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260章:进宫赴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云笙跟刘小禾从房间里出来,两人换了一身衣服,都是黑色衣服,带着金边,透着霸气。特别是刘小禾,楚云笙给她梳了一个朝云近香髻,头顶就一根玉簪,这样一看别有一番风味,丝毫不失大气。

  北冥鸠都看愣了眼,脑子里仿佛闪过赫连柔的影子。但是眼前的刘小禾又跟赫连柔不同,虽然在笑,可却给人一种冷的感觉。

  “走吧。”楚云笙冰冷的声音响起,他不满的瞥了北冥鸠一眼。

  “咳咳。”

  被扫了一眼的北冥鸠有些尴尬的收回双目,然后出去。

  待他们出来,北冥鸠指着后面的马车。

  “那个是给你们准备的马车。”

  马车跟前面的马车一样,楚云笙没有什么意见,牵着刘小禾走过去。

  待他们上了马车,马车便开始行驶,目标是禾记酒楼。

  当皇上的座驾来到禾记酒楼门口,周围的百姓纷纷聚集过来看热闹。

  鬼看了一眼外面的马车,便从酒楼走出去。

  “刘公子请。”

  侍卫让鬼上的马车是皇上坐的那辆马车,鬼看了一眼后面的马车旁边的葛凌,无视侍卫走过去。

  “你们两个上来吧。”刘小禾说。

  “是,夫人。”二人一口同声,听从夫人的意思钻进了马车。

  前面的皇上见此,情绪有些低落,对侍卫吩咐。

  “走吧。”

  就这样,皇上的马车走了。

  百姓们也知道皇上今天要宴请天国太子和太子妃,想着那马车里刚才说话的女人是不是就是天国太子妃。

  刘公子叫马车里的女人为夫人,那是不是说这禾记酒楼就是天国太子妃开的酒楼?

  越想越震惊。

  马车里,刘小禾看着鬼,把北冥鸠的打算告诉鬼,让他能提前做个准备。

  “北冥鸠想立你为太子,不过我说你不适合,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改变想法,你做好心理准备。”

  鬼从进了马车就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听完夫人的话,他抬起头。

  “那夫人想我做这个太子吗?”

  “不想。”刘小禾说完这话随后又补充,“你去做太子,那谁给我挣钱?”

  鬼笑了起来。

  楚云笙很不喜欢鬼的笑容,因为鬼很少笑,可以说只在刘小禾的面前才会笑。

  作为男人,他岂会不知道鬼的心思,若不是鬼恪守本分不像血玲珑那样,他早就动手了,不过还是很讨厌鬼在小禾面前笑。

  鬼也感觉到楚云笙不善的目光,他立即收敛笑容,转头看向别处。

  很快,马车进了皇宫,大臣们已经到了,就等着目睹天国太子容颜,究竟是何人,居然让皇上亲自去接。

  “娘娘,皇上回来了。”

  仪妃听了,立即扶了扶自己的发髻,问侍女。

  “可有歪。”

  “没有。”

  “那走吧。”

  马车行驶到大殿前停下来,皇上下来马车便往后面的马车走过去。

  鬼跟葛凌先下来,葛凌对皇上点了一下头,皇上浅笑,然后看着鬼,可鬼把他当透明人。

  尴尬的皇上只能站在原地,待楚云笙跟刘小禾下来才缓解尴尬。

  “酒宴设在大殿。”

  “好。”

  刘小禾微笑着点了一下头,然后跟着皇上一同前往酒宴。

  在大殿门口,与仪妃碰到。仪妃看到皇上身后一对身穿黑金袍裙的男女,从他们这身气势就知道他们是天国太子跟太子妃。

  原来澋煜公子是天国的皇孙。

  刘小禾很大方的让仪妃娘娘看,对仪妃浅笑。

  仪妃回笑,可是当她看到后面那个跟自己有几分相似的男子时,脸上的笑容被定格。

  皇上见仪妃这般无礼,脸上露出不满的表情。仪妃身边的侍女见状,立即小声提醒仪妃。

  “娘娘。”

  仪妃回神,连忙给皇上行礼。

  “臣妾见过皇上。”

  “嗯,进去吧。”

  仪妃起身点头,眼睛忍不住看了鬼一眼,边走边质疑。

  刘小禾挽着楚云笙的手臂,跟随皇上后面进去,鬼跟葛凌跟在他们身后。

  “皇上、仪妃到,天国太子、太子妃到。”李公公高呼。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里面的大臣们纷纷起身给皇上行礼。

  “起,坐。”

  “谢皇上。”

  大臣们回到自己的座位后,皇上跟仪妃也去了他们的位置,李公公则领着楚云笙刘小禾去皇上左下方的位置。

  这位置的后面还安排了两个位置,李公公对葛凌和鬼道:“这是两位的位置。”

  “多谢。”

  葛凌说完便坐下,鬼从进来就一直微微低着头,他随后也坐下。

  大臣们看着天国太子跟太子妃,看到天国太子那张脸,便知道澋煜公子是谁了。

  他们没想到澋煜公子会是天国的皇孙,好在他们没有得罪澋煜公子。不过某个人就惨了,这个人就是林雄林大人。

  此时,林大人脸色及其难看,他做梦都没有想到那两个孩子的背景如此的大,早知道是天国皇室中人,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去找他们的茬。

  林雄把头低着,生怕被天国太子太子妃认出来。

  可他这样多此一举,因为从一进来,楚云笙跟刘小禾还有葛凌跟鬼都看到了林大人,这会儿低头恐怕是晚了。

  仪妃心里有疑虑,旁边的皇上处在兴奋中,没有注意到仪妃的异常,对大臣们举杯。

  “今天朕很高兴,没想到救仪妃的小神医会是天国太子和太子妃的儿子,为了感谢,大臣们随朕共敬天国太子、太子妃一杯。”

  刘小禾刚拿起酒杯就被楚云笙夺了去。

  “刚出月子,不宜喝酒。”说完便把她的那杯喝了,然后拿起自己的那杯敬皇上跟大臣们。

  北冥鸠看天国太子妃那杯夺了酒露出幽怨的表情,觉得甚是可爱,不禁笑了起来。

  “看来天国太子跟太子妃的感情很好。”

  “自然,本殿可是发誓这辈子只她一个,绝不纳妾休妻。”

  这话既说给北冥鸠听也是说给那些大臣们听。

  而那些带了妻女的大臣听完此话,一个个略显尴尬。

  “一生一世一双人,太子妃真是让人羡慕。”说话的是北冥昊。

  本来他今天是不想来,但是被好友唐志明拖来了,只是没想到天国太子跟太子妃是澋煜的爹娘,这让他很意外,突然觉得来参加这个宴会也不是很无趣。

  刘小禾看了一眼说话的人,身后的葛凌则是提醒。

  “夫人,那是三皇子贤王。”

  一听葛凌的话便明白了,她对贤王浅笑,她这一笑,更加冷艳,北冥昊不禁多看了一下,若不是她身边的男人,他真想一直看着。

  拥有此佳人,北冥昊想:他也会此生不纳妾休妻。

  可惜,佳人已有主。

  楚云笙瞥了身边的女人一眼,警告她别勾三搭四。

  刘小禾吐了吐舌头,模样十分可爱,她讨好似的给楚云笙喂了一块牛肉干。

  “乖,莫吃醋。”

  楚云笙脸黑下来,不过还是很享受她的投喂。

  两人恩爱的互动,让在场的人都看愣了。皇上也是一样,因为他回想起曾经自己跟丽妃的时候。

  那时候他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公子,而丽妃是一个普通女子,两人相亲相爱,他打猎,丽妃主内,日子是多么的美好。

  皇上身边的仪妃见皇上不知道在想什么,她用手扯了扯皇上的袖子。

  北冥鸠回神,立即对伺候楚云笙那一桌的侍女吩咐。

  “给天国太子妃准备一壶热奶。”

  “不用了,给我一壶茶就行了。”刘小禾道。

  皇上对侍女点了一下头,然后对楚云笙刘小禾说:“朕准备了北疆的特色表演。”

  说完拍了拍手,顿时一群穿着舞衣的舞女进来。

  舞女们穿着白色衣裙,最后一个穿着血红色衣裙,蒙着面。

  虽然如此,但仪妃跟皇上还是认出来此人是谁。

  皇上拉下脸,转头瞥了仪妃一眼。而仪妃一脸不知情的模样,可是即便如此,皇上也不信。

  看着已经开始跳起来的舞,这个时候让馨儿下去,也不妥便罢了,只是脸色很难看。

  刘小禾虽然低着头吃吃喝喝,但是皇上跟仪妃变脸的时候,她还是看了一眼最后进来的红衣舞女,看到那红红衣舞女对云笙献魅,她笑了起来。

  “很好笑?”

  “还好吧。”

  “啊。”

  刚说完,红衣舞女脚一崴叫了一声。

  舞不得不停,皇上震怒。

  “来人,把她带下去。”

  很快便进来两个侍卫。

  北冥馨见状,立即扯掉面纱,可怜兮兮的望着楚云笙这边,然后向父皇说明。

  “父皇,是有人暗算儿臣。”

  “不管因为什么,你都得退下。”

  北冥鸠知道北冥馨想做什么,因此更加不允许北冥馨留下来。

  北冥馨见父皇这样,转头便看向楚云笙,说:“天国太子,你应该看到有人暗算我,对不对?”

  “没看到。”楚云笙无情的丢出三个字,伸手拿了刘小禾从他这里偷的酒杯。

  偷酒不成功的刘小禾不满的瞥了他一眼,然后看向北冥馨。

  “七公主不用费心思引起我男人的注意力,即便你现在脱光站在他面前,他也硬不起来。”

  “咳咳…”

  “咳咳……”

  一干大臣被酒呛到,那些大臣们的子女更是羞得脸红起来,觉得天国太子妃太大胆了,连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

  葛凌跟鬼也是一样,觉得他们家夫人不开口还好,一开口那绝对是一语惊人。

  北冥馨没想到这个天国太子妃不是善茬,这样的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敢说出来,也不知道天国太子是怎么看上这样粗鲁的女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