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97章 二小姐回家争财产了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被宋导牵着往前走,我总觉得后面的湛炀一直盯着我们,然而我不动声色地转头去瞥了一眼,他已经转身往回走了。

  “宋导,我发誓,他真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我扯了一把宋导袖子。

  “Z国领空上千万平方公里,他怎么就掉的这么准掉你跟前?”宋导凉凉地扫了我一眼。

  我噎了一下,忽然手机又震动了一下,翻过来一看,是湛炀发过来的。

  ——抱歉,那是台本上标注的,但愿没给你们造成困扰。

  “看吧。”我将手机往宋导面前晃了晃。

  宋导看了一眼,忽然皱眉,好像看到了什么震惊的东西。

  我狐疑地把手机收回来,正正经经地把刚刚那些信息都看了一遍,心也猛地一沉。

  范时延一共发了二十六条信息,打了七个电话。

  都是一个主题。

  ——爸爸在办公室突发心脏病,回家。

  “无人机在拍着,先到前面去,我安排你回帝都。”宋导牵着我往前走。

  我吞了一口口水,放下手机,心里却控制不住地打鼓。

  范老头儿,今年也已经快六十岁了,不是当年可以拿着藤条抽人的人了。

  我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脸上重新挂上笑容,靠在宋导身边,留给无人机最完美的画面。

  “范老头前段时间找过我,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不知道跟这次的事有没有关系。”我用手机挡住嘴,压低声音说话。

  宋导趁着低下头为我整理裙子的空隙,提醒我,“陆家的事已经缓过去了,范夫人应该会趁着现在这个机会,赶紧重新拿回范家的控制权,你爸爸前段时间做的太过,估计不简单。”

  果然,和我猜的一样,老头子估计上次就猜到了,所以才会病急乱投医。

  “宋导,我要回家,必须回去。”

  宋导怔了一下,点点头,“嗯,毕竟那是你爸爸。”

  “才不是呢,我又不傻,这是分家产的好时机,我可不能便宜范家那俩女人。”

  宋导嘴角微扬,哼笑一声,“嘴硬。”

  花田已经走到尽头,摄影师跟上,我们落座在长桌两头,按照台本走了一遍,怎么浪漫怎么玩,反正粉丝们看我们是入戏,殊不知我们是假戏真做。

  前前后后拍了四五个小时,等到导演在对讲里喊咔,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这么久,也不知道老头子躺在医院里是不是已经凉了。

  宋导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飞机,护着我火速回帝都,男朋友上任第一天,打卡,满意!

  我上飞机第一件事,就是给杜飞发消息,这家伙是个感情渣,但架不住他是个技术宅,打听消息绝对是一把手。

  宋导靠在我身边,瞄了一眼我的手机,轻哼,“舍近求远。”

  噗!

  我忍不住笑出来,靠在他肩头,“不好意思啊,我这个新时代的女性,暂时还不习惯靠男朋友,慢慢来。”

  宋导眼底漫上点点笑意,下巴搭在我的头顶,“等会儿下飞机,一个人过去?”

  我玩着宋导的手指,沉吟了一下,点头,“我自己上去就行了,实在不行宋导你再去救我。”

  “如果有陆家的人在场,别……”

  宋导话还没有说完,杜飞的回信已经发了过来,我在他怀里坐直身子,从上往下翻资料。

  ——没良心,现在就想起我了。跟你说啊,这回你可真是摊上事儿了,范家那个虎姑婆把她娘家的一尊大佛给请到帝都来了,陆家的大公子,孙子辈第一人,叫陆瑾瑜,年纪轻轻已经是陆军大校了,估计马上要升少将,这货可不好惹。

  “宋导,你认识陆瑾瑜吗?”我抬头问宋导。

  宋导眉间荡起涟漪,顿了一下,道:“等会儿我跟你一起上去。”

  宋导这个反应不言而喻,这个陆瑾瑜估计真的是个惹不起的大佬,搞得我心里有点打鼓。

  “不行,我得保存实力,可不能一下就把王牌亮出来。”我重新窝回宋导怀里,“你先回去吧,我去医院,当兵的人,应该不是太让人讨厌。”

  “不是所有穿着军装的人,都对得起军人这两个字。”宋导淡淡地道。

  我想起来,宋导可能也是军人,和这个陆瑾瑜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半晌无话,飞机落地,外面已经是黄昏了,我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饿的头晕眼花。

  在机场门口分开的时候,宋导抱了我一下,没有讲话,松开的时候说了一句,“小心一点,有事打电话给我。”

  “嗯。”

  身上披着毛呢大衣,伸进口袋一模,发现里面好像有东西。

  拿出来一看,竟然是一大块巧克力。

  忍不住笑出声,这男人,真是别扭,就不能直接给我嘛。

  掰了一块巧克力放进口中,明明是苦的,却甜到了心里。

  范时延排过来接我的车早就在外面等着了,我收敛笑意,上车坐好。

  “少爷说了,医院人多口杂,您回来,只好走后门,免得记者给您惹麻烦。”

  “无所谓,赶紧走吧。”

  范时延在想什么我懒得猜测,赶紧捡到老头子才是正理。虽然他没养过我,我也没当他是爸爸,可是没法否认,他是妈妈爱了二十年的人。

  就当是为了妈妈,我也要去弄清楚情况。

  接近十一月,帝都的气温很低,下车的时候冷得我直打哆嗦。

  前面一片嘈杂,我略微瞥了一眼,庆幸走了后门。

  老管家已经在外面等着了,看到我进来,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二小姐,领着我往前走。

  我四处看了看,到处都是把守的保镖,密不透风,也不知道是谁的人。

  “太太小姐,还有少爷,都在里面。”

  我看了一眼老管家,笑了,“李叔,天气凉了,您这穿得是不是太少了。”

  老管家理了理大衣,恭敬低头,“二小姐有心了,我这身衣服还是大少爷送的,挺保暖的。”

  “您这么说,我可就放心了,范家的天总算没有全变。”

  “二小姐没回来,天变不了的。”

  老家伙,早就站到范时延那边了,说话这么滴水不漏。

  不过也好,他肯提醒我就算不错了,这老货跟着里面那个老头几十年,他的态度,也算是参考答案了。

  “谁在外面?”

  女人的声音,一天就是范老太。

  我抬起下巴,唇角微扬,推开门,“阿姨这么大声,不怕吓到爸爸吗?”

  “阿媛?”范瑶蹭的一声站起来,瞪大眼睛看着我,“你,你不是在云南吗?”

  “本来是在云南的,听说我亲爱的老爸心脏病突发,回来看看财产有没有要我帮忙继承的。”我解开围脖,看了一眼床上戴着氧气罩的老头,无意识地皱眉。

  “放肆!你这个逆女!你就这么盼着你爸爸死吗?”范老太一把鼻涕一把泪,伏在老头子身边,“老爷,你睁开眼睛看看,这就是那个女人给你生的好女儿啊。”

  范瑶也皱了眉,上前去扶范老太,转过头来看着我,“阿媛,你说话积点德吧,好歹是爸爸,就算你不把自己当范家人,这个时候也不要落进下石好吗?”

  我略微挑眉,走过去,一把将范老太给掀开,挪开她刚才坐过的凳子,“啧啧啧,这凳子腿儿一直压着氧气管,你们这是什么新型治疗方法,挺有意思啊。”

  两个女人变了两色,范瑶的脸上更是血色全无,腮红也遮不住无尽的苍白。

  “阿媛……”

  她话还没有说话,房间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范时延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显眼的墨绿色军官制服,手上戴着白色手套。

  “闻名不如一见,二小姐,果然与众不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