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173.定下亲事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饭吃到中间,老叶氏就按耐不住了, 连忙询问:“你在信上说和人家唐昕一起回家, 她呢?”

  穆子期吞下口中的饭菜,不明所以:“当然是回她自己家了,对了, 我有没有说过她家就在咱们商铺附近?”

  “你说过了。”穆子清答道, “当初我们还说有缘呢。”

  “你送她回去?”老叶氏笃定地问道。

  穆子期点点头, 嘴角微翘。

  老叶氏见状, 那一丝不愉彻底消失得干干净净,看来自家大孙子真的很喜欢那个叫唐昕的姑娘。

  “明天我去请人看个好日子,趁着你们都在家,把亲事给定下来。”她的神情和缓,微笑说道。

  穆子期自然没有意见,这次回来也是为了定亲的事, 要不然可请不了这么多的假期。

  这事暂且按下,等慢悠悠地把自己在相省的事说清楚,穆子期的晚饭也吃完了, 他摸摸肚子,笑道:“真好吃, 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尤其是这顿饭还是弟弟妹妹给他做的。

  在他们家, 可没有男人不下厨的说话。

  “好吃就多吃点, 大哥, 还要吗?”穆圆圆看着饭桌上吃得七七八八的饭菜, 眼睛弯了弯, “家里还有鸡蛋和腊肉呢,腊肉是瑞珠上个月送过来的。”

  穆子期摇摇头:“今晚吃得够多了,差点就吃撑了。对了,近期瑞珠有没有和陈香联系?”

  “有的。”穆子清应了一声,望向老叶氏。他明年七月份就要高考了,平时天天在学校,家里的事情很少过问,只隐约听过这么一句,具体情况并不了解。

  “陈香写过两封信回来,说自己成为军官了,叫什么连长,我也不知官有多大,但好歹不是大头兵,总算是熬出头了。”老叶氏一直笑眯眯地看着他们,此时就答道,“陈香还托人给瑞珠带回一些东西,这不,半年前她就把欠咱们的钱给还了。”

  “还了?那她还有得用吗?”穆子期想到瑞珠独自带着一个孩子生活,就很是关切,毕竟这是一百两银子。

  老叶氏点点头:“我说不急着还,她偏要还,看样子是有的,起色也好很多。”

  “我看瑞珠暗地里偷偷哭过,那天晚上她在家里住了一晚,我看到了。唉,就算陈香熬出头了,可几年不能见面,家里都是靠她一个撑着,这并不容易。”穆圆圆突然插嘴道。

  “圆圆,这是不是你不想和军官成亲的原因?”穆子清问她。

  穆子期疑惑地看了看穆子清和穆圆圆,有些不解:“什么军官?什么成亲?”

  “大哥,自从圆圆在女学当老师后,就不断有人向咱家提亲,其他就不说了,可有一户人家的家境很好,那名提亲的男子就是一名军官,年纪比咱们圆圆大哥五六岁,去年他回家探亲几天,正好见过圆圆。”一直安静坐着的穆子安见有自己的用武之地了,连忙接过话茬,仔细解释,“指不定人家是对圆圆一见钟情,不过看样子,圆圆似乎并不喜欢,没有答应。”

  军官?是陆军还是海军?穆子期瞥了一眼穆圆圆,见她的头微微低垂,手里无聊地绞着一方手帕,似乎并不想反驳。

  见状,他没有再问,如果穆圆圆不喜欢未来的丈夫是军官,那他何必再问?

  “不喜欢就不喜欢,找个喜欢的,最好是门当户对的,这比什么都重要。”穆子期看着她笑道。

  穆圆圆抬起头来,听到这话有些惊讶:“大哥,为何要是门当户对?不能就找个我细化的吗?”

  “难不成你想嫁个穷小子?咱们家不指望你嫁到那些豪门大族去,可也不能太差,起码不能用你的嫁妆去养家。”穆子期承认自己在古代生活了二十年,思想已经变得封建,觉得婚姻最好是门当户对,三观差不多,这样才最大可能找到合适的良缘。

  最明显的例子是他和唐昕,两人的家庭条件都差不多,各有优劣势。要不然他不会放任自己对她产生好感。事实上,这一路走来,不是没有家世更好的人向他打探,只是他考虑到万一娶个大家闺秀回来,他和对方说不到一块去怎么办?总不能以后都说些家事吧?

  还有,他家里有奶奶和弟弟妹妹,家境一般,总要小心媳妇和家人的相处,万一不和谐,那他岂不是被两面夹攻,腹背受敌?

  好吧,也许是他想得太多了。

  “你该不会是看了那些情情爱爱的话本,憧憬穷小子和大家女子的感情吧?”穆子期突然想起什么,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大哥!”穆圆圆嘟起嘴巴,娇声道,“我的神智还清醒呢,怎么会有那种想法?我又不傻,分得清现实和话本。”

  “那就好。”穆子期故意拍拍自己的胸膛,大松一口气的样子,“算了,反正你才十六岁,不用急。”

  听到这话,老叶氏就有些不高兴了:“十六岁不小了,就你宠着她,在以前,我们可是十岁出头就要找婆家了,也就是陛下他老人家任由你们胡闹,个个说要等到二十岁才成亲。我打听过了,人家乡下的孩子就不是这样,刚满十六岁就出嫁,要不是官府有规定成亲的年龄,指不定会早。”

  “咱们现在已经不想住在乡下了。”穆子期呵呵一笑,“咱们家的孩子都读书,迟点是正常的,大家都这样。”

  老叶氏这才不说话。

  “反正我就想找个和大哥一样的人。”穆圆圆的眼睛几乎在发亮,她看着穆子期,“其他人我可不喜欢。”她才不想出嫁那么早呢。

  “就是,找个圆圆喜欢的人成亲,可不能随便。”作为穆圆圆的亲哥哥,穆子清第一个跳出来赞成。

  “随你们吧,等到十八、九岁你们就知道急了。”老叶氏叹了口气,心里倒是暗暗琢磨该去哪里寻摸合适的人选,又想到如今穆子期的前途大好,等一等的话,是不是人选更合适?

  穆子清等人不觉得有什么,这个时候的他们,总有着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

  “奶奶,不是说新房装修好了,那你们怎么还没搬进去?”穆子期见穆圆圆不想提起成亲的事,就善解人意地转移话题。

  “我们都想等你回来,还有,郝村长的媳妇又怀孕了,林大爷和林大娘要留下来照顾她,今年没时间带小玥玥回来读书,我们一看,就继续住下来了。”穆子清解释。

  穆子期恍然,转向老叶氏:“奶奶,那家里还有钱用吗?”新房的宅基地面积占地一亩,加上建房的钱,他怎么算都觉得家里的经济状况应该很窘迫了吧?

  “有,你不用担心。”老叶氏站起来准备收拾碗筷,“家里的钱都够用,圆圆,你把账本拿给你大哥看一看,免得他不放心。”

  穆圆圆应了一声,朝穆子清看了一眼,见他和穆子安抢着收拾碗筷,这才回房拿出账本。

  穆子期把凳子拉近烛光,慢慢地翻阅起来。他看账本的速度不满,没过多久,他就对家里的财务情况有了足够的了解。

  买宅基地花了四百八十两,之后建房竟然只用了一百三十多两,这让他有点好奇。

  “在府城建房这么便宜?我记得当初在平安县,咱们单是建房就花了九十五两。”

  “这次是和季家一起建,两家一起买材料,加上季家有关系,这些转头啊水泥什么的,都比其他人便宜。”老叶氏想到以后能和季家做邻居,心里很是愉快。

  原来如此!穆子期理解了。再看到每月饺子馆和商铺的租金加起来至少有十六两,家里人生活节俭,去年年底出去摆摊卖饺子还赚了一笔,穆圆圆每月又有二两多银子的收入……这样一来,钱还是能存起来的,加上瑞珠还回来的一百两银子,难怪自家有钱盖房子。

  当然,现在家里快没钱了,好在除了欠钱庄的一百五十两外,房子的事差不多弄好,账面上还有五十多两,足够他们生活了,以后每个月还有收入。

  “装修只装了门窗,那些家具什么的暂时没打算买,就想着等过段时间再买。”老叶氏沉吟了一会儿,“你住在左厢房,那里有三间大屋,我得先和亲家商量过,看唐家那边是不是陪嫁家具。”这时家境宽裕一点的人家,在嫁女儿时,一般会陪嫁家具。

  一说到这里,她再次意识到唐家的人丁单薄,幸好唐昕大哥娶亲了,有个大嫂帮忙操持,要不然还得到处请人。

  “嗯,这些事可以商量着来办。”穆子期微微颔首,反正他又不靠妻子的嫁妆过日子,对她的嫁妆没有期待,毕竟唐家兄妹俩从小在福利院长大,估计挣钱都是这两年的事。

  老叶氏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没有问出口。

  今晚吃得有点饱,穆子期看完账本,不想再坐着,就笑道:“我去庭院转一转。”

  “在屋里转悠就行了,外面冷。”老叶氏知道他的习惯,连忙阻止。

  穆子期看着脚下正在燃烧的木炭,想了想,就应了。

  于是,一家人说说笑笑间,当看到穆圆圆在打哈欠,老叶氏就把他们赶去睡觉了。

  穆子期也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老叶氏跟在身后进屋。

  “奶奶,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说?”穆子期问她,很是奇怪。刚才大家在堂屋里说了这么久,似乎把该说的都说了。

  “当然有,大郎,你是不是忘了聘礼的事?”老叶氏把烛台移了移,见烛光下,自家大孙子瞪大眼睛,就不赞同地摇摇头,“人家姑娘要和你定亲了,你就没想过聘礼的事?还是任由我来决定?”

  穆子期拍拍脑袋,恍然大悟:“奶奶,你不提醒,我真的忘记了!”

  他挽着老叶氏的手臂,轻轻地摇了摇,把声音放低,“奶奶,幸亏咱们家还有你在,人家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有你在,咱们什么事都省了。”

  “你啊你,不过也是,你一直在读书,对这些习俗不了解是正常的,有我在呢,不怕。”老叶氏一下子笑起来,她就喜欢孩子们依赖和亲近自己的样子。

  “家里这段时间缺钱,我就想着,是不是把商铺抵押,从钱庄借一笔钱来办喜事?”老叶氏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不管如何,大孙子这么喜欢唐昕,她这个做奶奶的,就要给人做脸,聘礼不一定要超过别人,但一定不能失礼。

  “先不用,我再想想办法。”穆子期皱眉,家里本来就欠有一笔钱了,这次再借钱,那以后不也是要还?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亲事而让家里再负债。

  没想到娶媳妇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穆子期原本以为找媳妇已经够难了,没想到后面的程序还在等着自己呢。

  这一点,在之后的日子里,他深有体会。

  纳采、问名、纳吉、纳征、告期、亲迎,告期和亲迎暂且不说,那是快要成亲的事,但前面的四个步骤就很繁琐了,所幸一切事情有老叶氏总揽,加上季奶奶的热情帮忙,他们家去年刚和傅家走过程序,已经算是熟悉了,所以穆子期只要按照步骤一步步来行。

  至于聘礼,和老叶氏商量后,他们决定把位于相省的那间商铺添加进去,这间铺子当初买的时候才花一百一十两,但穆子期觉得这个绝对有升值空间,因为据他所知,前不久那间商铺就升到一百五十两。

  那些零零碎碎的聘礼暂且不说,老叶氏竟然还把她从老家带来的一只玉镯子添进礼单,知道的时候,穆子期真的很惊讶。

  “奶奶,这个不好吧?这个镯子你戴了那么久。”穆子期拒绝。这只玉镯子跟了老叶氏那么久,从老家逃到这里,一直想卖都没卖,现在冷不丁要弄成聘礼,他有些不忍心。

  “没事,你是家里的长孙,唐昕是你媳妇,值得这么做。”老叶氏的态度不容拒绝,“我说给就给。”

  穆子期无奈:“奶奶,那要不要跟三郎他们说一声?”他记得八年前刚来到广南省时,这只镯子价值四十两,这几年经济逐渐繁荣,人们对玉石又开始追求起来,如此一来,镯子的价值也增加。

  说实在的,这只玉镯子就算达到一百两也不算太名贵,可意义不同,这可是老叶氏戴了几十年的老物件,是当初他爷爷给老叶氏买的,有着特殊的含义。

  “说不说都一样,这个镯子是我的,我想给谁就给谁。”老叶氏话虽如此,最后还是说道,“说是要说一声的,你放心,三郎他们都很乖巧,不会有什么意见。”

  “娶妻不易,我之后还得继续努力才行,总得给三郎他们挣够聘礼和嫁妆。”穆子期感叹。

  “什么时候都是养儿子花钱。”老叶氏随口说了一句,又继续核对礼单。

  对于穆圆圆将来的嫁妆,她是不怎么担心的。主要是到时她可以把男方送来的聘礼全部送回去,自己再根据实际情况添加一二。

  穆子期见老叶氏低着头认真盘算的样子,心里暖洋洋的。作为被偏爱的人,他心里是受用的。咳咳,就是心情可不能让弟弟妹妹知道。

  而在筹办聘礼的过程中,其实他还有另一笔收入,这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不用老叶氏去钱庄借钱。

  在十二月三日,他抽空去了一趟书坊,看过协议后,很顺利地把自己的名字签好。这是一份再版的协议,因为他之前写的辅导书还一直在卖,大约是效果不错,销量颇好,算得上是细水长流。

  这次书坊就打算四本书各自再出版一千本,加起来就有七十六两,和以前一样,书坊帮他交税,所以足额到手。

  除此之外,他还把自己从初中写到现在的那本推理侦探话本卖出去,对于这本书的质量,他还是有些信心的,只是担心不合读者的口味。书坊那边也有这样的顾虑,所以出的价钱并不多,千字八十文,预计首批印刷一千本。

  这不是买断价格,因为穆子期还和他们签订一个协议,当再版的时候,会有一成的版税,到时再看印刷数量,如果卖得好,后面还有一笔收入。

  对于这笔收入,他是不怎么指望的,毕竟这方面内容的话本不流行,读者可能并不喜欢看。他这篇话本的篇幅只有二十万字,到手才十六两而已。

  “还不如继续写原先那种话本呢。”摸摸腰间的荷包,穆子期暗自嘀咕,他记得自己的第一本艳情话本就是千字八十文,等他写第二本时,价格已经升到千字一百五十文,如果他现在再写的话……

  算了,不想了,穆子期摇摇头,第一时间把这个念头打消掉,他写艳情话本要偷偷摸摸,绝对不能让人知道。推理话本不同,可以大大方方地跟书坊见面,顶多要求他们不要把自己的真实信息透露而已,这并不丢人。

  中途这九十多两,加上他带回来的三十两,家里一下子多出上百两银子,总算让亲事顺顺利利地走出来。

  不管怎么说,价值高达两百六十六两的聘礼已经是他们穆家能拿出的最大诚意,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在同等的家境中属于上等,所以唐家大嫂花玉容没有不满。

  “昕儿,穆家就这样,我看这聘礼已经是他们竭尽所能置办出来的,你觉得如何?”花玉容拉着唐昕的手问道。

  她娘家是经商的,家资颇丰,毕竟娘家要靠唐家帮忙,她当初的嫁妆也多,按理说她不会觉得这两百多两银子有多少,可想到这里面有一间铺子,再想到穆家的情况,这笔聘礼的诚意就很足了。

  这说明穆家很看重这门亲事。

  再说了,她更看重穆子期未来的前程,还听说他弟弟读书也不错……负担没有想象中的大,人口也算简单。

  “我没意见。”唐昕羞红了脸,此时是过完年的时候,还有几天他们就要出发赶回相省,到今天为止,他们总算是正式定下亲事,以后能以“未婚夫妻”自居。

  “那就好,那就好,其实钱多钱少不重要,重要的是穆家大郎对你的心意,他人品才华样样不差,家里虽然有祖母和弟弟妹妹,可弟弟妹妹不是亲的,以后成亲了总会分家出去,这样的话,家里就剩下一位老人。”花玉容给她仔细分析。

  唐晖出海去了,她自己带着几个仆人不敢在家住,之前一直住在娘家,直到唐昕这次回来,她才搬回府城帮忙操持婚事。二十几天的朝夕相处,让她对丈夫这位亲妹妹的性格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两人相处融洽,感情也越来越好。

  “这位穆老太太性格和善,为人明理,看起来并不难相处。”花玉容回想这段时间的接触,两家通过媒人来商量事情时,发现对方不难说话,两家都是有商有量的,这才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亲事定下来。

  有些人家不好说话的话,在定亲时就会冒出很多问题,说不定最后连婚事都告吹。

  “我明白的。”唐昕通过穆子期了解过穆家的事,知道未来和自己相处最长时间、最值得注意的就是这位穆家老太太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