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220章 宋宋小作精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房间里有一瞬间的安静,眼镜也不再张口,外面的人见我们没有走的意思,露出厌烦的神色,又碍着宋祁言的面子不敢出声。

  没过多久,外面就隐约传来嘈杂声,我站在窗边往下看,十几楼的高度,看人就像是蚂蚁,乌压压的一片。

  “厉教授是艺术界的泰斗,想必认识不少传媒人士。”我看了一眼眼镜,微微笑。

  “这些媒体人士,大概都是冲着视后的名声来的。”眼镜避开我的话锋,起身,对宋祁言道:“宋少,今晚是您父亲寻总的继任典礼,我还要准备赶过去,就不奉陪了。”

  “厉教授不必多准备,带着卡去就好。”宋祁言闭上眼睛,双臂环胸,靠在墙边,“寻总现在只需要钱。”

  厉教授:“……”

  我捏了捏鼻子,论打嘴炮,我还是稍逊一筹啊。

  他掏空SBS的事已经在业内人尽皆知,这么草率的说出来,还真是伤人。

  眼镜碰了一鼻子灰,讪讪地出了门,还要赔一句,“多谢宋少来看望小侄。”

  等到门关上,外面的人也被眼镜几句话打发,休息室里终于安静。

  厉夫人重重地舒了一口气,视线转向我和宋祁言,“两位雪中送炭,我感激不尽,湛炀现在生死不知,我……”

  “夫人客气了。”我摆了摆手,看向视频中的湛炀,“知道他没事,我就放心了,夫人休息吧,我们走了。”

  我过去拉宋祁言的手。

  这货故意把手插进口袋,躲过了我的爪子。

  我咬牙,“……”这是又碰到少爷哪片逆鳞了?

  他站起身,没跟厉夫人打招呼,直接推门而出。

  我对着厉夫人干笑了两声,赶紧小跑着跟了上去,还不敢乱跑,生怕被人看出我没小产的问题。

  “少爷,我这又是哪不对了?”

  我强行插进他的口袋,反扣住他的手,和他十指相扣,“哎,给我个死得明白的机会。”

  他哼了一声,停下脚步,用平稳的声音模仿我刚才的语气,“只要他没事,我就放心了,呵呵……”

  我眨眨眼镜,回想了一下,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好像是有点暧昧了。

  “不是,我就是随口一说。”我啧了一声,手勾住他的小拇指,“亲爱的,自从宋天纵事件之后,你这作精状态好像消不下去了。“

  他皮笑肉不笑,在兜里和我的手指作斗争,最后输在我的坚持上,黑着脸转身,还得带上我这个小挂件。

  快要出电梯,他忽然就冷着脸,将我打横抱起,保持来时的状态。

  啧——

  别扭。

  外面记者围了一大堆,我和湛炀算是最近的点击流量了,加上湛炀生死未卜,各家媒体都想着虎口夺食,抢到第一手资料,最近的那个记者话筒都快怼到我脸上了,结果被宋祁言一个死亡视线,吓得赶紧后退一步。

  宋导上次脚踢记者事件已经是著名事件了,媒体都知道他脾气不好惹,也不敢放肆,就算他不是SBS的总裁,他也是宋祁言,挑战他完全是找死。

  “女王,您刚刚小产,这个时候还来看湛炀,两位关系只是朋友吗?”

  “湛炀现在情况怎么样?”

  “厉氏集团会因此改变领导团队吗?”

  “麻烦您回答一下好吗?”

  我看了一眼最近的那个记者,在上车之前抱住宋祁言的脖子,耷拉着眼皮,作出虚弱的样子,强撑着回答:“我和湛炀,是好朋友。”

  “感谢各位关心他,但他现在需要时间,请各位看在他一向好脾气的份上,远离医院吧。”

  我吸了吸鼻子,不再说话,围在车前的记者们面面相觑,没有敢做出头鸟的了,生怕被冠上没人性的帽子。

  拉上车门,黑大哥用力长按了一串喇叭,吓得记者们赶紧后退,生怕宋祁言一个脾气不好,来一句:直接撞!

  “演技不错。”凉飕飕的声音飘过来。

  我讪讪地笑了笑,“名师出高徒,多亏了宋导您当年慧眼识珠,一眼选中我……”

  “猪。”他哼笑一声,双臂环胸,扬起下巴,身子往后靠。

  我龇牙,乖乖坐在了一边,车开回别墅很快,结果还没进主宅,庭院门口的几辆车就进入眼帘。

  车门一开,顺哲在门口等着。

  “少爷,老爷和夫人来了。”

  我一个激灵坐直,看向宋祁言,莫名紧张。

  这宋夫人和老王八同时来,是什么情况?

  宋祁言瞥了我一眼,“快过年了,爷爷只是来看看。”

  我吞了一口口水,“我知道,我不紧张。”

  他眯眯眼,“……呵。”

  心里两条宽面条,虽然宋夫人上次送了我护身符,可是这个不苟言笑的婆婆我还是怵得慌。

  一下车,身边的人忽然主动握住我的手,幽幽地瞥了我一眼,“怂货。”

  走进主客厅,一片安静,老王八一身唐装坐在主位上,正眯着眼睛,惬意地晃腿,旁边宋夫人在给他剥橘子。

  “自从那糟心玩意儿不在眼前了,我感觉我这肺腔里都干净了不少。”

  他睁开眼睛,忽然看到我和宋祁言,眼前一亮,又皱皱眉,“言小子,你是脑子抽了吗?你媳妇儿不是刚小产,还出去遛弯儿?”

  阿欧……

  我眨眨眼睛,心里一惊,这不是要穿帮吧。

  宋祁言面色坦然,淡淡地道:“医生让她适量运动,有助于活血化淤。”

  一本正经地说瞎话。

  宋夫人瞥了我一眼,没说什么,又低下头去剥橘子,“适量运动,别过了,上楼休息吧。”

  “这别墅刚刚修建好,本来不应该急着住进来,可你们结婚确实应该有新房。”她顿了顿,又开口:“这才没住进来几天,已经是一大堆闲人了,不用等到结婚,应该就有人替你们洗干净甲醛了。”

  我挑挑眉,抬头,果然看到了站在楼梯拐角的穆伊柔。

  宋夫人不喜欢她,丝毫不掩饰。

  “行了,言小子,现代你媳妇儿上楼歇着,今天可是小年夜,咱们一家子晚上一起吃个饭。”

  宋祁言应了一声,朝宋夫人点了点头,牵着我往楼上走。

  我瞥了一眼面色惨白的穆伊柔,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如果上官琛在她一定也是宝贝。

  “脑子里在想什么?”

  进了房间,宋祁言就转了身,定定地看着我。

  我耸耸肩,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一瞬间脑子抽了。”

  “今天小年夜,范时延应该是一个人过。”他忽然话题一转。

  我愣了一下,抬头看着他,笑笑,“你该不会想去找我前任一起过小年夜吧?”

  “他不会孤单的,范遥会陪着他,或许还有其他人。”我暗暗舒了口气,想要越过宋祁言。

  不得不说,有那么一瞬间,我有点心疼范时延。

  他真的一无所有。

  “我不问了。”身后的人声音沉下来,忽然上前来,从后面将我抱住,下巴搁在我肩膀上,“不许心疼他。”

  我笑出声,低头,手按上他的手背,“宋宋,你最近真的很不对劲,真的不能和我说实话吗?”

  怀抱僵了一下,他的气息似乎一瞬间屏住,侧过脸,薄唇轻轻擦过我的脸颊,“我一直这样作精,你就不喜欢我了?”

  我没忍住,侧脸,在他唇上啄了一下,“你终于承认你自己最近有点作了?”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他哼了一声,忽然将我抱起来,朝着床的方向走过去。

  我瞪大眼睛,想到宋夫人他们还在楼下,“喂,你干嘛?!”

  他将我放在床上,双臂撑在我身体两侧,视线紧锁我的眼神,“不是说回来就造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