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205章 穆伊柔求救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胸口一阵压抑,避开他的视线,犹豫了一下,不想再回避这个问题,“我问你,你会说吗?”

  “但凡你愿意和我一起承担,我们之间也走不到这一步。”我顿了一下,“当年,我质问过你的。”

  他侧脸阴郁,傍晚的夕阳照在他的脸颊上,投下朦朦胧胧的阴影,让我更加看不清他眼睛里的东西。

  “爸爸,当年和你有交易。”我终于说出口,“是不是?”

  当时是我太冲动,也太自负,不够信任他,以他的骄傲,其实根本不会用一个女人去换未来。

  除非,他没得选择。

  他薄唇紧抿,下颚紧绷,整个人僵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叹了口气,“你看,你又不说,我问了。”

  “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失去的东西,永远无法挽回。”他忽然开口,幽幽地道:“所以我从来不向你解释。”

  “宋家真的很危险。”他深吸一口气,“你就不能不淌这趟浑水吗?”

  我低下头,踢了踢面前的小石头,闷闷地开口:“当年的范家不危险吗?”

  当然危险,范夫人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了,可是他还是和范老头做了交易,救了我。

  他默了一下,不再开口,只是忽然走到墓碑前面,蹲下身子,倒了三杯酒。

  “爸,你听到了吧,一切都朝着你满意的方向去了。”

  我心里一阵发酸,站在他身后,总觉得这背影太孤单,就像我当初在花园里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他身边站着叽叽喳喳的范瑶,可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

  吾心安处即是家,范瑶大概用尽一生也无法让他心安吧。

  “宋祁言到底有没有打算?”他站起身,转身看着我,“寻宋阳那边让人找过我。”

  我眉心一皱,没想到寻宋阳竟然想得这么远,连范时延这条路都想堵死。

  “你答应他什么了?”我有点迟疑地问出口。

  以我们现在立场,他真的再也没有必要帮我,反倒是寻宋阳,必定可以许诺他更大的利益。

  他闭了闭眼睛,“你在想什么?觉得我会和其他人一样,在这个时候害你吗?”

  我噎了一下,实在找不到话来说,抿了抿唇,“你不必再顾虑我,找一条对你最有利的道路,这样我就满意了。”

  他冷笑一声,“是,那样你就安心了。”

  明显是被我气到了,他不再看我,转身低下身子,将墓碑前的三杯酒都倒了,然后直接转身,越过我往台阶下走。

  我张了张嘴,本来想道歉,却实在张不了口。

  他大步走下阶梯,走到最后一层,忽然停下脚步。

  “他希望我不要帮你,然后提供范氏集团所有的内部资料,打算从你手里那个空壳的范氏着手。”他背着我开口,语速很快,“以你的性格,一定会动用老头子给你的资金回头救范氏,没了这笔钱,宋祁言就没了一大助力,他们才能撂开手做。”

  我深吸一口气,被寻宋阳的缜密思维惊得头皮发麻,猛地想起来,上官夫人早早就让上官浔买走的范氏集团百分之四十的股份,难道是早有预谋。

  说完,他脚步加快,迅速走下了台阶,我一转身,他的背影已经剧烈我很遥远。

  周围一圈,都是四四方方的坟,只是隔着这么遥远,我还是能看到下面陵园门口,车窗里宋祁言的脸。

  长舒一口气,回头又看了一眼范老鬼,“走了啊,别老念叨我,触我霉头。”

  走下台阶,脚上还穿着高跟鞋,刚才被宋祁言说的我有点担心,走路都小心翼翼的。

  刚走下台阶,宋祁言就注意到了,开了车门出来,大步往上,扶住我。

  我唇角不自觉地上扬,轻咳一声,看他一眼,“宋宋,你真是够势力的,以前可没见你对我这么好。”

  他略微挑眉,哼了一声,“也不是我势力,只不过物以稀为贵,某人也算是有追求者的,搞不定什么时候就跟人跑了。”

  我翻了翻白眼,跟着他坐进车里,一坐下,立刻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没良心,我可是在上面咬死不离开你的,人家都说了,你就快不中用了,建议我早点把你这只一直跌的股票抛了。”

  他从鼻孔里哼气,甩了甩手,整理袖口,“一支热门的股票迟早要跌,选股票,要选潜力股。”

  “懂不懂?”他侧过身,在我脸上狠狠捏了一把。

  我撇嘴,正要跟他说有关于寻宋阳的话题,忽然手机震动了一下。

  一条推送,范瑶和苏栩橙都参加今晚的首映礼。

  苏栩橙就算了,范瑶和我都参加了葬礼,她都能按时参加首映礼,我如果不去,舆论一定会两极分化,要么说我孝心有加,要么说我借故缺席,肯定没好话。

  “车开快点,回别墅。”我想明白,对前面的黑大哥说了一句。

  黑大哥在后视镜中看了一眼宋祁言,并没有立刻加速,等着宋祁言的命令。

  我转向宋祁言,“我不能不去,出师不利啊。”

  他皱了眉,目光落在我肚子上,“你要带着我儿子冒险?”

  我嘴角抽了一下,“宋宋,也许这里面没有你儿子,只有……”粪便。

  “你闭嘴。”他打断我的话,有点嫌弃。

  “开快一点。”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听了我的,脸色却不好,总是有意无意地往我肚子上瞟。

  我忍住笑意,轻咳一声,往他身边凑了凑,靠住他。

  他哼了一声,还是搂住我的腰,将我拢入怀中,隔了半天,有点别扭地道:“我跟你一起去。”

  啧,傲娇鬼。

  ……

  回到别墅,小秦已经把礼服都准备好了,等着给我上妆。

  “我最近总觉得脸上紧绷绷的,你给我上妆的时候多涂一点润肤水。”上妆之前我提醒小秦。

  她应了一声,一边给我护肤,一边有意无意地问:“紧绷绷的,那估计是从法国回来的水土不服吧。”

  我闭着眼睛,“不知道,反正就是不舒服,可是感觉和平时也没什么不同。”

  前几次那种强烈的刺痛感很久没有出现过了,我没放在心上,也怀疑是法国气候问题。

  小秦还顺带给我做了一个脸部按摩,这才上妆,“化淡妆吧,我给你用我最近刚买的产品,挺好用的。”

  “好。”她跟着时间也不短了,我连眼睛都没睁一下。

  首映礼快开始了,宋祁言又陪着我,加上这次我和苏栩橙和范瑶同框,肯定是大话题,颜值不能输啊。

  宋祁言是衣架子,随便穿穿也好看,坐在车里等我,侧脸都帅成了画。

  “啧,谁家的男娃,帅成这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样子。”我坐进去,调侃他。

  他轻咳一声,坐直身子,“墨迹。”

  “开车。”

  我耸耸肩,心情愉悦,把下午范时延说的话抛在了脑后。

  刚刚开出别墅群,灯光一闪,我眯了眯眼睛,“停车!”

  前面黑大哥被我一吓,立马踩了刹车,我和宋祁言都往前猛地倾了一下。

  “怎么了?”宋祁言身子稳住,立刻扶住我,以为我又哪里不舒服了。

  我摇摇头,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赶紧摇下窗户,道:“我刚才好像看到穆伊柔了。”

  宋祁言皱了皱眉,立刻下车,四处看了一圈。

  “周围没人。”他重新坐进来,看向我,眼神中倒不是怀疑,似乎是思考。

  我砸了砸嘴,想到他办公室里的资料,觉得刚才十有八九是穆伊柔。

  “她在这里出现,是打算找你吧。”我猜测。

  “时间不早了,先去会场。”宋祁言很淡定,命令开车,手指却在膝盖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

  穆伊柔来找他,只有一种可能。

  求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