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31.酒庄盲饮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嘿, 小天使~正文在赶来的路上,请48小时后查看  [养居仙子:我们qhxjj不知道动了谁的奶酪,让你们黑子上窜下跳,见过xjj这么努力化妆黑自己这张脸的人吗?说整容也要石锤好叭。]

  顾娆看着热度只增不减,彻底陷入失眠。

  她靠着墙壁,手指从发间穿过,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她现在有点震惊吃瓜群众的脑回路, 居然可以延伸出来这么多东西。

  有完没完了!

  不到半个小时, 这场是否整容的争论, 以顾娆粉丝控场的压倒性胜利告终。然后某乎开始分析顾娆火得莫名其妙, 联系一下她这张脸, 很快就给她盖章花瓶,潜规则上位。

  顾娆在心底冷笑, 是哦,她也觉得火得莫名其妙。可她如果真有个金主爸爸,她一定让他撤热搜。

  所以,她的金主爸爸在哪?

  与此同时, 对着这条热搜咬牙切齿、在心底磨刀的绝对不止顾娆一个人。

  热搜挂了不到十几分钟,沈良州的助理蓝颖被电话吵起来,烦躁地点开微博, 然后对着“宋清和”的照片怔了半天。

  垂死病中惊坐起。

  蓝颖大半夜风风火火地找人,查这个长得特像顾娆的宋清和。确认虚惊一场, 可她思量了下, 还是穿了半个城区赶过去。

  “沈总……”蓝颖硬着头皮赶到佘山庄园, 把沈良州吵起来,“你今天有没有刷微博?”

  沈良州按了按额角,压抑着不耐烦的情绪,额头隐隐有青筋跳了跳,“什么?”

  为了一条微博把他吵起来,多数有病。

  “就是……”蓝颖实在想不出来什么说辞,小心翼翼地将手机递过去,再三斟酌自己的措辞后才开了口,“这个宋小姐,长得很独特。”

  沈良州晃了一眼,眸色沉了下来。

  他有点理解蓝颖这蹩脚的形容了,就这张照片来说,太像了,太像顾娆了。不会错的,这分明就是本人。

  尤其是她眼角的泪痣。眸光流转时,勾着清艳和妩媚,那颗泪痣,生得恰到好处。

  冷不防地,沈良州突然想起在承明公馆那道熟悉的声音。

  “我让人查过了,这位宋小姐以前就很像顾小姐。”蓝颖在旁边补充,眼见着沈良州一瞬不瞬地盯着照片看,又补了一句,“您要不要见一见她?”

  明摆着,她家boss不太相信嘛。

  沈良州抬了视线,微凉的视线晃了她一眼,将手机丢给她,不冷不热地回了句,“你就因为这事把我叫起来?”

  蓝颖觉得脊梁骨一阵凉,她被沈良州盯得毛骨悚然,突然有点吃不准他的意思了。

  前段时间自家boss和顾小姐好像闹得挺不愉快,她这算不算是自个儿往枪口上撞?

  蓝颖后悔得牙根疼,她多管闲事做什么,真是吃饱了撑的瞎操心。她说了句“打扰您休息了”,就打算溜之大吉。

  沈良州的眉头微微皱起,他冷不丁地开了口,“等等。”

  蓝颖战战兢兢地回头,心想真是祖宗,她可再也不多管闲事了。

  沈良州看着还是蛮寡淡的,他不温不凉地交代了句,“我不想看到这条热搜。”

  蓝颖稍怔。

  沈良州懒得看她,往自己卧房走,摆了摆手,补了句,“你看着办,一小时内,合理一点。

  合理一点,无非是说,不能用控评撤热搜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段。

  顾娆这边刚戏谑了句她的金主爸爸在哪儿,就真的出现了爆炸性消息。某当红女星就被爆出出轨事件,公众的视线几乎是被瞬间转移。

  从某种程度来讲,她还真是运气爆棚了。

  陆薇婷看到热度降低,阴阳怪气地替她惋惜一通,心满意足。顾娆倒不觉得可惜,这坎坷的一晚终于到了尽头。

  顾娆被这事闹得没睡好,虽然热度被盖过去了,可第二天才发现糟心的事儿远远没结束。

  一上午的训练好不容易结束,她现在真的是饥肠辘辘,只想去吃饭。可偏偏有人不长眼,把她拦下了。

  顾娆晃了眼面前娇艳欲滴的玫瑰,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出意料,后面是一长段激情澎湃地告白。

  顾娆耐着性子听,艰难地维持着自己的温柔形象,心里暗叹怎么还没完。

  真不是她不给面子,她现在只想去吃饭。

  在冗长的告白后,她终于听到了大家惯用结束语,“……你能给我个机会吗?”

  顾娆正纠结什么样子地措辞才能简短有力、不留后患的拒绝他,又不至于显得自己太苛刻。还没理出来一个头绪,就给人打断了。

  “不能。”

  熟悉的音调,浸着冷意,像极了陈年的苏格兰威士忌掉落冰块,带着烈性的寒。

  顾娆心尖颤了颤,她的视线顺着音源扫过去,一样望进他清冷的眸子里。

  沈良州不动声色地站在她身后挺久了,情绪很淡,陪她看完了一场激情澎湃地告白。他其实蛮无聊的,就想看看这人如何费心经营顾娆眼里微不足道的浪漫,然后被花式拒绝。

  然而跟他想的不一样,顾娆一声不吭,似乎在考虑。这戏码,快演变成捉奸现场了。

  沈良州话音刚落,一辆深蓝色的慕尚停在了顾娆身侧,后备箱缓缓升起。五颜六色的气球从后备箱里飘起来,新鲜的玫瑰花束还挂着露水,底下压着大片钞票卷成的圈。

  花样还挺多。

  “你们学校表白戏码倒是比明星花边有意思。”沈良州似笑非笑地扫了眼身侧陪同的校方领导。

  他的侧脸线条清冷疏淡,眸色很平静,平静得快要滴出水来了,然后很快像是凝结成冰。

  这话可不像是句玩笑。

  “沈总,我校一向提倡大一新生专注学业,我看是系里导员传达不到位,聚众表白是绝对不允许的。”校领导赔着笑脸跟他打官腔,“对这种恶性事件,申戏坚决杜绝。”

  沈良州刚刚站在那,虽然不说什么,可视线浓烈到无法忽视,都快错不开眼了。他分明是对人有意思。

  明眼人一眼就能瞧出来。

  燕京来的纨绔子弟,绝大多数喜欢沾手纯净漂亮的女学生。不过成年男女,你情我愿的情况下无可厚非。

  原本也不用他这么巴结,可沈家这个不好得罪。至少,只要还想在圈子里待一天,沈家这位太子爷他还是得费心费力地讨好。

  顾娆在旁边磨了很久,有些头皮发麻,紧绷状态让人格外疲劳。

  沈良州终于把视线落在了她身上,他倒不介意她的警惕状态。某种意义上而言,他来这一趟就是想看看她的表情有多丰富多彩。

  只不过这张脸,不太像热搜照片里那般清艳,平淡了许多。宋清和的资料他看过了,不过他始终不太信,里面必然有点门道。来之前他还挺坚定,现在倒是动摇了。

  顾娆看他微皱的眉,在心底暗叹,不枉她起得那么早,两层妆,脂粉把这张脸的特征遮盖得严严实实。

  顾娆指尖勾了下,虚握住又忽地松开。

  她的唇角牵起一抹笑,眼底都泛起漂亮的颜色,薄唇抿了抿,开口时气息软糯,“沈先生,谢谢你。”

  沈良州唇角微微抽动了下,表情差点崩塌。

  这种感觉太诡异了。

  先前还勾得人三魂七魄离身的小妖精,捉乖扮巧,看着像是碰她一下,她下一秒就会咬着唇,对着你委屈地哭出来。

  如果他面前真是顾娆,就这乖巧温软的模样,绝对是演技炸裂时刻,世界欠她一座小金人。

  “宋小姐真是个演员的好胚子。”沈良州暗嘲,戏谑地上下晃了她一眼,“没想到宋小姐认识我,我可真是受宠若惊。”

  顾娆瞧着他笑得无比虚伪,觉得自己也是有病,可她还是得装作听不懂的模样,继续跟他耗着。

  “沈先生说笑了,您年轻有为,可是无数小姑娘肖想的对象。”

  她这也不算恭维,沈家握着娱乐圈的半壁江山,沈良州年轻多金,又长了一张招蜂引蝶的脸,确实不缺新鲜面孔投怀送抱。

  沈良州只觉得违和感让他浑身不自在,可他不动声色地将眼底的情绪敛了去。

  “我比较关心,包括宋小姐吗?”

  “清和怕是入不了沈先生的眼。”顾娆听着自己说的话,骨子里都觉得恶寒,太谄媚了。

  她的声音温温软软的,眸色纯净,就让这话的可信度多了几分。但她眼里的炙热,像是要握住前途的炙热,跟他见过的莺莺燕燕没什么两样。

  沈良州眉梢微挑。

  顾娆从不会这样,或者说她没什么渴求的东西,别人不敢肖想的家世让她顺心遂意。她想要什么,都不用开口,一个眼神,就有人跪着捧到她的手边。

  而眼前这个人,眸底压抑着贪婪和野心,像是等着鱼儿上钩,沦陷在自己纯净面庞和甜言蜜语编织的网里。

  他盯着她的脸,打量了半晌,也思忖了半晌。

  他似乎是失去了和她交谈下去的兴致,“不打扰宋小姐了,改天如果有时间,希望宋小姐给个面子,一起吃顿便饭。”

  这话的潜台词,就是没兴趣了。

  “那……改天见。”顾娆抿了抿唇,像是不经意地流露自己的失落,勉强地笑了笑。

  沈良州微一颔首。

  顾娆转了身,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踩着高跟鞋缓慢地移动,似乎不死心。

  她其实在克制着自己的雀跃的心,她现在都有点崇拜自己的演技,将一个楚楚动人的拜金白莲花演得惟妙惟肖。

  顾娆纯粹是拿自己哥哥考量,权贵圈子里最讨厌的就是心机过重的人。绝大多数男人喜欢掌控的感觉,漂亮女人可以没脑子,但不可以太有野心。

  对着一个心机女,沈良州一定动摇了。

  脱离了沈良州的视线,顾娆松了一口气。她在学校外就近找了一家西餐厅,正要推门进去,身后有辆车停了下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