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189.有孕在身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到这段话说明你的V章订阅比例不够50%, 请过段时间再来看。

  等他背上背包,身上挂着长弓, 腰间系上箭袋, 怀里藏着匕首, 迈开脚步大步往外走时, 陈香已经拿着砍刀,在外等候了。

  和穆子期一样,他同样穿着一身粗布劲装。

  穆子期和他对视一眼,两人二话不说就急匆匆往老叶氏的院子赶去, 一路上看到几个慌乱的丫鬟小厮婆子在急吼吼地跑来跑去, 犹如无头的苍蝇。

  此时的天空还点缀着几颗星子,大地本来是黑沉沉的,现在却被冲天的火光照耀得一片光明, 再夹杂着其中的喊杀声,痛苦的吼叫声……使得这个夜晚充满了不详的色彩。

  穆家的灯笼一直点着,现在走起路来很是方便。

  “慌什么!赶紧去大门那里看情况!陈香,你带他们去。”穆子期吩咐道, “不要让人攻破大门。”

  其实他并没有和他们说话的欲望, 家里的这些下人都是章姨娘那边的人, 平日虽然可以指使得动,但现在是危急时刻,他并不想考验他们的忠诚, 索性就随口把他们派到门口那里待着。

  他还知道穆怀恩这段时间一直派人在门口守着, 现在应该暂时安全。

  穆子期很快跑到老叶氏的房间, 见她已经起床,正在挽起头发,整个人的动作极其利索,身上穿的是不显眼的蓝色布裙,没有往常的讲究。

  “大郎。”看到穆子期,老叶氏显得很高兴,“我方才让瑞珠去喊你了。”

  又看了眼穆子期的装扮,狐疑道,“你这穿的是什么衣裳?和咱们家的下人差不多。”

  “我没见到她,看来是在庭院里岔开了。”穆子期没有解释自己这么装扮的理由,只催促道,“阿奶,快点,待会你跟紧我,也不知道现在外边发生了什么事,我有不好的预感。”

  “咱们穆家深宅大院,又有你爹在,应该不会有事的。”话虽如此,她还是加快动作。

  老叶氏看着大孙子板着的小脸,心里一片柔软,对他身上带着的弓箭也无视了,反正大孙子最近这段时间总喜欢练习这个。

  见老叶氏心中有数,穆子期想了想,还是说道:“我去娘那边看看。”可别睡死了。

  “去吧。”老叶氏一听,忙挥挥手。她就说嘛,母子间哪有隔夜仇?现在不就担心上了?

  穆子期见状,赶紧转身跑到叶氏那里。

  叶氏住的院子离老叶氏并不远,她现在刚刚被吵醒,见到穆子期来,如蒙大赦,连声问道:“大郎,外边为何那么吵?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穆子期站在屏风后,语气快速地说道:“娘,你快点穿戴好,的确是出事了,我听到有喊打喊杀的声音,指不定是外边的流民攻进城了,我怕他们使坏。”

  “什么?攻进城了?那你爹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叶氏大吃一惊,什么都顾不得了,散着头发跑到穆子期这里,眼里满是惊慌,“那些流民能进来,县衙的兵肯定是败了,你爹是典史,说不定现在已经受伤。”

  穆子期微微皱眉,他也急于知道情况,忙道:“那我现在就出去打听消息,娘,你快点收拾好自己。”

  “好,你快去。”叶氏急着团团转,一听要收拾,赶紧抓起自己的头发又转进屏风里。

  穆子期出去的时候还听到叶氏传来的声音,“大郎,记得注意安全,让下人去打听就好,你不要出去,外面乱。”

  看来还是关心我的。穆子期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紧接着头就突然冲进一个人的胸膛里。

  “大少爷,大事不好了,老爷,老爷……老爷他死了!”陈香熟悉的大嗓门响起。

  穆子期刚要抬起来摸鼻子的手一顿,等脑袋里想明白陈香话里的意思时,他不由得一呆。

  “真的,大少爷,我亲眼看到了,我带着几个人到大门口那里帮忙守着,还没过多久,侧门那里就有人叫开门,我见是老爷亲随的声音就赶紧让人打开门,没想到……没想到老爷被管家背着,人已经快不行了,只留下几句话就再也撑不住,现在门口那里来了不知多少乱民,暂且被管家带人挡在门外。少爷,现在咱们该怎么办?”陈香的语气很是惊慌。

  穆怀恩是穆家的擎天大柱,现在一朝倒下,陈香觉得自己还未清醒,可是想到毫无所知的大少爷,又想到如今紧张的局势,他连犹豫的时间都没有,赶紧跑来禀告。

  “你看清楚了吗?我爹真的死了?”穆子期一把抓住陈香的衣襟,失声道。

  “真的,吐了好多血,身上有一支流矢,我听管家说是被人用箭射的,管家还说让我们赶紧各自逃命,那些乱民有几个厉害的,武艺高强,怕顶不住。”陈香在诉说中已经勉强恢复了冷静,他的衣服上还带着血迹。

  “我知道了,你现在赶紧去告诉我奶奶,再带她去我的院子汇合,陈香,我谁也不信,奶奶就靠你了,你一定不要离开她。”穆子期说不清楚自己得知穆怀恩死亡的那一刹那的心情,他也没有时间去剖析自己的感受,情况的紧急让他选择第一时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再废话,赶紧做出安排。

  “好,我马上去。”陈香赶紧应道,转身就奔出去。

  这时,穆子期的身后传来“铿锵”的声音,又有茶杯打破的声音。不用回头,穆子期就知道叶氏已经听到陈香所说的话了。

  他快走几步,见叶氏软倒在地上,连忙走过去扶起她:“娘,咱们赶紧走,这里很快就有乱民来到,快。”也顾不得叶氏披头散发了,生死关头,这些都不算什么。

  叶氏身材娇小,穆子期经常锻炼,自小身子骨强壮,今年虽然才十一岁,但力气已经有十四五岁的少年那么大了,所以还能勉强扶起她。

  叶氏一震,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穆子期,尖声道:“我不信,我不信你爹死了,我要亲眼看到!”话音未落,人已经窜了出去。

  穆子期来不及反应,等回过神来,赶紧跟着叶氏的脚步跑出去。

  这个时空的汉人女子一般不会裹脚,所以他第一次见到了叶氏惊人的速度,自己竟然追不上她。

  一路上,整个穆家出乎意料的安静,只除了听到二门那里传来砸门的声音。

  穆子期心里越发急切,知道等门一砸开,可能等待他的就是一场血战。

  他们去堂屋的路上畅通无阻,两人也很快见到了穆怀恩。只见他直躺在地面,胸前插着一支箭矢,眼睛紧闭,胸口有一大滩血迹。

  “夫君!”叶氏看到这一幕,身子大受打击地晃了晃,她摇摇头,连滚带爬地跑到穆怀恩身边,伸出手指去试探他的鼻息,随后整个人僵住了。

  穆子期快走几步,他仔细查看穆怀恩,发现他身上的伤口不止是胸前的箭伤,胳膊、后背还有几处伤口,而且熟悉的面容证明这确实是他这一世的亲爹,没有被人冒充。

  穆子期看着失魂落魄的叶氏,没有伤春悲秋的心情,急声道:“娘,咱们赶紧把爹扛到后院的枯井里,那里没有人打扰。”他左右看了下,这里没有人了。虽说他向来对穆怀恩心有不满,但现在他死了,到底是生了自己的亲爹,要风光大葬现在做不到,但放好遗体还是可以的,只要他们的速度快点,花不了多长时间。

  叶氏呆呆不语,直直地盯着穆怀恩,眼泪直淌。

  穆子期见状,忙道:“你再不行动,待会连放到枯井的时间都没有,你听,外面的门快被砸开了。”估摸着现在有部分人在前院那里抢东西,还没有来得及一起砸门。而且他们二门的门板刚换上,厚度可观。

  “大少爷!”突然,门口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紧接着就是熟悉的少女嗓音,“大少爷,大事不好了,章姨娘带着二少爷和大小姐从后门那里离开了,管家也跟着走了。”

  “什么?”穆子期转身问她,“你看见了?”

  “看见了!听见了!”小丫鬟瑞珠喘着粗气,比划道,“是管家带着他们离开,家里的其他人都跟着走了,我看到他们的马车,里面装了好多东西,看起来早有准备。我去问他们,管家说是老爷生前吩咐过的。”

  这话一出,屋里如死般寂静,瑞珠低着头瑟缩着,不敢看穆子期的表情。

  穆子期怔了怔,刚才想帮着收敛遗体的想法瞬间没有了。既然西院那边的人已离开,那自己又何必在此浪费时间?

  心一狠,正准备把叶氏拖走就突然听到“噗嗤”一声,穆子期转身一看,只见叶氏右手紧握着一把插进胸口的剪刀,整个人倒在穆怀恩身上,见穆子期望过来,就吃力地说道:“大郎,娘亲对不起你,我不是一个好娘亲,你快逃吧,带着你奶奶,不要管我们,我和你爹认识这么多年,我做不到让他孤零零一个人上路,我也不想逃……我的儿,娘对不起你。”

  穆子期条件发射般扑过去想为她捂住伤口,脑中思绪乱飞,犹如一锅沸腾起来的粥。

  这难道是演戏吗?这好像是一场梦。

  他的举动毫无作用,不知是剪刀太锋利,还是叶氏心存死志,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叶氏的脑袋就垂了下来。

  “你不配为人母。”穆子期望着自己满手的鲜血,喃喃道,眼泪却没有预兆地流了下来。

  众人一惊,刚才狂喜的心情顿时冷却下来。说的也是,这一路上他们也遇到过有炊烟的村庄,可那里聚集的不是流民就是装作流民的贼人,第一次他们还上当了,幸好他们手中的武器厉害,心里又怀着一份戒心,最后没有损失逃出来,但也给他们敲醒了警钟。

  “对,大郎你点几个叔伯一起去看看,冒烟也不一定是在做饭。”穆多粮比一个多月前瘦了许多,好似到了风烛残年一般,但此时的精气神已经回来了,眼冒精光。

  做饭?众人想到那次在一个破落村庄看到的东西,顿觉不舒服。当时他们就觉得那些流民的神态不对劲,看人的目光让人毛骨悚然,再加上他们没粮食吃却有力气……穆多粮等人很快就猜测出他们在吃人肉。

  穆子期也是第一次知道吃过人肉的人会变成什么样子,文献上说人肉到底不是养生之物,吃了几日会变得眼红心热,终究还是会死去。只是身在绝境的人不会想到这个问题,他们只想活下去,人性已经泯灭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