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78.游刃有余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嘿, 小天使~正文在赶来的路上, 请n小时后查看

  正在看电影的席瑾耳机都没摘,头也不回, 只嗤地冷笑了声, “你该不会是手机没电了吧?”

  席瑾对顾娆没多少好感, 纯粹是对这些无聊的小动作看不上眼,刺了陆薇婷一句。

  偏偏陆薇婷不以为意,顺着席瑾妤的话接了下去,“唔,对,我正充着电呐, 来不及通知你,清和你不会怪我吧?”

  席瑾翻了个白眼。

  顾娆也不恼,不紧不慢地回了自己位子,蛮好脾气地“嗯”了一声,唇角微翘, “没事,怪我, 忘记了你走得慢。”

  席瑾再次嗤笑出声。

  陆薇婷瞬间涨红了脸,手里的荔枝一滑掉进了垃圾桶。

  其实顾娆这话本身没什么问题,可放在陆薇婷这里, 就不是一个味儿了。

  陆薇婷长相周正, 身材不错, 就是放在申戏这美女如云的地儿显得腿短。申戏开学第一天, 因为跟席瑾开了句玩笑,被席瑾刺了一句,“你身材是黄金比例,就是反了吧?”

  陆薇婷因为这句话恼羞成怒,偏偏要装得跟个没事儿人一样。顾娆就没把她当回事儿。

  气氛有些尴尬。

  坐在床沿玩手机的谢青缦自始至终没参与她们的话题,这会儿恍若不知,笑吟吟地往下探头问了句。

  “系里今晚有聚会,负责人让我问你们有没有时间。”

  “去。”席瑾简短地应了句。

  “我没事。”顾娆点了点头,陆薇婷也无异议,“系里对新生这么热情,还组织聚会?”

  “应该是隔壁班组织的。”席瑾摘了耳机,“咱们这一级,可有不少隐形富豪。”

  大学开学前的小聚和毕业后的同学会,往往会演变成各方人马炫耀资本的时刻。所以今晚是有人请客。

  “谁?你消息够灵通啊。”陆薇婷支楞着耳朵凑过去,似乎对刚刚的不愉快毫无芥蒂。连谢青缦也放下了手机。

  似乎就为这一句,刚刚的诡异氛围被驱散了。

  顾娆不太感兴趣,不过她也能理解一点这些人的心理。

  申戏不缺漂亮或是英俊的年轻面孔,能掐出水的大学生一抓一大把,但有资本挥霍人生的没几个人。来申戏的,有些是有钱人无聊玩的游戏,有些是梦想者一夜成名,有些是为了嫁入豪门,真正把演戏纯粹当做事业的,少之又少。

  所以任何宴会酒会,都是寻找资源结交人脉的好时机。

  掰扯到底,无非还是名利二字。

  *

  申城作为全球人口规模和面积最大的都会区之一,是著名的金融中心。人说燕京权贵多如云,那么在沪上,有钱人便如过江之鲫。

  晚上的聚会在承明公馆,一栋五幢三层高的红砖洋房,带着一个小花园。门口载着枝粗叶大的广玉兰,西南角有一幢八角小楼,灰白色的围墙圈起来,翠绿的枝叶从墙内探出,很是气派。

  “一起喝杯酒?”有人凑过来,端过一杯香槟,“不是本地人吧,我看你挺拘谨。”

  无聊至极的开场白,顾娆微微笑了笑,也没不给面子,指尖轻轻一挑,玻璃杯碰到一起。

  顾娆其实不是什么冷性子,就是她现在用的身份尴尬,不确定有没有什么熟人,不敢瞎折腾。

  毕竟,她现在顶着宋清和的身份。

  自入学以来,她的容貌被妆容掩盖了三四分,没原本那般明艳动人,看上去清秀了不少。宋清和的家世一般,算得上富足,但跟顾家自然没发比。

  总之,现在的她放进申戏的新鲜面孔里,绝不会引人过多关注。

  “不好意思,失陪。”在里面待了会儿,顾娆出去透了透气。

  顾娆的身体微微前倾,她靠在围栏上。夏日暑气未消,石栏上并没有多少凉意,青翠欲滴的枝叶伸过来,大朵荷花状的广玉兰绽开其间,馥郁怡人。

  下面似乎有声响。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下面。

  顾娆禁不住好奇,扫了一眼。承明公馆是遗迹,1931年沪上某一望族的居所。虽然现在成了私人会所,可许多东西碰不得,它的停车场建设得很远。

  很少有车能直接停过来。

  这人不仅把车挺到了门口,折腾得动静也蛮大的,下面还有人候着。顾娆一边腹诽了句,谁排场这么大,一边不动声色地看着。

  其实也看不分明。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的,承明公馆外面的路灯像是延续了上世纪的风格,昏黄幽暗,氛围是有,可真看不清楚。

  有人贴心地把手搭在车顶,护着对方出来,从车里下来一个年轻男人,高瘦颀长。

  “沈先生,还是先前的房间吗?”那人恭恭敬敬地问了句。

  “嗯。”男人挺冷淡的,简短地应了声。

  顾娆稍怔,因为那个“沈”字,冷不丁地想起一个人来。

  “沈良州。”顾娆无意识地张了张唇,轻轻念出来这个名字。

  声音一出口,顾娆自己都被震了一下。她实在诧异自己怎么会提到这么个无关紧要的人。这会儿人应该在燕京吧她怎么想到他了?

  这么一想,顾娆摇了摇头,把他从脑海中抖落。

  也不必顾娆去验证,因为她还没看清,那个年轻男人已经快步走进去了。

  “去哪儿了?不舒服?”手机屏幕亮起。

  挺奇怪,这条消息还是来自她那个不温不火,对谁都不冷不热的舍友,谢青缦。

  “马上回去。”顾娆回了条消息,才往回走。

  顾娆端着酒杯往回走,快到房间时,手机再次振动。她点开消息,往前走了几步,一推开门,包厢里安静了下来。

  原本包厢内正处于争论不休,剑拔弩张之际,因为顾娆的推门而入,凝滞的空气被割裂了。

  顾娆发现自己走错了。

  这次不是改地点,是她真走错了。

  这还不是最尴尬的,顾娆就这么睨了一眼,就发现,坐在里面一男的,似乎是熟人。

  “碰。”

  “啪”地一声,又一块麻将丢在了桌面上,里面坐着几个人,根本没受这边争执的影响,在摸牌。

  顾娆眼尖,一眼认出来侧坐着那个,好像姓梁,是自家哥哥的一哥们。

  “媛媛啊,有事儿回家再说,你再闹别怪哥哥没提醒你呐。”就顾娆认识那人,一手支着下巴,有点不耐烦,“你表哥快过来了,待会儿他又要骂你。”

  这会儿,因为顾娆进来,包间里一瞬间陷入死寂。

  顾娆环视了一圈儿,意识到这一点,她轻咳了一声,缩回手,“抱歉,我走错了。”

  也是见了鬼了,她这两天,净撞上这种破事儿了。

  其他的都不要紧,她害怕那个姓梁的回了头,再把自己认出来了。虽说只见过一面,并不相熟,她现在也刻意掩盖了自己的容貌和气质,可保不准儿有些人记性好啊。

  她要真在这里掉码了,那真是要一首凉凉送给自己了。

  那个姓梁的年轻人还没回头,先急眼的是一小姑娘。

  刚刚跟包间里几个人争得面红耳赤的女孩,扭过头看了一眼。因为突然安静下来的包间,她联想到一些不好的事,火气又被勾上来了。

  “是不是她!”她一指顾娆,话说得挺不客气,“这是不是我爸找的小贱人?”

  顾娆挺得直蹙眉,不过听这只言片语,她也反应过来了。

  这小姑娘八成是把自己认错了,当成了她嘴里那个小三了。

  不过这种事情真不好解释清楚,自己如果再多此一举,那小姑娘反而要疑心自己此地无银三百两了。顾娆也没打算计较,也不打算解释,手指勾着门把手就要出去。

  “你别走!”小姑娘一个箭步追过去,力气不小,拽住了顾娆的袖子,不撒手,“你把话给我讲清楚。”

  劲儿挺大,顾娆猛地甩了下手,硬是没挣脱。

  “……”顾娆快要被气笑了,这要她怎么解释,因为低头玩手机走错门,然后就飞来横祸啊。

  顾娆也不急着挣脱了,好整以暇地站在那儿,任由她拽着,“小姐,你认错人了。”

  房间里,那姑娘的朋友也赶紧追了出来,去拉她,“媛媛你搞错了,赶紧松手,不是她。”

  这么一折腾,那个叫媛媛的女孩更加将信将疑,不肯撒手,“谁他妈是小姐,我看你才是小姐!年纪轻轻不学好,跟我爸那个老头子睡……”

  小姑娘气急败坏,听不进劝,一句并无恶意的“小姐”,就让她炸了。

  顾娆听着话越来越难听,心下已然恼了。扮演了一段时间的宋清和,她习惯保持着微笑表演好脾气,不过不意味着她真是个好性子。

  “睡你爸?”顾娆视线微垂,意态轻慢慵倦,唇角勾一勾,漾起一抹笑意,清冽的声音恶劣至极,“我睡你哥哥还差不多。”

  她这纯粹是联想到刚刚别人提到小姑娘的哥哥,口无遮拦了一句,没料到当事人听了去。

  一个低沉的声音清冷又寡淡,从楼梯口拐角处飘了上来。

  “你刚刚说,你想睡谁?”

  陶临南见沈良州自己不舍得了,觉得没意思,也就不打算提这事。

  没成想后面是个没眼力劲的,一伸手,把顾娆推下去了。

  顾娆没防备,沈良州也没反应过来,没拉住她,眼见着她栽进了水里。

  “啊——”周围一阵低呼声。

  沈良州的脸色冷了下来,周遭空气凝结,冷地快要结冰碴了。

  刚刚伸手推人那个下意识后退一步,他这脸色,怎么看都像是要拎着自己,然后扔水里去。

  不过真不是追究的时候。

  “宋小姐。”

  顾娆没有回答,她刚刚浮到水面,身体在水下蜷缩了一下。她似乎很痛苦,眉头蹙了起来,然后没命地往下陷,水又漫了上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