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255章 二十年前的聘礼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上官夫人径直走到沙发主位,打算坐下来,没想到老爷子拐杖一横,凉凉地扫了她一眼,“我能容忍寻宋阳把那只不像鸟的玩意儿养在家里,是因为不干扰环境,至于你……”

  不像鸟,鸡……

  寻宋阳身边那个二夫人。

  我捏了捏鼻子,老爷子宝刀不老,当初在车上遇到的时候果然不是我的错觉,老王八。

  上官夫人冷哼,大概是不想多生事端,竟然就在原地站着,改变了坐下来的想法。

  “废话不要多说,言小子为了媳妇儿能让着你,我可没好脾气,趁早把底牌亮出来,在我宋家耍横,你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本事直挺挺地走出去。”老爷子收回拐杖,背脊挺直,上位者的气势到底还是吓人。

  大厅里一片安静,上官夫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我想要宋家在南省的那座山庄,里面所有的东西,包括陈设物什,你们必须立刻作出决定,然后让里面的人在一个小时之内撤出来。”

  我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条件,大摇大摆就为了这么一座山庄?

  “能把顶着宋公馆的山庄改成我的别墅,一定是不一样的感觉。”她捋了捋碎发,脸颊上未有任何的岁月痕迹,死过儿子的人,比宋夫人还要显年轻。

  这女人真是搞不懂。

  “你有病吧?”江宇腾白了她一眼,“这点条件装个鬼逼,爷爷,赶紧打电话,让人撤出来,这女人今天要是拿不出来医学文件,我就拿她做实验。”

  “一个小时之内,人不可能全都撤出来。”宋祁言忽然开口,转向顺哲,“山庄里有孤寡老人吧?”

  “是,都是夫人收留的,单单是她们从山上撤离,就得要两三个小时。”

  “夫人,你这个条件,并不合适。”宋祁言眯起眼睛,盯着对面的女人。

  我皱了皱眉,回想起那座山庄的结构,当时去的时候我也算逛了个遍,不像是有孤寡老人的样子。

  上官夫人眉头拧紧,看向宋夫人,“装模作样果然还是你在行,收留孤寡老人,你竟然会做这种事?”

  “你哪这么多废话,宋姨人美心善,跟你似的心怀死儿子?废话再多说,我就是看着小辣椒死,也不想要你的文件了,趁早滚蛋!”江宇腾又是一阵炮轰,情绪激昂。

  我:“……”不太想死呢。

  好像掐死这二哈,不会说话就闭嘴嘛!

  宋祁言凉凉地扫了他一眼,这货毫无知觉,对上官夫人已经厌恶到极点,逮着机会就炮轰。

  “两个小时。”上官夫人深吸一口气,后退一步,“多一分钟都不行。”

  “多谢夫人谅解。”顺哲略微颔首,看了宋祁言一眼,“少爷,我去安排。”

  “嗯。”

  这俩人肯定没憋好屁,一开始我还只是怀疑,现在基本可以肯定,山庄里绝对没有什么孤寡老人,他们就是单纯地拖延时间。

  “山庄你很快就会拿到,现在该说文件在哪儿了吧?”宋夫人平心静气,转向身后的女人。

  上官夫人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轻轻耸了耸肩,“在帝都第一银行的保险柜里,我设置了时间,两个小时过后保险箱就会开,但时候如果手续还没办好,可别说我为难你们。”

  宋祁言给了江宇腾一个眼神,这货重重地哼了一声,拉着封天晴往外走,去验证文件的有效性,一座山庄对宋家不算什么,但也不至于让人欺负到额头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顺哲打电话安排撤离的同时也准备好了转让书,递到老爷子面前。

  老王八撇了撇嘴,随手就签了字,上官夫人想要伸手去拿,他忽然压住了转让书。

  上官夫人皱眉,“老爷子这是舍不得?”

  “我是提醒你,那座山庄风水旺,一般人压不住,你中年丧子,寡居一生,最好不要独住,要不然半辈子累积的家产还要改姓厉,实在是令人唏嘘。”

  上官夫人:“……”

  这种时候还要过一把嘴瘾,真是服了。

  眼看着上官夫人拿到转让书,细细看了一遍,我竟然觉得她好像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有鬼。

  两个小时不长不短,我站着实在麻烦,干脆在老爷子旁边坐下,宋祁言给我剥橘子。

  “他醒了,你没去看过吧?”上官夫人忽然问我。

  我略微挑眉,张嘴咬下宋祁言递到我唇边的橘子,“你这个当妈的也没去过吧?”

  对于湛炀,我一直都是持正面态度,但也止于可以信任的朋友。

  可是他现在不只是湛炀,更是上官琛,我只要一想到这人没死还装死,害了宋祁言七年,就对他喜欢不起来,更何况我们随时有可能成为敌人,范氏集团股份到现在都在他手里,我寝食都难安。

  女人狠狠瞪了我一眼,“他就不该救你!”

  我毫无心理压力,靠向宋祁言,闭上眼睛,“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哪来的优越感,总把自己安在受害者的位置上。”

  “夫人,你年轻的时候可是做了人家的三儿,生的儿子也是私生子。”

  “你的儿子,打着兄弟情深的幌子,干着背后阴人的勾当。”

  我啧了一声,“要不是我今天中毒有求于你,真想把你挂窗户上,对光瞅瞅,是不是空心的。”

  上官夫人:“……”

  本来还像去看看湛炀,现在看来不必了,没心情。

  老娘这半条命说不定还要折在他手里。

  对面的女人张了张嘴,扫了一圈周围发现自己没带可以打嘴炮的人队友,只好看一眼手表,凉凉地道:“还有二十分钟。”

  旁边宋祁言表情淡定,默默地给我剥橘子,一言不发。

  我安了心,细想之下又开始难受,那山庄里不知道有多少奇珍异宝,单是宋夫人的首饰估计就能价值连城。

  夭寿!亏大了!

  上次一个手镯就是天价,仔细想想,那简直就是巨额损失!

  正想着,嘴里被堵上橘子,我憋屈地看了一眼宋祁言,他朝我扯了扯唇角,微微笑。

  卧槽,顺哲的标准笑容,吓人。

  顺哲刚好走进来,朝上官夫人鞠躬,“您可以让人去验收了,东西都齐全。”

  上官夫人打了个电话,应该是一早就有人在山下等着,料定了宋祁言会答应。

  “算你们识相。”她转身,整理了一下包,踩着高跟鞋往外走,一脸得意。

  眼瞧着她出去,宋祁言也接到了江宇腾的消息,确实拿到了不少关于病毒的资料。

  “这女人是疯了吗?通过这种方式拿钱?”卧槽,这么多宝贝啊!

  宋祁言白了我一眼,“是你自己疯了吧,满脑子都是钱。”

  老爷子哼哼两声,“一个月之前芷溪就觉得住在南省没意思,刚好你们小两口要结婚了,她就把家里东西收拾了一下,打算送给你做聘礼,这会儿全都好好放在银行里呢。”

  我眼睛闪出光芒,心脏放回了肚子里,没想太多,“那真是完美……”

  “她想要的东西应该就在山庄里,只不过我们不知道。”宋祁言淡淡出声,视线落在果盘上,“不知道,才是最危险的。”

  “但凡是有价值的东西我都拿出来了,想着就算变卖也能给你提供一大笔资金,她要的东西如果还在山庄里,那就只能是房子,或者是我没放在心上的……”

  宋夫人皱眉,稍微顿了一下,眼神中闪过一丝幽深。

  “妈?”我叫了她一声,“怎么了?”

  宋夫人坐下来,揉了揉眉头,“有些东西,似乎忘记拿出来了。”

  “什么?”

  我下意识地以为是宝贝,心脏一抽一抽的哦。

  “当年寻宋阳送我的聘礼。”她半睁半闭着眼睛,有点疲惫,“就一个箱子,老旧的很,我新婚夜打开过,后来对他失望,就扔在了酒窖里。”

  二十年前的聘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