不少的收获呀。

  只要他们两个好好的,她就放心了。

  随后南宫凝便留姬九梦和冷冥熵在福德宫用膳。

  回到长门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姬九梦坐在桃花树下的秋千上,望着天空中的星星,陷入了沉思。

  她没有想到自己兜兜转转怎么久,又回到了原点。

  或许,这就是缘份吧。

  “公主,你回来了?”这时溪儿拿着一些干洗的衣服正打算回到自己的屋里,发现姬九梦坐在秋千上,有些欣喜的说道。

  “嗯。”姬九梦应道。

  而后没有在理会溪儿,她现在只想好好的静一下,既然决定要留在皇宫里,那她就要好好的想想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

  突然,看到杜雨柔身穿一件淡黄色的宫装正朝长门殿里走了进来。

  “奴婢参见柔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溪儿见状,便朝她行了一个礼,恭敬的说道。

  每次只要见到杜雨柔她的脑海中便会想起那一次她来这里无端挑事的情景,心里有些害怕。

  也就因为那一次,她家主子的旧疾才会复发,这让她怎么能不怕呢?

  只不过这一次杜雨柔似乎并没有上一次来者不善,而是看着溪儿淡淡的说道:“免礼吧。”

  她今日来,不是来找茬的,而是想要与姬九梦示好,自然不会责怪于溪儿。

  见姬九梦正坐在秋千上,便走过去,朝她轻笑道:“臣妾参见皇后娘娘。”

  于此同时跟在杜雨柔身后的碧儿也朝姬九梦行礼道。

  听到来人的声音,姬九梦眉头有些微蹙,看着来人,有些恍然大悟,只是声音有些淡淡的疏离道:“原来是柔妃呀,免礼吧。”

  其实说实话,她并不喜欢杜雨柔,她总觉得她就是个有着很严重的公主病,一天到晚总是瞎折腾。

  不过,这一次她到有些让她刮目相看,她没有想到冷冥熵掉下悬崖之后,宫里的妃子走的走,逃的逃,而她竟然还守在皇宫里没有离开,倒让她有些刮目相看。

  想来,她是真的爱冷冥熵吧,否则也不会如此。

  “不知道柔妃怎么晚了,来本宫这里做何事?”姬九梦见杜雨柔还站在那里,便有些疑惑的问道。

  她才不相信她只是路过这里,要知道韶华宫和长门殿完全是两个相反的方向,何况又是大晚上的。

  骗三岁小孩或许还会相信,想要骗她姬九梦,恐怕还要几百年吧。

  “臣妾听说皇后娘娘平安归来,便来探望一下,皇后娘娘该不会不欢迎吧?”杜雨柔见姬九梦那冷漠的模样也不在意,只是看着她轻声笑道。

  她就是想要来看看她,为什么她会毫发无损的出现在这里?按理说她不应该消失在这个世界,亦或者深受重伤吗?

  她着实有些想不通……

  “看了也看了,柔妃是不是该回去了呢?”姬九梦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冷冷地说道。

  她不想跟她多说一句话,她总觉得她来此的目的没有那么简单。

  寻着她的目光,她似乎一点盯着自己的后背上看,莫不是……她知道什么?还是这事与她有关呢?

  原以为她不过娇生惯养了些,竟没有想到她竟然想要自己死。

  也对,谁会允许自己的情敌留在世上呢?

  听到姬九梦的话,杜雨柔才会过神来,脸色闪过一丝丝的尴尬,随即便朝姬九梦行礼道:“既然皇后娘娘身体并没有大碍,那臣妾就不打扰您休息,先行告辞了。”

  “恕不远送。”姬九梦淡淡的说道。

  杜雨柔也不在意姬九梦渡我话,而是带着碧儿然后离开了长门殿,只是在转身的刹那,她的眼睛微眯夹杂着恨意。

  不过是个被送来送去的物品罢了,真当自己是一国公主,一国之母了吗?这些早晚都会落在她地上手中。

  待杜雨柔走远之后,溪儿走到姬九梦的身边有些担心的问道:“公主,你没事吧?”

  她神的很害怕那杜雨柔会用什么手段来陷害姬九梦,上次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有时候,真不明白,为什么她总是要针对姬九梦,即便她是后宫之主,可那也是不得宠的,她为什么就是要针对自家主子呢?

  这让溪儿有些想不明白。

  姬九梦朝溪儿摇了摇头,看着溪儿安慰的说道:“你家公主又不是吃素的。”

  其实杜雨柔这个人就是喜欢做作,若是她不来找袭击麻烦,自己肯定也不会找她的。只是若是她想要找她的话,那她也不会客气。

  “公主……”溪儿看着姬九梦轻声地喊道。

  姬九梦起身捏了一下溪儿的脸,便朝自己的房间走去,这些日子她真的很累,想要休息一下。

  自淮南王的事情有了着落之后,冷冥熵便将与淮南王一起的孽党通通打进天牢,一个也不放过。

  朝中大臣就有礼部尚书沉默,还有镇远将军姜尚,据说这几个人秋后处斩,剩下那些不是特别大的人,赐了一杯酒。

  清晨醒来的时候,便去福德宫给南宫凝请安,时候便打算回去补个回笼觉。

  路过御花园的时候,望着御花园中开得娇艳的九里香,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怒斥声。

  姬九梦的眉头微蹙,寻着声音望着远处,只见到一位衣着华贵的女子正在欺负一个小宫女。

  她想来就很讨厌这些事情,可是她发现这后宫之中最常见的事情就是以权压人了。

  本来她也不想多管闲事,只是她就是看不惯她。

  “溪儿,那个是哪个宫里的贵人?”姬九梦指着不远处的女子,朝身边的溪儿问道。

  溪儿看了那女子一眼之后,便对姬九梦说道:“那是千思殿的廖贵人寥娉,据说入宫已经有半年了,只是脾气是出了名的火爆,谁也不放在眼里,平日里最爱的便是红衣。”

  “那她得宠吗?”姬九梦抬手托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看着溪儿继续问道。

  溪儿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据说皇上只去过他的寝殿一次,便没有再去了。”

  也就是因为那一次之后,她那火爆的脾气一点也没有收敛,反倒多添了几分。

  当然,这些都来源于平日里爱听八卦她。

  姬九梦听到溪儿的话便放心了,然后朝不远处的方向走去。

  溪儿看着姬九梦走去的方向,有些担心的在后面喊道:“公主,我们走错方向了,这不是回长门殿的方向。”

  她真的不想再让她闯祸了,再这样下去,后妃都要得罪完了。

  姬九梦哪里肯定她的话,她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谁说我要回长门殿,身为一个皇后若不能让后宫安宁,那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江东父老乡亲?”姬九梦一副我很伟大的样子,看着溪儿说道。

  唉,她发现她越来越不要脸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溪儿听到姬九梦的话,愣了一下,脑袋有些懵圈,不知道姬九梦再说什么。

  只是当他沉思的那一刻,姬九梦已经走到了寥娉的身边,抓住她那双白皙的手,然后冷冷的说道:“廖贵人好大的架子呀?不知道这位宫女坐错了什么事情,竟要廖贵人亲自动手,甚至不顾自己身份在这御花园之中动手。”

  说罢便抬起头细细的打量寥娉,姬九梦的眉头微蹙,看着她那一脸厚厚的胭脂粉还有那血色的嘴唇,姬九梦有几分同情的看了她一眼。

  她严重的怀疑这个寥娉的审美观有很大问题,竟然给自己画个怎么丑的妆,还到处炫耀。

  她知不知道这样会吓死人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