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六百九十章 真正的大结局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留不留皇上,你以为是你说了算的?江夏,你还是担心自己死后会不会有人来给你收尸吧。”

  江夏还没从地上站起身来,李八一大吼一声便一掌朝着江夏拍了过来。江夏头一扭,眼神犹如利剑。他张口狂吼一声:“滚!”

  这一声犹如奔雷在耳,李八一顿时感觉自己五脏六腑好像都被这一声给震裂开了一般,他整个人向后倒飞出去,落地以后身子还滑出了好远的距离,李八一猛的一咳嗽,鼻孔、耳朵、嘴里全都渗出了鲜血。

  他全身颤抖着,身子横卧在地上,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江夏。他不相信,他实在是不敢相信。只不过是一声怒吼,竟然能够把他伤到如此地步。难道……

  李八一全身颤抖的更加严重了,一个犹如梦靥一般的猜想在他脑中滋生出来。他怕,他怕自己猜对了,所以他不敢再继续往那个方向猜。李八一吐着血,提着最后的一口真气对智觉禅师说道:“大……大师……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

  “南无……阿弥陀佛。”智觉长长地诵念出一声佛号,看向江夏的眼神之中充满了艳羡之色。但是很快,那智觉便收敛了那艳羡之色,长长叹息一声道:“贫僧常常怀疑,传说中的超凡之境,是否真的存在。但是直到今日贫僧才明白,超凡之境一直都在那里,只是贫僧未能超凡而已。

  身为出家人,期佛法传诵天下,是贪。羡慕施主入超凡宗师之境,是欲。堪不破红尘,白修半生佛法,贫僧不配为僧。”

  对于智觉说的什么,江夏并不太关心,他知道淡淡地问道:“大师,江夏只想问你,我的兄弟是不是你打伤擒拿的?”

  “出家人不打诳语,正是贫僧。”智觉道。

  江夏点了点头,双手合十对他行了一礼。“大师,江夏敬你是悟道高僧,所以可以承诺你,在你死后绝不将此怒牵连给佛门。”

  “施主大善。”智觉一点儿不为江夏这略显狂妄的话语所愤怒,反而对江夏那话满怀感激之色。

  江夏说道:“既如此,受死吧。”说完,江夏身形一晃,整个人竟然一连带出了十几道残影。在普通人看来,江夏就好像是分身成了十几个人一般。他右手食指伸出来,直接按向智觉的眉心。

  智觉五指一张,想要去抵挡江夏这一指。可惜江夏这一指落到智觉手心以后,一道真气直接就穿透了过去,同时还连带着穿透了智觉的眉心。

  如同花葬魂死时的那样,智觉后脑弹出一道血箭,身体立刻轰然倒地。不同之处在于,花葬魂死后是睁着眼睛的,而智觉却是闭上的。这代表着花葬魂死的太快,没来得及闭眼。而智觉明知自己要死,所以提前就已经先闭了眼。

  看见智觉竟然没在江夏手底下走过一招,李八一哪里可能还不明白,江夏这绝对是已经进入到了超凡宗师之境。他强行提起一口真气,大声吼道:“杀了江夏,不然所有人都得人头落地!”

  江夏杀了智觉以后,直接走到萧杀跟前。“受苦了萧大哥。”砰!江夏徒手捏断锁着萧杀琵琶骨的铁钩。萧杀闷哼一声,强行把那穿透了琵琶骨的铁钩从身体拉出。他对江夏点了点头,江夏身后,震天地喊杀声已经响起。

  萧杀坐在地上盘膝打坐,疯狂地恢复着体内真气。江夏转身目光一扫,齐齐跑上来的一众兵将竟然被他这个眼神吓得倒退了好几步。江夏眼神淡漠地看着众人,淡淡说道:“既然你们想要取我性命,那今天江夏就让你等看看,什么叫超凡宗师之境。”

  江夏左右手五指一张,两名锦衣卫被他强行吸过去。二人被他一把捏碎喉骨,然后手中绣春刀被他握在手中。

  此刻萧杀的真气也恢复了,正在破开张猛他们身上穿透了琵琶骨的铁钩。一名锦衣卫的千户大喊了一声,“大家一起上,绝不能让这几个逆贼脱去锁骨钩!”

  “找死。”江夏双手一挥,两把绣春刀一下飞出去,然后这两把绣春刀竟然在空中转了向,按照江夏挥舞的双手砍断了两名锦衣卫的头颅。

  江夏一下冲进人群当中,两柄绣春刀虚空漂浮在他的身旁,随着江夏的手臂挥舞,绣春刀自动翻飞着。血腥的气息不断变得浓郁,江夏这杀人的手段哪里还是人?根本就已经是天神才会的法术才对。

  “哇哇哇……江夏好猛,好猛啊。比我张猛还猛!”刚刚脱身而出的张猛甚至连盘膝打坐都没有,直接就冲进了人群。他大声狂笑着:“终于他奶奶的能杀个痛快了,小杂种们,过来你张猛爷爷这里来受死!”

  伴随着千绝行、布缙云、萧杀、马云峰、冷雨、于忍、黄飞跃、尹人面、耿中秋、钟彬他们一一冲进人群,虽然锦衣卫、京营兵马的人数不少,但看上去占着上风的,竟然江夏他们。

  关键还是江夏的手段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你能想象吗,他现在身旁竟然漂浮了二十多柄绣春刀,刀身所过之处,人就是一排排接连的倒下。

  如此一边倒的杀戮,如此诡异的杀人方式。谁的心脏能承受的了?这一刻什么异姓王,荣华富贵都是假的,全都没用自己的小命重要。

  终于,人群开始溃散,空荡荡的京城街道上全都是大喊着“救命”的声音。等到人群彻底散开了,江夏脚底下的四周全都是尸体,鲜血在他脚下汇聚,看上去好像真正的尸山血海一般。

  江夏右手一挥,二十多柄漂浮在身旁的长刀落地。他再次走到铁棺旁边,扛着铁棺往午门走着。萧杀他们跟着江夏,江夏扭头对萧杀他们说道:“你们十一人,一部分去救阳明先生他们,一部分去保护逍遥山庄的人,一部分去联系讲武堂的人。”

  “不用我们陪你入宫?”萧杀问道。

  江夏摇了摇头,坚定不移地吐出两个字:“不用!”

  萧杀他们相互对望了一眼,都明白以江夏刚才所表现出来的实力,的确是不需要他们陪伴。他们十分有默契的分作了三部分,各自去完成江夏布置的事。

  江夏扛着铁棺,一步一步地走进午门。

  皇宫内,自然不会缺少护卫。从走进午门开始,刚刚暂停的杀戮便一直在持续。江夏挥舞间,人命顷刻被其收割。没有人做到江夏的真气究竟要什么时候才会被耗尽,也没有人知道江夏究竟有多强。

  只有江夏自己知道,超凡宗师之境,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境界。这个境界完全已经脱离了人所能想象的范畴,否则……又怎能用“超凡”二字来形容?

  有诗曰:男儿莫战粟,有歌与君听。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雄中雄,道不同。看破千年仁义名,但是今生逞雄风。美名不爱爱恶名,杀人百万心不惩。宁叫万人切齿恨,不教无有骂我人。放眼世界五千年,何处英雄不杀人!

  一步一人头,一步一亡魂。就这样,江夏踏着尸体来到了乾清宫门前。在他身后再无一人跟着他,能够走到此处,胆敢跟着他的人要么是去阎王殿报了到,要么就是已经被他吓破了胆。

  江夏站在乾清宫的门外,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去。

  反而,满脸血渍的江夏眼角渗出了眼泪。两行清泪洗涤着血水,江夏死死地用牙齿咬着自己的下嘴唇。他今时今日的功力,已经能够听出朱载江因为害怕,所以剧烈颤抖所引发的空气微微震荡。而江夏呢,他却是心痛。

  试问,这人世间还有什么事,能比你视若己出的人想要杀你,会更让你心痛的?

  江夏记起自己当初是如何辛苦保全朱载江的母亲李凤把他生下来,又是如何辛苦的辅助他登基。此心此情,又岂是一句“我本将心比心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能形容的?

  江夏哭的几乎崩溃,已经是超凡宗师的他,无力地单膝跪地。

  终于,江夏目光一凝,站起身来。他扛着铁棺,推门进入乾清宫。

  宫内,一身龙袍的朱载江头戴珠冠,端坐于龙椅之上。他很想竭力保持皇帝的威仪,但是江夏那一路杀人而来的浓浓煞气,还是让他控制不住身子越来越大幅度的颤抖。

  朱载江颤抖着声线对江夏说道:“江……江夏……见……见到朕,你……你为何不跪!”

  江夏把肩上铁棺往朱载江面前一扔,铁棺的重量直接把朱载江面前的龙案压断。江夏直接那铁棺道:“当初刘瑾派人想要杀你,是我妻子的父亲用病拖延时间,是棺中之人以一人之力大战东厂三十六名高手,这才把你救下来。若非是你,棺中之人不会死。要跪,应该是你跪他!”

  “不!朕乃千金之子,朕乃万金之躯。朕……朕不会向任何人下跪的,朕不会!”

  “臣王守仁!”

  “臣阎洛!”

  “臣王仁恩!”

  “率文武百官,求见皇上。”

  “进来!”江夏淡淡回应。

  身上还穿着囚服没来得及换的王守仁、阎洛、王仁恩三人带着一众官员走进乾清宫,王守仁对着江夏跪倒在地上道:“微臣叩见皇上,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万岁万岁万万岁……”

  群臣对着江夏山呼万岁,朱载江顿时崩溃了。他激动地大声叫道:“你们干什么!朕才是皇上,朕才是皇上!你们!你们!你们都该死,朕要诛你们九族,朕要把你们五马五尸。哈哈哈……哈哈哈……”

  朱载江在乾清宫面前手舞足蹈,整个人似乎已经陷入到了疯癫的状态中。江夏走到朱载江面前,一脸心痛地看着癫狂的朱载江。

  朱载江在地上翻滚了半天,突然站起身看着江夏问道:“你……你是谁?”

  江夏没有回答。

  朱载江眼睛一亮,拍着手道:“我知道了,你是我爹,是我爹!爹,爹……”

  朱载江抱着江夏的大腿,口中叫着:“爹,我好饿啊,我要吃饭,我要吃饭……”

  “皇上,请千万不要心软,养虎为患最后往往为虎所伤。他现在这副模样,很可能是在伪装。”王守仁对着江夏说道。

  江夏点点头,他伸手扶起朱载江,替他捋了捋朱载江散乱的头发。江夏道:“载江,拥有越多,在乎的也就越多。争的越多,失去的就会越多。生而平凡,也许不是一种悲哀,而是一种幸福。你累了,睡吧……”

  江夏右手覆盖在朱载江的头顶,真气微微一吐。朱载江整个人颤抖了一下,顿时吐出了一口鲜血……

  (全书终)

  后记1:

  入冬时,江夏带着三路大军准备北伐,却因为遭遇暴风雪而导致北伐夭折。经过一番折腾,如今春回大地,江夏自然不会忘记还远在鞑靼等待着自己的阿尔苏。

  这一次,江夏没有再带任何兵马,而是一人一马一剑,就这样进入到鞑靼境内。一路前行,江夏没遇到丝毫阻碍,直接到了兀良哈。

  可汗王庭内,江夏直接提着长剑杀了进去,在江夏的长剑逼迫下,雅仁托娅只好释放阿尔苏。最后阿尔苏亲手手刃雅仁托娅,重夺可汗王位。

  后记2:

  十年过去,江夏召集文武百官,将皇位传给了江念君。江念君登基仪式完成以后,跑到后宫去见江夏。江夏正与一众妻儿子女在一起,江念君不解的问江夏:“父皇,您正值壮年,为何不继续为君?”

  江夏微微一笑,说道:“父皇武功已经突破天人之境,可以凭真气打开微量子恒力力场。凭此,父皇可制造出时空溶洞,然后回到属于父皇的那个时代。”

  “属于父皇的那个时代?”江念君直接愣住了,他心想属于父皇的时代,不正是当下的大夏皇朝吗?

  后记3:

  中国海南,一栋私人别墅的阳台。江夏正躺在太阳椅上戴着墨镜晒太阳,口中却不停地说道:“哇靠,这妞起码36c啊,好大……哇靠,这妞的腿,让老子看看,究竟有多长……喔喔喔……这咪咪,咦?跑的时候抖的那么不自然,假的?又是韩国的整容技术,操了。”

  “娘!爹他又在偷看女人了,娘……”

  “诶,载江,你别乱叫。爹给你买哈根达斯,给你买哈根达斯可以吧……”

  “不好意思啊爹,娘她们已经每人给我买了一个哈尔达斯放冰箱里了。大娘、二娘、三娘……爹偷看女人洗澡了……”

  “江夏!”一头波浪卷,年轻依旧犹如十八的崔如霜带着崔念奴等人手提棒球棍走出来,口中骂道:“你个老不羞的东西,你突破天人之境能够长生不老,活了一百八十年,为什么你这好色的毛病就改不掉呢……”

  “江载江,当初爹就不该只毁你的记忆,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

  大明帝师全书就到此结束了,有遗憾,老虎承认。但好在我还是顺利结束了他。新书《绝品保镖》已经在纵横发布,目前快满十万字了。如果觉得老虎已经不值得继续支持,要走的,老虎只能含泪表示惋惜。如果觉得老虎尚能博君一笑,愿意继续支持老虎的,老虎感谢您。一路走来,谢谢每一个支持老虎的人。谢谢每一位正版订阅本书,打赏了本书的人。是你们,给了老虎继续写下去的动力,也是你们让老虎用文字换到了可以温饱的收入。我不知道该如何回报你们,只能在此说一句对不起和一句我会继续。

  对不起,是因为老虎的更新缓慢拖拉,以及《大明帝师》太多的情节因为订阅成绩不够,而夭折在老虎的大脑之中。我会继续,继续的绝不是如同《大明帝师》后期的更新,而是继续认真的,包含热情的写下去。我会继续,继续的是一如既往的对你们感恩在心,记得你们每一个订阅给我的支持。

  好了,会继续跟着老虎走下去的,我们新书继续再创辉煌。不会跟着老虎走下去的,请相信老虎,老虎真心祝愿你们幸福快乐,感谢你们对于本书的支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