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106.缘起不曾断(番外)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锵锵锵——防盗在此迎战!小可爱, 补足订阅可退敌, 等待亦可破!  赵光瑜一抬头就看见了门口疾步走来的如茵,他马上开口:“你来得正好, 快帮我扶着你家主子,我给她喂药。”

  病急乱投医的如茵情急之下马上就把赵光瑜当成了主心骨,全心全意地按照他的话做。

  不到几息时间,白露就被轻轻地放在的床上。

  赵光瑜坐在床边,右手拖着她的脖颈, 让白露的头部微微抬起了一些, 左手拿着一粒药丸, 正要往白露嘴里塞。

  那股熟悉的中草药的清香,带着一种对于白露而言是灭顶灾难的恐吓,逼近了白露的嘴巴。

  我要死死地抿着唇,不不不, 我要死死地咬着牙,我绝对不会张开嘴的!!!

  紧张之下白露都把脑子里一直在“笑出猪叫”的998给忽视了。

  “怎么会这样?”赵光瑜努力地掰了白露的嘴唇好几次, 都掰不开。

  他心疼自己喜爱的女子,又不敢太过用力,生怕自己这糙汉子一个用力就让美人难受。

  “奴婢……奴婢也不知道……”如茵惊奇地看着那紧紧阖着的嘴巴纹丝不动。

  可是……以前姑娘昏过去了,喂药的时候也没有那么难啊?

  再这样下去, 迟早要出事的!赵光瑜想着,是否要立马派人去叫大夫过来。

  但是下一刻他马上就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要是让人瞧见他在女子闺房的身影, 那对于姑娘家的名声而言会是怎样灭顶的灾难。

  退一万步讲, 就算他躲得好,大夫没能发现他。但是嫡孙女在白老太傅八十大寿上昏厥过去,怎么都不吉利,京城别的没有,就是爱搬弄是非的妇道人家数不胜数。

  电光火石之间,赵光瑜想了很多。

  他最后只能狠了狠心,去捏白露的下颚。

  白露:草草草!!!疼疼疼!!!

  “忍住啊小姑娘,百忍成钢啊!千万别张嘴哦,不然那颗美味的药丸就要被你吞下去了哦!”998幸灾乐祸地埋汰她。

  白露死死地忍住,为了不吃恶心的东西,这也是很拼命了!!

  赵光瑜一看她下颚处出现的红色掐印,顿时就心疼了,一心疼,手上的力度就松了下来。

  他脑中转过了许多想法,最后只是回头交代如茵一句:“出去倒杯水过来。”

  “是!”如茵很是顺从地出去。

  在如茵转身的那一霎那,赵光瑜飞快地把那颗补元丹扔进了自己的嘴里,俯身——

  白露只觉得对方突然就握住了自己的双肩,很有力度,而后一股重量压了下来,她唇上是温热的吐息,原来是赵光瑜的唇!

  她睫毛猛地抖了一下。

  索性赵光瑜也有点儿“做贼心虚”的心态,没有注意昏厥的美人儿有没有什么面部表情,他努力地用柔软的唇去撬开对方的牙关。

  装晕的白露痛并快乐着,她被这灵活又温润的舌头舔得浑身都软绵绵的没力气。

  “嘤嘤嘤人家好可怜啊,想死都不想吃那该死的补元丹,但是又好想吃他……吃他就要张嘴,张嘴就要吃下那该死的补元丹……嘤嘤嘤……”

  “你嘤嘤嘤个毛线,就当做是给个香/吻,再送你一泡shi !”

  白露:“……”系统这种玩意儿,果然是说不出人话!

  “不好意思我用错词了,应该是你就当做是给了一巴掌之后,再吃一个甜枣!”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饿狼一般的白露根本就抵挡不住赵光瑜对自己的诱惑,她佯装一点一点地松开了自己的牙关——

  赵光瑜差点儿就忍不住要把舌头伸进去扫荡一番,对方的滋味是他日思夜想的,但是不行,他怎么可以乘人之危!还是他决定要捧在心口,用尽一生去疼爱的人!

  于是白露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深吻,她牙关松开了一点儿,赵光瑜立马就把补元丹用舌头塞了进去,补元丹一离开自己的嘴,赵光瑜立马就坐起了身子,一点儿都不贪恋也不留恋。

  为了让白露可以完全吃下去,他动作飞快地阖上了对方的嘴,又把她的头抬高了一些。

  白露:“……”我去你的大猪蹄子!我的香/吻呢!?

  如茵倒好水进来,就发现逍遥王好像刚刚出去暴晒了一通那样,整个脑袋都红了。

  她颤颤巍巍地握紧了杯子,满心恐惧,“王、王爷……您这是……?”

  自认趁人之危的赵光瑜,陷入了小人行径的自责与美人滋味甚好的暗喜中,这复杂的心情纠结得他满心凌乱。

  “无事,”他故装镇定地回答,“我已将药喂下,你且喂她再喝一些水。”

  “是……”

  正巧,窗外突然传来轻轻敲击的声音,三下长、两下短、三下长、两下短。

  赵光瑜神情一肃,面色凝重了一些。

  “照顾好你家主子。”他说罢就消失不见了。

  如茵一看王爷走了,顿时就像是被从水里捞起来了一样,浑身湿透了,还很无力。

  她没有按照逍遥王的吩咐,给自家主子喂水,反而是把水扔到了一边。

  “姑娘,逍遥王已经走了,可以睁眼了!”

  他的暗示说明显也明显,说隐晦也隐晦。

  他想用这杯茶,告诉白露:虽然我们可能开始得不那么顺利,但是后来会越来越好,以至于达到一种让人“回味无穷”的地步。

  说白了,他要拉白露下水!

  然而白露内心疯狂刷屏的却是另一件事:这个绿帽不咋地,真是让人失望!

  之前约人家,人家以为要打野X,结果是吹山风。

  现在约人家,人家以为茶楼paly,结果就真的是喝茶!

  真让人失望!

  998:滚!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宿主!!!(无声呐喊)

  ……………………………………………………………………

  “我喝过许多的茶……”

  赵光瑜看着手中的茶盏,慢悠悠地说着,手腕翻动几下,茶盏也随着晃动,茶盏中的茶水也自然而然地荡漾起了涟漪,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那一圈一圈的涟漪。

  白露颇有些紧张地握紧了手,又松开……再一次握紧。

  突然之间,赵光瑜就将自己的视线放到了她的身上。

  白露的脸色更不好了,看起来似乎是更加紧张了,赵光瑜只以为是自己将她逼得太紧了,心下不知怎的,就有些舍不得她不高兴。

  然而赵光瑜并不知道,这其实只是白露这厮心里的小怪兽一直不安分,叫嚣着:“上了他!上了他!!自己动也没关系!”所以……她脸色难看,只是因为要克制自己而已……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这样的神态,似乎有着怅惘和迷茫,然而赵光瑜还是决定要继续下去。他错过了一次,绝不可能再让自己错过第二次!

  “这或许会成为我最喜爱的茶种,你觉得呢?”

  白露:“……”不!!!你犯规!!你为什么要歪脑袋,你这是恶意卖萌,你犯规!!!

  啊啊啊,不对,你为什么要生得这般好看!?

  初见在河畔,她只看见了这人有着疤痕的手。再见在宫中,她规规矩矩,眼神不敢乱放。那日在山上,她佯装失魂落魄,不曾细细地打量。

  而今……她终于认真地看清了这人生得究竟是怎样的龙章凤姿。

  “皇叔……不!王爷……”她口中轻轻的呢喃着‘王爷’二字,语气中颇有些自嘲,“您尝过许多的茶,茶种怕是当今贡品……您喝惯了那顶尖的茶种,突然喝到了民间茶楼普通的茶种,自然是觉得与众不同的……”

  赵光瑜只是静静地喝茶,不做声。

  白露便接着说了下去:“好比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人,突然之间吃到了青菜豆腐,觉得喜欢,然而这只是新鲜而已,只是……新鲜而已……多吃几次,您就会发现,还是山珍海味合胃口。就像这茶,多喝几次,您就会发现,还是宫中贡茶如意。就像是我……你只是求而不得罢了,得到之后,便不觉得喜爱了……”

  她的话被打断了,因为赵光瑜的手毫不犹豫地搭上了她的肩膀,将人拉了过来,白露一抬头……对方已经一个起身,倾身过来,那让白露肖想了几天几夜的唇便这样肆意地压了下来……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呀!

  “忍住,尼玛的!忍住啊!你这个可怕的女人,你舌头千万不要伸过去!!!”998疯狂地在白露的脑海中嚎叫着,说真的,它好心疼逍遥王这个纯情的小可爱。

  白露眨巴了眼睛,怔怔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对方阖上了眼睛,睫毛轻轻地打颤着。她动了动嘴唇,忍住了蠢蠢欲动的小舌头。

  看在他第一次的份上,放过他了,唉!

  刚才她仔细地打量这人的长相时,就觉得那剑眉星目当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赵光瑜的眉毛浓郁,眉峰高聚,眉角长而上挑……这样夸张又英气十足的剑眉,若是没有一双漂亮的眼睛,不仅仅会白瞎了这剑眉,还会让人看起来颇为傻气,得不偿失。

  但是赵光瑜他偏偏不,他眼部轮廓极深,眼眸深邃,目如寒星点点,这就让他的眉眼更加立体且英气。再说这人的鼻梁高挺,鼻子饱满……啊!不能再仔细看下去了,色字头上一把刀,她崩人设会死的!!

  白露猛地闭上了眼。

  那幅任由他为所欲为的模样,看得赵光瑜竟然轻笑出声。他不再强迫对方了,只是轻轻地再碰了碰她那饱满有弹性的唇,然后松开了对方,坐回了原位。

  赵光瑜见对方芙蓉面红如血,忍不住在回味方才的感觉……唇上暖暖的、软软的,呼吸之间,尽然是她身上淡淡的的体香……就像是牡丹,容颜卓绝却偏偏低调,花香并不刺鼻。

  ……………………………………………………………………

  “你戴上了这支簪子。”他的眼神落到对方的发髻上。

  终于恢复过来的白露,红着脸伸手摸了摸头上的簪子,然后小声问了一句:“好看吗?”

  她的声音细小如蚊子在叫,偏偏赵光瑜就是听见了。

  “很好看。”他抿着唇,认真地夸赞。

  戴上镌刻了我名字的簪子,怎会不好看呢?

  白露的脸更红润了,淡淡的红色,一直蔓延到了脖颈。

  “今日为何会戴上这支簪子,还带着你的侍女?”赵光瑜的问话,似乎是在不经意之间。

  他手中倒茶的动作也不曾停下。

  但是白露却突然紧张了起来……嗯,要怎么告诉对方自己想给夫君戴绿帽的打算呢?

  直接说的话会不会太刺激了?要委婉一点吗?

  如何约对方翻云覆雨,还要保持住自家小仙女的形象。这真的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怎么样?白若璧打听出什么了吗?”

  如茵恭敬地汇报:“老太爷八十大寿后,大少爷……”她顿了一顿,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改掉这个称呼,“大少爷就留在了白府,说是在京城内可以更好地拜访当世大儒虚灵先生,七皇子近日……要么是在去白府找大少爷了,要么就是在去白府找大少爷的路上!”

  白露听了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以后不可以在如茵面前说骚话了,你瞧瞧她学得多快多顺溜!

  恐怕请教什么虚灵先生是假,白从曦想要帮赵崇文拉拢白老太傅才是真。

  白露心里“呵”了一声,白从曦……这么着急着要前进,不怕后院着火么?

  “姑娘,这是今日的补元丹。”如茵一手递过来药丸,一手递过来一杯水。

  天天都被监督的白露,扭曲着脸,梗着脖子硬生生地吞了下去。她不断地在心里安慰自己,这一瞬间我失去了味觉,并没什么那么可怕,呵呵哒,只要我不咬碎它,它实际上还是很好吃——呕~的!

  “姑娘,王爷似乎已经有大半个月不曾带您出去玩儿了……”如茵一边说着,一边给白露递过来几本书。

  如茵都发现了的问题,白露自然也发现了。而且赵光瑜不仅仅只是没有邀请她出去玩耍,更是连写信都少了一些。但是要是说他对自己不上心的话……白露是不相信的,哪里人会有对自己不上心的女子,难受成那样还能憋着。

  每每想起那人小兄弟抬头后就窘迫着掩饰的模样,白露就很想笑:叫你诱惑我,憋死你!

  再说了,虽然赵光瑜多日不曾带她出去,也不曾给她写信,但是他的属下隔三差五就会送来小礼物,而这些小礼物都是白露在日常生活中表现出了自己的兴趣之后,他去寻来给她的,比如她手中的这几本书。

  再比如,那东临府东街拐角处张大婶的叉烧包。

  所以……赵光瑜肯定爱死她了!不来找她,绝对是有大事要忙碌,才不是忘记她了呢,哼~

  心情荡漾的白露,一边翻书,一边在心里唱了开来:啊~啊~啊~~如果这都不算爱,我——

  “你闭嘴!”998没好气地开口。

  作为能够听到白露的心声的系统君,它无疑是最可怜的存在!当初它还同情赵光瑜这只小绵羊掉进了白露这只大灰狼的手里,现在被魔音侵袭的它恨不得长出十八只手来抱紧可怜的自己。

  白露果断闭嘴了,认真地研究手里的这几本书,只见那几个明显的大字:《X斋志异》《午夜怪谈》《怪力乱神》《XX草堂笔记》。

  没错!全部都是志怪小说。

  如茵不懂,自家姑娘怎么好端端地就痴迷于这些神啊鬼啊狐仙啊之类的小故事了,不过……蛮好看的!特别是逍遥王给姑娘找到的孤本,超级好看超级刺激!

  白露可不是为了好看和刺激,她是真的很认真地在研究。

  如茵凑上去想要和自家姑娘一块儿看,结果发现白露又拿起了朱笔,将那个《郭氏女》的标题给圈了起来,又在书本的右下角,轻轻地折了一个小小的角。

  “姑娘是打算把有趣的故事分享给王爷吗?”如茵似乎只是随口地问一句罢了。只是她也很奇怪,为何这个故事……又是关于借尸还魂的?姑娘偏好借尸还魂的故事不成?明明前几日才圈了好几个这种故事,今日又……

  就算借尸还魂再好看,看多了也觉得就那么一回事吧?王爷真的会喜欢吗?

  唉!算了,指不定在王爷看来,姑娘圈什么,什么就好看!

  逍遥王这个白露的大奸/夫,在如茵的心中竟然成为了她家正统的姑爷!

  白露没有正面回答她,反而笑道:“如茵莫着急,日后你就知道了。”

  哪里是拿鬼怪小故事分享给赵光瑜,她在想方设法地给白从曦挖坑而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