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83.丝丝入口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嘿, 小天使~正文在赶来的路上, 请n小时后查看  顾娆略微迟疑了几秒。

  领导还以为她有什么顾虑,当即语重心长地说道:“你不用有心理负担, 如果有学业冲突, 完全可以另寻机会补上。”

  其实顾娆并不觉得这节目有什么问题, 有问题的是节目组邀请了自己。

  顾娆接到的综艺节目是《美人在骨》, 一档柚子台全新策划的生活体验真人秀。

  《美人在骨》分为模拟和现实两个模块,体验不同时代的不同文化特色, 宣传民族历史文化和世界文化交流碰撞。固定成员是话题新生代和新小花旦,节目过程中邀请嘉宾互动,每一期由资深前辈担任导师。剧组公开声明, 所得利润将有三分之一投入到文化遗产保护,审核一路绿灯。

  剧组在节目选角上颇具争议, 除了童星出身口碑不错的佟钰,处于话题风暴眼的基本是粉黑掺半。但因为这些老戏骨和艺术家的参与, 在播出前绝大多数人持观望态度。

  不得不说, 这档节目的话题度和热度足够。

  从邀请名单就能看出这次制作耗资不少, 如果只是因为先前一次热搜, 并不能够让这么好的资源白白到手。

  顾娆顺着对方的话应了几句, 结束了通话。

  剧院已经散场。

  初秋清凉的风掠过,吹来微皱的裙角。傍晚的风有些泛凉, 顾娆伸手拢了拢领口, 思量了一下时间, 她给邮件截了图, 给祁晏发了个消息。

  “你安排的?”她在淮海这件事,祁晏知道。

  “不是。你不是说不让我管吗?”祁晏回复得蛮快。

  祁晏是她发小。

  小时候除了她哥哥,最烦她的人应该算上他一个。他太清楚顾娆戏精的本质了,仗着自己是个小女生,掉一滴眼泪准让人倒霉。后来顾娆出国了,跟祁晏还有联系,结束了互怼模式,他偶尔口头嫌弃一下。

  想在这儿玩得长久点,总得有个倒霉鬼替她细致地收拾首尾。

  祁晏就是那个倒霉鬼。

  顾娆抿了抿唇,盯着屏幕不过几秒,电话紧跟着消息打过来了。

  “你不太放心?”祁晏开门见山。

  “没。”唇边溢出轻笑,顾娆垂了垂眼,咔哒咔哒地往台阶下走,“犯不着。”

  “你可以去看看,有问题找我。”

  祁晏倒腾了个影视公司,不过他的方向不在这儿,所以这个影视公司说白了是玩票性质的。

  他没过多解释,不过顾娆自己也分得清缘故。

  真人秀利弊参半,秀得好是一块好踏板,资源会随着人气源源不断往手里来,秀不好招来的就是无穷无尽的黑粉。但不得不说,综艺节目是现今流行元素。

  “知道了,你忙吧。”顾娆手指勾了下手包的链条,松松懒懒地眯了眯眼,倦乏得像只猫,“那我挂了。”

  “等等。”祁晏打断她,“你要是没事,今晚我请你吃饭。”

  “大佬今天有空了?”顾娆蛮不客气地笑了他一句,“我听到你那边有动静。”

  她接电话的一瞬间,就听到他周遭有压低的笑声,这个点,他大概在某个饭局上。

  “听错了。”祁晏轻咳了一声。

  顾娆也不跟他讲究,报了个地名,“行啊,直接在附近找一家就行。”

  “我知道有家新开的日料。你把位置发给我,我去接你。”祁晏翻了个白眼,直接把她懒得折腾的提议掠了过去,“不过我这会儿跟人谈事情,结束了我去接你。”

  果然是在忙。

  顾娆暗叹了口气,心说太费劲了,不麻烦了。

  不过想想他跟人谈事还能摸鱼,这么仗义了,她要是说一句,“我又不想吃了”,对面一定没完。

  “不用你接,你跟我说个地儿,我去找你吧。”

  她在这儿傻站着也不是个事儿。

  天色沉得晚,但夜色压下来的过程往往就是那么短暂。华灯初上,各色光束交相辉映,车辆络绎不绝。

  “请问您找谁?”前台的小姐见她环视四周,迎上来问道。

  “我等一朋友,不用忙。”

  这是个海军俱乐部,楼上是雅间,楼下有特别活动。“桑巴之夜”,重金属乐震耳欲聋,绚烂的灯光迷了眼。

  顾娆到了地儿,也没提示他,找了个沙发坐下,一手撑着下巴,捏着手机划拉了两下。

  她手机里也没什么好玩的,就一个“跳一跳”的软件。

  失败了几次,她渐入佳境。

  顾娆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她觉得这次能打破积分记录。这游戏挺无聊的,可她能一泡一下午。

  她正玩得入迷,耳侧有人微讶地“啧”了一声,“你热衷于……这种弱智小游戏?”

  沈良州在她身后,他单手绕过她的肩膀,撑在她沙发靠背上,微微倾身,附在她耳畔。

  他其实在她身后蛮久了。

  沈良州原本想打个招呼,他这次真没刻意过来。可小姑娘一瞬不瞬地盯着屏幕,专注得让他忍不住开口。

  所以,他的存在感已经不如一款弱智小游戏了吗?

  结果他这么一开口,顾娆稍怔,手一哆嗦,屏幕上的小人摔成一堆小豆豆,滚得尸骨无存。

  “……”顾娆唇角抽动了一下。

  凭良心说,沈良州声音蛮好听的。像加了冰块的苏格兰威士忌,又冷又烈。不是低沉醇厚的那种,却格外性感。

  但现在,他一开口就宣判了“game over”。

  原本的减压小游戏,被人一破坏,变成了暴躁的导-火-索。顾娆突然觉得很烦躁,脏字在脑子里滚过一遍。

  顾娆盯着这个罪魁祸首半天,嗓间磨出来一句,“并不弱智。”

  顾娆已经全然没心情考虑沈良州为何出现在这了,她满心满眼都是游戏里摔死的小人。

  “你怎么了?”沈良州略微讶异。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觉得她生气了,还是特委屈的那种。

  “没事。”顾娆抿了抿唇,口吻连带着都有点不好。

  没事,这两个字,通常意味着闭嘴。

  沈良州扫了眼屏幕,手机屏幕显示了最后得分。不多不少,比最高纪录低了一分。

  真是见了鬼了。看她郁闷的劲儿,气要好久才能消了。

  虽然他理解不了,为什么她会对这种弱智小游戏情有独钟,但他刚刚好巧不巧她破纪录的进程。这,应该不能全怪他吧?

  “不就是一……”沈良州话说了一半,顾娆的目光从小人的残骸挪开,视线幽幽地落在他身上。

  大概是感受到怨念地召唤,沈良州稍怔,无可奈何地改了口,“要不然,我替你玩?”

  顾娆还是盯着他,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沈良州捏着她手机的一角,从她手中抽走,长腿一迈,坐在了她的对面。

  沈良州开始拾掇他口中的弱智小游戏。

  老实说,他挺乐意了解一下顾娆喜欢的东西的。不过这款弱智小游戏,真的无聊到爆炸了,就是操纵一个小人从上往下跳,降落在安全区域。

  毫无难度,就考验耐性。

  顾娆一个人郁闷了一会儿,气也消了。她抬了视线,见他散漫地坐在对面,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坐姿挺吊儿郎当的,神情却很淡,淡得看不出情绪。

  他还挺认真。

  顾娆忍不住倾身,她往前凑了下,看了看屏幕上的分数。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已经过了她的记录了。

  顾娆终于忍不住开口,唇齿间掉落三个字,“好厉害。”

  她没注意到,自己和沈良州凑得很近。她一靠过来,温热匀称的呼吸撒在他唇畔,若有若无的香气缠绕在鼻尖。

  咫尺之间,抬头就能碰到对方的唇角。

  然而沈良州也错过了这个时刻。

  他盯着手机屏幕,同样回了三个字,“没难度。”

  顾娆抿了抿唇。

  几个意思啊?嫌弃她手笨吗?会玩了不起啊,她刚刚的好手气还是他给打断了呢。

  沈良州并未察觉到顾娆的情绪波动,几秒之后,又好死不死地补了刀,“又不用动脑子。”

  顾娆快被气笑了。

  好半天,顾娆唇角勾一勾,后槽牙磨合,咬出来几个字,“沈先生,你没女朋友吧?”

  沈良州呼吸停滞了几秒。某一瞬间,他觉得顾娆被打通了任督二脉,开了窍。

  沈良州一边在心底暗叹顾娆孺子可教,一边漫不经心地搭了腔,“是没有。怎么了?”

  顾娆“哦”了一声,慢悠悠地坐了回去,她一手撑着下巴,眼角微微挑着笑意,“没有啊……”

  沈良州面无表情地将疑问压在心底,低垂着视线,刚巧将情绪掩盖得不露痕迹。

  顾娆拖长了语调,尾调微微上扬,故意勾沈良州的胃口。偏偏沈良州不为所动。

  顾娆觉得没劲儿极了,对他这不配合的态度在心底回以冷漠,然后轻笑着说道,“没有就对了。”

  沈良州闻言,视线凝滞了几秒。他手指一握,骨节分明的手捏着她的手机,抬了眼。

  “Game over.”

  手机屏幕显示新纪录,小人身上变换这颜色,一蹦一跳。

  真是解压良器,顾娆解了气。

  “你刚说什么?”沈良州眉梢一挑,视线不温不凉地从顾娆身上刮了过去。

  顾娆眉心跳了跳。

  她扫了眼握在沈良州手里的手机,和沈良州手边醒酒的冰桶……她有点担心自己手机的处境。

  顾娆小心翼翼伸手去捏自己的手机,唇角扯了扯,“我夸您呢。”

  顾娆抽了抽,试图把手机拿回来。没成想他的手劲儿还挺大,他单手握着,她双手抢,手机还是攥在他的手里纹丝不动。

  “夸我?”沈良州耷拉着眼皮,还挺不耐烦,“松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