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279章 夜晚的石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湛炀来探班的事还是没瞒住,我早上还没上戏,秦导就过来找我,问我能不能请湛炀客串一个角色。

  湛炀早就说了退圈,这会儿客串无疑是个电影增加了曝广度,秦导这如意算盘也没打错,可惜了,我懒得让人这么消费我的名声。

  之前就一直和湛炀捆绑,这回有我的剧组又和他粘上关系,十有八九被拉上热搜,说不定连我和宋祁言婚后不协这种话题都能编造出来。

  这么一想,干脆就告诉秦导,湛炀公司事务非常忙,只不过是来看望我这老朋友,不方便客串。

  秦导听这话也只能点头,连去休息室看湛炀都没去,势力地很直接。

  湛炀听了只是笑笑,无所谓地摆手,“时间不早,我该走了。”

  你就不该来。

  我翻了翻白眼,又不放心他在组里乱走,请了封天晴送他。

  等封天晴回来,我已经在和范瑶对戏了,她今天状态不太好,连台词都记不住,眼下大片大片的乌青。

  “行了,休息一下。”秦导也看出不对劲,脸色不太好,又不敢对范瑶说话太过。

  我看了一眼范瑶,没说话,下了台去了封天晴在的位置。

  “怎么了?”刚才在台上就觉得她有话对我说。

  封天晴一边给我倒水,一边不留痕迹地开口:“刚才出门送湛炀,遇到了顾娥。”

  顾娥?

  我联想到那个温和的女人,一抬头就看到她,正坐在影棚旁边安静地喝着茶,细细揣摩台词。

  “他们俩说话了?”

  封天晴摇头,想了一下,“没说话,不过……无声胜有声。”

  我笑了,“这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他们俩认识。”封天晴说出猜测。

  我愣了一下,“他们俩?”

  这俩人应该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去才对,但封天晴的感觉也基本不会有错。

  “你让人盯着点顾娥。”事实上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我就觉得浑身不舒服,现在又粘上湛炀,更加扑朔迷离。

  封天晴点头,出去处理各种事务。

  我稍微休整了一下,到前面片场,刚好看到范瑶拿着剧本发呆,脸色异常难看。

  “你什么情况?”我走到她面前停下脚步。

  她抬起头,眼下一片乌青,一看是我,立刻转过头去,“少烦我。”

  “有事就直接说,趁着现在我们还算是统一战线,要不然等你糊了,别拉我一起死。”我双臂环胸,觑了她一眼。

  她冷哼一声,挪动身子,看向别处,“少假好心,不用你帮忙,也不会拉你下水,有哥哥在,我什么都不怕。”

  “你现在不怕你妈伤害你哥了?”我啧了一声,站起身,“覆巢之下无完卵,你要是出事,以他的性格不可能袖手旁观。”

  范夫人是现在最快的切入点,只要范瑶松口,我觉得离秘密真相大白那天就不远了。

  “你身上的病毒怎么样了?”范瑶避开话题,忽然转头看我。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她竟然知道病毒的事情,“你怎么会知道?”

  “能不生就不生吧,反正将来又不是生不了。”她没接我的话茬儿,扭过头往片场里走。

  我上前一步,又顿住脚步,脑子里有一瞬间的混乱。

  “准备一下,二场开拍!”副导演在场内喊话。

  我甩了甩头,往场中走去。

  这场戏是和范瑶对戏,我之前被她说的心里烦躁,连续好几次NG,场内气氛都冷下去了,秦导看宋祁言不在场,挥了挥手让我下去休息。

  “到底怎么了?”封天晴过来查看我的情况。

  我摇摇头,“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最近事情这么多,你就算不预感也会有事情找上门,何必想这么多让自己难受。”封天晴看了一眼手表,“还有一个小时六点,我答应过宋祁言绝不让你超时工作,你最好调整状态赶紧上戏。”

  我深吸一口气,将一整杯水都灌了下去,脑子里将台词又回忆了一遍,调整状态再一次走出去。

  这一回勉强过,秦导的脸色总算多云转晴,把接下来的情况安排了一遍。

  因为是末世科幻,特效居多,拍摄周期并不长,再有一个月也就差不多拍完了。

  如此匆忙,十有八九是因为宋祁言在背后施压,因为再过一个月我的肚子就无论如何都藏不住了,整个剧组不可能陪着我修一个产假。

  肚子里的小家伙越来越安静,安静地让我越来越心慌,陪了这么多天的宋祁言又忽然不在身边,干脆就彻夜睡不着了。

  直到半夜,门口好像有一声敲门声。

  外面有保镖守着,按说不该有人敲门来着。

  我试着问了一声,没有任何人回答我,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从床上撑起身子,打开床头柜从里面拿出一把腔。

  那是一把迷你的P3AT,宋祁言早早留给我防身用的。

  把东西藏进口袋,这才慢慢挪到门边,顺着简易的猫眼往外看了一眼。

  门口没人,但也没有保镖。

  我下意识地摸上肚子,心里打鼓,尝试着给封天晴打电话,但连续三个电话都没人接。

  忽然,又是一声敲门声。

  仔细点听,像是石头砸在门上的声音。

  门口是一片空地,我看出去又没有人,那对方是怎么把石头打上门的。

  我紧张地手心里都是汗,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门外的声音却一声接着一声,中间间隔不一样,但又好像有着诡异的规律。

  中间距离的时间似乎有点奇怪。

  我在原地坐下,拿出手机,计算着中间的时长。

  7s,6s,2s,5s,7s,1s,5s

  然后就是重复,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我坐在原地发愣,将这几个数字在脑子里一遍遍回放,门外的声音也不知不觉就停了。

  到底什么意思?

  我几乎本能地觉得对方没有恶意,否则真要我死,直接开腔就好,以我现在的身手根本躲不过去。

  一坐就是半夜,早上封天晴来开门,一看到我坐在地上,以为我出事了,吓得差点叫出声。

  我缓缓回头,知道自己脸色难看,扯了扯唇角,“晴姐,我没事。”

  她松了口气,赶紧扶我起来,“到底怎么了?你门口不是有保镖吗?怎么不叫人?”

  外面有保镖吗?

  明明昨晚一个都没有。

  这批人都是宋祁言的心腹,不太可能集体叛变,我暂时压下没提,只是去剧组的时候问了领头的黑大哥一句。

  “你们夜里是多久换一次班?”

  黑大哥估计没想到我会问,恭恭敬敬地回答:“半个小时,你放心,您的房间我们是不会离人的。”

  果然,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离开了。

  我不再多问,只是刚进组就听到一个同组的小演员过来,凑到我身边,小声问我:“媛姐,你是不是惹上私生了,怎么昨晚我听你房间一直传来敲门声。”

  剧组住所安排地近,她如果住在我身边能听到不足为奇。

  我干脆故作苦恼地点头,“是啊,半夜都没睡着。”

  小姑娘有点讨好我,也是真热心,义愤填膺,“也太过分了,就算再讨厌你,也要顾及你是孕妇吧,好没素质。”

  一边说一边往外走,抱着手机打字,十有八九是给外面娱记发消息了。

  爆一点对同组演员有利的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示好的方式。

  我现在这个全网黑的状态,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卖惨了。

  果然,下午拍完戏我就看到了热搜的推送。

  ——范媛遭私生骚扰

  一个孕妇,一整晚不睡觉,足够引起很多人群的共鸣。

  而且这个话题引起的后续话题也不少,很多人同情我的同时也开始看前几天的爆料,觉得把颜娜的死归咎于我实属无稽之谈。

  ——无非是嫉妒人家有面包有爱情,路人看法。

  ——范媛也是一路坎坷,好不容易嫁入豪门还被这么黑。

  ——听说宋祁言自立门户是白手起家,范媛也算是患难与共了。

  看到最后一条我差点笑出声,宋祁言把s2s挖空了才走人,这会儿倒赚了一博同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