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20.棋逢对手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副导演还没反应过来, 就被顾娆悠悠然推到一边,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她径直走进去了。

  副导演晃了几秒神, 脸色刷的一下白了。里面有一个已经要人命了,再进去一个不是往枪口上撞, 添乱嘛。

  “诶,宋小姐,您不能进去,不能进去……”

  徐臻在里面被霍翊气得有些急火攻心。

  天地良心, 他选个角色不容易,他倒是想用流量和戏骨, 还不是一个一个都不争气吗?这下好了, 男女主角不仅不来电, 倒是很有变成仇人的潜质。

  徐臻这里气氛原本就不太好,一抬眼,顾娆一脚踏进凝重的氛围里。

  “徐导。”顾娆朝徐臻的方向看去,蛮客气地打了声招呼。

  要死。

  真是一个比一个不省心。

  徐臻按了按额角, 犹疑要不要把这两人分开冷静会儿。不过他现在更需要找个地方冷静冷静了。

  霍翊有些不耐烦地挑眼看过去。

  她窈窕曼妙的身段虚若无骨, 冶丽清妩的脸宛若工笔画就, 薄唇挺鼻,媚眼如丝。眼尾一颗泪痣将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媚无限放大。

  霍翊怔了几秒。

  这个宋清和,比资料里更要惊艳旁人。

  世间男女都是视觉动物, 饶是见惯了娱乐圈里的姹紫嫣红、各般颜色, 他的大脑还是不受指控地在她身上多停了几秒。

  徐臻也许没说错, 她挺适合聂英宁, 在容颜和身段上。她就算是站在那儿,不动声色地扫一眼,依旧能颠倒众生。

  不过也就是那么几秒,霍翊回想起刚刚自己的态度和话语,十有八九都被她听了去。

  当下霍翊也懒得客套,错开了视线,“我还是那句话,徐导,您也不用为难,在我们之间选一个就行。”

  “你这是什么话!”徐臻被他气得上火,这要是私底下,他给他一拳清醒清醒地心思都有了。

  没料到霍翊直接当着人面把话说得这么不客气,徐臻看顾娆上前一步,就知道这也不是个柔软性子,伸手去拦:“行了,都是第一次合作,有什么不能说开的……”

  顾娆拂开徐臻的手,极巧妙地绕开了他,纤细的手指划过桌面,勾起了一杯红酒。

  “你想做什么?”霍翊皱了皱眉,古怪地看着她。

  他的身体处于紧绷状态。

  也不怪他设防,顾娆的举动看着实在是让人生疑。她这样子,联系一下自己刚刚的冒犯,挺像是要把这被红酒浇到自己身上。

  然而并没有。

  “我一大早赶过来,渴了而已。”顾娆蛮好笑地扫了他一眼,最后连眼皮都懒得掀一下,“所以霍哥给个机会?”

  她这也不像是求人的态度,话很寡淡,语调有些刻薄,蛮戏谑的。

  霍翊也不吃这一套,短暂的被惊艳后,他自动屏蔽了那张脸带来的好感错觉。

  霍翊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话也说得很不客气,“你不够格。”

  不存在故意羞辱的心态,他眼底没什么情绪,看上去这就是他的想法。

  顾娆也没恼,翘了翘唇角,“虽然我敬重您是前辈,不过您没给过机会,有什么资格说我不够格?”

  她还是那句,“给个机会,试一试?”

  霍翊也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他冷淡地盯了顾娆几秒,视线落在了她手中的杯子上。

  冷不丁地,霍翊抬了视线,薄唇里掉落两个字,“巧啊。”

  修长的腿往那儿一撂,霍翊周身的气质瞬间逆转,眉梢微微一挑,唇角勾起的笑意暧昧又轻佻。

  这要是其他人,大约要下意识地问一句“什么‘巧’啊”。

  可是顾娆稍怔,一瞬间的事儿,她将这么愚蠢的问题吞了回去,她大脑的那根线绷紧了。

  霍翊在试她!

  霍翊并不是随口就来的一句,这是《风声鹤唳》剧本里的一幕情节。在丽花皇宫,聂英宁和明宗泽的第二次相遇。

  第七幕,第四场。

  没有开始的提示,没有内容讯息,他开口的一瞬间,这场测试——她口中要求的机会,已经开始。如果她跟个傻子一样问他,那这个机会,就作废了。

  这下,就连在一侧的徐臻也禁不住怔了怔。

  “这可有点过了……”徐臻皱了皱眉,想替顾娆说一句。

  徐臻自然是熟悉剧本的,甚至能倒背如流。可顾娆毕竟是新人,他虽然看好她,却也没想过让她在选角期间就能对剧中情节如数家珍。

  然而顾娆似乎并不需要他的搭救。

  舌尖顶了一下自己的牙齿,顾娆垂了垂眼,下一秒,倦怠感略微收敛,清冽的气息像是刀刃的冷芒,覆盖在全身。

  “明先生在国外待太久了,似乎忘记了一些东西。”细长的手指优雅地晃动着高脚杯,顾娆朝他走过来,脚下的裙摆摇曳生姿。

  “哦?”霍翊侧过脸,略微歪了一下头,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他的眸中划过一丝惊讶,但更多的是深邃又闪烁的情绪。

  也不知道是明宗泽对聂英宁的话产生好奇,还是他霍翊对顾娆的表现讶异。

  顾娆半垂着眸子款款而来,酒液顺着杯壁打了个旋儿,泛起涟漪,让人的心也随之荡漾。

  “朋友之间再度相遇叫‘巧’,至于你我之间,”顾娆微挑的唇角略带讥俏,“更适合‘阴魂不散’。”

  “明某虽然孤陋寡闻,却也听说过一个词,叫‘遇物持平’。”霍翊似笑非笑地睨了她一眼,“聂小姐是否对明某太苛刻了些?”

  两人话里转了几个弯儿,你来我往打机锋,七八分钟的台词过去,霍翊和顾娆硬是一个字儿都没出现过差错。

  徐臻是性情中人,爱憎分明,若不是不想打断这么精彩的表演,他现在就想冲上前去抱住这两个天才。

  剧情推进到明宗泽邀聂英宁共舞,虚假的情愫和暧昧里伴随着试探。

  “哎——”

  “小心!”

  一曲毕,聂英宁被舞池里的其他人撞到,脚下不稳,明宗泽扶了她一把。

  本该浪漫的桥段发生了逆转。

  顾娆搭在霍翊身后的手不知何时摸出来一把勃-朗-宁,不动声息地抵在了霍翊的胸口。

  “明先生,真遗憾,愉快的事关总是那么短暂。”顾娆唇角带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明明是勾着的,却不似在笑。

  霍翊在心底暗暗赞赏。

  这全凭顾娆的本事了。霍翊是临时起意试她能力,这把道具枪他根本没放在身上。也不知道她是何时拿到的。

  她实在是心细。

  “好,很好!”徐臻怕里面有子弹,两人入戏太深误伤就不好了,即使喊停,“十分精彩!”

  绝了。

  就算是老天赏饭吃,天生有悟性,若是没下过功夫,哪儿能做到这种水平。

  “你很不错。”霍翊的脸色较刚刚和缓了不止一星半点,他略微顿了顿,继续道,“我收回刚刚失礼的话。”

  他这突然入戏考验她,确实是存了点刁难心思,他想速战速决,懒得跟她耽误时间。只要她没反应过来,他就懒得跟她继续废话。

  只是没料到,眼前这个十足花瓶长相的年轻女孩,并非花瓶。她不禁反应过来了,还把聂英宁给演活了。

  她一秒入戏。

  顾娆没搭腔,她略微缓了两秒。

  其实她入戏是挺快,出戏的时候反而有点回不过神。

  这么多台词,如果不是她这几个周末的时候一句一句琢磨,不可能这么流畅又自然。都快练成条件反射了,她才从别人眼底看到“惊艳”二字。

  “宋小姐,如果您真的不痛快的话,我愿意为刚刚的冒犯道歉。”霍翊却以为她对刚刚的事心存芥蒂,当下蛮真诚地致以歉意,“任君处置。”

  “不是,”顾娆垂眉笑了笑,那把小巧精致的勃-朗-宁在手里打了个旋儿,“我才发现刚刚忘了一件事。”

  顾娆说着,也不知道手指勾动了哪一处,她单手将那支手-枪利索地拆了。

  子弹从弹夹里“叮叮咚咚”落了地,滚在脚边。

  动作娴熟又潇洒。

  “准备不妥,实在抱歉。刚刚您要是不提醒,我就出现失误了。”顾娆这话是对徐臻说的,她在戏里差点忘记了道具里有子-弹,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然而这个“准备”,并不该是由她负责的。

  “不用谦虚。”徐臻摆了摆手,不吝赞美,“你自己悟性不错,还肯下功夫,很难得。”

  要是旁人说这些,霍翊一准儿觉得对方拿乔。可眼下来看,就算是顾娆心气高,她也有骄矜的资本。

  “宋小姐,如果您不介意刚刚的事,希望我们合作愉快。”直男思维的驱动下,霍翊也没那么多弯弯绕绕。

  霍翊对她的态度实在奇怪,他先前看不大上她,是实打实地厌烦。这会儿的接受,不过是对演技的尊重。

  当下顾娆也不戳破,左右没危害到她什么。

  “自然。”顾娆弯了弯唇,伸手礼貌性地与之相握,“还请前辈多多关照。”

  试镜的复选通过的相当顺利,还没开机,因为这个小插曲,徐臻直接把人选敲定了。

  中午有个小聚餐,定在了聿公馆。

  顾娆待在片场休息了会儿,嫌闷,起了身走到窗边,把百褶窗推开。

  她漫不经心地往下扫了一眼,正要收回视线,她的注意力被绊住了。

  拐角处的树后,挺隐秘的一地儿,停着一辆车。霍翊正站在那儿,和车窗内的人争论着什么。

  里面坐着的似乎是一个女人,瓦灰色的大波浪,坐在车里仍旧是戴着墨镜和口罩,将那张脸遮了七八分,只露出鼻梁那一块。

  他们之间的气氛不怎么对,像是在为什么事陷入了争执。

  看样子两人是谈崩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