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33章 人生巅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是说喜欢睡衣,这里样式应有尽有,别再给我废话,滚过去挑。”

  身后是宋导凉凉的声音,我心里五味杂全,“哦”了一声,走进了那一片睡衣的海洋。

  他真的让人把睡衣点给搬回来了,各种样式,看得我眼花缭乱,干脆就懒得挑,直接找了最简单舒服的。

  回到房间,我也不作死了,关上门乐呵呵地换衣服,身心舒畅。

  推开门的时候,宋导已经穿戴整齐,坐在餐桌前面动作优雅地吃早餐。

  我背上还是疼得难受,只是比昨晚好了很多,在他对面坐下,第一反应先开手机,看看昨天的事有没有留下后遗症。

  “别看了,你现在已经是全世界都认可的小白花了。”宋导扫了我一眼,语气轻飘飘的。

  我愣了一下,赶紧刷帖,果然,我又光荣地登上了热搜,虽然不是爆,但也热度不低。

  昨晚的视频被人剪辑一番发到了网上,我伏在范时延怀中的样子,还有范瑶呆站在一旁的画面,一切都剪辑的完美无缺。

  活脱脱就是小三十八线插足豪门千金真爱的狗血故事。

  范瑶一直活跃在时尚圈,在圈中地位不低,这段视频刚出去,我已经被骂了个狗血淋头,上次和顾南风的事又被重提,真正的全网黑开始了。

  “既然敢动手,你就应该相好后续了吧?”

  一抬头,对上宋导平静的眼眸。我放下手机,端起牛奶,放松地喝了一大口。

  “宋导,作为我身后的男人,这种时候,您至少应该给我一个爱的抱抱。”

  他冷哼一声,擦擦嘴边的酱汁,低下头去,“别想让我帮你,自己搞出来的事,自己解决。”

  我撇撇嘴,耸耸肩膀,“哎,你都说我是小白花了,那我就只能用小白花的方式解决问题了。”

  “受伤严重,我觉得我真的不能去拍戏了,宋导,帮我请假哈。”

  吃完早餐,我伸了一个懒腰,无视宋导阴森森的视线,从他勉强飘了过去,回到房间去,扶着腰趴在了沙发上,心平气和地看网上黑我。

  蔡雨萱作为圈内人,第一个忍不住出来证实,力挺范瑶,得到了一大票范瑶粉的好感,正义女神加持十分!

  我咂咂嘴,这女儿的智商,真的是堪忧。

  被这种人压着三年,真是瞧不起自己。

  翻来翻去,都是千篇一律的骂声,我登上自己的围脖,发了自上次被黑以来第一条围脖。

  ——跟范大小姐比起来,果然我这个明姬还是嫩了一点儿,怕怕,赶紧傍个富豪爸爸救救命。

  点击,发送!

  不出十分钟,妥妥的热搜,这回吃瓜的群众就上来了。

  键盘侠心态,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我这么一副作死的样子,反而让有些人觉得有意思,甚至有人开始觉得我才是受害者。

  一路往下刷评论,看得我乐得要死。

  ——只有我觉得这位范媛姐姐才是受害者吗?范公子明显不喜欢范瑶好嘛。

  ——豪门瓜就是不一样,皮儿大馅儿薄啊!

  ——呃呃,没有人发现这俩人都姓范嘛?

  我翻了翻眼皮,要不是觉得跟妈妈性叫汤媛怪怪的,我早就换姓了,也不用每天自己恶心自己。

  不过——宋媛好像还可以。

  正胡思乱想,外面传来细碎的声音,我赶紧爬起身,推开门就看到宋导正在整理袖口,估计是要上班了。

  “宋导,我记得你最近好像没有戏要导吧?”

  我双臂环胸,走到他身后,看着他慢条斯理地整理领带和衬衫。

  “没有好的剧本,我通常都是作为吉祥物的存在。”他瞄了我一眼。

  噗嗤一声笑出来,我走到他身后,看着镜子里的他,手臂抱上了他的腰。

  “你普度众生也够多了,今天就不能照耀一下我这个倒霉孩子吗?”他身上的味道太好闻,让我不自觉地用脸颊蹭了蹭他的后背。

  宋导侧过脸看了我一眼,悠悠地道:“狐狸尾巴,晃得有点太明显了。”

  我眨眨眼睛,笑得谄媚,凑上前去,“也就您这种道行高深的能看到我的尾巴,帮帮我呗?”

  他唇角扬了扬,没有说话,仍旧是对着镜子整理,确定领带没有问题了,这才看着镜子里的我问话。

  “说吧,想我怎么帮您?”

  我轻咳了一声,试探性地道:“宋导,蔡雨萱之前,是不是也走过您的门路?”

  男人愣了一下,随即脸上笑意散去,忽然就拿开我放在他腰上的手,转身去坐在了沙发上,仿佛不想搭理我。

  这是什么情况?

  我摸不着头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刚想问他,他却扫了我一眼,声线平静地开口。

  “范媛,不是所有女人,都可以轻易利用我的。”

  啥?

  “你想利用我引蔡雨萱上钩,就不怕我真的看上她吗?”

  我眨眨眼睛,对上宋祁言寒潭一般的眸子,半天才反应过来。

  “不是——”我双手叉腰,深吸一口气,“宋导,您这脑洞也太大了吧?”

  “我也就是想跟您借点钱,怎么就是用您来当诱饵了。”

  他略微皱眉,瞥了我一眼,随即移开视线,没有说话,脸色却有点不自然。

  我走到沙发后面,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压低声音,“您这颗大摇钱树,我可是要守一辈子的,蔡雨萱那种货色,我怎么可能用来祸害您这种绝色呢。”

  “一辈子?”他咀嚼了下这三个字,瞥了我一眼,“你是想当一辈子十八线,还是想做我一辈子的情人?”

  我:“……”野心太大,不敢说怎么办?

  “我不就是说说嘛,宋导您这么帮我,我哪儿能一辈子都是十八线啊。”我狗腿地替他捏了捏肩膀,又左右捶捶,“您看啊,我这不是伤患嘛,您要是不在,我吃啥喝啥啊。”

  我长叹一口气,“怎么说我们也有亲戚是邻居,互相照应一下也是应该的对吧?”

  “我们有亲戚是邻居?”宋导皱了皱眉,思索一阵似乎是没明白。

  我清了清嗓子,笑容依旧,“这不是我妈和您那位朋友住的挺近嘛,就差一个台阶的事。”

  宋祁言:“……”

  “我昨天可跟我妈好好夸您了,她老人家九泉之下一定会保佑您早日成为一个更高级别的吉祥物的。”

  宋祁言:“我已经是天娱的总制片导演了。”

  我拍拍手,“那恭喜你了,很快就要做天娱的老板了。”

  “……管理层和董事会不是一个概念。”宋导嫌弃地看了我一眼。

  我耸耸肩,“无所谓,反正我管不了那么多,我就是单纯地想红而已。”

  宋导“呵”了一声,“是挺单纯的。”

  说完,他将手机递给我,“自己转,看着办。”

  我喜笑颜开,赶紧接过来,然后好死不死地转了个圈,直接走到宋祁言旁边,熟门熟路地倒在他怀里,趴好。

  “范媛!”

  “在。”

  头顶上传来吸气声,但到底还是没有挪开我,由着我趴在他的胸口。

  周围全市睡衣,乍看之下也挺鬼畜的,偏偏我心情大好,觉得人生圆满了。

  睡着宋导,住着别墅,玩着手机,算计着老仇人。

  怎一个痛快了得啊!

  “宋导,密码……”

  “我的生日。”

  我:“……”忘了,怎么办?

  头顶上传来强烈的视线,我吞了一口口水,赶紧抬头,迅速地在宋导唇上啵了一下,“宋导……?”

  他瞪了我一眼,从我手上拿过手机,迅速地输入了密码,又重新扔给我,“六月二十七,下次再忘了,你就可以滚了。”

  我怔了一下,掰掰指头,“那不就是我睡了你的那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