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55.危险边缘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嘿, 小天使~正文在赶来的路上, 请n小时后查看

  宋伊一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沈良州压根没理会她, 他低了视线,扫了顾娆一眼, 一伸手将她从地上捞了起来。

  “我送你去医院。”

  他的手很凉, 划过她的腿弯儿,指尖搭在了她的膝盖一侧。

  顾娆的手指下意识地扯住了她的衬衫, 浑身僵硬了几秒。其实她挺想说, 自己还能走。不过都不用她找什么理由, 他已经把她抱起来了。

  声音卡在了喉咙里,顾娆难言地盯了沈良州几秒, “嗯”了一声,垂了视线。

  自己搭的戏,跪着也要演完。

  沈良州抱着她往外走。

  “沈总……”陈导心里咯噔一下, 他上前追了几步。沈良州这要是一走,今晚饭也就彻底不用吃了。

  “陈导, 我不太希望看到这种恶性事件。”沈良州也懒得跟他打太极,话说得强硬。

  宋伊一的脸色渐渐发白。沈良州这意思, 她就是不收拾东西滚出剧组, 也得受点罪。

  陈导沉默了几秒。

  他能说个“不”字吗?能。不过沈良州要是想封杀一个人, 动动手指的事, 这不是上赶着触霉头嘛。他跟宋伊一没仇, 不过也非亲非故不是。

  场面变得很难看。

  宋伊一左思右想, 也没想出来个门道。她实在不清楚短短几分钟内, 她又触到了什么忌讳。

  刚刚沈良州虽然脸色不好看,倒也不至于动怒,现在明摆着是不打算轻拿轻放了。

  宋伊一也不是个傻子,见情形不好,自然不会去跟别人争论什么缘由。没人在乎所谓真相,沈良州要是认准了,没做过也是她做的。

  “沈总,是我今晚喝多了酒,昏了头,我这就给清和……”“赔不是”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宋伊一就被沈良州冷冷打断了。

  “这话留着以后说。宋小姐有贫嘴的功夫,不如去烧个香,”沈良州的脸上薄薄凝霜,视线扫到顾娆的脚踝,眸色里的戾气重了几分,“如果她的脚有什么事,我不希望再看到你。”

  宋伊一的脸色刷地变得惨白。

  沈良州没什么耐性看她。如果不是出于家教,他也没有打女人的习惯,他掐死宋伊一的念头都有。

  顾娆引以为傲的是芭蕾。

  她在国外进修了那么多年,在芭蕾舞界早已占据一席之地。如果就因为这么一个蠢货,脚踝受伤,对以后有什么影响,那这个宋伊一,可以去死一死了。

  顾娆抬了视线,瞥到他眉间攒着的阴翳和紧抿的薄唇,欲言又止。

  她的脚根本就没事。

  顾娆暗叹沈良州太小看自己了,她哪儿会是个轻易吃亏的人呐。

  从来只有她打算算计和不打算算计的人,那个宋伊一她还真看不上眼,犯在她手里,保管死路一条。

  也不知道是她演技太好,还是沈良州太轻易相信,居然这么顺利把人蒙骗过去了。

  “那什么……沈哥……”顾娆一脸纠结地扯了扯沈良州的衣领,表情很痛苦。

  讲真的,对于他这么心细,心疼自己的脚踝,她还是蛮感动的,诚心实意的那种感动。

  但是她想了想他阴冷的视线,很怀疑如果她交代了事实真相,沈良州想掐死的对象,可能会变成自己。

  所以顾娆陷入了一种选择的恐慌。

  沈良州的唇角抽动了一下,呼吸停滞了几秒,脚步都慢了下来。他视线复杂地睨了顾娆一眼,“你好好说话。”

  行,好歹她不管自己叫“沈先生”了。但是这个“沈哥”,别人叫叫得了,从她嘴里喊出来,说不上来的别扭。

  “不是……”顾娆眸色亮了亮,眼角微红,某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宋伊一上身,眼泪快挤出来了。

  “是不是很疼?”沈良州被她的表情惊了一下,以为她的脚踝伤的很严重,加快了脚步,沉了声音,“你再忍忍。”

  “哥……”顾娆蛮讨好性地把那声“哥”叫的娇软,听得人骨头都能酥一半。

  又来了。

  然而沈良州只顾着她的伤了,没心情跟她调-情,感觉不到丝毫情-趣,也懒得跟她纠结称呼这个问题。

  顾娆咬了咬牙,带着慷慨赴死的决然,“实话跟你说了吧,我脚没事儿,我哄那个宋伊一玩呢。”

  一口气交代完,顾娆觉得自己痛快多了。她也不敢瞧沈良州的脸色,只觉得他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

  沈良州低了视线,扫了眼怀里缩了一下肩膀的顾娆,情绪有些难以言喻。

  好嘛,没受伤。虽然很庆幸虚惊一场,可他对这种把自己耍的团图转的事,开心不起来。

  他现在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担惊受怕的焦虑模样,暗骂自己就是个傻子。

  十足的缺心眼儿。

  顾娆地手臂缠上了沈良州的脖颈,约莫是怕他生了气一冲动直接把她扔下去。她的脸埋在他的胸前,“生气可以,骂我也可以,动手就算了。”

  沈良州的脸色不大好看,寒霜像是披在了身上,清冷的眸色里带着烈性的寒。

  顾娆觉得她应该是把他得罪透了。天地良心,她压根没有耍他玩的意思。

  事实上沈良州也没怎么着她。

  他只是把她放了下来。

  顾娆的手臂还勾着他的脖颈,这时候都没松开,两人的姿势有些怪异。

  “松手。”沈良州盯了她片刻,淡淡的。

  顾娆也盯着他,他的眼睛发亮,她从他深邃漆黑的眸子里,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也不知道是在什么念头的驱动下,顾娆的手指拽着他身后的衣领,没撒手。

  “不要。”薄唇里轻轻地掉落了两个字。话一出口,顾娆才觉得有些别扭,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在撒娇。

  气氛一瞬间变得诡异。

  顾娆的声音清冷,但说不出的好听。没有那种缠绵粘腻的感觉,却带着勾人的媚意和入骨的性感。

  其实她不用故作柔情,那种缱绻的意味就已经浓烈。

  然而沈良州似乎是生了气,虽然看着没什么情绪。他又重复了一遍,“松开。”

  这下顾娆不说话了。

  沈良州的眸色淡淡的,他看着顾娆,伸手将她的手指一点一点扯开,转身抬腿就走。

  “……”顾娆抿了抿唇。

  这算是什么事……生气了?她又不是故意整他玩。

  顾娆按了按额角,她跟在他身后,踩着他落在地面上的影子,“沈先生?”

  沈良州没搭腔。

  “沈哥?”

  他依旧没搭理她。

  “沈、良、州。”顾娆的后槽牙咬合,她的声音不大,不过真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

  见他是不打算给面子了,顾娆低垂了视线,目不转睛地盯着地面上的影子。

  地下车库里的冷光将他的影子拖得很长,虚晃的形象颜色很淡。顾娆抿着唇,一言不发的踩着他的性子泄愤。

  后面没动静了,沈良州下意识地放缓了一点脚步,听着身后“咔哒咔哒”的脚步声停了下来,他有点烦躁。

  她对他的耐心,持续了还不到一分钟。

  然后他听到脚步声变得细碎,她踩着他的影子玩儿,像是发现了一种新乐趣,乐此不疲。

  顾娆似乎从中舒缓了情绪,她盯着沈良州的背影看了几秒,还是跟过去。

  “沈良州,你是不是有点太小气了?”

  原本她也不太在意别人怎么想,不过,想想他刚才焦急的模样,她如果掉头就走——

  好像有点儿缺德。

  不远处停着的是辆阿斯顿马丁One-77 Q-Series,车灯亮了下,他解了锁。

  忘记谁说过,开阿斯顿马丁的男人往往都是致命的,危险和诱惑并存。

  沈良州什么类型她不清楚,但她现在清楚一条事实,那就是这男人挺小心眼。

  “你能不能别这样,我真没打算……诶——”

  在顾娆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沈良州突然伸手锁着她的腰,手上用力一带,把她按在了车头上。

  顾娆从车身上往下滑,手撑了一把。

  “你做什么?”她纤细的小腿从裙摆中划出来,左腿在半空中荡了荡,蜷曲的右腿膝盖抵在沈良州的身前,隔开了一段距离。

  “你不是要跟着我吗?”沈良州长眉一挑,手掌撑在了她的身侧,将距离压得更近了些,“大晚上的,你觉得我应该做些什么?”

  顾娆被他呛了一下。

  顾娆的性格在那儿,最听不得别人跟自己叫板。大胆的事儿她也不是没做过,不过目光触到他浓烈的视线,她突然有点怂了。

  沈良州没做出什么逾越的举动,他只是看着她,眸色沉沉。浓重的夜色似乎沉淀在他的眸子里。

  侵略性十足。

  沈良州似乎也没逗弄她的意思,松懒地看了她几秒,低沉地笑了一声,直起身绕到了驾驶座。

  顾娆从车头跳了下来。

  沈良州刚刚坐进车里,就见到顾娆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钻了进来。

  “你——”沈良州的表情有些复杂,他古怪地盯着顾娆。他实在想不通,她怎么没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