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156.发展规划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到这段话说明你的V章订阅比例不够50%, 请过段时间再来看。  逃荒路上一切从简,穆子期这边还好,事先准备有铁锅和瓦罐,铁锅加热快,饭熟得也快,其他人只有瓦罐的, 烧水做饭所需的时间到底要久一些。

  穆家其他各房这些年有穆家二房的照拂, 日子过得不错,这次逃荒也个个把家中的铁锅带出来了, 这可是值钱的物什。

  饭是腊肉菜干饭, 肉藏在微黄的米饭中, 加点猪油, 吃起来只觉得味道香浓, 口感十分好,尤其是在饿肚子的时候。

  穆子期昨晚耗了大量体力,他毕竟只有十一岁, 体力不敌成年人, 所以此刻吃起饭来格外香甜。

  “多吃点,吃完这一顿就要等晚上了, 咱们还要一直走路, 依咱们的脚程, 得要后天才能到达普平县。”穆子期对正在埋头苦吃的穆子清和穆圆圆说道。

  家中虽有驴车, 可其他人不是推车就是挑着担子, 时不时还得歇一下, 总体行走的速度并不快。

  “大哥,我和妹妹能一直走路。”穆子清闻言赶紧抬起头来,对着穆子期一副神情坚决的样子,“我现在使劲吃多点饭,有坏人来我也不怕。”说着还看了一眼一直放在他旁边的小木棒。

  “嗯,这想法不错,不过你们还小,如今最重要的是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不舒服的要及时说出来,不要怕给我们添麻烦。”穆子期把筷子移到左手的碗底,伸出右手拍拍他的肩膀,叹道,“现在二房就只剩下咱们几个亲人了,咱们都要好好的。”

  “嗯。”穆子清重重点头,他现在最怕的是奶奶和大哥不要他和妹妹了,今天他左看右看,觉得自己好没用,连一头毛驴都不如,起码人家毛驴还能驮东西,他们差点连照顾自己都做不到,走久了腿还会不舒服。

  穆圆圆眨着圆眼,忙跟着点头,往常白嫩的脸蛋已经被晒得通红,但这个地方连棵能挡日头的树都没有,大家都是在日头底下忙活,加上出来得急,连草帽都没带。

  穆子期怜惜地看着她,这个小堂妹自从二叔二婶去世后性子就有些变了,尤其是昨晚的事发生后,她变得越发寡言乖巧,现在他也没办法,还是先让大家生存下来才能谈她的心理变化。

  老叶氏一直在旁静静地看着他们说话,面带微笑,时不时看一下火,瓦罐里还烧有热水,这是等水冷了后灌入竹筒的,天气太热,不喝水根本走不了多久。

  他们吃饭的速度很快,这个时候根本不是讲究的时机。等吃完饭,老叶氏就说道:“我和瑞珠炒点面粉,晚上还不知能不能找到适合做饭的地方。”

  “这个法子好,到时烧点滚水冲泡,再放点盐,味道就很不错了。”穆子期第一个赞同,有急事的话直接食用炒面就好,又方便又快速。

  于是,接下来大家就专心做自己的事。穆子期这边倒是一直有族人来说话,不为别的,就为了那辆驴车,现在还好,大家还有体力,等时间久了,定会有小孩走不动路,那时可能就得麻烦到驴车了。

  穆子期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就算他要依靠族人的力量,他也不是那种大公无私之人,有条件享受的话,他当然要优先提供给自己最亲近的人。尤其是老叶氏,虽说她一向身体健康,这次看起来也适应良好,但穆子期知道她只是强撑着,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可在做饭的时候他不止一次看到老叶氏在偷偷捶腿了。

  别看老叶氏的年纪和大爷爷穆多粮他们差不了多少,可老叶氏一直算是养尊处优,平时从来不干什么活,这次她会烧菜已经让他很惊讶了。

  话题说到驴车,大家的兴趣又转移到自家以前拥有的牛车上。

  “要不是那些流民太过分,一天到晚在院外转悠,咱们家也不会亲自把牛给杀了。”穆怀麦语气流露出愤慨,“咱们家那头牛还没老,耕地的劲足足的,若是它还在,家里人也不用这般辛苦。”

  “是啊,可不杀就被抢了,人饿了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穆多粮的二儿子穆怀苗接口道,一想到自家的牛就心疼得直抽抽,如果不是怕被人抢走,他们也不会先下手为强,那样的话,现在自家也有牛车了,父母孩子也能走得轻省点。

  这话一出,围在穆子期身边的族人又你一句我一句地数落起那些流民在竹沟村犯下的事,个个满腹牢骚,义愤填膺。

  说到最后,又骂老天不开眼,龙王爷不发水,白瞎了那些祭品。

  “还有章姨娘他们……”穆怀苗的性格比他大哥穆怀麦活泛一些,他语气不满地说道,“不过一个妾就敢趁着家中忙乱卷了银子逃跑,还要带上二郎,真是白眼狼,亏得你爹对他们那么好!”

  “就是,整个家都是大郎的,有他们什么事?”其他族人纷纷讨伐,对章姨娘卷了财产粮食逃跑的事特别不满。虽说对方即便没有逃跑,他们昨晚也不敢回去找粮食,但这不代表他们会对章姨娘的做法表示赞同。

  “这次跑了以后就不是咱们家的人。”大爷爷在旁边听了一会儿话,语气颇为坚决地说道,“大难临头,丢下祖母和兄妹逃跑,咱们家没有这样不仁不义不孝的人,回头要把他们的名字从族谱上划掉!”

  对于众人的讨伐,穆子期默不作声。而对于老叶氏在族人中散布的消息,他也没有任何意见。就算大家都能好运活到相见的一天,那同样也是敌人,没有任何和解的可能。

  他不再多想,继续手中的动作。

  “好了,就是这样,以后还不知道要走多久,我看有些人已经觉得腿难受了,如果不想晚上太过于酸痛,大家记得回去后把布剪成一条条,像我现在这样绑腿。”穆子期给大家示范。

  “其实做法很简单,这种绑腿自古有之,以前主要在军中流行,如今咱们也算是行军了,最好照做。喏,把布条从脚踝处开始一圈一圈地往上绑,要一直把整个小腿给绑完才行,叔伯们要注意,脚踝附近这里要绑紧一些,往上可以不用那么紧。”穆子期说着就把自己的另一条小腿给绑好。

  这个绑腿的办法前世几乎无人不知,这可是长征胜利的法宝之一,方法看起来简单,但据说极其有效,听说只要把腿绑好,就算走上很远的路也不会觉得酸胀难忍,如果是在树林里,还可以防止虫子钻进裤管。

  在场的男人都是干惯重活的人,这半天的路并没有难倒他们,但想到以后不知还要走多久,又看到正在火堆前忙着烙饼或炒面粉的妇孺,他们就决定学习了。

  大郎总不会害他们吧?得益于他祖父辈的惠泽,穆子期的建议被大家听进耳里了。

  穆子期也不在意,反正他只是说出来,做不做是别人的事。

  于是,等大家做好干粮后,队伍重新出发前个个坐在地上拿着布条给自己绑腿,凡是下地走路的都绑上了,为此还耗费了几件衣裳,让人可惜得紧。

  队伍重新出发后,这次轮到老叶氏上车休息,穆子期赶驴车,其余人在地上走路。等半个时辰一过,在车上休息的人又重新轮换。他们吃过一顿饭,车上的物资比先前少了一点点,于是每次车上都是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族中走路的幼儿。

  这个上车休息的待遇只有瑞珠不能享受,她毕竟是个十五六岁的丫鬟,穆家族人都没能享受,她就更不能了。

  陈香不同,他会赶车,又有武力,穆子期和老叶氏都很重视他,各方面基本上是一视同仁。

  太阳快要落山时,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过夜的地方,在这里停留的人很多,大都是聚在一起。

  见状,众人精神一震,忙不迭地把身上的担子放下来。这个时候大家已经累得厉害,族中的女眷同样是一路走过来的,疲惫之下大家只是烧开滚水就着中午做好的干粮随便对付一顿。

  穆子期这边因为休息得当,倒是可以再做饭,手中不多的炒面粉就打算留到后面,谁知道后边的路程有没有时间来做干粮?

  吃过饭,穆子期又找来柴火烧水,一边对老叶氏道:“阿奶,待会咱们一起泡泡脚,今晚会睡得舒服一点。”他有个预感,觉得晚上能泡脚的机会已经不多了,现在还好,刚刚开始逃荒,大家的存粮和底线还在,但粮食吃完,他们可能会疲于奔命,那时精神紧绷,很多事都没法做了。

  不过怎么说,前面几天就算麻烦也要对自己好一点,有几天的缓冲,这具身体也该习惯这种辛苦了。

  “好。”老叶氏连连点头,她也是累坏了。

  晚上和大爷爷他们商量好值夜的人选后,穆子期有些不安地睡下。他年纪还小,其他人不肯让他值夜,反正有陈香可以代替他。

  半夜,穆子期再次从噩梦中惊醒,刚回过神就听到一阵低低的啜泣声,声音极其压抑,仔细一倾听,发现是从卸载的驴车上传来。

  他慢慢从车子底下爬起来,看了一眼正在不远处轻声交谈的族人,轻轻掀开帘子,发现是穆子清在哭。

  “三郎,怎么了?”穆子期的声音似乎吓了对方一跳,穆子清安静下来,想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穆子期有些哭笑不得,忍不住轻声道:“是不是腿不舒服?”

  穆子清看装不下去了,就慢慢坐起来,同样压低声音道:“嗯,哥,我的腿又酸又痛,胀胀的,睡不着,明明我很累,想睡觉。”

  “那出来和我一起睡。”穆子期怕吵醒老叶氏和穆圆圆。正好如今是盛夏,天气干燥,晚上在野地上睡觉也不打紧。

  最终,在帮穆子清按摩一番后,穆子期总算是把小家伙哄睡了,心里倒是心甘情愿。毕竟今天小家伙走了那么远的路,还几次把自己在车上休息的权利让给妹妹,是一个很好的哥哥。他前世没有兄弟姐妹,父母去世后,那些堂兄妹不说也罢,现在看来,这一世可能会有一双好弟妹。

  接下来,路还得继续走。等第三天到达普平县后,穆子期带着三个族人先到县城打听消息,结果发现那里早已成为废墟,城中的百姓已经四处逃散,叶家同样不知去向。

  其他人一听,赞同地点头,纷纷掏出自己的口罩。这是中午休息的时候让族中女眷赶制出来的,主要是路上的尸体增多,穆子期等人怕有瘟疫,戴上口罩有没有效果不知道,但求个心理安慰。

  他们没有进城,就算穆子期担忧大外公他们一家的下落,他也不会冒险进入县城去寻找,如今大开的城门口就像一只安静的、张嘴欲噬人的野兽,总透着一股诡异。

  想到半个月前和叶家的通信,穆子期相信叶家在有准备的情况下,总不会逃不出一人,他们的嗅觉比自家灵敏多了,就是不知道他们家现在朝哪个方向逃荒。

  穆子期没有立马带人回去,他们先到县城附近的村走一趟,发现往常几个富裕的村庄早就没人了,都是空荡荡的一片,就算还留有几个人,也是饿得皮包骨,躺在自家屋檐下等死的老人,那眼神,让他们看了觉得全身发寒。

  穆子期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提着篮子,拿着镰刀的少年,他见对方还有神智,就过去搭话:“你们这边是怎么回事?我见村里都没人了。”

  那少年似乎这时才知道有人站在面前,他有气无力地抬起眼,看到气色不错的四人,眼睛顿时一亮,舔舔嘴唇道:“你们有吃的吗?俺给你钱,俺有钱买粮。”眼睛简直是亮得吓人。

  穆子期看了看自己这边的几人,再看看那饿得几乎不成人形的少年,觉得自身的武力值还是可靠的,就道:“我们也没有多少粮食,把你知道的事说出来,我们就给你一个烙饼。”他看一眼少年篮子里的几根草根,心里一紧。

  “好,俺什么都说。”少年看到他们手中拿着的砍刀和木棒,不敢造次。

  “俺们这边的地界有帮山匪,以前年景好时他们只抢富户和商户,现在年景不好了,他们找不到吃的就从山里出来,抢了俺们的粮食,又接着把县城给屠了,很多人饿得受不了只能跟他们杀官造反,这是两天前发生的事,听说有想去县城捡东西的人说,那里血流成河,可怕极了。”少年在一个烙饼的刺激下,似乎来了精神,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恨不得把自己肚子里的存货掏空,眼睛不断地往穆子期的身子瞄。

  “那县城有人逃出来吗?”穆子期很是紧张,他和叶家的感情还是挺好的,时常通信。

  “听说有许多逃出来了,山匪杀不死这么多人。”少年语气有些犹豫,又怕穆子期他们不信,就道,“俺听俺村里人说的,俺没去过县城。”

  “那其他人往哪里逃荒?你怎么还留在这里?”穆子期又问。

  “俺爹娘病了,走不了,外边也危险,一家人就想留在家里,就算死也死在家里,总好过在外面做个孤魂野鬼。”少年眼睛又看一下穆子期手中拿着的长弓,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继续说道,“往哪里走的都有,俺没打听。”

  穆子期他们又盘问了一通,见实在问不出什么了,这才从怀里拿出一块烙饼递给少年。

  看着少年闪电般伸出手来抢走烙饼,又见他还心怀渴望地望着自己,穆子期内心无奈,却知道自己无法帮助这个少年,终究还是在少年失望的眼神中离开了。

  当然,他们能顺利离开是叔伯们手中有武器的缘故,要不然他相信村里还半死不活躺在那里的人一定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气来抢劫他们。

  临走之前,还在他们快要干枯的水井里把几个竹筒打满了水。

  穆子期等人失落地回到穆家聚集的地方,把情况告知后,大家又是失望又是庆幸。失望的是叶家不在了,想补充粮食难,庆幸的是自家趁乱逃出来了。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低落,众人面面相觑,对于未来何去何从很是茫然。

  穆怀恩这一辈生出来的姑娘非常少,能长到出嫁的只有一个姑姑,可那个姑姑早十年就因病逝去,再细数家中媳妇们的娘家,发现合适投奔的一个都没有。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往哪个方向走。”穆子期见大爷爷穆多粮蹲在地上做着抽旱烟的动作,偏偏烟锅里早已没有了烟丝,就忍不住说道,“时间不等人,咱们想清楚就赶紧做决定,反正我们家是要往南走的。”

  “往南走?”穆多粮皱起眉头,“听说那里有一伙贼兵,非要人剃头不说,还生吃人肉。”这段时间在县城居住,他也常到外边打探消息,听到了不少传言。

  “是啊,如今是乱世,我听说以前有些军队没有粮食了,是要吃人肉的。”其他人把自己听来的消息一一道来。

  “这不是真的,我还听说南方那边去了就可以分地,吏治清明,没有那么多苛捐杂税。”穆子期一听到那些传言就有些哭笑不得,这些可怕的流言大都是大金国官府搞出来的,就为了抹黑南方政权的形象。

  众人似信非信,有些犹豫不定。

  “我们这地方有蝗灾,但相信越往南走情况就越好,那边不说别的,起码深山老林都会多出几个,有了水咱们才能活下去。”穆子期经过这三天的相处,觉得和族人在一起安全感还是很高的,大家听话又团结,万一其他人不肯和他一起南下,他还得去找合适的人选,麻烦。

  就算没有疑似穿越者建立的政权,穆子期也打算南下,因为他前世就是南方人,熟悉那里的气候和环境,而且南方草木多,生态环境比北方这边好太多,自然灾害发生的频率比北方少,尤其是山西、河南、山东等地,那里向来是重灾之地。

  穆子期认为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是中部地区,所以走到福省或百越等地,应该还是有点希望的。

  “就是,现在水是越来越少,山上连树叶都没有,反正不能走回头路。”三爷爷穆多金站在穆多粮身边,开口道。

  “南下……太远了。”穆多粮紧皱的眉头依然没有松开,他望着龟裂的土地,光秃秃的树枝,心里满是愁苦。

  这世道,怎么就变得那么快呢?前两年还好好的。

  “去天府省也挺好,俺听说那边从不缺粮。”五爷爷穆多铜看着坐在行李上显得没精打采的家人,忍不住提建议,“俺们这里离天府不算太远,南下的话还不知道要走多久。”

  “天府也许有粮,可附近的人都去那里,如果咱们也跟着去,万一连城门都进不去呢?先前宁安县就是如此,你看城里都没有让他们进去。再说了,天府那边的路难走,一不小心就摔死,咱们家妇孺多,不好走。”五房的一个族叔跳出来反对,现在就数五房年纪幼小的孩子多。

  “就是就是,我觉得大郎说得对,咱们还有粮食,应该能走到,起码南方那边没有受灾,到时就算乞讨也有个地方。”穆怀苗倒是旗帜鲜明地支持穆子期,他总觉得大郎似乎胸有成竹,可能知道什么隐秘消息。再说了,这三天他们不止一次遇到过想抢劫他们的乱民,但在穆子期的指挥下,他们都顺利度过了。

  他们私底下早就有猜测,大郎和陈香主仆可能真的见过血,他们两个打人从不犹豫,又狠又准。

  “反正咱们穆家不能分开,一定要在一起。”穆多粮见最热的时辰已经过去,不想再留在原地,他一想到相隔不算远的县城满是死人就害怕。尸体一多,万一有疫病就惨了。

  “大郎见识多,我信大郎的话,咱们就往南边走。”穆多粮终究还是下定决心,主要是老叶氏和穆子期都想南下,一副坚决的样子,他当然不会和他们分开。

  穆子期对此很是感激,这到底是自家爷爷的亲兄弟,就是靠得住。

  族长一发话,其他人自然没办法,加上大家心里本来就没有多少主意,现在有人出头了反而是好事,起码目标明确。

  于是,在对普平县失望后,为了生存,他们将继续南下。

  这一路上,穆子期见到了许多人间惨剧。蝗灾过后,大地没有绿色,枯枝遍地,路上逃荒的流民不知凡凡,他们大都是枯瘦如柴,走着走着就一头栽倒再也没能爬起来。

  有亲人的还好,起码可以给他挖个坑埋了,没有的话只能暴尸荒野,让乌鸦、野狗叼食。有时他们经过村庄留宿时,里面不是荒无人烟就是和之前的少年一样,手里挎着个篮子,拿着镰刀或系着钩子的竹竿到处寻觅能下口的东西。

  穆子期记得自己曾在书房里翻阅过一篇文献,里面有这样一则记载:“饥饿的灾民们吃干了的柿叶、剥下的柿蒂,蒺藜捣成的碎粉,吃麦苗,捡收鸟粪,淘吃里面未被消化的草籽,甚至掘食已经掩埋了的尸体。”[注]

  当时看到的时候只觉得可怜,可如今活生生的一幕发生在他面前,更让他觉得恐怖,只觉得行走在路上,到处都是危机,如影如随。

  说到这里,老叶氏目光悠远,她想到了过世的丈夫,就算她后来生不出孩子,丈夫对她依然很好,要不是她不乐意,当初丈夫是想带她去外地的,只是她自己不肯而已。

  如果不是丈夫不在了,穆怀恩怎么敢对她不敬?如果不是这世道乱,穆怀恩又怎么敢这么对他们?

  在林县定居后,她就一直有意打探这方面的消息,每天和邻居闲聊不是无事可做。当然,最重要的原因她没说出来,反正她是宁愿多走一步路,多费点功夫,也不愿意让大孙子涉险。

  “我昨天看到有三户大户人家的马车出城,据说是老母亲想念老家,准备陪母亲回老家住一段日子,顺便春耕。”老叶氏开口说出自己知道的消息,“那些大户人家的消息总比咱们灵通些,再加上你说的那家粮店掌柜……能一直有粮食卖的人家能是普通人?定是能提前知道我们不知道的消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