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32章:澋煜到达国都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马上就是子时,刘小禾看着还赖在她屋里不走的男人,皱起眉头。

  不明白他为何今晚非要赖在这里,莫非是要证明什么?

  子时一到,坐在桌子旁边的楚云笙脸上表情微动,眼角看向床那边。虽然隔着帘子,但是他还是感觉到她动了一下。

  熟悉的感觉侵袭刘小禾全身,她看向坐在那里的男人,紧锁眉头,五官皱在一起。

  以前有内力跟玄力能够勉强扛着,可如今她真的感觉自己要被痛死了。

  此时她只想说一句:“该死的。”

  楚云笙起身走过去,揭开帘子,刘小禾抬头便对上一双猩红的双眸,看着这样的云笙,她愣住。

  她还是第一次见云笙发病,原来是这个样子。

  “云笙。”她嘴唇颤抖,叫出来的声音也在抖。

  楚云笙极力忍耐,听到她声音的时候仿佛身上的痛感消减了些,刘小禾也感觉到了。

  她伸手握住云笙紧紧捏着的手,楚云笙反捏着她的手,骨头碎的声音响起,刘小禾脸色顿时苍白一片,她咬着唇瓣。

  “云笙,有点疼,能不能松开点。”短短的十来个字,她硬是废了很大的气力才说完。

  “嗯……”

  突然肩膀被楚云笙咬住,她唇角微微扯动,不再说话,咬着牙忍受着这一切。

  她的鲜血流进楚云笙的嘴里,甘甜可口,想要更多的楚云笙吸了起来,赤红的双眸在慢慢变暗,慢慢恢复原来的颜色。

  次日清晨,楚云笙看着床上的女人,保持一个动作未动,她身上的伤已经被处理。

  右手骨头碎了,不过好在她自愈能力跟他一样,身上的咬痕已经结痂。

  “将军,红袖求见。”

  听到楚二的话,楚云笙才动了一下,起身出去。

  “红袖”在院子里,看着走出来的楚云笙,“她”微微拧眉,感觉感觉这个男人不一样了,身上的戾气更重了。

  “奴婢见过将军。”

  “嗯,进去吧。”想着红袖是她的人,便让“红袖”进去,但若是知道“红袖”是个男人,他肯定不会让“红袖”过去。

  得到允许的“红袖”连忙进屋,刚进门就闻到血腥的味道,“红袖”加快脚步走进内室。

  走到床边,看到的是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的夫人,他紧锁眉头。这个时候刘小禾醒了,看到葛凌,她皱了一下眉头。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两位小少爷已经来到国都,现在正住在城西的宅子里。”葛凌开始后悔,昨晚他就应该硬闯进来带走夫人。

  夫人从来没有这般虚弱过。

  “嗯,嘶~”刘小禾想起身靠着,可是刚动就扯动伤口。

  葛凌发现不对劲,想揭开被子查看但终究忍住没有动。

  “夫人,你没事吧?”

  “没事,给我端些吃的来。”

  “是。”

  “红袖”从屋里出来,楚一立即上前,“红袖”扫了楚一一眼,使唤道:“夫人要吃东西,你让厨房速速准备。”

  楚一拧眉,不过念在她是女人的份上没有过多计较,转身去了。

  “红袖”转身进去,刘小禾直接道:“我这里不需要你守着,你回柳飘飘身边去。”

  “夫人。”

  “怎么?本夫人的话不管用了?”

  见夫人动怒,“红袖”退离房间。

  红袖离开后楚云笙回来,楚一端着一锅补汤与将军在桃苑门口遇到。

  “夫人要吃东西。”

  “夫人?”楚云笙拧眉。

  楚一也拧眉,莫非将军不愿纳刘姑娘?

  “以后就叫夫人。”就在楚一要改口的时候听到将军这话。

  楚云笙往前走了几步,见楚一还愣在原地,便停下来回头问楚一。

  “还杵着做什么?”

  楚一回神,连忙跟上。

  房间里的刘小禾正在查看身上的伤,看到伤她骂起来。

  “真是属狗的。”

  楚一跟着将军进来正好听到这话,瞧着前面停下来的将军,他也停下来。

  夫人是在说将军吗?

  属狗?

  莫非将军昨夜咬夫人了?

  楚云笙回头见楚一用异样的眼光看自己,横了楚一一眼,然后冷道:“还杵着做什么,把东西送进去。”

  “将军不进去?”楚一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本将军还有正事要做。”

  看着说完就甩袖离开的将军,楚一叹了一口气,然后端着汤进去。

  刚才他们的对话她已经听到,看着进来的楚一把东西搁在桌子上后便道:“让丫鬟进来伺候。”

  “是。”楚一退了出去,来到西厢房房门前。

  “好生伺候夫人。”

  “是。”二人微福身便向夫人房间走去。

  “红袖”回到柳飘飘院子后,柳飘飘正跟虞美人用早膳,见“红袖”回来,她便问。

  “如何?”

  “将军昨夜宿在刘夫人屋里,刘夫人现在卧床起不来。”

  听完此话,两人捏紧筷子,然后放下筷子,没有丝毫的味口。

  “撤下去。”柳飘飘对身后的丫鬟吩咐。

  两个丫鬟立即收拾,直到屋里就“红袖”一个丫鬟的时候,二人才开始说话。

  “没想到这个刘小禾还有点本事,居然让将军在她屋里留宿。”虞美人说这话的时候咬牙切齿,恨不得去打那个女人一巴掌。

  太能装了,她居然还相信那个女人真的对将军没有那种想法,如今看来都是装给她看。

  柳飘飘见虞美人这样,唇角微扯了一下,然后道:“她从来就不是简单角色,要不然将军不会把桃苑给她住。”

  说起这个,虞美人就生气,看向柳飘飘,她提议道:“要不下午我们去看看那个女人?”

  “我身子有些不适,就不陪妹妹去了。”

  虞美人见柳飘飘不去,也没有动怒,起身道:“既然姐姐身子不适,那妹妹回去了。”

  虞美人走出柳飘飘的院落,冷哼了一声。

  “想让我去出头,呵。”

  柳飘飘看着外面,许久才收回双眸,看向“红袖”。

  “红袖,将军当真昨晚宿在刘小禾屋里?”

  “当真,奴婢进去看她脸色很苍白。”

  柳飘飘笑了起来,嘲笑着自言自语:“看来将军昨夜很宠她。”

  刘小禾若是知道她们是这样想,肯定会被气死。

  “本夫人累了,你退下吧。”柳飘飘说完回内室。

  “红袖”退出屋后便离开楚将军府,他来到城西别院,这次他换了一身行头,恢复了他原来的模样。

  澋煜在院子里练拳,见葛凌来了立即收拳。

  “我娘可好?”

  “夫人挺好。”葛凌笑道,宠溺的揉了揉澋煜的脑袋。

  “那什么时候能见娘?”澋煜问葛凌。

  他在别人面前不管多么的老成,但他终究只是一个四岁多的孩子,这个年纪的孩子最需要的还是父母的疼爱与关怀。

  他迫不及待的想见娘的一个原因其实就是想看看那个男人,那个所谓的爹。

  “夫人没说。”

  澋煜听到这话露出失落的表情,不过很快消失,他笑着对葛凌道:“你回去告诉我娘,我们知道错了,让她别生气。”

  葛凌浅笑:“其实夫人早就原谅你们了,只是现在夫人还不能出府,所以不方便见小少爷。”

  “不能出府?为何?”澋煜拧眉问。

  “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总之夫人没事,你爹虽然失忆,但是对夫人还是很不错,所以小少爷安心的在这里住下。”

  “好。”

  葛凌离开后,澋煜脸上的表情变得阴沉下来,他转身向血玲珑睡的那间房间走过去。

  走到门口抬脚踹开门。

  血玲珑翻身侧躺看着进来的澋煜,见他脸色不佳,便问:“澋煜,你一大早踢我的门,是想做什么?”

  “你去调查楚云笙。”

  “调查他做什么?”

  “让你去就去。”

  澋煜不想废话,他现在严重的怀疑娘在楚府过得不好,若真如葛凌说的那般,他娘怎么可能不能出府。

  血玲珑见澋煜这样,连忙起身:“行,我去给你查,真是上辈子欠了你们母子两,活该这辈子做牛做马。”

  澋煜懒得听他废话,直接转身走出房间,去往鬼的房间。

  走到门口,鬼从里面拉开房门,看着门外的澋煜,便问:“怎么了?”

  “你混进楚将军府,看看我娘究竟怎么了。”

  “好。”鬼揉了揉他的脑袋,“吃早饭了吗?”

  “没有。”

  “那可愿意陪鬼叔出去吃。”

  “好。”澋煜脸上的表情缓和了许多。

  鬼牵着他出去,血玲珑从房间出来,连忙叫唤:“等我一起呀。”

  澋轩醒的时候,宅子里就他一个人,他每个房间都去看了一下,然后回到院子正中央,双手叉腰。

  “过分。”

  慕容澋轩气呼呼的走到街道上,看到柳记酒楼,他想起昨晚朱有才说的话,直接向柳记酒楼走去。

  小二见是一个漂亮的小孩,便问:“小朋友,你家大人嘞?”

  “给我弄个包间,然后把朱有才给我叫来。”

  小二一听这小孩开口就找朱管事,先把他领到楼上,然后让人去找朱管事。

  “已经让人去找朱管事了,不知小朋友你想吃点什么?”这孩子认识朱管事,不管关系如何,不能怠慢就对了。

  “随便来点什么。”慕容澋轩说完便喝茶。

  茶倒是好茶,不过还是没有禾记的茶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