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00章:打响第一炮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葛凌,你为何要杀我?我南天自问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葛凌双眸冷冽的射向南天,握紧短刀再次扑上去。

  夫人没喊停,那他就要继续。

  南天看他还来,双眸一凛,握紧手中的剑。

  “住手。”刘小禾终于出声制止了。

  葛凌听到这声,立即停下来,转身向夫人走过去。

  “夫人。”站得很直,很稳。

  刘小禾很满意的点了一下头,笑道:“恭喜你过关了。”

  南天捂着伤口过来,听到这句话,恍然大悟,表示很生气。

  “夫人,你不应该解释一下吗?”

  刘小禾扫了一眼生气的南天,脸上的笑容消逝,冷道:“我身边从来不留无用之人,今天若不是我出声阻止,你可能会死在葛凌的手里。

  是不是悠闲的日子过惯了,过舒服了,所以你就懈怠了?

  别忘记了你是为什么来这里,自己好好反省,好好定位一下自己。”

  她这是在提醒也是在警告,这些日子南天越发的忘记了自己是谁了。

  “葛凌,你跟我来。”

  刘小禾说完便转身回去。

  葛凌扫了南大哥一眼,道:“南大哥,对不起。”

  说完便跟着夫人后面。

  南天抬眸看着葛凌,什么话都没有说。

  陈可儿在门口,突然松了一口气,看来小禾跟南天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至于其它的,她不关心。

  慕容澋轩看可儿回去了,便开口。

  “南天,你走吧。回去告诉慕容敖,既然他不想自己的儿子回去,那就放手彻底点,就当没有我这个儿子。”

  南天心惊,望着推车里的小少主:“小少主。”

  “把我推回去你就离开,你已经不适合留在这里。”再留下来,他怕南天彻底陷进去。

  南天痛苦的咬牙,然后点头。

  “是。”

  南天把小少主推回去后便走了,没有丝毫的犹豫。

  他一走,慕容澋轩孤零零的在院子里。此时正接近晌午,应该光和日丽,可是抬头望着昏暗的天空,慕容澋轩有种不妙的感觉。

  果然,他的直觉是对的,天空开始下起毛毛细雨,很小很小的毛毛细雨。

  “姐姐,下雨了。”

  堂屋里的刘小禾听声音往外看了一眼,起身出去把宝儿推进来。

  葛凌双眸盯着婴儿推车里的宝儿,如果没有记错,他才九个月,九个月的孩子怎么可能会说话?

  而且还说得如此的圆滑,这真的是九个月的孩子?

  葛凌要比南天淡定许多,没有一惊一乍。

  慕容澋轩被盯着心里发毛,忍不住开口。

  “你可不可以别这样盯着我,怪慎人的。”

  葛凌听完便没有再看他,而是看向夫人。

  “夫人,还有一道测试是现在去还是明日去?”

  “不用了,从你跟南天对战的时候我便看出来了,你及格了。”

  听完这话,葛凌松了一口气,然后询问:“那接下来我要做什么?”

  “继续你的训练。”

  接下来她要做的就是打开往生门的门。

  次日一早,天空还飘着毛毛细雨,刘小禾交给了葛凌第一个任务,那就是调查富贵镇名声最差的人。

  晌午的时候葛凌便回来,他把调查出来的结果告诉了刘小禾。

  “富贵镇名声最差的就是一位姓钱的商人。”

  “不应该是何霸天何珊珊吗?”刘小禾诧异。

  “原本是这对兄妹,但自从他们的舅舅林大人被调走后,这对兄妹就老实下来。”

  “原来是这样。”刘小禾笑起来,“那姓钱的商人是什么来头?”

  看夫人笑,葛凌就觉得姓钱的要倒霉了。

  “似乎是严大人的人。”

  “似乎?”刘小禾看着葛凌的目光一凛。

  葛凌低下头:“请夫人责罚。”

  “罢了,就从这个姓钱的开始,给你一晚的时间,策划一个计划,既能除了这个姓钱的不被查到任何线索,又能推出往生门。”

  “……”葛凌心中疑惑。

  “我要成立一个往生门的组织,收钱杀人,而你是我培养的第一人,如果这次的任务你完成不好,下场同样是死。”刘小禾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上的戾气很重。

  “是,我保证完成任务。”

  “别在我面前说保证,我只看结果。”刘小禾说完便摆手,示意他可以退下了。

  葛凌一走,她脸上的冰冷消失,转头笑望着婴儿推车里的慕容澋轩。

  “宝儿。”

  慕容澋轩小身体一颤,声音莫名的哆嗦起来。

  “姐……姐,你……叫我……做什么?”

  “让你成为往生门第二人如何?”

  一听这话,慕容澋轩哭丧着一张脸。

  “姐姐,求放过,宝儿还小,不经折腾。”

  “谁说现在折腾你了,等你七八岁的时候再开始。”她弹了宝儿的脑门一下,随后打了一个哈欠,“困了,睡一会儿去。”

  说完便推着宝儿回房间,把宝儿塞进婴儿床里后便自个上床睡觉去咯。

  当晚,葛凌去了富贵镇。

  次日钱府,一声尖叫打破了清晨的美好,顿时钱府乱成了一团。

  林铺头带人过来,检查了一番最后唯一的线索就是地上的一行血字。

  “往生门索命。”

  “老大,现场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老大,钱员外的下体被割了。”另一个人过来汇报。

  在场的男人听了这话,纷纷夹紧双腿,不过心里暗骂钱员外活该。

  才来富贵镇二十多天,不知害了多少人,这种人早就该死,可偏偏新来的严大人护着这个人,这让他们很不服,更加想念林大人了。

  “林铺头,我看这像买凶杀人。”说话的人是严大人安插到林铺头身边的人。

  “嗯,你去调查一下被钱员外残害过的人,看看这些人当中有没有动过手脚。”

  “是,属下这就去。”

  此人走后,林铺头让人把钱员外的尸体带回衙门,严大人过来。

  “林铺头,本官给你三天时间,若是查不出凶手是谁,那么你就给我收拾东西走人。”严大人说完甩袖走了。

  “老大,严大人这是故意赶你走,什么线索都没有,三天怎么可能抓住凶手,我看他就是成心的。”严大人走远便有人不满的抱怨起来。

  “对呀,太过分了。”大家都为林铺头不平。

  林铺头拧眉,随后对大家道:“好了,现在也不是什么线索都没有,至少知道人是往生门的人杀的,而极大可能就是买凶杀人。我们只要从曾经被死者残害过的那些人当中调查,肯定能查出凶手。”

  “可是老大,严大人只给了三天时间,他这是故意为难,反正我不管,到时候老大你走我也走,我才不要呆在这里,憋屈死了。”说话的人叫陈毛。

  “对,老大你若是走了,我们也走。”其他人听了陈毛的话,也跟着起哄。

  “住口。”林铺头吼了一声,大家安静下来后,他接着说,“你们当初是为了什么做铺头,你们这样对得起你们的父母吗?你们这样是陷我林啸天于不义,你们若真把我林啸天当兄弟,那就给我好好的呆在这里。说不好将来我林啸天还有需要你们的时候。”

  严大人想把他拔除,那他就如严大人的愿望,但想彻底拔除,休想。

  众人沉默了,陈毛是最先想清楚的那个。

  “老大说得对。”陈毛决定留下来给老大做内应。

  林啸天点了一下头,吩咐了一下事情就离开了。

  富贵镇要变天了,再也回不去原来的富贵镇,他叹了一口气,回家换上一身衣服去了张家村。

  “今儿是什么风居然把林铺头吹到我这里来了。”

  刘小禾依旧带着面巾,林铺头问起的时候,她就用当初忽悠陈可儿的那套搪塞林铺头。

  林铺头信了。

  她亲自给林铺头倒了一杯茶。

  林铺头端起茶杯呡了一口,忍不住喝了第二口,然后第三口第四口,颇有停不下来的节奏。

  “噗呲。”

  听到笑声,林铺头尴尬的放下茶杯,脸颊泛红。

  “你这茶好喝。”

  “那是,我这里的茶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喝到。”泡茶的水掺了圣泉水,味道自然好喝。

  “不知这茶是什么茶,张夫人可否给一点让我带回家。”

  “林铺头,一杯茶好喝难道就是茶好吗?”

  林铺头一听这话,顿时明白,双眸盯着茶杯里的水,然后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张夫人,笑了起来。

  “看来以后想喝好茶还得上张夫人这里来。”

  “随时欢迎。”刘小禾浅笑,好看的眸子眨了一下,随后无意的询问了一句,“林铺头来我这里不会只是来喝茶的吧。”

  “的确不是,我今天来就是想跟张夫人说说富贵镇的现状。”

  “现状?”刘小禾不明的望着林铺头。

  “对。”林铺头叹了一口气,“如今的富贵镇不再是以前的富贵镇,我堂哥被调走,马上我也要离开衙门了。”意思就是以后可能帮不了她什么。

  一听林铺头也要离开衙门,她诧异,然后询问。

  “为何?难道林铺头你也要被调走?”

  林铺头摇头:“昨晚钱员外被杀,严大人给我三天时间抓住凶手。”

  “那林铺头你肯定能在三天内抓住凶手。”刘小禾笑道。

  可林铺头笑不出来,他告诉刘小禾:“这次恐怕要让张夫人失望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