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43章 穆伊柔的孩子是宋祁言的?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男人脸色铁青,游走在暴怒的边沿,握着方向盘的手用了死力,青筋暴起。

  我回想起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千钧一发之际,冲出来的人是顾南风。

  他竟然会去救苏栩橙,明明第一次见面那天我觉得他很讨厌苏栩橙的。

  宋祁言一路飙车,瞬间的功夫就到了我的公寓底下,他动作迅速地转动钥匙熄火,随即长舒一口气,整个人疲累地伏在了方向盘上。

  “宋导……?”我试探性地叫了他一声。

  “下车!”凉凉的两个字。

  我撇撇嘴,拿着包下车,心里用力地嘀咕。

  要说他对苏栩橙没有一点眷恋,打死我都不信,还要装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虚伪。

  可如果他真的对苏栩橙回心转意,那我怎么办?

  窝在浴室里洗澡,我头一回想到这个问题,心里烦躁的很,当初会去爬他的床确实是我走投无路,也是我对他心怀不轨,可现在……

  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穿着浴袍出去,一抬头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宋导。

  看到我出来,他扫了我一眼,扯开领带,毫不客气地越过我走进浴室,撂下一句话,“去给我准备衣服。”

  我咬牙,“……”忍!

  我刷的一下打开衣柜,猛地发现,里面竟然全是宋祁言的衣服。

  丫的,竟然派人私闯民宅!

  一整个柜子,我的衣服可怜地占了一个角落,其他全是宋祁言的地盘,从衬衫到衣裤,再到精致的西装。

  正在心里吐槽,忽然听到一阵手机的震动声,我转过头去一看,是宋祁言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悄咪咪地凑上去瞧了一眼,联系人却让我怔了一下。

  穆伊柔?

  对方一连打了两个电话,我也不好接,只好对里面喊了一句,“宋导,有人打你电话。”

  里面没有回应,我抓了一下后脑勺,又看到对方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祁言,宝宝发烧了,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你能过来吗?

  轰地一声!

  仿佛有一颗炸弹在我大脑上空响起,穆伊柔有个孩子的事情在我脑子里转了又转。

  什么样的秘密是众所周知却又还能成为秘密的,那就是秘密的主人实在不好惹。

  穆伊柔的孩子是宋祁言的?

  胸口闷的难受,加上刚才苏栩橙的事,我脑子里一片恍惚,拉开浴室的门给宋祁言递衣服的没注意,转身就摔了一个大跤。

  整个人趴在了地上,膝盖传来一阵剧痛,顺便还牵动了背上的伤,疼的我龇牙咧嘴。

  幸好里面水声大,我悄无声息地又爬起来,自己坐在床边看了一下膝盖,似乎是没事,只是疼痛没缓过去。

  宋祁言出了浴室,看到我坐在床边,扫了我一眼,脸色还是不好。

  我正要跟他说电话的事,他却已经先看到了手机上的信息,慢条斯理擦头发的动作瞬间顿住,脸色都变了。

  抬头看我,眉头紧锁,语气怨怼,“刚才有人打电话给我,你为什么不说?”

  我心里抽了一下,正要解释,他却已经拿着衣服往客厅里走,脸上焦灼担心。

  只是两分钟的功夫,门外就传来砰地一声,随即就是楼下车发动的引擎声。

  我坐在空调底下,三十多度的天气,却觉得冷冽刺骨。

  还以为我选的人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原来都是提上裤子翻脸不认人的禽兽。

  也是,娱乐圈这种地方,谁又比谁多了一份真心了。

  嘴上这么说,眼眶不知道怎么就热了,我皱着眉揉了揉眼睛,暗骂自己不争气。

  丫的,哭个鬼!

  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对,这种时候留在这儿像个婆娘一样哭实在是掉分,还不如去看看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么一想,我赶紧去抓手机,拨通了号码。

  “喂,赶紧滚起来,我有事找你,大事,大事!”

  废话,跟踪宋导,这不是大事是什么?

  ***

  半个小时后,我全副武装,跟某个顶着鸡窝头的家伙,躲在了某座公寓底下的草丛里。

  “我说,你脑子是抽了吗?当初就跟你说过,宋祁言这个神秘的很,你不会真对他动心思吧?”

  鸡窝头转过头来用手电筒照着自己,一副被榨干的样子,肯定是不知从哪个渣受床上下来了。

  我瞪了他一眼,“少废话,你确定这里是穆伊柔的住所吗?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轻哼一声,多了一点精神,“你以为我杜飞是谁,这点小事不可能错的,穆伊柔住在这儿好几年了,一个人住,带着一个儿子,几乎不和别人来往。”

  “你要说宋祁言就是那孩子的爸爸,也有可能,毕竟自从我知道由着孩子的存在开始,只有宋祁言常常来看他们母子,每次都会带很多东西。”杜飞一边用力抓痒,一边说话。

  周围蚊子乱飞,我骨子里燃气的真相之婚更加旺盛,眼睛在黑夜里都在发光。

  “喂,万一宋祁言真有孩子,那你怎么办?”杜飞用手肘戳了我一下。

  我眼神瞟了一下,一把抓过他手中的望远镜,“什么怎么办?我又不是他老婆,人家前任还是国际天后呢,轮得上我管吗?”

  杜飞嗤了一声,对我的态度很是不屑,“要我说,你还不如现在就冲上去,搞清楚这对狗男女什么情况,真要有什么事,你把他们的事拍下来,也为以后做保障,要是这渣男敢不捧红你,你就曝光他!”

  我嫌恶地瞥了他一眼,“你还真是修炼成精了,现在这种办法已经是信手拈来了。”

  “娱乐圈这种地方,呆久了,谁都是一样的。”他无所谓地哼了一声,随即又对我挤了挤眼镜,“不过,你放心,哥们儿对你绝对是一心一意,绝对要等到你大红大紫了再爆你这些年来的丰功伟绩。”

  “小人。”我吐槽一句。

  “喂喂喂!关灯了,上面好像关灯了!”他忽然一把抢过我手里的望远镜,嘴里激动地压低声音喊,“是宋祁言,我看到了,绝壁是他!”

  我被他搞得都精神紧张,一连吞了好几个蚊子,呸了好几下都没吐干净。

  丫的,都怪宋祁言!

  气的我忽的一下从草丛里起身,吓得周围的知了都瞬间安静了。

  “喂,你干嘛?!”

  杜飞企图拉住我,却被我一脚踹在了草丛里,气得哇哇直叫。

  我从他身上跨过去,看了一下周围没有巡逻,尽量避开涉嫌头往公寓里面走。

  身后的杜飞一边骂娘,一边急匆匆地跟上来,我们俩跟打游击战似的窜进了公寓。

  这个时候的高级公寓,竟然是一片漆黑,我们从窗户爬进一楼,阵阵凉风从头顶吹下来,跟鬼屋似的。

  “我擦,这是要演午夜惊魂啊。”杜飞一把拉住我的手臂,“我可告诉你啊,你今天得给我加钱,我可是从来不出夜班的。”

  我在黑暗中横了他一眼,拖着他从旁边的楼梯往上走,这鬼公寓,竟然连电梯都有人脸识别。

  “三楼,三楼,三零九!”杜飞在旁边提醒我。

  “知道了,你安静点。”

  我舔了舔舌头,心脏噗通噗通的跳,这种侦查的刺激感,简直比拍戏爽多了,难怪那些狗仔会那么敬业。

  走到了三楼的楼梯口,我们停了下来,寻找方向。

  忽然,一道手电筒的光从窗户外面射进来,杜飞吓得松开了抓住我的手,脚下一个不稳,竟然从楼梯上滑了下去。

  哐哐哐几声,听着都疼,我捂着脸没敢看,确定他掉到底了才敢开口,压低声音,“喂,你没事吧?”

  “是业主吗?”外面巡逻的人开了楼梯口的连线。

  我怔了一下,完蛋了,这是要人脸识别的。

  “是业主吗?再不说话我们要上去了。”

  楼道口的灯光亮了起来,我吓得咬紧牙关,抬腿就想要去拉着杜飞跑路。

  滴滴!

  忽然,人脸识别系统响了一下,识别成功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