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60.不速之客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嘿, 小天使~正文在赶来的路上, 请n小时后查看  明明是他叫住她的, 他好像还有点不耐烦。

  “宋小姐, 我们刚刚说好, 改天一起吃饭。”

  沈良州露骨的眼神让顾娆极度不舒服, 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然后她看到他薄唇翕合,嗓间磨出低沉性感的字眼儿,“不必改天, 不如就今天吧。”

  顾娆哑然。

  她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拒绝地话, 然后露出一副刚想要答应,又遇到困扰地苦恼神色,“沈先生, 我下午还有……”

  “你下午的军训,不用去了。”沈良州似乎料准了她想说什么,一眼把她看得门清儿,把她的借口原封不动地堵了回去, “上车?”

  顾娆原本还想说些什么, 沈良州已经下了车,绕到副驾驶座, 替她拉开车门。

  顾娆突然觉得挺没劲,和一个精明而且略微有点偏执的人,顺着他的意思比较好。

  “那, 恭敬不如从命。”顾娆也懒得跟他矫情, 点了点头。左右吃顿饭而已, 逃个军训也好。

  一路无话。

  沈良州没什么逾越的举动,也没什么古怪问题。可顾娆觉得说不上来的别扭。

  其实她跟沈良州没什么关系,纯粹是回燕京那次,因为她哥哥顾淮之,认识了几个人。她把他当哥哥看的,不是说三岁有代沟吗?自家哥哥比她大五岁,所以顾淮之的朋友圈子,顾娆一律视为半个长辈。

  不太想见到他,纯粹是不太想见到熟人,就她哥哥这群哥们,面上说得好听,转眼肯定告状。她哥要是知道了,隔岸观火都算是情义,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地方绕得挺远。

  看上去像是别墅区,走进去又不是。这地界有种上世纪租界的风格,翠绿欲滴的树木隐蔽,知了声声入耳,有些聒噪,但带着夏日独特的氛围。迈过浓郁法国风格的街区,有一片上世纪名人的故居,在其中一栋小洋楼停了下来。大约是为了维持这种氛围,那些旧物保存完整。

  沈良州伸手替她拉开座椅,手机铃声就响了。他扫了一眼,屈指点了点菜单,“你自己点。”

  都不需要顾娆跟他客套,他去了露台接电话。

  顾娆勾了几道菜,按着热菜凉菜和汤选了遍。原本她挺饿,这么一折腾真没什么感觉了,索性丢下笔,打算问他的意思。

  身边的侍应生一个劲儿地偷瞄她,似乎想说些什么。

  顾娆最见不得别人欲言又止地样子,强迫症都能给活活憋死。她抬了眼,“怎么了?”

  “沈先生他,不吃辣。”侍应生小心翼翼地看着她,似乎是怕客人不高兴,见到顾娆没有别的意思,她才补充道,“上次因为这个就过敏了。”

  顾娆略微讶异。

  她跟沈良州吃过饭,没见过他有什么忌口,每次她点的都有些重口,辣椒是她不可割舍,极度刺激味蕾勾食欲。上次点了一桌,沈良州也面不改色地陪她吃完了。

  顾娆低垂了视线,“你再换本菜单来。”

  等到沈良州挂断了电话回来,发现菜单还是截然一新,不由得皱了皱眉。

  顾娆的教养很好,不碰手机,只安静地等他,似乎也不会觉得无聊。她单手支颐,柔软的长发倾泻而下,隐隐能看到从发丝间露出的下颌线。她的手腕纤细白皙,戴着一只银镯子,外面一圈简单的花纹。

  似乎是顾娆的小习惯,她喜欢在手腕戴各种精致的镯子,他每次见她,都是不同的款式。

  沈良州在她身后站了会儿,才抬腿迈向她,“没你喜欢的菜吗?”

  “抱歉,我有选择恐惧症。”顾娆略带歉意地笑了笑,手指一拨,扣上了菜单,朝他推过去,“沈先生点吧。”

  沈良州也没多想,落了座,扫了眼菜单,拿起笔在菜名上勾了勾。

  顾娆的睫毛颤了颤。

  他选的菜,跟她刚刚选的一样。

  “沈先生。”顾娆看了半晌,终于忍不住开口,“我不吃辣。”

  沈良州抬眼,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淡淡地,却又格外汹涌。

  沈良州只觉得,顾娆大约是想用口味等习惯不同,来证明自己是另一个人——证明她是宋清和,和顾娆不同的一个人。

  沈良州也懒得搭理她,把她的话堵了回去,“我吃辣。”

  “……”

  顾娆对他这种找虐的态度表示百思不得其解。

  出于前几次让他适应自己口味吃辣的歉意,顾娆也没使坏,伸手按住了菜单,软声道:“我最近睡得不太好,有点上火。”

  沈良州看了她半晌,这才换了菜。

  一顿饭吃得挺坎坷。

  顾娆就是说不上来哪里怪异,反正沈良州似乎对她有种敌意,不是仇视那种,而是带着点怨念那种。好不容易磨到吃完,顾娆都觉得无聊极了,她真想不通沈良州图什么。不过饭一吃完,她解脱了。

  “宋小姐似乎很不情愿见到我。”沈良州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眼皮也不掀一下。

  “没有。”顾娆否认地又快又急,她眨了眨眼,也不觉得自己虚伪,“我是受宠若惊,所以……有点拘束,沈先生别见怪。”

  沈良州眉梢微挑,也不拆穿她,唇角带起笑意,“那宋小姐怎么看起来急着要走。”

  “我怕耽误您时间。”顾娆睫毛弯翘,深色的眸子清浅迷蒙,她扫了眼他的手机,“沈先生似乎很忙。”

  沈良州的手机屏幕不断地亮起,应该是有事。也是古怪,他那么忙,还非要拖着不情不愿的自己吃饭。就跟故意逗她,给她不自在一样。

  “可宋小姐现在不能走。”沈良州微眯着眼,有些倦乏地看她。

  “什么?”顾娆微怔。

  事实证明,她也会错了意。沈良州扬了扬下巴,示意窗外。原本晴朗的天气在变,炙热的阳光收敛,天色都阴了下来。

  “像宋小姐说的,我下午来这里谈事情,可能要晚点送你回去。”

  顾娆起了身,“没关系,我出去打车好了。”

  话是这样说,这片街区很大,车辆禁止入内,一路步行蛮远的。再加上来这附近的都非富即贵,没人打车过来,周遭也就没出租车。

  不消她考虑这些,天公也不作美。她话音刚落,豆大的雨点坠落,外面噼里啪啦地下起雨来,迷滢一片。

  “……”顾娆唇角微微扯了下。

  沈良州大约是被她可怜的表情愉悦到了,禁不住低声笑了笑,“宋小姐既然不讨厌见到我,我也不觉得你耽搁,那就留一会儿吧。”

  顾娆默然地盯了他片刻,这时候就算给她一把伞,她也不能徒步走出去。

  她突然觉得,沈良州可能是故意的。

  贼船都上了,她着急也不必急这一时半会儿了。她有点自暴自弃,看模样是随他便。

  快到整点,他才起了身,抖开外套披在了她肩上,她想推开的手被他不动声色地按了回去,拢了一下衣领,“走了。”

  长廊连着另一栋洋楼,这次不同,现代的气息扑面而来。整个二层都是室内泳池,里面挺热闹的,似乎是在比赛。不过花样挺古怪,像是在玩什么游戏,输了的人倒着被人从跳台推了下去。

  他们一进去,就听到一声尖叫,有个身材火辣的比基尼美女被人从跳台推下来了。

  顾娆眉头微蹙。

  沈良州似乎也没料到玩得这么过分,他原本觉得有点过了,不过他若有所思地扫了眼顾娆那张脸,默许了。

  “沈哥。”陶临南像是没注意到他沉郁地脸色,笑嘻嘻地凑过来,“怎么这么久。”

  说完陶临南睨了一眼顾娆,“呦,这个妹妹看着眼熟啊。”

  “她叫宋清和。”沈良州不温不凉地朝对面扫了一眼,对着顾娆介绍,“陶临南。”

  “我说呢,宋小姐最近可是很出名。”陶临南啧啧坏笑。

  这话听着,不太像夸奖。

  沈良州晃了一眼对面伸向顾娆的手,冷淡地补了句,“我朋友。”

  陶临南原本要伸出的手僵了一下,又缩了回去,他有点吃不准沈良州的意思了。听这口吻,似乎挺宝贝的,握个手都不行。

  沈良州眉头凝起,“乌烟瘴气,你让人清场,吵。”

  陶临南快被气笑了。原本也是沈良州提的,怀疑这姑娘那张脸不对。现在不太情愿的,也是他。

  好嘛,拿他撒什么气。

  顾娆见到泳池里这一片水,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显然,沈良州还是怀疑她,虽然没做出来让她洗脸这种奇葩事,可绕着弯子也想要她把妆卸了。

  看来他不仅是故意,还是蓄谋已久的那种。

  果然,不用通过沈良州的口,陶临南先提了,“宋小姐,我可听说你多才多艺啊,中学时候还是申城游泳冠军。”

  “陶先生听谁瞎说?”顾娆弯唇浅笑,话说得模棱两可。

  她知道宋清和会游泳,不过没了解细节,怕他在这里试探自己。这话说得很巧,可以是否认,也可以是谦虚。

  不过陶临南也没拿话试她的意思,他就是一门心思让她下水。

  “我一朋友,挺想和宋小姐比试比试,宋小姐也不用有压力,权当交个朋友。”陶临南笑着把话题往这上面引,“初次见面,还恕陶某为了朋友冒昧了。”

  他话音一落,真有一女人扭着身段过来了。

  顾娆心底冷笑,她未必愿意交这个朋友呢。她面上还是温和,她有些为难:“怕是要让陶先生的朋友失望了,我最近可能……”

  “不太方便”几个字还没说出口,沈良州冷不丁地看向陶临南,“算了。”

  顾娆微诧,她瞥了眼沈良州。他微垂着眼,薄唇抿成了一条线,侧脸的轮廓疏淡,没什么情绪。

  陶临南也觉得奇了,绕了这么一大圈儿,沈良州自己莫名其妙地喊停了。

  然而这跟提前陶临南提前安排的不一样,原本料到了顾娆拒绝,拒绝了他也有办法把人弄到水里去,区别只是顾娆是否自愿。

  现在沈良州又不舍得了,陶临南给顾娆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停手。

  “罢了罢了,是我冒昧了。”陶临南无可奈何地笑笑,“要不我们换个地儿?”

  他话音未落,顾娆觉得身后传来一股力,有人猛地推了她一把,她还来不及反应,就失去重心栽进水里了。

  那人撞鬼一样掉头就跑,连句“对不起”都没说。不是没礼貌,是现在的状况不太合适。

  冲力让她的手腕磕在门框上,磨出来一道红痕。顾娆还没站直身体,浑身像是被下了定身术一样,动都不敢动一下。

  蛇。

  在她面前,有一条蛇。

  顾娆的瞳孔急剧收缩了一下,恐惧刺激得她血液上涌,头皮发麻,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折磨得她快昏死过去了。

  真细数一遍,她基本没多少恐惧的东西。不巧,蛇是她最见不得的。

  她连图片都见不得。

  “咝——”一条棕黑色的小蛇吐着信子,蜿蜒挪动。

  这条蛇原本是攀附在衣架上休憩,刚刚那人的尖叫声并没什么,蛇对声音并不敏感,但她跑出去弄翻了衣架,把这条蛇惊动了。

  虽然顾娆刻意的不去了解,常识她还是知道的。椭圆头,深棕色的蛇身花色黯淡,无毒。

  应该是宠物蛇里的,“棕黑”。

  理智告诉她,没惊着这条蛇的情况下,它不会主动袭击人。但她来之前……

  这条蛇已经被人用很不友好的方式叫醒了。

  顾娆深吸了一口气,她强忍着恶心和恐惧,小心翼翼地往外挪动了一步。

  “咝——”

  她才刚一动,那条蛇吐着猩红的信子,蹭得蹿出来一米多,基本就在她脚边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