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22.知名不具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事态的发展越来越劲爆, 不过也不出所料。她最初得罪了哪一家,不好说;但这名单公布出去的时候, 恨她的就不会是一个人了。

  对于名单上的人来说,将名单公之于众落人脸面的人固然可恨, 罪魁祸首还是她这个横刀夺爱的。

  “你看一眼台阶。”

  清冷的声音和清冽的木香压过来时,顾娆正划动着手机屏幕,冷不防地被人把手机抽走了。

  顾娆太过专注,没设防, 被他这一声扯回思绪,脚下晃了晃。

  沈良州托了一把她的手肘, 晃了一眼消息, 似乎蛮不在意, 关掉了屏幕。只是口吻不太好,他皱了皱眉看她,“说了让你看路。”

  顾娆张了张唇,糟心的评论让人心生厌烦, 他这看着更让人窝火, 跟个大爷似的。她静默地盯了他几秒, 动作缓慢地抽开手。

  “怎么?”

  “烦。”顾娆的眸底一片清明,她面无表情地望进他的眼底,话说得蛮不客气。

  沈良州眉梢一挑。

  像是怕他听不懂自己意思一样, 顾娆上下嘴唇一碰, 眯眯眼又补了一句, “看着你好像更——”

  顾娆的声音戛然而止。

  话说到一半, 她被迫住了嘴。

  沈良州站在台阶下,骨节分明的手捏着她的下颌,制止了她说出后半句。修长的手指带着温热,无意间蹭过了她微凉的唇。

  沈良州半眯着眼,眉眼倦乏地睨了她一眼,“不招人喜欢的话,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路灯的光线是暖掉的橘黄,似乎将覆在他眉眼间的清冷驱散了。

  顾娆心尖颤了颤,略吸了一口气将这种怪异的情绪驱散。

  她伸手去掰开他的手指,上下嘴唇一碰,“等我哪天需要巴结你的时候,我会认真考虑的。”

  沈良州短促地笑了一声,也没恼。

  “手机。”顾娆抿了抿唇,向他摊开掌心,眸底的不豫都快溢出来了。

  沈良州捏着手机扯远了。

  顾娆微挑的眸子里潋滟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她无言地盯了沈良州几秒。

  像是看傻子似的。

  顾娆高挑,在这种情况下,她踩着高跟依旧比他矮。虽然不是捞不到,不过抢东西这种弱智一样的事,她做不出来。

  她也没抢,绕开他,自己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沈良州垂眸,低了低视线。

  他的食指落下了一抹唇红,刚刚从她唇角蹭到的。

  宝石红,明艳又妩媚的色彩。

  他无声地笑了笑。

  一路上基本没什么交谈。顾娆大约心情不好,虽然面上没有半分,不过懒得开口。沈良州也没找话题。

  一直到了她宿舍区附近,他才把手机丢给她,“今晚先别看消息了。”

  他倒也没说别的,淡淡的视线里自始至终都是不以为意的,不明显,但她能感觉到。

  顾娆的视线从他面上顿住,停留了片刻。她其实想说,她只是说不上来的不痛快,因为被人耍的感觉很不好。

  至于沈良州担心的评论,她实在是不太在意评论这东西,只有自卑者和有所期待者才会在意评论。

  对她来说,褒贬笑骂,一切由人。

  但顾娆觉得没必要,她也没耐性解释这么多,只应了一句“好”。

  片刻的静寂之后,他清冷的嗓音混着着说不分明的意味,“你认真的吗?”

  “嗯?”顾娆抬了眼。

  入目是她纤丽的眉眼,沈良州收回视线,有些烦躁地看向别处,薄唇翕合,“算了。”

  他想说的那些话,听上去太像是说教了,太蠢。

  “要是没事,我回去了。”

  “有事。”沈良州淡淡地开口,他从车窗里拽住了她的手腕,晃了一眼时间,“你再陪我站一会儿。”

  这是什么奇怪要求?

  顾娆略微讶异地扫了他一眼,不过好奇归好奇,她也没询问他缘由,就站在原地。

  结果沈良州只扣着她的手肘,一动不动,也一言不发。

  “好了吗?”顾娆忍不住开口,她实在是想不通自己抽了什么风,同意他做这么蠢的事。

  沈良州倒没理会她,只垂眼盯着腕表,离整点还有不到一分钟,秒针走过大半圈的位置。

  “七。”

  “六。”

  ……

  沈良州冷不丁地开始倒数。

  “你到底要做什么?”顾娆地话音刚落,他的薄唇掉落了最后一个数字。

  “一。”

  他松开了她的手肘,深邃的眸子里沉着夜色,一个清脆的响指后,远处“砰——”地一声炸开。

  顾娆抬了眼,漆黑的夜幕里一道光亮升起,割裂了夜色,绽开了绚丽的色彩。

  是烟火。

  这一声像是战场的号角,一道又一道烟火升空、绽放,大半个夜空被瑰丽的色彩照亮。淮海的夜景很美,烟火让这个夜晚又生动了三分。

  沈良州深邃的眸子里倒映着她的人影,他嗓音低低的,薄唇里掉落两个字,“晚安。”

  他一踩油门,车子绝尘而去。

  烟火还在升空,不知道会持续多久,在这片看到这种烟火盛宴并不寻常,需要的手续太繁琐。而沈良州,态度挺奇怪,他也没留下来看。

  顾娆凝视着他离开的方向,略站了一会儿,她的眸色有些复杂。

  沈良州这人,总能把逾矩的动作做得模棱两可,把暧昧的态度拿捏得恰到好处。在意识到性质微恙时,又挑不出错处来。

  他让人拒绝不了。

  在烟火点缀的夜空下,顾娆垂了垂视线,转身往回走。

  “晚安。”

  -

  顾娆回了宿舍,一翻消息,就见到了两通未接来电。

  徐臻打过来的,十多分钟前。

  紧随着电话的是一条消息,很简短,就四个字:[不必担心。]

  顾娆眉心跳了跳,又把电话拨了回去。

  剧组官微第一时间不作解释,而是跟着热度落实了爆料消息,直接官宣。这种行为对剧组来说是吸热度的好手段,但对顾娆来说不是好事。

  自始至终,顾娆都相信这事儿不是徐臻的意思。不过徐臻都打电话过来了,她刚刚没接电话,让人误会使性子就不好了。

  电话拨出去就是占线,顾娆编辑了条短信解释,也不再多想。

  徐臻那边正忙。

  他刚给顾娆发完消息,还来不及追究这次是谁自作主张,他今晚提到的乔安,把电话打进来了。

  “你别管这事儿啊,徐大导演。”乔安上来就是没头没尾的一句。

  大约是怕徐臻会不过来意思,乔安又补了一句,“不是把人推荐给我了吗?那您不用忙,反正有热度剧组不受损失。”

  “诶,我手底下的人,我没那么龌龊。”徐臻直皱眉头,落在地面的视线有些冷,“我还没落魄到让人拿一小姑娘开刀。”

  徐臻是真对这些不屑一顾。他什么也不缺,不指望在这行业里暴富,若说“成名”,他也是注重作品。这种用噱头博眼球的行为,实在太low。

  “徐导,不是谁都跟您一样高风亮节。”乔安嗤地一声笑了,笑得挺刻薄。

  她这话听着别扭,实在不太像真心实意的夸赞。

  不过乔安也没打算跟他开玩笑,继续道:“宋清和已经被黑了,这时候澄清没效果,白被溜了一遍。所以你还是交给我吧。”

  在一个恰当的时间点反转,达到的效果必然会更好。一波三折的剧情带来的不仅仅是戏剧性,还有最终一锤定音时的深刻。

  徐臻正要答应,突然反应过来什么,眯了眯眼,“我说,你今天吃错药了?”

  “嗯?”乔安没听出来他的弦外之音。

  “你乔安能有做慈善的一天,真是难得。”徐臻毫不客气地笑了一声。

  人确实是徐臻推荐过去的,可乔安和顾娆还不是艺人和经纪人的关系呢。这还没签约,乔安手底下不缺红人,哪来的闲工夫为了一个没签约的新人忙上忙下?

  “我喜欢未雨绸缪。”乔安不冷不淡地回复,“我的艺人不能有污点。”

  这话徐臻倒是信了几分。乔安爱惜自己艺人的羽翼到了变态的地步,既然有这个念头,她自然不能让它夭折。

  事实上,乔安说的只是冰山一角。如果不是这个宋清和确实值得她忙上忙下,乔安打死都不会这么闲。

  事情的真相就是她的老板,沈良州,在明知道徐臻会处理的情况下,还是不放心。让她以最好的方式解决这事。

  拿人工资,替人办事。

  虽然乔安不齿沈良州这明目张胆地格外关照,可也没什么好说。

  -

  徐臻那边自短信后就没了动静。

  按理说徐臻应该很牢靠,可这次却像是只随口一提,网上的骂声不止,剧组也没什么动作。只一篇很随意的澄清,顾娆一下来又遭到了铺天盖地的质疑。

  到了第二天一早,事情似乎还在继续发酵。

  不过顾娆压根没把多少精力往这上面放。

  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妆容精致,踩着12厘米的高跟,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风风火火地朝着走过来,“您好,我叫乔安。”

  乔安,徐臻在饭局上提到过的铁腕经纪人,自己找过来了。

  “宋小姐,有时间谈谈吗?”乔安开门见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