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五十八章 定时空之能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姓文的,你耍赖。”身后传来这般的叫声。

  没有回头,文邪将先前丢给熊陂的衣服扯起往肩上一搭,“下次能不能换一句?”边上有人点头附和,只不说出声来。

  才一出来就见到瑶瑶在那顶上,也扶风直上,一把扣住瑶瑶的腰。没有反抗,此刻瑶瑶还有些欣喜,这个星球是有那种‘文化’不假,不过人类不是,那么她就有理由相信在人类的道德约束下,文邪有可能长成她喜欢的样子。仅是这个认知便让她欣喜不能自己,又哪来那许多的苛求。

  一时间,各人去找自家的王或是代表的某位小王大臣的,文邪率先离了人群,就没被左突右奔的一众推搪得不能‘起飞’。

  “你很高兴?”手握的柔荑香香软软,掌心的脉络都足以撩拨他心湖荡漾,但也没叫他忽略伊人眉眼弯弯的娇俏模样。

  “你猜。”音调都扬了扬,没有去想别的些什么,时间上也没容得她胡思乱想,看着他就很开心。

  “猜不到,你说吧。”略一沉吟,文邪直接道。

  “你们这里的生灵,对于男女以及男女间的关系没有太大的约束。”见文邪似是想要反驳,瑶瑶堵上他的唇,以指。

  “但这里的人们对这种关系是有认识约束的。”瑶瑶知道她自己凝神时容易忽略其他,所以在说到此当时看了看文邪,见他没有反应才继续道。“所以,我就有权利认为你是在人类的思维中成长的,所以对于两性关系不会随便,对吧?”看她一脸紧张的样子,文邪已经猜出在这之前已然经历过一场‘天人大战’了。

  揉揉她的发,突然恋上了那种绵绵软软又蓬蓬的触感,不免就多徘徊了会儿。直到瑶瑶受不了这种‘蹂躏’,才把他的大掌挣脱。

  怨气满满地看他,却见人家浑然无邪的一副呆萌样,一时瑶瑶语塞。

  “我确实没有那些复杂的关系以及想要复杂的心思,我也不否认最先对于你的执着是因为我的某些预感。蓝水星流传着一种说法,每个人类都有一种特异的能力,当然,这种说法是不是靠谱我不知道,而这种说法的也只是作为各族类的秘辛口口相传在每位即将继承族类的王间。不可否认,因为这种说法的存在,人类被忌惮并隔离着,一度我也曾怨恨又怀着期待。不过现在,在要与你携手的每一天,我觉得一切终是公平的,曾经我有多不满,现在便多庆幸。不再是为了你能够怎样,事实上,只要能够一直一直在一起,不管你怎样都行。我爱你,瑶瑶。”

  将头垂在胸前,盯着上边赭色的小穗;时而仰着,视线随着一只只雁――若是曾经,他们不是送信便可能在下一刻成为某只枪的亡魂,再到得某个餐桌――而她即便不喜杀戮的鲜血淋漓,但也不曾想过自己的食物也有个家,有着黏人的如她现在旁边一样的情人……又想岔了,再看衣摆的牙印,这是出自人类手中的,但牙印并不是。

  “咱们走吧,去绿菂还是墨什么的随便,人们已经跟来了。”实是手指传来被捏的痛,虽然比之之前出任务总是伤痕累累是不能提的,但瑶瑶还是出声了,出于娇气或者别的什么原因。

  二话不说,直接揽着她并行,再顺便将脸摆正,不让她的视线有离开自己的眉以下、鼻以上。“我爱你,我也会让你爱上我的,我有一辈子的时间。”

  瑶瑶只觉毛毛的,一股凉意从脚底而起,哦,她没有袜子。“我等着。”轻声喃着,也不指望他听到,给自己立下一道咒。只是她终究忽略了这里的神奇――这是一个她都能在千里之外听声辨物的地方,只要有心,相隔千里万里都是能感受到。

  “我刚才看到巨山追上玖灵时,似乎只在一瞬间,怎么回事?”也许,她现在还不能接受有这么一个人进驻她的生命,或者只是思想上不能接受这么一个事实而已。但毋庸置疑的是,她越来越习惯了他的存在,习惯他太自然的体贴,习惯连走路都是有他带着……这无疑是将她一步步带入一个‘堕落’的温池由不自知,可怜的人儿,老天已经有些怜悯她不能离开他的那可怜的一天了。

  一瞬间?那是什么鬼?看文邪一副懵然不知所谓的样子就知道,俩人来自时空的代沟已显露无疑。轻嗤一声,这样子还谈恋爱,谁能说他不是大冒险呢?心里总是不舒服的,瑶瑶还是觉得再解释一下。

  “就在刚刚,你们打斗之前,玖灵分明是行得快的,按着那速度巨山也不会轻易追上的。可就是在一霎,巨山就已经把玖灵搂在怀,我确定没有看花眼。”就在瑶瑶打算赌咒立誓时,来自某位爷贱贱的欠扁的话传来。

  “就是这样吗?”说着,还用把力,猝不及防间,瑶瑶撞上他的胸口,好硬!

  “放开!”怒目瞪着,还一边推着他,奈何还是耐不过男女间先天的力量差距。

  那人倒也听话,又轻轻松开,单气得瑶瑶一口气没处发。“要是我没有理解错的话,巨山是将时空定住一下。真的,我也可以那样追上你。”不待瑶瑶有心发作,文邪就规规矩矩交待了,可最后又把瑶瑶挑唆得震震愣愣。

  赏他一个大大的卫生眼球,还一面思着所谓的“定住时空”。这般超自然的现象,果然符合这个奇异星球,虽见怪不怪,但还是想琢磨明白这其间的干系。

  “你也能‘定时空’。那你都是怎么做的?”虽然清楚他可以借此蹬鼻子上脸,不过心里倒是除了嫌麻烦也没什么不适之类的,大不了一顿调戏,随他去了。

  闲适地勾起嘴角,坏坏的样子很是惹人着迷,纵使不屑承认,但她还是痴了下。“屏息、凝神、专注、全心意……”收到她不善的眼光,文邪立马变了调。

  “这些只是最基本的,定住时空需要重量,足够的重量才能收到与份量成比重的效果。”果然,见到瑶瑶感兴趣的晶晶亮眼眸,忽闪忽闪,示意他讲下去。

  “这不是说你的体重或是什么,是心中的份量,当你全心装着一件事时,这件事情在你的心中便非常重,而你整个人也就也就相应产生了足够的重量来做一些超乎寻常的举动。比如,定住时空,心灵相通这些的。”

  “也就是说,在他心中装着一种执念时,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甚至可以凝实成一种实质性的东西,衍生出磁场之类的东西,与别人的场重合时,便会有这种定住或者是别的一些反应产生,是吧?”尽可能的,瑶瑶用自己的话来解释着,在此之前,地球有人提出过所谓‘人场论’,大抵就是在不同人周身有着类似电、磁场的东西,互相吸引或排斥。

  在她没接触之前也认为是天方夜谭过,不过也许是那些人真的与宇宙间存在某种感应也说不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