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242章 梦境3 (年少番外避开)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六遍课文,不共戴天,本来想找小妖怪报仇,结果这家伙一连好几天都见不到人,我去明臣哥哥窗户底下和他说话也总是听不到声音,只能看到人影,他妈妈管他也太严了。

  坏叔叔最近常来,我不想见他,他看人的样子太凶,吓人。

  一放学我就去找明臣哥哥,坐在他家窗户底下,悄咪咪讲话。

  “小胖家最近养了只兔子,他总不借给我玩,我不喜欢他了。”我咬着铅笔尾巴,哼哼两声。

  “兔子那么笨,有什么好玩的。”窗户后面的人嗤笑一声。

  我眨眨眼睛,挠了一下后脑勺,“明臣哥哥,你上次才说兔子可爱的,还说要和我一起养一只呢。”

  窗后的人:“……”

  见鬼,明臣哥哥最近肯定是被妈妈管得太严,脾气都不好了。

  “我们家的风信子就要开了,开了花就送你。”我嘿嘿一笑,低下头去继续写作业。

  里面的人应了一声,然后开了房间里的大灯,我面前立刻投下一片光晕,亮堂许多。

  明臣哥哥最好了。

  写完作业回家,坏叔叔不在,我蹑手蹑脚回房间,经过妈妈的房间,看到她正在收衣服。

  我抿抿唇,知道又要搬家了,可是风信子还没开。

  迷迷糊糊一觉起来,听到窗户底下有动静,我揉了揉眼睛,光着脚丫下床,踮起脚尖推开窗户。

  一抹雪白出现在眼前。

  我眼前一样,不敢置信。

  兔子!

  “妈妈!我有兔子了!”

  兴冲冲抱着小笼子往妈妈房间里跑,然后赶紧催促着妈妈给兔子做窝,找胡萝卜。

  一定是明臣哥哥,他送了我兔子!

  比小胖家的兔子还可爱,毛细皮软,跟一般的兔子都不一样。

  下午找明臣哥哥玩,谢谢他的兔子,他愣了一下,然后笑了。

  他说:你喜欢就好。

  果然是明臣哥哥送的,我就是聪明。

  兔子长得特别快,我抱到学校去炫耀,有个戴眼镜儿的老师说我的兔子是南美绒兔,说老贵了,小胖说老师骗人,被我揍了一顿,还想摸我的兔子,抽他丫的。

  屁颠屁颠地跑回家,却被妈妈抱着上车,一大堆的东西已经放上了大卡车,我最熟悉的流程。

  “妈妈,等一下,我的风信子还没有……”

  “来不及了,宝宝,我们要赶紧走,听话。”

  不行!还没跟明臣哥哥说再见呢。

  我蹬蹬蹬跑回房间里,抱着风信子就往外跑,身后是妈妈焦急的呼唤声。

  明臣哥哥不在家,不管我怎么敲门都没人离我。

  无奈之下,只好将风信子放在大门口,连纸条都没来得及写,赶紧呼哧呼哧跑回妈妈身边,跟着上了车。

  “妈妈,我们还会回来吗?”

  妈妈默了一下,抱住我,“宝宝乖,等到了新家,你可以给明臣哥哥写信。”

  嗯……那就是不回来了。

  兔子动了一下,我把他放进巷子里,喂胡萝卜。

  心里难受,但是不能说,因为妈妈比我更难受。

  就是没见到小胖,还有……小妖怪。

  新家很远,大货车开了一天一夜,周围连学校都没有。

  妈妈说,让我现在家里学着,她会尽快找到学校的。

  可是学校还没有找到,坏人就先找到我和妈妈了,妈妈就像是红了眼睛的兔子,被迫反抗,有的时候连我都打,只是清醒过来之后又会抱着我哭。

  秦老鬼成了家里的常客,他每次来都给妈妈带很多很多的药,我觉得他是在害妈妈,因为妈妈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

  又一次,我抱着兔子藏在门后面,看到他强迫妈妈喝药,没忍住,推开门出去就抱住他的大腿咬了一口。

  他闷哼一声,将我一把甩开,我的身体撞在茶几上,额头重重地磕在玻璃角上,晕眩感伴随着胃里的反呕,牵连出半张脸的鲜血。

  我听到妈妈尖叫着清醒过来,抱着我跑出去,醒来的时候,竟然是秦老鬼在守着我,妈妈睡在旁边的床上。

  真想杀了他,这样我和妈妈就不用到处流浪了。

  可是后来他真的找不到我们了,妈妈选了一个绝佳的藏身地点,我一直安安稳稳上了三年学,连南美绒兔都长成老兔子了。

  直到那天,一辆说不出名字的豪车停在学校门口,穿得特别好看的阿姨从车上走下来,从人群中一眼看中我,问我是不是范媛。

  我说是,就一脚踏进了深渊。

  先找我的是范夫人,她强忍着将我带回家,切断了妈妈所有的退路。

  我抱着兔子进范家,问她我可以带着妈妈一起进来住吗?

  她笑了,摸摸我的头,别担心,阿姨给你妈妈准备了更好的地方。

  说完,一样东西就从楼上扔了过来,掉在我的脚边,幸好我躲得快,要不然肯定要被砸到。

  “小野种,你真的敢回来啊?”

  和我长得很像的姐姐,身边站着个小哥哥,长得很好看。

  我估摸着,要是明臣哥哥长这么大,一定也跟他一样好看。

  我不跟她计较,没礼貌。

  新房间很漂亮,可我只享受了一晚,以后的每个黑夜都是惴惴不安。

  因为第二天,我的兔子就死在了房门口,长长的耳朵耷拉着,血从耳朵里往外流,已经干了,大概是死了一整夜。

  那是明臣哥哥送的,我养了五年。

  打扫的阿姨面无表情地把兔子扫进垃圾桶,让我少哭,反正也没人管。

  我没敢出声,大半夜一个人跑出去了,找妈妈。

  打了妈妈的手机,幸好找到了,妈妈住在一个小出租屋里,病得已经没有人样。

  我开始想秦老鬼了,有他在,妈妈至少可以好好活着。

  悄无声息地回到范家,不敢让任何人看出我出去过,因为只有我留在这儿,才能偷偷把东西带出去,给妈妈治病。

  这里的垃圾都是值钱的,比妈妈给人家做一个月针线都多。

  那个叫范时延的少年,就是在这个时候忽然出现,轻而易举地闯进我的防御圈,在被我咬了一口之后,还偷偷给我送钱,实在是让人没办法抗拒。

  十四岁的时候,我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群地痞流氓,不知道从那条巷子里窜出来的小瘦猴拉着我扭头就跑,站在路边,呼哧呼哧地教训我没脑子。

  带着我回了家,家里有个老娘,还有一个臭棋篓子。

  小瘦猴叫杜飞,婆婆妈妈,废话贼多。

  我在学校打了人,脾气贼差,没有朋友,就他愿意跟我玩儿,屁颠屁颠儿地叫大姐。

  小太妹容易做,反正我胆子大,一圈小流氓没人敢占我便宜。

  自从第一笔保护费能用来给妈妈治病,我就上了瘾,放开手玩,小小年纪,臭名远扬。

  “你疯了吗?再这么下去你连高中都上不了?!”

  高一的少年,站在阳光底下,指责地义正言辞,口口声声是为我好。

  他为了堵我的路,将周围的小流氓全都收拾了一通,学校里的老师也打了招呼,没给我任何机会。

  我回了家,学了好,也感激他。

  然而只有我自己知道,学好不是因为他,是因为瘦猴杜飞带我回了家,让他那个臭棋篓子的爷爷给我上了一课。

  “丫头,人生路长着呢,你想让你妈一辈子都呆在出租屋哦,那你就继续混吧,反正也没啥希望。”

  我想起妈妈的眼神,她每次看我拿回钱,都会问我,是不是爸爸给的。

  如果有一天,她知道那些钱的来历,一定会疯的。

  “范媛,你真是让妈妈失望!”

  “圆子,你太让人失望了……”

  ……

  “鼻涕妞!”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声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