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653章 这就是叶明媚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灰姑娘酒吧不是夜总会,更不是鱼龙混杂,混混满屋子跑的迪厅。

  能够来这儿消费的,可都是上档次的人,就像他们的行头那样。

  也可以直接说,都是些斯文败类,是不屑跟暴力合作的文明人,目标就是披着小良家外衣的空虚寂寞冷们。

  所以呢,当水暗影当场就给了韩先生一大嘴巴,更拿出成捆的钱,好像扔垃圾那样的扔在服务时盘子里后,在场所有人就看出,她是那种很有钱,还又有点小背景的白富美了。

  特么的,来这儿还装什么狗屁的小良家,这不是故意逗着哥们玩啊,真是素质低下,懒得再搭理你--很多眼珠子曾经一亮的绅士们,随着水水姐的嚣张、没品表现,都对她失去了兴趣。

  在没心情时,水暗影轰赶苍蝇的动作,就是这样直白,干脆。

  如果韩先生不服气,还敢再来骚扰的话,马上就会被她单手掐住脖子,问问他今年贵庚--

  “呵呵,以前我还觉得,女人学这些打打杀杀的本领,就是一种自降身价的愚蠢。现在我才知道,女人要想永远得瑟下去,还是得会几手才行。”

  叶明媚说着,摘下了戴在头上的帽子,随手放在了一旁。

  我靠,那边坐着的原来是个美女,我怎么到现在都没发现啊,这双眼珠子真该扣了去--看到躲在角落中的叶明媚,摘了帽子抬起那张明媚异常的小脸后,现场所有男人,都在心中大呼可惜。

  其实,他们该大喊侥幸才对:水水姐在心情不好被男人骚扰时,最多也就是給他一耳光,但叶明媚却会砸断他一根腿。

  嗯,只要是在华夏,不管是在哪座城市里,叶明媚都有抬手随便打个响指,就会有猛人出现打断某男腿子,事后拍拍屁股云淡风轻走人的实力。

  “我现在也就是只配欺负欺负这些不长眼的了,对于那些大人物,我得先抱好脑袋,才敢往人跟前凑。”

  水暗影晒笑了声,继续说:“哪像你啊,想收拾谁只要打个响指就行,随时随地,都可以在大街上横着走,倒着走,爬着走的各种走,都没谁敢招惹--咦,明媚,你好像憔悴了很多啊。”

  水暗影这才发现,从来都是素面朝天来显摆她这朵花有多妖艳的叶明媚,今晚竟然化妆了,要不是自己眼神够犀利,还真看不出来。

  从桌子上拿了一颗烟叼在嘴上,动作优雅的点燃吐了个烟圈后,叶明媚才淡淡的说:“何止是憔悴,距离枯萎也不是太远了。”

  “怎么,你怀孕了?”

  水暗影来兴趣了。

  叶明媚准备等燕春来过完去年的生日后,就给他生个孩子的事,水暗影早就知道,所以才这样问。

  “怀个狗屁的孕。”

  叶明媚冷笑一声,骂道:“就算我想怀孕,可特么的得有给我撒种的才行。”

  “咯咯,就你这样,想找个撒种的还不容易啊。只要你打个广告,前来献身的臭男人,估计得从京华排到明珠。”

  水暗影咯咯一声轻笑时,酒吧侍应生端来了她点的鸡尾酒。

  叶明媚早就不要脸的跟陆宁滚过床单了,更因为他的‘所属权’,曾经跟水暗影翻过脸--暂且不管那个家伙死没死的,可随着水暗影彻底的爱上他后,按说俩人该是敌人。

  水暗影以前也这样想过,不过今晚坐在叶明媚面前后,她却感觉到了从没有过的轻松,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俩人关系,就跟不认识陆宁之前一个样。

  她也很奇怪,在叶明媚面前怎么会这样轻松。

  不过她才不想去找答案--近一年来,她已经痛苦、消沉了太久,难得放轻松一次容易吗?

  “唉,你还是你,总是在我摊上事时,无比的幸灾乐祸。”

  叶明媚端起酒杯,跟水暗影轻轻碰了一下。

  “没办法。”

  水暗影实话实说:“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吧,从来都是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遭遇不幸,我才开心的自私货。就像我男人死了,我就盼着别人的男人也死了才好。这好习惯,这辈子是改不了了。”

  轻抿了口酒后,水暗影放下杯子:“不扯这些没吊蛋味的了,说吧,你跟燕春来闹别扭了?”

  “昂,翻脸了。”

  叶明媚一脸落寞的点了点头。

  “翻脸翻到什么地步了?”

  水水姐在问出这句话时,双眸里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我想做什么事,就做什么,就算想跟马路上的乞丐睡觉,他也只会笑眯眯的问我,需不需要他跑腿买一块地毯让我带着。”

  叶明媚的嘴角轻微抽了几下,端起杯子一饮而尽,冲侍应生打了个响指。

  水暗影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慢慢地收敛了。

  等侍应生再次给叶明媚端过一杯酒后,她才轻声问道:“你跟陆宁的事,他知道了。”

  叶明媚坦然承认:“不但知道了,还差点把我们堵在屋子里。”

  “什么时候的事?”

  “燕春来过生日的那晚。”

  “你特么的是不是有病啊,背着他跟人偷情,什么时候不行,非得挑那个特殊的日子?”

  “我就是有病了,淫风病。”

  叶明媚嗤笑一声,说:“不被你那个死鬼丈夫办,就难受的要命。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也幸亏那晚玩了个痛快。要不然--嘿嘿,你懂得。”

  水暗影自动过滤了她不想听的那些话,只是问:“他怎么会起疑心了?”

  “这事还得怪你。”

  “怪我?”

  水暗影一楞:“怪我什么?怪我当初没有阻止你跟他上床,让你变成一个真正的荡、妇?”

  叶明媚说怪水暗影,可不是瞎说。

  当初水暗影要是不脑袋瓜子发热的,主动去北朝寻死,陆宁又怎么会着急寻找她的下落,又怎么会给叶明媚打电话,才引起燕春来的怀疑?

  “当时我在接你死鬼老公电话时,没觉得露出破绽啊,谁想到燕春来会琢磨出来,并提前在下榻的宁耀酒店包厢内安装了监控器,一抓,一个准。”

  叶明媚简单说了一遍后,目光中慢慢浮上了明显的怨恨之色:“如果仅仅是被燕春来捉、奸在床,我叶明媚也就任打任杀了。可那个混蛋明明把一切都掩饰过去了,却在离开明珠时,给燕春来打了电话!”

  水暗影明白了:“陆宁在电话里,把你们的关系,都告诉了燕春来。”

  “对。”

  叶明媚咬了咬牙,语气阴森的说:“他也就是死了,要是还活着--你猜,我会让他品尝到什么样的滋味?”

  “他会爽的不行,毕竟你是明珠一朵花,又‘天赋异禀’的,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你这种表里如一的尤物,确实得需要很大的运气才行。”

  水暗影淡淡的回答。

  叶明媚没说话,但看着水暗影的眼神,却越来越冷。

  水暗影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也拿起一根烟叼在了嘴上。

  等她吐出个烟圈,满脸惬意的闭上眼时,叶明媚才缓缓的说:“水水,龙头已经死了。”

  水暗影睁开眼,眼神也冷了下来:“是,龙头死了,陆宁可能也死了,我也跟以往的工作彻底了断了,现在就是干生意的小寡妇一枚,你想办我,只需动动手指,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的祭日。”

  “可是--”

  水暗影话锋一转,毫无畏惧的跟叶明媚对视着:“水暗影当年,也是拿砍刀接连砍掉十一颗脑袋的疯子。”

  “别人的死活,我不会在意的。”

  叶明媚悠悠的说。

  “那我在西郊河边等你的人,来杀我。”

  水暗影端起杯子,一饮而尽后站了起来,双手扶着桌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叶明媚:“我知道,你今晚来找我,其实就是实在受不了燕春来的无视,所以才把对陆宁的怨恨,都撒在了我头上。因为,你很清楚,我不但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更是真心爱上了他。正所谓夫债妻还,陆宁欠你的由我来还,也没什么不对。”

  “等等。”

  就在水暗影扔下这番话,转身要走时,叶明媚喊住了她:“我今晚来找你,也不一定非得杀你。毕竟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不到万不得已的那一步,我也不会这样做。”

  水暗影满脸的讥讽,斜眼看着她:“想让我做什么?”

  咬了下嘴唇,叶明媚才低声说:“我被你丈夫办了,我丈夫很生气,所以才冷淡我。我想,只要你被我丈夫办了,这笔账咱们就一笔勾销了。”

  这就是叶明媚。

  不走寻常路,就连处理事情的想法,也这样奇葩。

  而且还是相当认真的,是考虑很久才做出的决定。

  她没觉得这样说有什么不对。

  是,去年时,她是在燕春来的生日那天,给了他无比沉重的一击。

  但这能怪她吗?

  陆宁如果没有把她强办了,没有让她尝到那种永生难忘的滋味,她怎么可能无法控制的走上通、奸的道路?

  她只会为燕春来守身如玉,直到白头。

  可就因为陆宁,导致她陷进了当前的困境,无比的彷徨--她很清楚,如果没有了燕春来,她叶明媚就算再漂亮,在那些大人物眼里,也只是一朵被人采摘的花儿罢了。

  为了能让自己永远过这种她喜欢的日子,那么在跟燕春来大吵一顿冷静下来后,就明白必须得获得他的谅解。

  哪怕只是表面上的谅解,也行。

  叶明媚表面嚣张狂妄还很有脑残嫌疑,其实她比大多数女人都聪明。

  燕春来不能原谅她,就是因为她被别的男人办了。

  可如果把她办了的男人的老婆,主动要求来被燕春办了呢?

  他肯定会很解气,觉得彻底报复了給他戴绿帽子的混蛋。

  所以,叶明媚思前想后,才决定来找水暗影。

  “水水,我知道你在听我说出这些后,肯定很生气,也不会同意。”

  叶明媚抿了抿嘴角,低声说:“但你如果不答应的话,你铁定会被他列为打击对象,我能清晰的感觉到。毕竟龙头死了,再也没有谁能罩着你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