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197.与有荣焉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叶二舅今年将近五十岁, 身材清瘦, 里面穿着一袭旧式的松鹤纹对襟长衫, 外面套着一件较为轻薄的长款棉服, 脸上的皱纹明显, 头上明显有了白头发,脊背微微佝偻。

  他身边跟着一位不到三十岁的青年, 身材清瘦高挑, 和叶二舅差不多相同的打扮, 容貌清俊, 眉眼带笑, 看起来很和气, 有一股儒雅的气质。

  看来这位就是大表哥叶遂了, 穆子期回忆以前的印象, 很快就认出来。他记得当初自己和这位大表哥接触不多, 因为对方一直在念书,没时间陪他们这些小的玩耍。等穆子期跟着老叶氏回竹沟村居住后,双方的接触就更少了。

  一看到他们, 大家来不及和穆子清说话, 老叶氏对着叶二舅打量了下, 还未等大家反应, 她就哭喊了起来。

  “二娃——”

  穆子期一震,随即想到这是二舅的小名, 只是很久很久没有听到过了。回想起以前知道这个小名时的暗笑, 再看到二舅头上明显的银丝, 他不由得感叹一声“物是人非”,心情一下子变得酸涩起来。

  “姑,没想到咱们还有见面的一天!”叶二舅的声音嘶哑,情绪也很激动,见到老叶氏,眼泪一下子流下来了,“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老叶氏和叶二舅在抱头痛哭。

  穆子期等小辈慌忙凑过去安慰,费了好大的劲才让两人缓过气来。

  穆圆圆忙让家里请来的佣人端来热水让大家洗脸。

  这两位佣人是为了避免老叶氏干活,穆子期请回来帮忙干家务的,从中介所找来的中年妇女,手脚勤快,干活麻利。

  见两位长辈在洗脸,穆子期就趁机拍了拍穆子清的肩膀,仔细打量他一番,道:“瘦了瘦了。”二十岁的小伙子,身高到他的眼眉处,就是身材清瘦了点。

  请假回来参加婚宴的穆子安也跟着点头,念叨道:“是瘦了瘦了。”

  穆子清嘿嘿一笑,摸摸脑袋,回道:“好像长高了一点点。”

  他看了看,忙拉着叶遂过来,介绍道,“大哥,这是大表哥叶遂,你还记得吗?”和这两位叶家人相处了一路,他对他们颇为熟悉。

  穆子期和穆子清说话时眼睛就一直盯着叶遂,此时听到这话就连连点头,向叶遂行礼,这才叫道:“大表兄,一路辛苦了!”实在是不知该说什么好,本来早就想好了该说些内容,可真正看到他们,和这具身体有血缘关系的人,再注视他们的眼睛,就说不出来了。

  “表弟!”叶遂的眼圈微红,回礼后就颤声应了一句。

  穆子期给他介绍穆子安,这才主动上前握住他的手,叹道:“真的没想到咱们还有相见的一天,我原先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叶遂猛地点头:“我也是如此,爷爷之前就一直在家念叨着,很后悔当初逃跑的时候没有去安宁县找你们。现在咱们团聚了,一接到消息,二叔就马上上香告诉爷爷,相信九泉之下,爷爷奶奶他们一定很高兴。”

  叶家原来虽是县城的商户,可叶家的家风良好,讲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非常团结,要不然也不会在两代之内就把资产翻了几番,在整个县城排名前列。因为家庭教育的缘故,叶家兄妹的感情非常好,所以穆子期并不怀疑大外公对老叶氏的惦念。

  “当时兵荒马乱,都是走到哪算哪,哪能事事算得那般清楚?”穆子期摇摇头,人都有“随波逐流”的心态,惊恐之下,当然是沿着自觉安全的地方或人多的地方跑,当初叶家有人追杀,能跑掉就很不错了。

  “是啊。”叶遂点头赞同,叹道,“当初多亏家丁们的拼死抵抗,要不然我们也不会安全走到川省。”

  这时候老叶氏和叶二舅的情绪稍微稳定下来,大家就按照主宾位置,在堂屋里坐了下来。

  等坐下后,老叶氏这才仔细问起叶家这些年的情况。穆子期在一旁仔细听着,时不时低声问一句坐在身边的叶遂,做到心中有数。

  叶家大房如今就只剩下叶遂一人,二房二舅夫妇健在,二表哥和小表妹这次没来。其中叶遂早已娶妻生子,二表哥刚成亲不久,小表妹不到十八岁,尚未出嫁。

  穆子期回想了下,大舅舅自小读书,对经商的兴趣不大,可惜天分不足,一直是童生,身子骨弱。二舅舅喜欢经商,继承大外公的衣钵,又一直习武,在逃荒时有很大优势,除了三表弟夭折外,他们一家最齐整。

  叶家是自己和老叶氏的母族,穆子期得未雨绸缪。十几年不见,大家都变了,在团聚的喜悦过后,他必须思考该如何和叶家相处。这种相处包含着或是提携或是帮助,都需要他小心对待。

  既然他进入官场,就不得不对身边的人管得严格一些,心思也会多一些。

  不过这种事情可以慢慢来,不用急。

  叙旧过后,见穆子清一行人风尘仆仆,老叶氏就赶紧先让他们去洗漱,她自己则兴高采烈地指挥两名佣人做家乡菜。

  相聚的时光总是特别愉快,两天后,穆圆圆出嫁,严日初欢欢喜喜,笑成了傻子。穆子清在后面哭得双眼红肿,连形象都不顾了。

  穆子期心里也是酸溜溜的,有些难受。他想到自己恢复前世记忆时初初见到穆子清兄妹时,他们手牵手,跨过高高的门槛,神情怯生生地望着自己的小模样……一眨眼,穆圆圆就出嫁了。

  要不是想到婚后穆圆圆和严日初在嵇城居住,离他住的地方很近,估摸着他会更难受。

  婚宴一结束,穆子安就被老叶氏赶回学校读书,他依依不舍地走了。

  穆圆圆出嫁后,家里的气氛变了,一连几天,老叶氏和穆子清的情绪都缓不过来,时不时就突然叫出穆圆圆的名字,仿佛她还是那名安静的少女,有需要的时候就会冒出来。好在有叶家人在身边劝导,老叶氏这才开怀一些。

  等穆圆圆三朝回门后,穆家的门槛再一次被媒婆踏破,大家似乎再一次发现穆家有好儿郎尚未成亲,纷纷上门游说。

  老叶氏问过穆子清的意见,通通拒绝了。

  他们一家没能在明州府住多久,和大爷爷他们说好回老家安宁县竹沟村的事,考虑到穆子期等人都有公职在身,假期不长,一行人收拾好行李,很快就启程出发前往相省。

  说真的,这么多天不见,穆子期非常想念唐昕和女儿果果。他觉得自己很贪恋家庭的温暖,每次想起家人,心里总是柔软的。

  路过阳城,他们在客栈住了一天。老叶氏他们出去逛街,主要是想买东西送给叶二舅和叶遂,顺便增长一下见识。

  这天,他们不单去看了马赛和球赛,还去科学馆看了最新的科学发明,其中“呜呜呜”鸣着长笛声的蒸汽机火车让他们大开眼界,回到客栈了还一直讨论着。

  穆子安在这里读书,熟悉情况,有他陪着,大家都放心。在这里,穆子期还见了穆子安的同学郑欢,两人自从梅山镇一别,现在还能见面,算是很有缘分了。

  穆子期之后就赶去夏国大学办学籍,等办完后,他就正式成为一名研究生,又领回学习资料,和以前的教授讨论过,这才放下心来,觉得自己能兼顾学业。

  之前有季无病在这里帮忙,他的学业从八月份就开始了,这次去夏国大学也是为了办手续。办完这次,以后要回来的次数就少了,除了通信频繁一些,花费在驿站的钱会增多,不过有些事情可以麻烦好友。

  他看季无病高兴的样子,似乎甘之如饴。

  至于严日初,他去拜访老师后,对于继续进学暂时毫无兴趣,自觉目前学的东西够用,有时间他还不如多专研一下业务知识。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叶遂激动得脸颊通红,一直说着这句话,见穆子期和严日初回来,打完招呼,还在继续感叹道,“真是不可思议,要不是我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世上会有这么奇妙的东西!大夏的研究院真的是太厉害了,比大金的工部不知厉害多少!”情绪极为激动。

  穆子期和严日初对视一眼,就笑道:“你们去科学馆了?”昨晚商量行程就有这一点。

  叶遂和叶二舅重重点头,两人兴奋地说起今天在阳城的所见所闻。

  “我原先在大金生活,偶尔会听到南边的消息,说你们这里有多富裕,赋税有多轻,房子有多大,路有多平整,粮食产量有多高,百姓的生活比以前不知好多少倍……我只是听听,毕竟没有亲眼见过,心里还是怀疑的。”

  叶遂最后说道,“就是川省被攻破占领,因为时间不长,感触也不深,只以为和以前的改朝换代一样,最多就觉得你们的官员办事干脆爽快,暂时没有发现官吏欺压百姓,还觉得这是新朝开创盛世所特有的,没想到一路从川省到阳城,一路上,越接近阳城,路边百姓的日子就过得越好,当时就觉得惊奇,没想到更惊奇地还在后头呢!”

  “就是,我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跑得那么快的车子,唉,那些人说了一通,我听得糊涂,不学就不懂啊。”叶二舅摇摇头。

  “还有那些良种和肥料的介绍,我看得眼花缭乱,我就问一下,效果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叶遂想到这里,赶紧再次询问。

  川省被占领后,叶家也被打乱分配,因为没有参与抵抗,他们的家产被估价后,就拿着现银重新分配居住地。叶家人从来没有干过农活,这次就放弃一些田地,换取能分到县城里,城郊只分到了区区三亩地,还不够温饱,于是就重操旧业,做起了行商。之后遇到穆子清,双方得以认亲。

  就算家中的田地不多,可他们对农业还是很重视的,尤其是这种增长粮食产量的化肥和抗病性强、能丰产的良种。

  “当然是真的。”穆子清笑道,“咱们大夏每年投到农业上的银钱是非常多的,除了军部的花费,第二名就是农业了。”

  穆子期点点头。

  叶二舅和叶遂继续发问,兴致勃勃。

  ……

  两人的连连感叹让老叶氏笑得合不拢嘴,不自觉的,大家都有一种与有荣焉的兴奋感,为自己所在的国家而自豪。于是,大家商量,决定在阳城多待一天,继续出去逛逛,顺便还能和穆子安多相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