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282章 差一点还能结个婚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一会儿,等到宋祁言回来,身后跟着一群保镖,每个人手上都有一根棍子。

  刚才的小和尚领着一群小和尚,一起扛着一根大铁棒,足足有七八米长。

  我站起身,有点惊讶,问宋祁言,“你想干嘛?”

  他看了我一眼,“你不是想看经筒转吗?”

  是啊,可这些东西能做什么?

  他没解释,转头去给了领头的保镖一个眼神。

  小和尚们扛着大铁棍上了山顶,那里有一个巨大的转经筒,有十几米高,据说好多年都没转过了,也一直无人问津。

  我看到他们把手中的棍子差到转金筒底部的一圈铁环上,然后抵着转经筒的筒壁,仿佛磨豆腐的石磨一样。

  杠杆原理。

  我笑了,转过脸看宋祁言,“你怎么驱动那些小师傅的?”

  他哼了一声,“一般人花钱,佛门中人花香火钱,没有区别。”

  啧——

  寺庙门口说这种话,也不怕被佛祖听见。

  我们说话的功夫,上面已经开始喊拍子,准备转动大的转经筒。

  我转过身,盯着那巨大的转经筒,心里也有点期待。

  旁边围观的人已经越来越多,刚才没有转动转经筒的小情侣们全都拭目以待,寺里修行的小师傅们也都隔着窗户偷偷往外看。

  一!

  二!

  两声呐喊,小师傅们是往前走了两步,转经筒却只动了一点点。

  筒上挂着的银铃无数,在转动的瞬间发出微微的声音,被风声牵动,久久不绝。

  我十指交叉在胸前紧紧握住,暗暗祈祷,赶紧转吧。

  身边的人看了我一眼,笑了,伸手过来将我的手分开,他握住我的手。

  “过去看看。”

  他牵着我,一步步踏过石阶,走到巨型转经筒下面,前面小师傅看到我们过来,忽然来了神力,齐齐呐喊一声。

  就在我和宋祁言顿住脚步那一瞬,转经筒发出一声腐朽的摩擦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断了。

  随后,小师傅们明显毫不费力,轻松地使转经筒转动。

  风吹过,音铃声不绝,底下的保镖们也同时撬动小转经筒,周围一片喝彩声。

  小情侣们全都赶到转经筒边上,摸摸筒壁,祈求姻缘长久。

  我松了口气,摸了摸宋祁言的掌心,“佛祖这回是向金钱妥协了?”

  他抬起下巴,悠悠地道:“你跟我用不着不存在的人祝福,不过,如果你想要谁的祝福,就算是佛,他也得给我乖乖说好话。”

  我笑了,抱住他的手臂,拉着他走到转经筒旁边,握着他的手一起贴上转经筒壁,轻轻许愿。

  不求其他,就求和身边的人好好的,一家人平安。

  我好不容易有个家,不能就这么没了。

  睁开眼睛,发现宋祁言正看着我。

  “你不许个愿?”我问他。

  他低头,看了一眼我们牵在一起的手,道:“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心下一动,这才想起来他藏了十几年的那盆风信子。

  一转身,就看到周围开的跟云霞似的风信子,特别好看。

  我深吸一口气,五脏六腑的浊气和阴霾都瞬间散去,牵着宋祁言走下台阶,“祈福?”

  祈福的话就是要去寺庙的后面,那里有很多僧侣的禅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定有一个人在那里等了很久。

  一路走过去,越来越安静,我们避开了祈福的人群,往最偏僻的地方走。

  小和尚与花。

  那一定是一个种满了花的地方。

  正殿被香火气息包围,并不能闻到任何花的气息,一直到最偏僻无人的地方,隐隐约约的味道才传过来。

  风信子本来香气就若有似无,能扑鼻而来,必定是大片的风信子。

  “两位,这里是禅房。”一道苍老的声音传过来。

  我颤了一下,被吓了一跳。

  宋祁言拍了拍我的背,有点不友好地看向声音的源头,是个头顶九戒的老和尚,手上提着给花浇水的花洒。

  “吓着您了。”老和尚朝我醒了一礼。

  我笑了笑,表示无事,抚了抚肚子,“没事,就是看您的花中的太好了。”

  老和尚笑了笑,“这里不算好,院子里那些才是真好。”

  “可惜。”他又摇摇头,走过去给身侧的风信子浇水,“风信子这种花,喜欢的人可不多。”

  “那真巧了。”我挽着宋祁言的手臂上前,“我和我先生都很喜欢。”

  老和尚闻言,将手中花洒放下,笑了笑,“我这院子的门没锁,里面贵重的东西没有,花倒是不少,两位可以自行观赏。”

  我点了点头,和宋祁言相视一眼,再三道谢,进了禅房的后院。

  院子里果然有很多风信子,开得很好,一片纯白之色,比外面的姹紫嫣红更有味道。

  “等会儿偷两盆回去。”我凑在宋祁言耳边道。

  他看了我一眼,“两盆就够?”

  我笑了,“老和尚种这么多不容易,多少给菩萨留点面子。”

  两人这么随便扯着,貌似无意地进了老和尚的禅房。

  推开门,香火的气息很淡,花香为主,黑漆漆一片,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连灯都不开。

  唯一精致的就是,在床榻的对面放着一架屏风。

  我在椅子上坐下,和宋祁言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悠悠地对着空气说话:“那小姐,可以出来了吧?”

  空气中一片安静。

  我翻了翻白眼,“您要是再不出来,我们可就要走了。”

  屏风后面传来女孩的一声轻“呵”,夹杂着点惊喜。

  那里从屏风后面走出,身上穿着藏族独有的藏袍。

  她这种装扮我还是第一次见,有点新鲜。

  她在我对面坐下,双腿交叠,视线扫过我和宋祁言,眼带笑意,“你们怎么知道是我?”

  宋祁言:“猜的。”

  那黎又看向我,我耸耸肩,“猜的。”

  她啧了一声,撇嘴,“真没意思。”

  其实我前几天就有一点怀疑,结合那镇宏来找我们合作,再加上那黎给我的那一针药,隐约觉得她对我没有恶意,而且知道地不少。

  这个时候还能去剧组送消息,用的办法又那么诡异,我第一反应就是她。

  “我们好不容易避开所有眼线见一次面,开门见山?”我挑眉看了对面的人一眼。

  她哼一声,看了一眼宋祁言,“我好心救你,你老公却踹我一脚,这账怎么算?”

  “我肚子上到现在还有一块淤青呢。”她作出生气的样子。

  我揉了揉太阳穴,瞥了一眼宋祁言,“要不……你让她踹你一脚?”

  宋祁言:“……呵。”

  我捏捏鼻子,对着那黎耸耸肩,“你也看到了,不存在的。”

  “你要是早点给我点暗示,我也不至于被吓到,你那催眠是在吓人。”我想起来那天还心有余悸。

  对面的人翻了翻白眼,“谈个恋爱至于把命都搭进去?”

  “你不懂。”我高深莫测地摇头。

  她一脸无语,看了一眼宋祁言,“算了,暂时记在账上,以后再找你算账。”

  宋祁言面无表情,明显没放在心上。

  他看了一眼手机,“时间不多,你打算什么时候结束废话。”

  那黎:“……”

  我眨眨眼睛,朝她笑笑,其实内心也是这个想法。

  她哼了一声,转身去屏风后面拿出一本东西,“这是病毒研究的初始数据,你们拿回去,凭江家的本事应该能保证你们一家安全。”

  宋祁言接过东西,并没有翻动,定定地看着眼前人,“那小姐,你现在最应该告诉我们的,应该是你的立场和理由。”

  没错,她的出发点太迷了。

  “我们之前见过?”我问了一句。

  她看我一眼,粲然一笑,“岂止见过,差一点我们还能结个婚什么的。”

  我&宋祁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