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44.歹毒心肠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嘿, 小天使~正文在赶来的路上, 请48小时后查看

  原本这些剧透图对除了佟钰外的人做了模糊处理,所以只能隐约看到一个形,但旗袍将她的身体曲线勾勒得撩人,朦胧的视角别有韵味。

  说到底,那张图里顾娆其实是被无意间捕捉到的, 就是个路人甲。然而被眼睛堪比显微镜的网友翻出来, 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火了。

  [阿阮要努力w:捞一把,买热搜的某几家五十步笑百步,恶臭一百年,我顶这位小姐姐。]

  [ wile宝贝:xswl,刷爆了渣浪,结果还没人qhxjj好看哦, 就问问脸疼不疼?]

  [阔乐兑雪碧白黑:xjj怎么没有微博,舔颜舔颜,我要关注她23333]

  那条评论在激烈的骂战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但却像是开了挂一样的吸热度,被迅速顶到了热评首位。

  对两家粉丝有抵触情绪的人纷纷下场转载,乐得看戏。这事发酵着发酵着就变了味,新的话题从世界骂战很快转移到了顾娆身上。

  总之是两家粉丝中出了个叛徒, 骂着骂着骂累了,呼吁大家舔颜。

  那张剧透图效果似乎比mv更深得人心。

  陆薇婷的脸都绿了, 刚损完人, 她嘴里趾高气昂的顾娆, 又上热搜了。

  “……”顾娆的心情有些难以言喻。

  这段时间以来,她好像独得热搜偏宠,即使她在心底咆哮“请您雨露均沾”,热搜还是能精准无误地找到她,独宠她一人。

  祁晏的电话没隔多久就打过来了,“我说祖宗,你够六的,我怀疑你给渣浪充钱了。”

  “快滚吧,上赶着说风凉话?”

  “我本来想砸点钱给你把热搜撤了,不过有点晚。”祁晏“啧”了一声,“你哥已经找人查证有没有宋清和这人了,刚费劲地把他秘书忽悠走。”

  顾娆默了几秒。

  “要我说你选的这条路就有问题,公众人物怎么瞒?我这边人确实靠谱,不过时间一长,露馅迟早的事儿。”祁晏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再看看你这热搜体质,还没踏进圈子里,就开始吸流量了,哥们快压不住了。”

  “再说吧。我哥最近好像在追一妞,我爸也不在国内,都没空搭理我。”顾娆的小手指扣了扣眉心,“实在不行,我就回家认个错呗。”

  她倒也没太怵,真藏不住了那就回家装个委屈,磨一段时间。挨骂事小,混娱乐圈可能真没商量。不过以后再说,至于现在,能浪几日浪几日。

  -

  学校的生活按部就班,顾娆为月底《风声鹤唳》的复选做准备,因此格外认真。

  傍晚的风微凉,夜色压下来往往是很短暂的。

  顾娆在舞蹈房里练了一个下午,在学校附近的小店泡了会儿,慢跑了几圈,才慢悠悠地往回走。

  宿舍区附近停着一辆添越Mulliner,红色的车身即使是在夜里也很扎眼。

  “你他妈刚刚什么意思?老子还喊不动你是不是?”一年轻人吊儿郎当地靠着车门,话说得挺难听,“我替你砸钱的时候可没见你这么含糊,现在搁我眼前装贞洁烈女?”

  尼古丁的味道有些呛人,烟头燃着橘黄色的火星,在黑夜里明明灭灭,若隐若现。

  顾娆晃了一眼,年轻人对面站着一个女孩,低垂着视线,长发将脸遮了一半。

  几句话也足够她听出猫腻来了,听说过有些富二代喜欢泡学生,还是以学历为门槛。不过她还是头一回撞上。只是顾娆没那么重的好奇心,也不爱凑热闹,对这些不太感兴趣。

  她抬腿就走,打算绕开。

  “咯吱——”易拉罐被脚踩到的声音有些刺耳,骨碌碌滚出去很远。

  不知道谁这么没公德心,乱丢垃圾。顾娆差点被绊倒,心下不由得暗骂了一句。

  不过这点声响,足够旁人把注意力分散到她身上了。

  “谁他妈有病,偷听是不……”刚刚还窝着火骂人的年轻人,不耐烦地想着声源扫了眼,脏字滚到了喉管,又无声无息地咽了下去。

  他看着顾娆,怔了怔,面上的烦躁消弭。

  挑眼看过去,一身小黑裙包裹着曼丽的身段,外面套着件雾蓝色长风衣,她长发被盘起,似乎是刚洗了脸,脸上还挂着水珠,像晨练带露的玫瑰,清艳又妩媚。

  他的眸色亮了亮,喉头耸动。基本就这么一眼,他被惊艳到了。

  这么直白又冒犯的眼神,顾娆不会不清楚什么意思。明摆着,这人转移视线了。

  “对不起,我以为钱是你借我的,我会还……”

  顾娆原本不打算逗留,想远离这个是非之地,无意间听到对面女孩的声音有些耳熟。

  垂着眼的女孩半天没听到动静,抬了视线,身体不由得僵了僵。

  顾娆这才看清楚,是她舍友,谢青缦。

  谢青缦张了张唇,完全没料到会在这里撞上顾娆,还是以如此难堪的方式。她动作僵硬地撇开眼。

  那个年轻人眼尖,晃了眼谢青缦微微耸动的肩膀和苍白的脸,再看向顾娆略微讶异的视线,了然。

  “呦,同学是不是?”年轻人眉梢一挑,直起身来就向顾娆走过去了。

  “你别这样……”原本低着声不敢言语的谢青缦突然开了口,伸手去拉那个年轻人,“这不管她的事。”

  “滚开。”年轻人不耐烦地挥了下手,一把将她甩开,谢青缦一个趔趄。

  “今天外滩有个游轮趴,妹妹有没有兴趣一块过去?”他径直走到顾娆面前,“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跟你同学一起。”

  “恐怕不方便。”顾娆垂着眼睑,弯了弯唇。

  说完她连眼风都没给他,从他身边绕过去了,伸手去拉谢青缦,“导员刚问你的学籍资料为何不全,让你现在就补齐了交到值班处,你还是快点吧。”

  谢青缦也不是傻子,只几秒的功夫领会了她的意思,感激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压下了声音里的情绪,“好,我这就过去。”

  “美女,耍我呢?这个点谁值班?”年轻人冷笑一声,一伸手就想把人拦下来,“不给面子是吧?”

  一看就是欠教育,真把自己当回事儿。

  顾娆弯翘的睫毛眨了眨,盈盈的眸子扫过去,依旧淡定如常,“也不是,我要是真的是来坏你们好事的话,叫人就行了。”

  说着顾娆一指不远处巡逻的保卫人员,“哪用得着一个人,多不安全?你说是不是啊小哥哥?”

  其实能把车开进宿舍区,多半有权有势惹不起,除非事闹得很大,否则保卫也不会管这破事。

  都跟这种纨绔扯上关系了,之前你情我愿,现在谈崩了,谁乐意掺和?

  但顾娆装作不知晓的模样,微漾的唇角和无辜的视线硬是将可信度拉高了几分。

  “加个微?”那年轻人依旧是不依不饶。

  顾娆张口就报了一串字母,晃了晃手机,微挑的眸子流光潋滟,“手机没电了,回去给你通过。”

  “可别忽悠我啊。”年轻人被顾娆哄得五迷三道,愣是消了气。

  “哪儿能啊。”顾娆笑笑。

  忽悠走了这么个狂蜂浪蝶,顾娆才冷笑了一声,解了锁看手机消息。

  “你……”谢青缦迟疑了几秒,忍不住拉她,“你真把微-信号给他了?”

  “怎么着,舍不得?”顾娆眼也不抬一下,轻笑了声。

  “不是。”谢青缦咬了咬唇,脚步慢了下来,最后停在了那儿,“我怕你遇到麻烦,他不是什么好人。”

  “我看得到。”顾娆晃了她一眼,谢青缦站在路灯底下,身影单薄,她的脸色惨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的事心有余悸。

  谢青缦的人缘一直比她好,开学演技测验,表演系得分前三里,除了顾娆和别班的一个男生,剩下一个名额就是她。然而没人会眼红她。

  “我把陆薇婷的微-信号给他了。”顾娆蛮好笑地看着她,轻描淡写地解释了句。

  谢青缦微微一怔。

  “不用这么看着我,我就是挺坏的,别人欺负我,还期待我忍着吗?”顾娆将食指抵于唇上,“加不加是陆薇婷的事,出不出现牵扯也是她的选择。”

  谢青缦倒也没她想象中那么震惊,只是抿了抿唇,保证道:“你放心,我不会说的。”

  “随你。”顾娆微微眯了眯眼,“这跟我没关系。”

  “谢谢你今晚……”谢青缦的声音很温柔,她低垂着眸子。

  谢青缦的话还未说完,顾娆打断了她,“你不是平日总替我说话吗?为了维护你的人设也好,真心也罢,算我还你。”

  “你都不问我刚刚发生了什么吗?”谢青缦幽幽地看着她,像是有些诧异。

  “和我有什么关系?”顾娆淡淡的。

  话音刚落,还真有人找谢青缦有事。这话题告一段落,顾娆和她分道扬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