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41章:杨氏死了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等等。”

  周恒珏听到背后刘小禾的声音,立即停下脚步,回头笑道:“要留我们吃饭了?”

  “桃子钱都没给,一两一个,你吃了两个他吃了一个,一共三两。”先指着姓周的,接着指着姓赫连的,然后竖起三根手指头,再然后摊开手掌向周恒珏示意。

  “你这女人……”周恒珏咬牙切齿,若不是因为她是平阳公主的女儿,他定把这个女人撕了。

  刘小禾回瞪。

  赫连煜常年冰冷的脸露出一丝笑容,直接把自己还有周恒珏身上的钱袋扯下给刘小禾。

  “没带多少,全给你,那桃子可否再摘一些。”

  刘小禾拉开周恒珏钱袋看,看到里面几个小金元宝,拿出来咬了一下。

  瞧着她财迷样,周恒珏要吐血了,难道他堂堂周将军府的公子哥会带假金,这女人太过分,他要被气死了。

  “都是真的,你甭咬了。”

  “行,那你们随便摘。”说完就转身进去,什么也不管了,至于他们怎么摘,用什么装她没有考虑。

  来这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金子嘞。

  张云笙回来的时候是晌午,见自家桃树上的果子都不见了,他皱起眉头。

  “小禾,咱家桃子怎么没了?”

  刘小禾从屋里出来,扫了一眼光溜的桃树,笑道:“我卖了。”

  “卖了?”

  “嗯。”差不多五两一个,她赚翻了。

  张云笙拧眉,心里有点难受。

  发现他情绪低落的刘小禾,走到他跟前。

  “怎么了?”

  “以后我会每天去打猎。”

  “为什么?”她一头雾水,这家伙突然发什么疯?

  等等,她似乎明白了。

  “你该不会是以为我因为没钱才会把桃子卖了吧?”

  “难道不是吗?”张云笙反问。

  “是也不是,你猜我一个桃子卖了多少?”她笑着对张云笙挑眉。

  张云笙看她这样,微微拧眉摇头,刘小禾伸出五根手指头。

  “五两一个。”

  “五两一个?”张云笙吃惊,随后又道,“哪个傻子买的?”

  “噗嗤,就昨天来的两个。”她家相公真可爱,越来越喜欢了嘞。

  张云笙一脸沉重的模样:“他们今天又来了?”

  “嗯。”

  “那你的身世?”

  “你的媳妇。”

  听媳妇这样回答就知道媳妇不想说,那他也不问了。昨天来的两位公子其中有一位肯定是皇子,想必媳妇的身世不会差,既然这样说那就说明媳妇不会走。

  瞧着男人脸上露出笑容,她挽着张云笙的手臂。

  “你放心,不管我是什么身份,我都永远是你的媳妇,你孩子的娘。”

  说起孩子,张云笙手放在她的腹部,皱着眉头道:“肚子怎么不见长?”

  “还小,在等两三个月应该就会显怀了。”

  张云笙听了这话才放心,还以为是孩子出了什么问题。

  看着摇篮里乖巧的宝儿,他甚是欣慰。

  “还好咱们家的宝儿懂事不吵不闹,要不然我真怕你吃不消。”

  “对呀,宝儿太安静了,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傻子。”

  这话让张云笙瞥了她一眼,不过心里也有点怀疑,莫非真是傻子?想了想又觉得不可能,这孩子饿了尿了拉了都会哭,怎么可能是傻子。

  “应该不是。”

  见他把刚才的话当真,忍不住笑了起来。

  “哈哈,这小子要是傻子估计全天下的人都是傻子了,我跟你说他贼精了,嘴巴还刁得很,要不是我在羊奶里加了几滴圣水,他都不喝。”

  听完此话张云笙放心了,他可不想养个傻子。

  ……

  次日晌午,张宏图来家里,说杨氏死了,让她回刘家村一趟。

  张宏图走后,她拧眉。

  “这好端端的人怎么突然就死了?”张云笙看着媳妇,“你昨天真没对她做什么?”

  见自家男人怀疑自己,刘小禾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张云笙见状立即开口。

  “她身体挺好,没病没灾。”

  “谁说没灾了?”她的身世不就是灾么?

  突然她猜到会是谁了。

  “行了,我们去刘家村看看,到时候问一下详细情况。”

  “嗯。”张云笙点头转身去把马牵出来。

  看着瘦弱的马,刘小禾拒绝了。

  “我们走路过去吧,它身上的伤还没有好。”

  媳妇其实挺善良的,张云笙笑着点头,又把马儿牵回去,丢了一捆草便过去把宝儿抱在怀中,然后两人向刘家村出发。

  刘家村,杨氏家门口围满了人,有人看到刘小禾两口子来了,便出声说了一声。

  “小禾回来了。”

  原本围着门口的村民回头看到刘小禾立即给她让出一条道路。

  杨氏的尸体摆在院子里,尸体下面用草席垫着,陈可儿在旁边哭,刘阿灿也是一样,听到刘小禾回来,刘阿灿转头看向门口,陈可儿也是一样。

  看着走进来的妹子,连忙过去。

  “你来了。”

  “嗯。”刘小禾点了一下头,黑眸盯着地上的杨氏,“怎么死的?”

  “昨晚摔了一跤,头磕在石头上了。”刘阿灿一脸伤心,虽然他不喜欢娘,但这是他亲娘啊,突然没了他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不是人为?”她可不信杨氏走路会摔跤。

  “不是,村里人亲眼看到是娘自己摔下去的。”要是人为他早就找人家去了。

  陈可儿在一旁欲言又止,张云笙扯了自家媳妇的衣服,示意她看陈可儿。

  见陈可儿似乎有话,但是又碍于场合,她对张云笙道。

  “你跟大哥处理一下后事,我抱着孩子跟嫂子说说话。”

  张云笙点头。

  陈可儿跟着刘小禾进屋,看着刘小禾不知道如何开口。

  刘小禾找了一个椅子坐下,看着面前的陈可儿,便道:“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陈可儿脸色惨白,最后摇头,最终还是选择闭口不说。

  见她不说,刘小禾也不逼问。

  “既然你不说就算了。”

  外面,张云笙跟刘阿灿商量了一下先去镇上买一副棺材,钱一家出一半,说好后张云笙进来跟媳妇汇报。

  “小禾,我跟你大哥去镇上买一副棺材,这钱咱们对半出。”

  “嗯。”

  张云笙没想到媳妇同意了,原本还担心媳妇会不同意。

  看着吃惊的男人,刘小禾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她承认她讨厌杨氏,但是现在人已经死了,没什么好计较,就当作是替原主报答杨氏的养育之恩,从今以后她就真的跟这家没有任何关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