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59.你闭嘴吧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嘿, 小天使~正文在赶来的路上,请n小时后查看  那人撞鬼一样掉头就跑,连句“对不起”都没说。不是没礼貌, 是现在的状况不太合适。

  冲力让她的手腕磕在门框上,磨出来一道红痕。顾娆还没站直身体, 浑身像是被下了定身术一样, 动都不敢动一下。

  蛇。

  在她面前, 有一条蛇。

  顾娆的瞳孔急剧收缩了一下,恐惧刺激得她血液上涌,头皮发麻, 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折磨得她快昏死过去了。

  真细数一遍, 她基本没多少恐惧的东西。不巧,蛇是她最见不得的。

  她连图片都见不得。

  “咝——”一条棕黑色的小蛇吐着信子,蜿蜒挪动。

  这条蛇原本是攀附在衣架上休憩,刚刚那人的尖叫声并没什么, 蛇对声音并不敏感,但她跑出去弄翻了衣架, 把这条蛇惊动了。

  虽然顾娆刻意的不去了解, 常识她还是知道的。椭圆头,深棕色的蛇身花色黯淡,无毒。

  应该是宠物蛇里的, “棕黑”。

  理智告诉她, 没惊着这条蛇的情况下, 它不会主动袭击人。但她来之前……

  这条蛇已经被人用很不友好的方式叫醒了。

  顾娆深吸了一口气, 她强忍着恶心和恐惧,小心翼翼地往外挪动了一步。

  “咝——”

  她才刚一动,那条蛇吐着猩红的信子,蹭得蹿出来一米多,基本就在她脚边了。

  要死了。

  尖叫声被她死死地压在了喉管里,顾娆僵持在原地,一动不动。

  那条蛇攀附在门框上,像是在示威一样,跟她对峙。

  -

  副导演出来的时候,刚巧撞上沈良州过来。

  人三天两头掐着点往剧组跑,自然不可能真的是闲着没事干。

  捏住了对方的用意,他讨巧的迎上去,“哎呦,沈总,您找宋小姐吧,她已经忙完了,就在服装间。”

  沈良州不太想跟他耗,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也没冷着一张脸。

  副导演正要随着人心思夸那位宋小姐,话刚刚想好,就被人冒冒失失打断了。

  一名工作人员从里面没命地跑出来,也顾不着眼前是谁,跟沈良州撞了个满怀。

  “冒冒失失地跑什么!”副导演低声呵斥了一句,扭头忙不迭地问询,“沈总,你没事吧?小丫头冒失。”

  “出……出事了……”工作人员吓得腿都软了,话都说不利落,磕磕绊绊地说着原委,“有蛇……服装间有蛇……”

  “什么蛇?”副导演怔了怔,反应过来的瞬间,被她的话惊到了。

  “服装间在哪儿?”沈良州脸色微变。

  那名工作人员颤颤巍巍一指,沈良州话也不多说,直接冲过去了。

  “坏了!”副导演这才回过味儿来,重点不是有蛇,重点是那位宋小姐还在里面。

  “服装间里是不是还有人?你还愣在这里干嘛?还不快去叫保卫人员。”副导演气不打一处来,“真是没用。”

  -

  不过过去了短短几分钟,可能连三分钟都不到,顾娆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细密的恐惧感像是织成了一张网,裹在了她身上。随着时间流逝一点一点收缩,压迫得她快要窒息了。

  刚跑出去的工作人员也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指望她是不靠谱了,可现在自己也不争气,她手都不敢挪动一下。

  “啊——”腰上突然贴上了温热的触感,顾娆被惊了一下,低呼一声。

  下一秒,她的腰上传来一股力道,有人紧紧揽着她的腰身,一把将她拽了过去。

  惯性让她站不稳,顾娆跌进了对方的怀里。他紧紧扣住她的腰身,冷冽的香气缠了上来。

  顾娆勉勉强强从他怀里抬头,入目是他精致的面部轮廓和漂亮的下颌线,在流荡的光里,镀了一层釉质的光芒。

  “沈良州?”

  顾娆一度觉得自己快在这惊魂两分钟里失声了,见到他的时候,她艰难地从喉管里磨出来三个字。

  沈良州“嗯”了一声,伸手将她护在身后,低沉的声音像一幕不起涟漪的秋水。

  平稳到让人心安。

  “我在。”

  他说完话,那条受了惊的蛇,吐着信子往他身上扑过来。

  “小心!”

  顾娆被这条蛇吓得不轻,结果沈良州没多少触动,几乎没废多少力气,动作利落的捏住了蛇身。

  他拿了它的七寸。

  沈良州提溜着这条蛇,皱了皱眉,他倒是不怕这玩意儿,可是这种滑溜溜的触感,实在是恶心。

  顾娆扯着他的衬衫,压抑着情绪,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尽量如常,“没事吧?”

  “没事。”沈良州转过身来,安抚性地用另一只手拍了拍顾娆的肩膀,“你别担心,这是宠物蛇,没有毒。”

  原本这是个安抚性地动作,因为他手里还捏着一条蛇,顾娆觉得自己又不好了。

  她克制着自己想要尖叫的强烈念头,忍着不适扭了头,“你……你把它拎远一点,远一点……”

  沈良州见她紧闭着眼睛,一个劲儿往后缩,禁不住低声笑了笑。

  顾娆咬了咬唇。

  实在不是她不争气,什么都好,对于这种没骨头的东西,她连图片都不想见到。

  “你还好吧?”沈良州看着她微蹙的眉梢和泛白的脸,忍不住问了一句。

  顾娆现在是一句话都不想说了,好半天才找回声音,从喉管里磨出来一个字,“嗯。”

  沈良州将那条蛇拎得远了点,伸手慢慢将她揽进怀里,安抚性地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没事了。我在。”

  冷冽的香气压了过来。

  顾娆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她的手抵在他的身前,却也没推开他,好一会儿,她轻轻拽住了他的衬衫。

  经历了刚刚那一出,她现在浑身绵软无力,根本就使不上劲儿。

  他稍微动了一下,就听到顾娆迟疑着低声说了句,“你别动,我有点……脚软。”

  “我还以为,你会哭。”

  沈良州冷不丁地开口,似乎是被自己构想的画面逗笑了,他也真短促地笑了笑。

  “你……”顾娆深吸了一口气,“你还是别说话了。”

  顾娆原本以为他多少会安慰一句,就算不说话,也好过这种变着法儿的落井下石。

  “嗯?”沈良州低了头,侧脸蹭过她的长发,手掌箍在她腰间,他俯身贴在她耳侧,“那你跟我说说话。”

  他扣在她腰间的手不断收紧,温热的呼吸悉数落在她的脖颈间,一寸寸凌迟。顾娆只觉得很痒,缩了一下身子。

  气氛变得不怎么对。

  “你能不能……”顾娆扯着他衬衫的手猛地锁紧,薄唇翕合,艰难地吐出来几个字,“你能不能老实一点?”

  正常人哪里会挑这种时间这种情景调-情?她害怕得要死,面前这人仿佛看不到一样,变着法撩拨她。

  沈良州短促地笑一声,“那你有没有好受一点?”

  顾娆微微一怔。

  注意力被牵引,盘踞在心头的恐惧感确实消散了不少。

  保卫赶过来的时候,那条蛇刚刚的凶狠劲儿全然没有了,它被沈良州捏着,吐着猩红的信子,在半空中晃悠。

  “袋子呢?”

  一名保卫人员打开麻袋口,沈良州略微松开顾娆,将那条蛇精准无误地甩了进去,那人眼疾手快地将麻袋扎了口。

  他用方巾将手慢条斯理地擦过一遍,晃了眼随后赶到的导演和剧务,“这地方怎么会有蛇?”

  好在这是条无毒宠物蛇,也没出什么事,要不今天节目组就要上热搜了,以这种惨不忍睹的缘由和方式。

  但现在的状况一样糟糕,这条蛇惊了人,好巧不巧的被自家老板撞上了,亲自动手捕蛇还是老板。

  在失业的边缘试探。

  “已经让人调监控了。”陈导也是个人精,他一句话将话题引回到顾娆身上,“我看宋小姐很不舒服,还是先让她休息会儿吧。”

  沈良州对这群人的心思自然门清儿,不过他并不打算在这里追究什么,他转过身,“还能走吗?”

  顾娆其实脚有点虚,刚刚受了惊,脚像灌了铅一样抬不起来,现在倒好,敢走了,整个人却像失重似的。

  怕他再像之前一样毫不避讳,顾娆扯了一下他的袖口,“能。”

  顾娆抱着水杯缓了大半个小时。

  监控被调取,并没发现有什么东西。起因就是一位工作人员偷偷带了刚买的宠物蛇,没看住,这条蛇溜进了服装间。而那名工作人员后来忙忘了,知道发生了这事儿,脸都吓白了。

  既然是意外,那也没什么好说,带蛇的人和之前把顾娆扔在服装间的工作人员直接被开除了。

  沈良州似乎不太满意这么个结果,顾娆冷不防地出了声,“既然是意外,就别这么兴师动众了。陈导,辛苦您因为我折腾到现在。”

  这会儿剧组原本应该收工了,就算她是受害者,这还没受伤呢,拽上一堆人忙上忙下承受低气压,说不过去。

  沈良州是他老板,她并不是。她还要在这个节目组待很长一段时间,得罪太多人不是什么好事。

  “哪里的话,你是组里的人,我有责任保证你们的安全。”陈导的脸色略微缓了缓。

  人都把话说得这么好听了,他也不可能把这事怨她身上去。

  沈良州也知道她的意思,不在多言。

  只不过这事,实在是太巧了。未免太过让人生疑。

  “你去哪儿?”

  沈良州没穿外套,挺简单的一件黑色衬衫,袖扣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袖子挽到了手肘,蛮随意的。

  “回酒店住一晚,就该回学校了。”顾娆被那条蛇刺激得心情全无,只想回去休息,“明早的飞机。”

  这次来苏杭纯粹是拍摄宣传片,第一期录制还有段日子。碍于刚刚的事,她对他倒是客气了许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