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37章 技高一筹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踩着人过去的画面很快就被人捕捉到发到了网上,那句没有姐姐竟然也火了起来。

  网友早就不喜欢白莲花的人设了,这样雷厉风行的风格反而招了一大批粉。

  我翻看围脖的时候,差点没叫出声儿来,粉丝破十万了啊啊啊啊!

  蔡雨萱爆出我和范瑶的事,明显是自己出事后想要得到范瑶的帮助,又遭到范瑶拒绝,最后想要拖住我们一起死,这是我一早料到的结局。

  只不过没想到,范瑶段位实在是不够,蔡雨萱这么一闹,她的口碑瞬间跌到谷底,粉丝被分成两批掐成一片。

  “身在漩涡之中还能笑得这么开心,看样子你一点儿也不担心了。”

  湛炀坐在我身边化妆,忽然转过头来,我连忙収住嘴角的笑意,耸耸肩,“没办法,苦中作乐,要不然,有人还真觉得我是个软柿子了。”

  他扯了扯唇角,笑意温暖,“今天是情绪爆发的一场戏,你可别太高兴,到时候哭不出来就麻烦了。”

  我吐了吐舌头,叹了口气,“本来就是全网黑,这么招黑的角色一播出去,估计又要有无数人骂我了。”

  “黑红黑红的,这是好事。”

  我笑了,“但愿如此。”

  副导演过来叫人,我们俩从化妆师出去,外面已经是一大批工作人员,这场戏是重中之重,明姬家破人亡,在得到皇帝宠爱之后毒杀皇帝,然后又想杀了太子心爱的岑欢,被世子阻拦,剧烈飙戏。

  苏栩橙和顾南风作为男女主,下一场就是他们,也早就到场了,正在和导演讲戏。

  我走过去,长舒了一口气,苏栩橙看都没看我一眼,倒是顾南风,对着我笑得诡异。

  “机位准备,各主演到位,咱们开始了啊!”

  “明姬刺杀岑欢,第一场,action!”

  偌大的宫殿里,岑欢紧握着皇帝最后的遗诏,看着步步紧逼的明姬,浑身颤抖。

  “欢儿,别退了,把东西给我,我不会伤害你的。”我略微一笑,看着她,还是从前那个烂漫少女。

  岑欢摇头,扬起下巴,双眼通红,“明儿,别再错下去了,你已经报仇了,为何还要祸国呢,太子殿下仁心,只有他即位——”

  “仁心?”我嗤笑一声,殷红的蔻丹掠过眉尾,咬牙切齿,“他们父子蛇鼠一窝,都不是好东西,让我父亲督造皇陵,寻找长生的千年木做棺椁,最后却灭我满门!”

  “皇上已经付出代价了。”

  “你到底拿不拿来?”我失去耐心,向她伸手,“欢儿,别逼我,我不想手上再沾上你的血。”

  嘴上这么说,我手中沾着皇帝鲜血的剑已经开始挪动,剑尖直指岑欢。

  “要拿遗诏,就从我的尸体手里拿过去。”岑欢挺直背脊,定定地看着我。

  我略微低下头,唇角是讽刺的弧度,“好,你们一个个儿都逼我,都逼我……”

  话音未落,我手中的剑又已经抬起,直直地向着身材单薄的岑欢逼去。

  “明姬!!”

  一声厉喝从身后传来,我浑身都僵住,提着剑裹足不前,手指颤抖地转过身去。

  宫殿门口,逆光之中,林清轩还是当年的模样,一袭青衫,只是昔日的陌上人如玉,如今也会提着长剑了。

  他的剑上都是鲜血,青衫的边沿也都是血污,明显是从血泊里出来的。

  我愣在原地,深知外面是怎样一番景象,他那样干净的人,不只是杀了多少人才能闯进今夜腥风血雨的皇城。

  “你来做什么?!!”撕心裂肺一阵吼,所有的恐惧都涌上心头,我怕,我怕他会有危险。

  太子不死便是新帝,不会放过我,也不会放过和我有牵扯的他。

  “我来保护你。”他缓缓靠近,面带微笑,“从前没有机会,今天我不想错过。”

  我深吸一口气,慌得手中的剑都落了下去,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衣服,往外面冲,“你走,你现在就走,不要再来了。”

  “明儿——”

  “你知道不知道你是我最大的负担!”我反问他一句,定定地看着他,两行泪簌簌地落下来,“你走了,我就什么都不怕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能担着,我不怕死。”

  “可我怕,我怕你死,更怕不能和你一起死。”

  他面色从容,看了一眼站在暗处的岑欢,长叹一声,“百姓是无辜的,太子比玉王更适合做皇帝,你不能毁了这个天下。”

  “这个天下毁了我的家!”

  我浑身没了力气,失声大哭,“父亲斩首那天,多少人向他砸了污秽之物,我现在就让这些人付出代价,他们根本就不配活在这世上。”

  “明儿……”

  他正要说话,忽然一阵凌厉的风从我正面而来,寒光一闪而过,我无法躲开。

  一阵天旋地转,是他拉着我的手和他交换了位置。

  箭矢没入血肉的声音,清晰可闻,在空旷的大殿里,让人心惊。

  我张大嘴巴,胸口剧烈起伏,看着眼前的人面上笑容不变地往下倒,直到那声剧烈的撞击声传来。

  “林清轩!!!”

  撕心裂肺的大吼,伸手过去却抓不住他的手了,我满眼血红地看向不远处缓缓放下长弓的太子,疯了似的扑过去。

  “我杀了你!”

  来不及到他身边,他抬起的手,轻而易举地射出第二箭。

  利器入体,疼痛深入骨髓,我定在原地,身体无法控制地向下坠落。

  伏在大理石地面上,口中不断地往外吐着鲜血,我的思绪开始涣散,脑子里却还是停留着一个念头。

  回他身边去。

  目光所及之处,是他挣扎着向我伸出的手。

  可是我离他太远了,爬不过去了。

  “阿轩——”

  突出口中最后一口血,瞳孔放大,落出两行泪水,混着血液,照映出那人的样子。

  “咔!”

  “一条过!!”

  导演一声令下,我伏在地上还没缓过劲儿来,周围人都忙着过去看效果,还是穆伊柔上来扶了我一把。

  “谢谢师姐。”

  “你可真卖力,刚才那一下倒下去,我看着都疼。”她笑着给我递了张餐巾纸,“这血包味道可不好,赶紧去漱漱口吧。”

  “可不是。”我撇撇嘴,赶紧从旁边随手开了一瓶水,“师姐你今天是有最后一场戏吧。”

  “嗯,最后皇帝登基,我去告诉女主真相那场。”

  最后一场戏是女主发现男主多年谋划,穿着嫁衣死去,男主将她葬在了千年木所制造的棺椁之中,孤老一生。

  湛炀被导演拉去看刚才的效果,从张导的表情里我也估计刚才那场戏我俩发挥不错,倒是苏栩橙,表现也就那样。

  “这部戏女主太正,虽然虐恋情深,但是她也顶着不少压力,要是不出点成绩,估计要坏了多年的口碑。”穆伊柔合作一起在小棚子里坐下,小声说话。

  “一个国际大咖,非要来混小荧幕。”我耸耸肩。

  “她是苏家大小姐,不需要天后的地位加持,用今天所有成绩来拼,无非是想要挽回那个人。”穆伊柔声音缓缓。

  我喝水的动作顿了一下,越来越觉得穆伊柔厉害,竟然连宋导和苏栩橙的事都这么清楚。

  “对了,你知道千古情抢先网播的事吗?”

  “千古情?”

  她摇了摇手上的手机,“你快看看热搜吧,没声没息的网播,就今天一上午,快破亿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拿出手机,在热搜上一划拉,果然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两个字——范瑶!

  点进去,竟然是她出演网剧千古情,而且也是一个妖妃的角色。

  “这部戏和我们的剧情很像,拍得无声无息,却制作精良,口碑好得出奇。”穆伊柔叹了口气。

  我神色淡定,往下翻看,心知不妙,范瑶竟然不声不响搞出这么大动静,放弃模特事业,来做演员。

  范瑶,演技爆表,高高地挂在了头条上。

  很快,我的名字也被拉上了热搜,千年木也被拿出去和千古情比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