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7章 烤焦了宋导的遮羞布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的目光让我想到隐藏在暗处盯住猎物的狼,极具攻击性,放肆地在我脸上扫了一圈,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轻咳一声,瞥过脸去,讪笑道:“宋导,媒体眼中的您可是个正人君子呢。”

  “我是不是正人君子,你不是最清楚?”他凑过来,闭上眼睛,略微眯起眼睛,在我颈窝处轻轻嗅了一下,呼吸时的温热气息缓缓洒在我的肌肤上,立刻就刺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不不不,那是我的错,宋导你还是个正人君子,只要以后不再犯了就好。”我眨眨眼睛,想要从他身上起来,却被他无形地扣住了腰肢。

  我咬咬唇,憋屈地看着他,“宋导……?”

  他略微挑眉,似乎在等我的下文,我微微靠近他,搂上他的脖子,缓缓吐出一句话,“导演大人,我、姨、妈、来、了!”

  “妖精……”

  他抱住我,揽在我腰间的手臂加大了力度,声音沙哑,夹杂着一点危险的情绪。

  “再不吃面可就坨了。”我微笑着提醒他。

  他没有松开我,竟然就这么搂着我,俯身去拿起筷子挑了挑碗里的面。

  “长这么丑的面,估计味道也没多好。”他一边挑面条,一面吐槽。

  我擦,你丫的吃个面条也要看颜值,肤浅。

  他一脸嫌弃,我还以为他不会吃,谁料他竟然挑起一筷子面条,放进口中。

  这男人,浑身上下都是矜贵的气质,就算吃个白水煮面也是一副米其林的视感,我都有点懵。

  “宋导,你们家是做什么的?”我试探性地问问。

  他动作顿了一下,继续低头去吃面,悠悠地道:“研究土木的。”

  我点了点头,“研究型家庭啊,那就是书香门第了。”

  那你为啥这么尖酸刻薄,我撇撇嘴,差点就把这句话给说出口了。

  窝在他怀里,我都不敢动弹,硬生生是忍着等他吃完一大碗面,最后竟然还把汤给喝了一半,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跟我一样一天没吃饭。

  “宋导,时间不早了,你是不是应该走了?”

  我单手撑着下巴,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肚子里已经饿得开始冒泡了。

  他放开我,面色餍足,竟然还难得地申了一个懒腰,站起身,是现在周围转了一圈。

  “有热水吗?”

  “啊?”

  “浴室有没有热水?!”他又强调一遍。

  我心里咯噔一下,吞了一口口水,一脸防备地看着他,“没有。”

  他顿了一下,看了我一眼,道:“嗯,那正好,我习惯洗冷水澡。”

  我:“……宋导,你认真的吗?”

  男人没理我,直接扯掉领带,自顾自地就往里间走,悠悠地道:“我换下的衣服立刻洗干净吹干,我等会儿出来就要穿。”

  我呆若木鸡,看着他从我面前飘过去,然后走进浴室,打开里面的灯,竟然真的打开了水龙头。

  卧槽!

  你说你一个导演,大半夜留宿一个女艺人家里,难道不觉得不妥吗?

  我深吸一口气,真想撬开某人的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真的有屎,关键是,老娘今天生理期好不好,你留下也没个卵用啊。

  内心里骂了无数句MMP,还没缓过神来,男人的声音又穿透水声穿过来。

  “过来拿我的衣服。”

  我咬咬牙,告诉自己要保持微笑,唇角上扬起刚刚好的弧度,差点就没憋出内伤。

  我的浴室里面有个小隔间,隔开了洗手台和淋浴间,他把衣服脱在了洗手台上,我走进去只觉得气闷不已,抱紧他的衣服就往外走。

  走出来才发现,这男人真的不是一般人,脏衣服竟然都是叠好的。

  气呼呼地将衣服全都泡进了水里,也不管能不能用水洗,直接扔进洗衣机。

  结果刚刚脱了水,浴室里的声音已经停了,某人又从里面说话:“浴袍。”

  我差点没把手里脱了水的衣服扔到他脸上,心里把我这些年的脏话词汇全都轮了一遍,最后还是怂包地将我很久之前的一件浴袍拿了进去,我个子不矮,他大概也能穿上。

  男人毫不避忌地走出来,浴袍还不到他的膝盖,看上去有点不伦不类。

  我有点想笑,他视线立刻就射了过来,我讪讪地撇撇嘴,转过脸去不说话。

  “二十分钟,把我的衣服拿进来,我看个文件。”

  我翻个白眼,抱着那一堆湿衣服走出去,想了想用吹风机吹还不得累死。

  吹了他一件衬衫我都觉得累得慌,折腾了十几分钟,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想法。

  咂咂嘴,提着他的衣服走进了厨房,站在了微波炉旁边。

  我简直就是个天才,用吹风机也太浪费时间了。

  想了想先用一件小衣服试验一下,我挑起宋大导演的遮羞布,用一个塑料袋包了起来,然后扔进了微波炉,开高温烤。

  以前在围脖上看到的,据说挺快的,只不过我一直不敢尝试。

  一分钟大概不够,我调了两分钟。

  只不过……似乎有点奇怪的味道……

  这味道搞得我有点心慌慌,没到时间就打开了微波炉的门,结果刚刚一打开,哎呦我去,差点没把我给呛死。

  剧烈的咳嗽,我退后几步,站在厨房门口深深吸了一大口气。

  结果刚一抬头就对上了宋祁言的眼神,我心里咯噔一下,表情瞬间定格。

  完了,不知道宋导的遮羞布是不是也是某个小情儿送的,有没有特殊意义。

  “你干了什么?放火了?”他略微皱眉,往厨房里瞥了一眼。

  我挪了挪身子,挡住他的视线,双手用力挥了一下,“没事儿,我就是热东西的时候时间调长了,烤焦了。”

  他转身不看我,结果视线在客厅里转了一圈,忽然转身看着我,“我的衣服呢?”

  卧槽!你丫的要不要这么敏感!

  “你的衣服我放到洗衣机脱水了。”

  “你刚才抱着的时候难道不是已经脱过水了?”

  我:“……”

  笑容已经没办法掩饰我的心绪,宋导的视线就跟激光涉嫌一样穿过我的身体,他走过来,直接将我拎到一边走进了厨房。

  完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