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44章:疑是蛊王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云笙走后,澋煜在这屋里到处看,然后他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等着爹回来。

  楚云笙回来的时候,看儿子坐在门口台阶上,快步走过去。

  “怎么坐在门口?”

  看到爹回来,澋煜咧开嘴巴笑起来。刚才他心里很害怕爹不回来了,现在看到爹,他悬着的心放下来。

  “原来爹是去找吃的去了。”

  楚云笙看到儿子看到他回来时的喜悦表情,想起之前听儿子说过讨厌他的原因,他心疼的揉了揉儿子的脑袋。

  “爹给你烤兔子吃,先吃两个果子填一下。”

  澋煜开心的接住果子:“谢谢爹。”

  楚云笙揉了揉他脑袋后就去生火烤兔子。

  此时楚将军府里,楚一按照将军的意思在天黑的时候把夫人放出来。

  刘小禾看到机关被收起,她从屋里出来,抓住楚一胸前的衣服就问:“那混蛋在哪?”

  楚一被双眸猩红的刘夫人吓着了,吞了一口口水,然后告诉她:“将军带澋煜少爷出去了,属下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楚一说完盯着夫人抓着的衣服,战战兢兢的问:“夫人……可否松开属下……的衣服。”

  “躲我是吧,我就不信他不回府。”说完便松开了手,转身进了楚云笙的书房。

  楚一听到一阵呯呯嘭嘭的声音,那个心一颤一颤的,想过去看看但是又怕,因此止住了脚步。一会儿后夫人出来,又进了将军的卧房,又是一阵呯呯嘭嘭砸东西的声音……

  总之最后这个院子里的树木花草都没有幸免,而造成这一惨装的刘小禾警告楚一。

  “不准收拾,若是收拾我就一把火把这个院子烧了。”

  楚一听完这话哪里敢收拾,连忙点头称“是”。

  回到桃苑,没有看到儿子,便问楚一:“我儿子去哪里了?”

  “夫人,刚才属下不是说过吗?”

  刘小禾想起来,刚才楚一的确说过,都怪楚云笙,气得她都失忆了。

  楚一看夫人气得不轻,瞧着这个时间,便询问:“夫人可用晚膳?”

  不问还好,一问她的肚子便咕噜咕噜的叫起来。

  听着夫人肚子叫的声音,楚一不等夫人说话便去安排晚膳。

  这边,楚云笙烤好了兔子,扯下两条肉多的兔子腿递给儿子。

  “小心烫。”

  澋煜点头,一手拿了一个,吹了吹便咬了一口。

  楚云笙见儿子脸上沾了油,伸手给他擦干净,然后问儿子。

  “味道如何?”

  “好吃。”澋煜笑着。

  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烤兔子,只因这是他爹烤的兔子肉。

  “好吃就多吃点,剩下的两条腿给你留着。”

  “谢谢爹。”叫着叫着便顺口,不觉得别扭了。

  楚云笙很喜欢听儿子叫他爹,因为他觉得跟儿子的关系越来越好了。

  吃完兔子肉,父子二人简单的洗漱后便进屋里歇息了。

  澋煜被楚云笙抱着,一开始挺别扭,不过眼皮打架实在是扛不住便睡了过去。

  次日清晨,澋煜被鸟叫声吵醒,他睁开眼睛没有看到爹,下床鞋子都没有穿就跑了出去。

  站在门口没有看到人影,他脸沉了下来。

  楚云笙抓鱼回来,看到儿子失落的模样,他大声唤了一声。

  “我在这里。”

  听到声音澋煜抬起头,直接向爹奔跑过去。

  楚云笙见儿子没穿鞋,快步过去把儿子抱起来。

  “怎么不穿鞋就跑出来了?”

  “我以为爹走了?”

  听到这话,楚云笙很心酸,他抱紧儿子,进屋把鱼丢到一旁,然后抱着儿子去床边,边穿鞋便跟儿子说。

  “爹不会丢下你,以后不准不穿鞋了,知道吗?”

  “知道。”澋煜点头。

  “好了,爹去给你煮鱼汤,你自己随便玩。”

  楚云笙说完便提着鱼去了厨房。

  因为每个月都会来这里,所以厨房里的东西很齐全,米也有。

  澋煜在外面的药田里忙碌,他拿了一个小背篓,弄了一些常用的药材。

  楚云笙在厨房里,时不时的往外面看,见儿子在药田里忙着采药,笑了笑。

  这孩子怎么就喜欢这个?

  其实澋煜一开始学医为的是刘小禾,他有一次十五看到刘小禾发病,吓得不轻,从那之后就钻研医术,谁想他在医术这方面很有天赋,渐渐的便喜欢上这个。

  如今澋煜的医术只要他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总之就是很厉害。

  澋煜挖着挖着就出了楚云笙的视线,楚云笙丢掉汤勺走出厨房,他四周看了一下都没有看到澋煜,连忙呼喊。

  “澋煜,澋煜~”

  屋后面的一个洞里,听到爹叫唤声音的澋煜立即回了一句。

  “我在屋后面的洞里。”

  很快楚云笙便过来了,洞口很小,只容得下一个孩子,澋煜进去刚刚合适。

  “你在里面做什么?快出来。”楚云笙进不去,很着急。

  没一会儿,澋煜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用黑布抱住的盒子。

  一出洞,他便打开盒子,盒子里面躺着一本书,旁边还有一个小瓶子。书面上的字不认识,他拿出来翻开一看还是跟书面上的字一样,便抬头问。

  “爹你认识这些字吗?”

  “不认识。”楚云笙很直接的告诉儿子。

  一听爹也不认识,澋煜便把书放回去,然后拿出那个瓶子。瓶子是透明的,可以看到里面躺着一只金黄色的虫子,从未见过的虫子。

  不过又觉得熟悉,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仔细回忆,他想起来了,吃惊的看着瓶子中的虫子,激动得不得了。

  “爹,这是蛊王,它能够把爹体内的蛊虫引出来。”

  听到这个,楚云笙皱起眉头:“你确定这是蛊王?”

  “确定,我在从爹那里得来的书籍里看到过,这的确是蛊王。”

  “那要如何使用蛊王?看它一动不动,跟死了似的。”

  “用鲜血喂养。”澋煜没有着急让蛊王认主,他想弄清楚这本书的内容再研究蛊王。

  楚云笙觉得太邪乎了,把澋煜手里的瓶子拿过来放在盒子里,然后盖上盒子。

  “这东西你别碰了。”

  澋煜见爹把布重新包上盒子,然后提着打算丢进洞里,他连忙阻止了爹。

  “爹,你做什么?”

  “这种东西邪乎得很,让它埋在洞里算了。”他知道儿子想做什么,肯定想养这个蛊王。

  “难道你不想把体内的蛊虫引出来?”澋煜问他。

  楚云笙道:“自然想,但前提是不能让你涉险。”

  听完此话,澋煜感觉暖暖的,更加想帮爹把体内的蛊虫弄出来。

  他抱着亲爹的手臂,哀求:“我想把它带回去,在没弄清楚书里的内容是什么我不会碰那个虫子。”

  楚云笙拧眉,见儿子这般,他我不好拒绝,想了想便道:“这个暂时我保管。”

  “好。”澋煜应了。

  楚云笙想起自己锅里还熬着鱼汤,连忙回去。

  澋煜背着装有草药的背篓跟上去,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洞,他总觉得冥冥中天注定。

  父子二人喝了鱼汤,吃了一碗米饭。饭后楚云笙刷碗刷锅,澋煜把药材都整理好,他过来厨房。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不喜欢这里?”

  “喜欢。”

  “既然喜欢为何不多在这里住几天?”

  “娘会担心。”澋煜道。

  听儿子这话,楚云笙笑起来:“等爹把厨房收拾好我们就回去。”

  “好。”澋煜说完便去外面了。

  楚云笙收拾好出来,看着儿子旁边满满一杯背篓的草药,不禁摇头。

  “你不是想知道这里以前住的是谁吗?我带你去看看,然后我们再离开。”

  “好。”澋煜点头。

  楚云笙带儿子来到老人家的坟前,墓碑上没有字。

  澋煜看着面前的坟包,不用楚云笙说话便主动跪下祭拜。

  “谢谢您。”

  盒子里的蛊虫似乎感应到什么,苏醒了。

  而楚云笙体内的蛊虫感觉到蛊王的存在,害怕起来,想找个地方藏起来,这一活动,楚云笙便感觉到疼痛,那种熟悉的感觉。

  将军府里,刘小禾正睡得香,突然被疼醒,她第一反应就是楚云笙出事了,连忙穿上衣服出来。

  找到楚一便用:“告诉我,你家将军去哪里了?”

  “属下真不知。”楚一看夫人脸色不太对,关心的询问,“夫人哪里不舒服?”

  “他出事了。”刘小禾囔囔说出这一句。

  楚一听完皱眉,问:“夫人说的是将军?”

  “对,他出事了。”刘小禾说完身上的痛感更加重了,她抓住楚一的手收紧。

  楚一感受到夫人的痛苦,想着夫人跟将军能够互相感应疼痛,他也着急起来。

  “夫人,属下真不知将军去了哪里,将军每个月都会出城几天,不让任何人跟着。”

  听完楚一的话,她相信楚一没说谎,她松开手回房,楚一跟在后面。

  “夫人,你……”

  “我没事。”

  打断楚一的话,说完便把门关上。

  楚一此时很着急,就在他不知道该如何的时候,屋里的刘小禾吩咐。

  “去把红袖叫来。”

  “是。”

  楚一知道红袖是夫人的人,因此并没有问夫人为何找红袖。

  同一时间楚王府,楚王被反噬,吐了一口鲜血,脸上表情阴沉沉的,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话。

  “蛊王出现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