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170.两人相处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一身才学,从小学到大至今十几年, 可以预见的是, 你以后还会继续从医。大夫救死扶伤,你去治病救人,哪能用‘乱跑’来形容?”穆子期认真地盯着她, 停顿了下, 见唐昕紧张地看着自己, 不由得笑道, “我不反对你从医,不过我希望你能和我离得近,我不想和你分开太远。”

  这话一出,唐昕的脸就升起了一层薄薄的红晕,她眨眨黑亮的眼睛,眼睑低垂, 轻轻地“嗯”了一声,接着就不说话了。

  穆子期歪了歪头,有些不解, 只是看着她娇美的脸蛋,不知是不是气氛太安静的缘故, 他也有些不好意思。

  耳边听到里面厨房炒菜的声音, 放着辣椒, 不大的饭馆里顿时弥漫着一种香辣的香气。穆子期左右看了下, 没有别人, 于是就说道:“不过等咱们有了孩子后, 可能会影响到咱们做事。”

  在这种充满了生活气息的环境,他不自觉地考虑更多,继续说道,“你家里没有合适的人帮忙,我家里有奶奶她老人家,只她年纪大了,带小孩不容易,我不想她这么辛苦,可单靠咱们两个定会手忙脚乱。”

  说到这里,穆子期冷不丁想起前世刚生下小孩的同事,那是随时随地都能入睡,天天带着黑眼圈来上班。而在这里,其他人他不清楚,可村里的人养小孩的方式虽然粗糙,可照样要有人专门带着哄着,一样辛苦。

  对面的唐昕听到这里终于抬起头来,双眼睁大,惊讶极了。

  穆子期见她如此,就忙问道:“怎么了?难道我说得不对吗?”自从把话说开,确定关系后,两人的感情就突飞猛进,在他心目中,唐昕就是他未来的妻子,夫妻一体,考虑到孩子很正常。

  除非他们两个人中有一个身体有毛病,要不然有孩子是迟早的事。

  唐昕缓慢地摇了摇头,脸上的红晕更甚。

  穆子期心神放松,继续刚才的话题,含笑道:“所以我要努力做事,想法子挣钱,再请人来帮忙。你放心,以我现在的实力,想请一个人来帮忙是能办到的。”虽说自家一直处于缺钱状态,可还是攒下了不少家底,想买一个下人回家还是很容易的。

  说到自己的经济实力,他不觉得羞赧。和他的一些同学相比,他们家不是很富裕,给不了唐昕宽裕的生活,可他对自己的未来有信心,自觉不会一直这样下去。

  再说了,如果唐昕想找一个家境好的人成亲,那她就不会选中自己。

  对于这一点,穆子期的认知非常明确。

  “行了,你不要乱说。”唐昕娇嗔道,心里无奈极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的话题突然说到孩子身上,这让她脸上越来越热,眼睛几乎不敢看向对面的人。

  穆子期见状,意识到他们还没有成亲,古代的姑娘即使是接受过现代的教育,他们的思想还是不同的。

  刚才自己是不是在耍流氓?说得太直白了?他没有再多想,慌忙道:“怎么这么久都没有上菜?我去催催。”

  和唐昕吃过饭,穆子期就送她回住的大院。一路上,两人走得极慢,可就是再慢,这县城不大,还是很快就回到住处了。

  穆子期进屋去和方教授请安,说了一会儿的话,就被唐昕送出来。

  “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等下次休沐我再来看你。”穆子期依依不舍,想拉拉小手都不敢——他们毕竟不是真正的未婚夫妻,这还未定亲呢,不好走得太近,生怕影响对方的名声。

  “你再忙也要记得休息,身体最重要,要按时吃饭。”没办法,有个工作狂的女朋友真是甜蜜的负担,总担心她太过于用功。只是穆子期很清楚,如果唐昕不努力的话,就没有今天的她了。

  在这个男权社会,女孩们能走到这一步不容易。

  唐昕点头,想到刚才吃饭前的对话,心里又是羞涩又是喜悦,面上却没有再露出来,只一本正经叮嘱道:“你也是,晚上不要看书太晚,小心眼睛,不如起早一些。”

  “我明白的。”穆子期一惊,想到最近一段时间,自己的确是越睡越晚了,这从蜡烛的用量就看出来,主要是早上太冷,他就想睡多一会儿。

  人皆有惰性,看来自己还得自律。

  “回去吧,下午风大不好走。”唐昕看着他,眼里还是流露出不舍。

  两人又拖了一会儿,就算说些无关紧要的话,依然说得津津有味,直到屋后传来方教授的低咳声,穆子期这才不甘愿地离开。

  直到看不到他的背影了,唐昕这才转身回房。

  方教授的地位颇高,能单独分到一个独立的四合院,唐昕作为亲传弟子,自然是和她一起住。

  “那小子走了?”方教授见弟子心不在焉的样子,忍不住取笑,“我看你都想马上跟着人家回去了。”

  “老师!”唐昕忍不住跺脚,白皙的脸蛋上涌起了一股热意,神情流露出难得的娇态,“我哪有想跟他回去?”

  方教授笑了笑,不和她争辩,问她:“年底就回去定亲了吧?你放心,我这边没问题,这是你的人生大事,不能再耽搁了。”就算她自诩开明,有时候想到弟子过年就二十一岁了,她还是会操心,所幸小弟子还是靠自己找到合适的人。

  唐昕抿抿嘴,点点头:“嗯,今天我们商量过了,如果他能请假,我们就回去。”

  “那就好,你们年纪也不小了,早些定下来才好。我问过别人了,穆子期这人不单会念书,为人处世也不错,没有那股书呆子气,虽说比不上世家子弟的八面玲珑和游刃有余,可也是踏踏实实做事的人,你跟着他,就算未来没有大富大贵,起码能安心。”方教授在庭院里慢慢地拄着拐杖溜达消食,一边慢慢地说起来。

  唯一的女弟子喜欢上的人,她作为老师岂能不去打探一番呢?事实上,自从看出唐昕的心思,她就请伍泽兰暗中观察了。这次选中平福县来休养,也有穆子期在这里的缘故。

  唐昕亦步亦趋地跟着她,默默地低下头,没有说话,嘴角却微微翘起。

  “说来奇怪,这穆子期要才有才,还长成这副模样,可他为人却十分老实,没有招惹过别的姑娘,对比起来,实在是难得。”方教授想到穆子期那张俊脸,就算她这种年纪大的人看了,还是觉得赏心悦目,觉得这少年郎长得精神。

  她都是如此,更别说其他妙龄女子了。

  “那人木木呆呆的,整天除了念书就是干活,其他事一概不理,迟钝得很。”唐昕扑哧一笑,“要不然我怎么会陷进去?”最后一句话的音量压得低低的,几不可闻。

  据她所知,大家上了大学后,不是没有向他抛下橄榄枝的人,其中还有实权之人,只是她观察过,那人似乎毫无兴趣,或者说太过迟钝,整天沉迷于学习中,很少外出游玩和参加聚会,倒是避过了。

  她一向自矜,要不是实在喜欢穆子期,觉得他性子好,不想看他娶别人,那天她也不会跑去梅山镇找他。所幸结果是好的,对方不是没有感觉。

  方教授没有听到最后一句话,就继续分析道:“我活了这么久,看人的眼力还是有的,昕儿,你嫁给他没有错。”

  唐昕重重地点头,她知道这次回家就意味着要定亲,以他们的年龄来看,估摸着明年就该成亲,这说明穆子期将是自己的丈夫,大局已定。

  *

  这边,穆子期和唐昕分别后,就先到驿站把他给《故事报》投的稿件寄出去。眼看着都要娶媳妇了,到时肯定要花钱,家里的银子不凑手,他当然要好好计划一番。别的不说,写点小故事或鸡汤文还是难不倒他的,更别提他这段时间时常下村,听了不少民间故事,素材极为丰富了。

  除此之外,他还把自己少年时期写的那篇推理侦探话本重新翻出来修改,以前觉得拿不出手,如今阅历丰富,有了一点心得,就赶紧再修改完善。

  为了便于交谈和商量,穆子期不打算采取邮寄的方式,他决定年底回乡,如果时间来得及的话,就亲自到书坊。还有,他之前写的那四本辅导书,听穆子清说依然卖得挺好,算是细水长流,书坊又打算印多一批,他也要回去签字。

  一边思考着事情,一边把家信和稿件寄出去,穆子期又在街上逛了一圈,把别人托自己买的东西买好,这才赶着牛车回到镇上。

  镇里的公务永远是忙不完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时候连鸡毛蒜皮的事都要管,不知不觉中,时间就过去了。唯一的好消息是,穆子期他们这批人表现不错,上头看在眼里,就结束他们的实习期,以后的俸禄待遇和公务人员几乎相等,除了养廉银比人家少一半。

  估计是要等自己正式毕业才能真正平等,穆子期暗想。

  他身兼两职,做着另一份教师的活,所以每月的月俸达到五两又一百文钱,再想到年底的养廉银,职位不变的话,年俸能有七十两。

  除了朝廷给的待遇,他们镇还有集体收入,这部分也有一部分钱,穆子期是分管财务的,前几天他已经做好福利表给安景然看过了,知道自己能分到二两又五百文钱,还算不错。这是意外收入,消息没有必要捂住,衙门里的人一下子知道了,个个喜气洋洋。

  眼看着一天比一天冷,安景然的妻儿来了后,穆子期终于按耐不住了,准备收拾行李回家。

  是的,他的请假得到了安景然和县衙的批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