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244章 小妖精长大了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吹了一声口哨,这身小马甲,实在是帅,就像是中世纪童话故事里的人物。

  小妖精长大了,还是妖精。

  我挣扎着动了动身体,牵动伤口,痛得抽了口气。

  他赶紧上前来,抱着我坐起身,检查伤口,瞪了我一眼,“你这么急做什么?”

  我长长舒了口气,侧过身子,眯着眼睛细细看他,眼睛还是红的,就跟记忆里的一样,这次估计是熬的,小时候那段时间乡下杨絮柳絮多,他大概是过敏,才会眼睛红肿。

  噗的一声笑出来,怎么小时候就把人家认成是妖怪了呢。

  他被我看得有点不自然,皱了眉,“脑子坏掉了?”

  嘁——

  我哼了一声,还敢跟我横,偷了我的风信子的家伙。

  扭过头,不看他,扬起下巴,惬意地哼小曲儿。

  他啧了一声,坐到我身边来,凑近看我,“真的坏掉了?”

  我咬牙,猛地转头,和他四目相对,眨眨眼睛,使坏地将气息吐在他唇上,小声说话:“小妖怪……”

  他瞪大眼睛,怔了一下,盯着我许久都没反应,明显吞了一大口口水,眼神里闪过一瞬错愕。

  啧啧——

  痛快!让你偷我课文,害我被罚抄,我写了那么多信回去,估计也都让你这蔫坏的家伙私吞了。

  “干嘛?”我略微挑眉,“想赖帐啊?”

  他直起身子,定定地看了我一眼,竟然打算转身就走。

  哎呦?

  我咬咬牙,头一歪,“哎……疼……”

  他脚步顿住,皱着眉转过身看我,还是不放心,“哪里疼?”

  我没睁眼睛,随口一说,“哪里都疼。”

  隐隐约约听到他嗤了一声,却还是坐到我身边,背对着我,“谁告诉你的?”

  说完,大概又觉得自己问地太蠢,瞥过脸去,一脸不爽。

  我笑了,扭了扭身子,靠近他一点,仰头看他,“我做梦想起来的。”

  他:“……嗯。”

  “偷了我的风信子,养了这么多年,暗恋我哦?”我啧啧嘴。

  他翻了翻眼睛,双臂环胸,“少要脸了,小时候一脸鼻涕,讨人厌,长得跟火柴似的,谁喜欢。”

  呵呵。

  我舔了舔唇,“这样啊,那你干嘛偷我风信子?”

  “……我捡的。”小妖怪理不直气也壮。

  我深吸一口气,“那我给你写的信,你怎么不回我?”

  “信是给我写的?”他猛地转过身,愣愣地盯着我,满目星光,说不出的好看。

  我不说话,眯眯眼,看着他微笑。

  小样,还收拾不了你了。

  他薄唇紧抿,猛地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眼神里略微灰暗,哼了一声,“字那么丑,写给谁都都拿不到回信。”

  傲娇鬼。

  我叹了口气,费力地抬起手,搭上他的手背,“你要是早早从窗户后面把脑袋探出来,我或许真的会给你写信。”

  南美绒兔,现在想想,大概也是他送的,宋天纵当时的情况和我也差不多,哪里送得起几千块一只的兔子。

  “兔子我养了好多年,后来进范家,被范瑶弄死了。”我轻声开口,心里一阵憋屈,昏过去之前对范瑶的释怀忽然又做不到了。

  他默了一下,侧过身,将我抱进怀里,舒了口气,声音低低的,“等你好了,我送你一院子的兔子。”

  “兔子就算了。”我耸耸肩,手抚上小腹,“马上就会有个小家伙出来了,比兔子好玩多了。”

  “真是奇妙,我那个时候可讨厌你了,没想到最后竟然结局是这样的。”我撇撇嘴,“剧本有毒。”

  他鼻孔里出气,“你那个时候倒是喜欢宋天纵,想过会是这样的结局?”

  也是,那会儿总觉得他笑起来好看,其实细想之下,他并没有变,那种骨子里的隐忍和城府,早早就有。

  宋祁言打他往脸上打,他却往看不到的地方打,等到寻宋阳到了,挨揍挨骂的还是宋祁言。

  我的小妖怪,小时候真是笨呢。

  “以后有了孩子,也别太喜欢他。”他手抚上我的小腹,幽幽地说了一句。

  我愣住,随后笑出声,这什么人,现在就跟孩子吃醋。

  “那当然。”我仰起头,看着他,“最喜欢你。”

  他捧着我的脸,眼神中闪过小心翼翼的释怀,真够蠢的,这么久不告诉我,难不成觉得我会因为小时候的回忆选宋天纵?

  鼻尖一酸,我总觉得他强大,忽略了他的患得患失,那种在背叛中长大的恐惧,比宋天纵长年累月的孤独更折磨人。

  “等你出院,至少要两个月。”他抬起头,略微皱眉,“婚礼是来不及办了,只能等小东西出来再说。”

  这么说着,他落在我小腹上的视线实在不友好,烦人两个字丝毫不掩饰。

  我想笑,心里也甜甜的,就是不能动,一动就觉得脑子里有水晃来晃去,晕得很。

  “对了,还没问你,外面什么情况了?”

  他替我掖了掖被子,“湛炀从天而降,穿过寻宋阳一早安排好的防护网,几十架直升飞机还有救生艇,船上几乎零伤亡。”

  “白痴都看得出来是寻宋阳的招,半个帝都的权贵群起而攻之,就算是宋家也撑不住,寻宋阳入狱了。”

  我张了张口,想问问宋天纵,噎了下去。

  他看了我一眼,“宋天纵放弃上诉,抛弃了寻宋阳,亲自掌舵S2S,比寻宋阳更得人望。”

  想起小时候他母亲的凄惨,这种结局也不算意外,只是寻宋阳落到这步田地让人唏嘘。

  “湛炀呢?”

  “他?”宋祁言顿了一下,“是个人物呢,把一切都算得准确无误。”

  联想起前后过程,湛炀是谁,其实已经昭然若揭。

  “你们见过了吗?”

  “不用见。”他面色冷静,“上官琛已经死了,他和我可没有关系。”

  “对了!”我猛地想起来,质问他,“那天你为什么忽然去给苏栩橙送嫁?”

  这件事可是根刺,不理清楚,我怎么都不舒服。

  起身太猛,大脑皮层好像被撕扯了一下,疼得竟然比胸口的枪伤还严重。

  我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盯着眼前的人,后背都出了一层冷汗。

  怎么回事……

  他被我的表情吓得脸色大变,立刻就按我头顶的铃,抱着我重复呢喃。

  “没事,别怕,只是小问题,江宇腾可以解决。”

  小问题吗?

  我胃里泛恶心,张了张嘴也吐不出东西,江宇腾带着一群医生来得及时,我看着宋祁言往后退,眉头皱得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没什么问题,这些都只是小问题,只能忍着了,否则一直打针,病人会更痛苦。”

  “毒素已经抑制住,想要完全去除,还要斟酌。”

  “老江先生在就好了。”

  我听他们七嘴八舌地讨论,脑子里大概有了雏形,瞥到江宇腾严肃的眼神,扯了扯唇角,“什么情况,真是绝症?”

  他剜了我一眼,“少瞧不起人,这点小病,在爷这里就跟感冒发烧一个级别。”

  一群医生叽叽喳喳表达完同一个想法,瞄了一眼宋祁言的表情,不敢讲话了。

  还是江宇腾硬着头皮上前,“哥,这个没办法,总有个过程。”

  宋祁言看了我一眼,没说话,半晌才道:“都出去吧。”

  江宇腾叹了口气,领着一大帮医生又往外走,一番折腾,我脑壳还是疼。

  “脑癌,脑膜炎,还是智障?”我挑了挑眉,故作轻松地问他。

  他看了我一眼,“那么时髦的病,轮不上你。”

  “那是什么?”我联想到某个医生说得毒素,心里一惊,“我……中毒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