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275章 被那黎看上了?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颜娜出事了,死的无声无息,我们得到消息的时候人已经进了太平间,外面记者闻讯而至,将医院围了水泄不通。

  我又一次被拉到人前公开处刑,上次救了人是好事,可是这回人没了,媒体又开始调转枪头,觉得上次我是故意做戏,逼死颜娜的凶手还是我。

  上次给颜娜用药的医生怎么都不说幕后指使,一口咬定自己是颜娜的黑粉,看不惯她的所作所为。

  这说辞太牵强,更像是避重就轻,比直接污蔑我还耐人寻味。

  我靠在床头,一个头两个大,果然还是接到了秦导的电话。

  “范媛啊,听说你最近身体不好,我这想着,要不然你就暂时休息,剧组这里进度也不急。”

  我笑着应了,又不是听不懂话里的意思。

  我已经彻底影响了剧组的形象,再这么下去,电影黄了是迟早的事,就算得罪宋祁言也顾不上了。

  “尸体不久就会被警方带走,但我估计,查不出来什么。”封天晴坐在我对面。

  宋祁言接到消息就出去了,到现在都没有消息,我现在一肚子憋屈,怎么都不顺心。

  “晴姐,我想去一趟医院。”

  颜娜的死,就算不是我造成的,十有八九也是被牵连了。

  封天晴抬起头,瞄了我一眼,“圣母心泛滥?”

  我双手枕在脑后,长舒一口气,“是心虚。”

  颜娜虽然讨人厌,但真的罪不致死,肯定是知道了什么,对方才灭了她的口。

  最重要的是,她是怎么死的,我很想知道。

  “医院现在被围地水泄不通,你过去肯定会被拍到。”封天晴放下手里的东西,看向我,“听我的,别作死,好好呆着吧。”

  “不行。”我心里过不去,强行撑起身子,“拜托你去打点吧,我还是想亲自看一眼,哪怕……”

  哪怕说一句对不起……

  封天晴叹了口气,摆摆手,“不懂你们。”

  她起身,出门去安排了。

  我重新躺回去,身体沉重,动一下都是痛苦的。

  有一种快要撑不住的感觉,从来没有。

  颜娜跟我连朋友但称不上,但这种害死人的感觉真的不好。

  再加上身体真的弱,坐上车的时候,我感觉眼睛都是朦胧的,有点看不清眼前的画面了。

  “等宋祁言回来,你自己自首。”封天晴悠悠地道。

  我笑了,“放心。”

  口干舌燥,胸腔里就像有一团火在烧,热得我五脏六腑都不舒服。

  不停喝水,但也不能减弱身上的痛楚,头皮一阵阵发麻。

  到医院的时候,外面果然已经被围地水泄不通,封天晴带了化妆师,我们戴了假发化妆成看病的母女俩才进去。

  里面有自己人,进太平间并不难。

  阴森森的冰库,上一次进类似的地方还是范老头去世的时候。

  因为是刑事案件,颜娜的尸体被隔离了,小小一个单间,孤独的一具尸体,盖着白布。

  封天晴陪着我进去,也有点退却,站在门口没进去。

  我独自走进去,在白布面前站了许久,还是没忍住,伸手去掀白布。

  “别动!!”

  我手还没碰到,一声惊呼在身后响起,吓得我赶紧收回手。

  转身,就看到那黎站在身后,微微喘着气。

  “赶紧出来!”

  她站在门口,脸色很是难看,见我一直不动身,直接伸手过来拉我。

  “你是没脑子吗?这个时候来医院?”关上了冷库的门,她在太平间里就开始数落我。

  我略微挑眉,视线落在她死死抓住我手腕的手上,悄无声息地把手抽了出来,“那小姐,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猜的。”她意识到自己语气不太对,皱着眉道。

  旁边封天晴也有点懵,没料到那黎会忽然出现。

  双方保镖堵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宋祁言呢?”那黎环顾四周,嗤笑一声,“这种地方,他让你一个人来?”

  我捏捏眉心,“那小姐,你管的有点宽了。”

  她撇撇嘴,从口袋里拿出手套,慢条斯理地戴上,“我早说了,我对你身上的东西很感兴趣。”

  “跟我回那家吧,我替你检查。”

  “你昨天已经送过药了,对我也算是仁至义尽,实在不用这么费心。”跟你回那家,我是找死还是找死?

  “你没用那药?”她再次皱眉,有点不悦,“那药是最好的。”

  我耸耸肩,“不敢,怕死。”

  她翻了翻眼皮,“暴殄天物。”

  “算了,反正你跟我走吧,我给你治。”

  我正要反驳,她已经过来抓住我的手腕,径直往外面拉,门口的两拨人马愣了,竟然没打起来。

  “那小姐!”

  我停住脚步,往回拉手,“我们好像没这么熟。”

  后面封天晴带着人跟上来,将我们团团围住,脸色严肃,“那小姐,您最好还是先放手。”

  “外面现在全是记者,你们根本出不去,更何况,你的身体已经撑不住了吧?”她扫了我一眼,双臂环胸,“我说了懒得害你,想这么多做什么,不让我治也是死,还不如死马当活马医,说不定我把你治好了呢。”

  “不用了,我有医生。”

  “废话真多。”

  她小声嘀咕一句,给了身边保镖一个眼神,下一秒就把我往外拉,两拨人立刻混战在一起,结果她竟然在外面也有人,人多势众,还是将我带上了车。

  我长舒一口气,一肚子火,“那小姐,你要不是个女的,我严重怀疑你对我的想法。”

  她笑了,让司机开车,“你长的好看,我就算有什么想法也正常。”

  我冷笑两声,才不会信她的鬼话。

  “你真的能治?”

  “不能又怎么样?你现在在我的车上,身边也没医生,倒不如让我试试。”

  她说的草率,靠在窗户边上,目光悠悠,“你现在已经进食困难了,再往下五官都会受影响,先是眼睛,再是听力,不用我说,你自己有感觉。”

  没错,今天早上出来的时候,我确实又感觉到半失明的感觉。

  “你打算怎么治?”

  “跟着感觉走。”她打了个响指。

  我闭了闭眼睛,很想掐她的脖子。

  憋着一肚子的火进了那家,进门就是浓烈的花香。

  我想吐,强忍着没表现出来。

  忽然想起来作天走的时候,老管家迎面端过来的那碗排骨汤,当时闻着胃口大开,可是回去之后就难受了。

  我有点迟疑,走进去的速度也慢了许多。

  那黎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热忱,带着我进了她的私人研究室,竟然比江宇腾的研究室还要完善,里面一应俱全,简直就是一个手术室。

  “躺上去,我给你打一针。”她拍了拍手术台。

  我停住脚步,站在门口,防止有人在背后关上门。

  忽然,那黎一抬头,跟我身后的人四目相对。

  我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推进了研究室,砰地一声,门被关上了。

  “我都说了,别想太多,你现在跑也不能跑,还不如让我治,说不定运气好就痊愈了。”她一手握着注射器,一脸笑意地看着我。

  卧槽!

  遇上变态了。

  小妖怪啊小妖怪,你倒是赶紧出现救我啊。

  我知道站着没用,因为……她向我走过来了。

  “放心,不痛,打一针下去,你觉得会觉得浑身都轻松了。”

  信你个鬼,一脸变态医生的表情。

  “那小姐,我之前遇到什么事都没后悔过来西部,但是现在我后悔了。”

  她耸耸肩,“那可真是我的荣幸,竟然能改变你的想法。”

  话音刚落,她一把抓住我的手臂,强行一针扎下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