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55章 宋导救了我的演技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有点困难地扯了扯唇角,抿抿唇,“等会儿,你照顾着点我哈,可别压我的戏。”

  他笑了笑,转过头来给了我一个安慰的眼神,道;“放轻松,我不会恶意压你的戏,只不过,你自己要入戏才好。”

  湛炀说话没有自夸,我的确是有一点莫名的恐惧,尤其是对着他的时候,就特别难入戏,剧烈的对手戏也就算了,可是每次有感情戏,我就觉得特别别扭。

  化妆师小心翼翼地替我上妆,繁复的戏装,穿在身上有些许的燥热,加上天气温度也有点高,我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走出化妆间,外面的景已经布好了,湛炀一身官服站在戏台中央,笑容和煦,就算不开口,也已经是一幅画了。

  我扫了一眼旁边,封天晴和宋导正坐在摄影棚里,江宇腾站在外面,使劲地朝我眨眼睛,做了个极为风骚的加油手势。

  被他最后一个媚眼惊到,我紧张的情绪也消散不少,缓步走到片场中央,等待导演喊开始的命令。

  “action!”

  我深吸一口气,略微低头,再抬头的时候,唇角含着微微的笑意。

  台上的人一手握着折扇,一手背在身后,轻轻松松跳下戏台,走到我面前,饶有兴味地上下打量我,“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

  我放在袖子中的手收了収,避开他的视线,低下头去抖了一下长袖,用动作替代了眼神。

  “怎么会,今天这场戏,说不定是最后一场了。”

  “我到底,还是要为你唱的。”

  抬头,对上男人的视线,他的笑容骤然收敛。瞳孔中发出星光的微茫,淡淡蔓延出丝丝严密控制的情意,就像是驰骋海上的船边跃跃而上的浪花,汹涌却克制。

  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为戏而生的。

  我眼神一晃,情绪全散了。

  “咔!”

  李导皱着眉走出摄影棚,拿着剧本朝我指了指,“小范,你的情绪不够,再酝酿一下,重新来。”

  现场的气氛紧张起来,工作人员面面相觑,也能察觉到这场测试的意味,更加安静。

  我有点抱歉地看了一眼湛炀,已经不敢转头去看封天晴和宋祁言的表情。

  我不想,在宋祁言眼里看到失望,至于封天晴,还在其次。

  湛炀趁着别人不注意,在我耳边轻语,“就把我,当作是即将告别的恋人,宋容青就算再爱国,这一刻也和普通女子无异,放太多的家国情怀反而不真实。”

  我转念一想,胸口的气顺了一些,略微颔首,“嗯,我知道了。”

  “道别场,第二次,action!”

  还是刚才的台词,我依旧是抬头,闭上眼睛又睁开,照着湛炀说的话,代入情绪。

  “第一次见你,唱的是一拜天地,总觉得不够完美,今日再唱一场,如何?”

  我抬头,略带微笑地看着面前的湛炀,眼角微微下弯,在即将要迸发出得情绪之前,加了一道闸门,绝不让他看出我的情绪。

  那是宋容青表达爱意的方式……

  “咔!”

  骤然被喊停,我愣了一下,迅速地从情绪中抽身而出,有点紧张地看向走过来的李导。

  “小范啊,这情绪太过刻意了,不够流畅。”李导推了推眼镜,有点为难,估计也是不想在封天晴面前拉我面子,“本来已经演的可以了,可是湛炀的情绪太到位了,你这样的表达程度,和他一比就相形见绌了。”

  周围隐约有窃窃私语,我都听到了有人说我在拖湛炀的后腿。

  心里跟猫抓似的难受,我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摄影棚门口,男人颀长的身形忽然出现,视线朝我射了过来,没有说话,只是这么默默地看着我。

  他没有责备我,可是那样平静无波的眼神,已经成了我的负担。

  不想在他面前输的。

  “状态不好就去休息一下,等会儿再来。”

  宋导忽然开口,我愣了一下,抬头对上的视线,心里五味杂全。

  他没说让我放弃,应该是相信我的。

  李导轻咳一声,努力找自己的存在感,推了推眼镜,“嗯,可以休息一下。”

  “不用。”我打断他的话,微微舒了一口气,淡淡笑道:“我可以了,不用休息。”

  “那行,我们再来一条,大家打起精神。”

  副导演招呼了一声,众人又重新回到岗位,摄影棚外面,宋导还是站在原位,定定地看着我的方向。

  我虽然没有转身,但知道,他在我看我。不是通过摄像机,而是真真切切的,通过眼睛。

  还没开始,我却对上湛炀意味颇深的眼神,他注意到我在看他,缓缓收回视线,报以微笑。

  我来不及深思,那边导演已经再一次喊了开始。

  接着上一条,我放松下来,一改宋容青往日的矜持,伸手过去,示意溥珩拉住我的手。

  “第一次见你,唱的是一拜天地,总觉得不够完美,这一次,再唱一场,如何?”

  溥珩拉住我的手,随着我的脚步往台上走,声线温和,“拜了天地,可就是夫妻了,宋先生,可不是与我玩笑吧?”

  我的脚步顿了一下,脚下一旋,裙摆牵扯出一朵漂亮的莲花,在他面前站定。

  目光交错,宋祁言的脸在我眼前晃了一下,我不自觉地代入,如果是我和宋导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那个情景,我会如何地爱他。

  我必定是会疯狂地想要留下他的,去他妈的鬼国家大义,与我何干。

  可是我不能,我是宋容青,所以只能明知是死,仍旧是陪着他演完这场戏,让他知道,我会平安。

  忍不住想要流泪,我撇过脸,略微皱眉,掩饰泪花。

  “我说出去的话,从没有收回的,当年不就是让你占了便宜,与我合唱了一曲吗?”

  “这倒是,宋先生,高风亮节呢。”他笑答,眉眼好看。

  我们交换了一个位置,换成当年那一场戏的位置,仿佛是戏台上沉沉浮浮数十年的唱曲人。

  到底学了好多天的戏曲,我和他都能唱上两句,只是唱到那句一拜天地的时候,我的曲调完全被他的戏腔压了下去。

  完美的唱腔,叫人惊讶,就算是专业人士估计也挑不出错来。

  借着他的唱腔,我几乎真的要想象到那个年代那个画面,鼻子一酸。

  与他夫妻对白,低下头的瞬间,一滴眼泪不自觉地滴了下来,迅速地落在了蒲团上,消失不见。

  为了不让他看见,我起身时特意用袖子掩饰,作出戏中女子娇羞的模样。

  “咔!”

  我僵了一下,以为又是哪里出了问题,没想到李导笑得满意,老花眼镜都摘了下来,好似疲惫地揉了揉眼睛,声音沙哑,”过了,这条很好,情绪到位。”

  周围有人喊了一声耶,我悬着的心也跟着放了下来,立刻就笑了出来,想要走到宋导面前去,又觉得剧组人多眼杂不太好。

  江宇腾早就欢脱地跑了过来,手搭上我的肩膀,将我带到了封天晴面前,下巴微抬,“喂,瞧见了吧,小辣椒的演技那绝对是没得说,你收了她那是天上掉下了个宝贝。”

  我眨眨眼睛,没有去看封天晴,而是看向摄影棚外站着的人。

  “侥幸而已,所谓演技应该日积月累,而不是因为某一个人而一蹴而就。”

  我抿抿唇,有些许的心虚,诧异地看向面色淡定的女人。

  眼睛好毒,竟然看出来我刚才其实并没有真的用上演技,只是代入了自己的情绪,巧妙掩饰了过去。

  如果没有宋祁言,我或许跨不去刚才那个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