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36.甜不知耻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嘿, 小天使~正文在赶来的路上,请48小时后查看  “所以, 别误会, ”顾娆单手撑着下巴, “我对跟着你没什么兴趣。”

  这刀补的,很符合她的脾性。

  “我没时间。”沈良州晃了她一眼, 挺想拎着她的衣领把她扔下去,说话忒气人了。

  “我不着急,你忙你的。”顾娆松松懒懒地看他, 一副很通情达理的模样。

  沈良州嘴唇一滞,被她气笑了,破天荒地彪了句脏话, “真是操了。”

  沈良州脚下一踩油门,车子滑了出去。

  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对面半开玩笑地催他, “我说沈哥,你行不行啊?哥们在这儿蹲监狱似的等你, 你鸽我?”

  顾娆听着声音有点熟, 略微留了神。似乎是上次那个,陶临南。

  “见一朋友,十五分钟就到。”沈良州的手指从烟盒里倒出一根烟,烟尾抵在薄唇上。

  幽蓝色的火焰升腾, 照亮了薄薄暗色里轮廓分明的脸。

  “朋友?”陶临南似乎来了兴致, “男朋友还是女朋友?女朋友我看你十五分钟不够啊, 要不兄弟成全你……”

  “你丫拿谁消遣呐?”沈良州听他越扯越没谱,冷淡地出声打断他。

  橘黄色的火星从烟头燃起,他刚咬住烟尾,顾娆转过视线盯了他几秒。

  顾娆半侧过身,微微眯了眯眼,倾身凑了过去。她这么一动,若有似无的香气浮在他的鼻尖。

  沈良州低垂了视线,费解地看她。

  顾娆勾唇笑了笑,纤细的手指夹着那支香烟,从他唇齿间抽离。

  沈良州稍怔,就见她面不改色地捏着香烟,在烟灰缸里碾了碾,按灭了烟头的火星。

  “……”

  “沈哥,怎么不说话啊,被兄弟猜中了?”耳边陶临南还聒噪不堪,沈良州没心思搭理,转头讶异地看她。

  顾娆也没避讳,将香烟丢在烟灰缸里,抬了视线,直勾勾地看着他。

  “不好闻。”她纤眉微挑,声音轻落落的。

  冷淡,又理所当然。

  沈良州下意识地把陶临南的电话给挂了。

  他第一次见到她时,也是这样。

  他从舞蹈房外经过,从玻璃窗外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就这一眼,他看到了一件宝贝。

  顾娆画着黑天鹅的眼妆,衣服将身段掐得玲珑有致,她的脚背绷紧,借力飞快地旋转,在他看过来时,刚巧完成三十二转。

  她回眸时,目光不经意间与他的视线交错。

  她眼角的泪痣勾着风情,微挑的眸子里潋滟着春色无边。

  优美的天鹅颈,性感的蝴蝶骨,修长纤细的腿,她的身体线条很美,腰线最为精致……那张妖冶的脸,与她婀娜的身段一比,成了陪衬。

  妖精。

  大概是感官冲击太过震撼,沈良州怔了怔。

  他的动作快过了思维,伸手推开玻璃门,仿佛在慢一步,她就会融化在空气里。

  他盯着她,所有的技巧都被封锁了,声音压得很平静。

  “你好,我叫沈良州。”

  最直白也最愚蠢的搭讪方式。

  顾娆抬眉看他,绕开他去拎自己的外套,声音淡淡的,“和你不熟。”

  如果说,上一秒沈良州是因为视觉的刺激性不想错失,这一秒,他觉得这副怡丽画卷里的尤物,活了。

  ——他爱死了她身上那股子骄矜劲儿。

  心底有什么难以言明的情绪叫嚣着,他将所有的心思遮挡在毫无波动的眸色下。

  “你跟别人也这样吗?”沈良州看着她,冷不丁地冒出一句。

  “怎样?”顾娆懒洋洋地眯了眯眼。

  “也这么的……”似乎是想不出来合适的词去形容,沈良州眉头皱了皱。

  “不客气?”顾娆眨了眨眼,顺着他的话接下去,“我这不是跟您熟吗?”

  熟吗,在她理解的意义上?

  沈良州短促地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你似乎心情很好。”顾娆看着他,下万能定律。

  沈良州身上那股子淡然,在不笑的时候像是浸了初冬的清寒,疏离又寡淡。不过笑的时候,温和许多。

  “是挺好。”难得的,沈良州点了点头。

  顾娆默了几秒,将视线扯开,“去哪儿?”

  沈良州说了个地名。

  事实上,顾娆并不太清楚那地儿在哪儿,她也不再说话,撑着下巴假寐。

  最后到的地儿是一处私人园林,高墙深院,青砖黛瓦,从外看就是挺古朴的院落。郁郁葱葱的树木遮掩下,门口坐落着一对高大威严的石狮子。

  挺僻静的,园林似乎并未修葺完善。假山竦峙,树影稀落,石灯笼透出幽暗的光束。

  沈良州替顾娆撑着伞,雨伞倾斜,他的衣服湿了一半。

  不像是什么私人会所。

  沈良州瞧出来顾娆的心思,解释了句,“我妈过段时间生日,我送她的生日礼。”

  顾娆“哦”了一声,心想花样还挺多。

  “先生,陶先生几个在里面等着呢。”迎上来的中年人似乎要接替他的工作,沈良州没递给他,也没接另一把伞。

  中年男人也是有眼色的,他见沈良州淋着雨也不肯接,再扫一眼他身侧的女孩,瞬间会意,不动声色地将雨伞收了回去。

  “吴叔,上次请的厨师还在吗?你让人现做。”沈良州问了句。

  “先生要招待客人?刘师傅已经在做了。”吴叔恭谨地在他身后半步,“园子还没修好,其他几个已经回去了,今天刘师傅在,他的苏州菜做得地道。”

  沈良州侧了侧视线,看向顾娆,“你吃得惯吗?”

  顾娆刚刚晃了神,听他发问,这才意识到他刚刚说了这么多,合着全是因为自己呐。

  “随便。”顾娆说完,又觉得不太好,大晚上把人折腾起来,就给她一个人做饭,听着都不太对,“其实我不饿。”

  沈良州自动把她后一句忽略了。

  顾娆也不跟他矫情,只一瞬不瞬地盯着远处。刚刚她往长廊下扫了一眼,看到两人正在排练。

  男的穿着民-国时候青灰色的长衫,女的穿石青色旗袍,手里抱着一把琵琶,低眉弄弦。颇带着点惊悸的美感。

  “那两个人,也是你的吧?”顾娆若有所思地看了半晌,冷不丁地出声。

  沈良州抬眼,“嗯”了一声,“我妈是苏州人氏,喜欢听评弹,我让人着手备着的。”

  “要是不急,把那姑娘借我一个小时?”

  沈良州略微诧异,倒也没多想,“成。”

  说着他转头跟人交代,下巴扬了扬,示意长廊底下,“你让她别练了,去楼上等着。”

  “诶,你让她直接过来就成。”顾娆费解地看向他,“我明天拍的宣传片里,有这么一段儿,我想先了解一下。”

  “嗯。”沈良州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你先去吃饭。”

  顾娆拗不过他,也懒得多说,反正人又不能跑了,索性遂了他的意。

  东南角有个六角小楼,灯火通明。他们才刚从小楼上去,就听到有笑声从里面飘了出来。

  陶临南几个等得不耐烦,在上面搓麻-将。他今晚手气好,过了三局都顺畅得很,麻-将桌上其他人叫苦不迭。

  他这也就把沈良州挂他电话的破事儿给抛到脑后了。

  “六条。”

  有人丢出去一张牌,陶临南眉梢一挑,懒洋洋地推开牌面,“碰。”

  就这时候,一小姑娘被领了上来,怯生生地站在一边,有些拘束。

  “呦,吴叔,什么情况?”陶临南扫了一眼,吊儿郎当地往后一靠,“沈哥找了个妹妹给我赔不是?”

  “陶先生,我家先生在楼下,他让人在这等着。”吴叔大约习惯了这群人不正经的调调,面不改色地听完,礼貌的说道。

  陶临南啧啧称奇,“沈良州什么时候好这口?”

  “别拿你那龌龊心思描述我。”门外冷不丁地飘过来一个声音,沈良州站在门口,面色不豫地扫了眼陶临南。

  “来晚了还跟我撒气,够可以啊。”陶临南撂下一张牌,“那你是想跟我说,叫人来听曲儿啊?”

  正说着,他扫了一眼沈良州的身后,立着一个窈窕身影。

  陶临南怔了怔。

  是上次那个宋清和。不过几天功夫没见,好像出落得更漂亮了。也是稀奇,上次不知道是不是没注意。

  “你先去吃饭,”沈良州扫了眼挂钟,“九点半,我就谈完了。”

  “不急。”顾娆笑了笑,拉着刚刚那姑娘,去了另一个房间。

  陶临南若有所思地盯着顾娆的背影,见人走了,才开了口,“我说你可以啊,就这妞儿曼妙的身段,上次穿那么宽松的军训服,暴殄天物啊。”

  沈良州见他错不开眼的样子,面无表情地走到他身边,抬腿就是一脚,踹在了他的凳子上。

  陶临南差点没坐住。

  “不是……你干嘛?”陶临南扶着桌子边缘,错愕地看向沈良州。

  沈良州要笑不笑地扫了他一眼,声音透着一股凉意。

  “该你看吗?”

  没成想后面是个没眼力劲的,一伸手,把顾娆推下去了。

  顾娆没防备,沈良州也没反应过来,没拉住她,眼见着她栽进了水里。

  “啊——”周围一阵低呼声。

  沈良州的脸色冷了下来,周遭空气凝结,冷地快要结冰碴了。

  刚刚伸手推人那个下意识后退一步,他这脸色,怎么看都像是要拎着自己,然后扔水里去。

  不过真不是追究的时候。

  “宋小姐。”

  顾娆没有回答,她刚刚浮到水面,身体在水下蜷缩了一下。她似乎很痛苦,眉头蹙了起来,然后没命地往下陷,水又漫了上来。

  “娆娆!”沈良州明显被吓着了,想都没想,一头扎进了水里。

  这一连串的动作把陶临南给看懵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