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一百一十八章只一眼就安好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一眼的瞬间,便是永恒。若是此生注定不能与你在一起,我希望你能幸福便好。

  “一个名为桃花村的地方,据说娘娘是被一个猎夫救了的。”月初将姬九梦的情况告诉公仪澈。

  他家公子终于不用再自责了,真是太好了……

  “猎夫……”公仪澈嘴角微微低喃着两个字。

  随后:便没有再回答月初的话,而是望着远处陷入了沉思。

  桃花村。

  替冷冥熵熬好药之后,姬九梦便把它端到冷冥熵的房间,然后喂他喝下。

  冷冥熵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那认真的模样,心里有些暖暖的,总感觉这画面似曾相识。

  可是他却想不起来。

  甩了甩头,想要让自己清醒一点,不要在胡思乱想了。

  “你怎么了?脸色不是很好,可是伤口又复发了?”刚放好碗的姬九梦回过头来看到冷冥熵的举动,有些担心的问道。

  自从他的受伤以后,姬九梦便一直很害怕他的伤口会不会复发。

  冷冥熵摇了摇头,朝姬九梦说道:“本……我没事,就是觉得有些累了,像休息。”

  冷冥熵不想让姬九梦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随便扯了一个理由朝姬九梦说道。

  听到他的话,姬九梦有些疑惑,可是她还是没有说话。

  她总觉得醒来之后冷冥熵变得有些奇怪,甚至好像,又恢复跟以前一样似的。

  可是等她想要看清冷冥熵的时候,却又发现他什么也没有变。

  或许,这些日子,她有些累,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幻觉吧。

  隔了半响,姬九梦才对冷冥熵说道:“那你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说罢便端着空碗朝门外走去。

  明知道冷冥熵肯定有事情瞒着她,可是她还是没有问他,或许是她多想了吧。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转身的刹那,冷冥熵望着姬九梦的身影,思绪漂远,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当公仪澈赶到桃花村的时候,看到的情景便是姬九梦正在为冷冥熵束发的情景,他的心猛的一疼,就好像心口被万千支箭刺穿似的。

  他去了秋山的家里,发现姬九梦并没有在哪里,而是草庐,他便拼了命的赶过来,却不想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他捂着自己的胸口,就这样望着屋里的情景,脚却像粘了胶似的,挪不开。

  他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无论是那时候,还是现在……难道这一生世,他注定与她错过吗?

  他不甘心就这样错过,不甘心就这样为自己写下句号。

  明明他比冷冥熵更加的爱她,可是为什么老天爷却总是跟他开玩笑呢?

  他知不知道,每次看到她对别人笑颜如花的模样,他的心有多痛,明明这些该是他的才对,可是却变得很陌生……

  冷冥熵望着铜镜里正在为自己束发的人儿,脑海中好像拂过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少顷眼眸恢复一片平静。

  像没有什么事情似的。

  望着镜里的自己,头只抚摸着头发的发丝,朝姬九梦说道:“几日不见,你这手艺倒是长了不少。”

  “真的吗?”姬九梦听到冷冥熵的话,有些欣喜的说道。

  她为了束了那么多次发,他没有夸过她,今日竟然夸奖她。

  冷冥熵见姬九梦那欢喜的模样,有些惊讶,随即又点了点头。

  公仪澈见两人有说有笑,便离开了草庐。

  他不想看见她与别人安好的模样,他接受不了她对别的男子笑……

  离开草庐之后,公仪澈来到了后山,望着满山遍野的野花,眼中带着一丝丝的忧伤。

  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脑海里回忆的却是自己刚刚看到的画面。

  突然,耳边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心情不好,要不要来一点解解愁?”

  寻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躺在古树上,手里拿着两坛酒,正看着公仪澈嘴角扬起一抹笑。

  公仪澈的眼中闪过一丝丝的惊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只是看着他手中的酒,良久才说道:“好呀。”

  此时,他确实需要一坛酒抚平自己心里的伤口。

  想要将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些忘掉。

  原以为,自己会很大方,只要看着她幸福便好,却不想这一切都是自己自欺欺人罢了。

  他终究还是放不下她,放不下……

  鬼医将手中的酒扔给公仪澈,自己便饮了起来。

  看着他刚刚的那样子,他摇了摇头。

  问世间情为何物?伤尽多少痴情人?

  他早就跟他说过,如今的她已然不是当初的她。

  可是他却一意孤行,现在受伤,知道痛了吧。

  可惜,这一切已经回不去了……

  自他篡改天命的时候,便再也回不去了。

  记得他当初问了他一句:“为了她,倾尽自己一生的修为,不惜篡改天命,受天劫的惩罚,值得吗?”

  可是他当时却回了他一句:“只要她幸福便是值得的。”

  如今,他这副模样又是怎么回事?

  显然,他并不是个大方的人。

  也对,谁会将自己心爱的人,拱手让给别人呢?

  饮了一口酒,公仪澈便对树上的鬼医说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今日的结局了?”

  “当初我不就劝你了吗?可是你非不听,如今吃点苦头也好。”鬼医看着公仪澈语气有些沉闷,轻声地说道。

  他不是一向我行我素的吗?怎么如今怕了?

  “我从来都不相信命,也不相信凭我的双手会改不了这命。”公仪澈听到鬼医的话,冷笑一声,自嘲的说道。

  什么天命难违,他偏偏就要做个逆天改命的人,即便最后遍体鳞伤,他也不会后悔。即便最后失败了,他也不后悔,至少他曾经也努力过不是吗?

  “都两百年了,你这高傲的性子一点也没有变。”鬼医听到公仪澈的话,有些无奈的说道。饮了一口酒,对公仪澈轻叹道:“你这性子迟早是要吃亏的。”

  吃亏,这几百年来,他不知道吃了多亏,可他都一一忍了下来。

  “你不也还是那一副冥顽不灵的模样?”公仪澈听到鬼医的话,一脸嫌弃的说道。

  说得他好像变了很多似的。

  “你……”鬼医听到公仪澈的话,起的吹胡子瞪眼睛的,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喝酒。

  他真是活受罪,明知道他是出了名的气死人不偿命,可是他还要跟他说这些,现在好了,被欺负了还不能反驳。

  唉,真是交友不慎呀。

  公仪澈没有理会他,只是喝了一口酒之后,然后朝鬼医问道:“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让她想起前世的一切吗?”

  或许,他想要自己死心吧。

  最后的办法就是能不能让她想起以往的一切,若是她还是不爱他,即便再怎么不甘心,他只能放手了。

  “你还不死心?”听到公仪澈的话,鬼医翻了个白眼,然后看着公仪澈说道。

  “死心?若换做是你,你会死心吗?”公仪澈没有回答鬼医的话,而是反问道。

  他知道他的心里也住了一个人,只是他从来不敢去触碰她。

  他以为这样,就是忘记吗?

  他错了,且错的离谱,他不过是在逃避事实罢了。

  语音刚落,便见鬼医的脸色微变,眼神有些迷茫,好像在回忆什么事情。

  他没有公仪澈的执着,没有他的不认命,所以他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在自己的怀里离去。

  他这一生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与她说一句:“我爱你。”

  他们两个是青梅竹马,本来打算成亲,却不想她染上了瘟疫,最后病死床榻。

  他还没有娶她,还没有对她说出那三个字,她怎么可以离开呢?

  此后,他拼命的学医,就是为了弥补自己心中的遗憾。

  怎么多年来,他以为自己早就放下,却不想只是他的自欺欺人罢了。

  有时候,他很羡慕公仪澈不顾一切的性子,为了自己心中想要的一切,他可以连命都不要。

  他真的很羡慕他……

  当初就是因为他这份执着,不肯放弃的精神,他才会帮他的吧。

  思绪收回,鬼医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对公仪澈轻叹道:“你明明知道,这一生不会有结果,你又何必呢?即便你向天借了三世的缘份你们这一世也不会在一起的。”

  “可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这几百年来的付出,化作一江春水。我不甘心,你知道吗?”公仪澈看着鬼医撕心裂肺的说道。

  这世间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无缘二字了,明明最该在一起的人,却因为天命无缘,便就此错过。

  叫他怎么甘心?

  倾尽一生换来无缘,终究是他低估天命。

  听到公仪澈的话,鬼医的嘴角扬起一抹苦笑。

  呵,这种感觉他怎么会不知道么?只是不甘心又能如何?

  从前他也如同他这般难过,不甘心,可是最后换来什么?

  还不是一样的……认命。

  两人没有说话,只是各怀心事一个劲的喝酒,想要将自己心中的痛通通都抚平似的。

  后来,鬼医不知道从哪里又搬来了几坛酒,两人饮了整整一夜才罢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