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202章 只有错过没有误会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见宋祁言没有任何意见,半数的人都举手表示赞同,坚定站在宋祁言那边的人也有反对的。

  “股东大会召开也需要走流程,杨老您占股百分之三都不到,凭什么提议召开?”

  底下一片唏嘘,确实是这个道理,如果谁都有资格随时随地让总裁下台,那董事会岂不是跟闹着玩儿似的。

  “杨老不够,我够不够?”

  平稳的男声,中气十足,从门口传来。

  我坐直身子,看清了来人。

  啧……恶心……

  寻宋阳。

  说什么拿了法国的股份就会罢休,根本就是废话,前脚拿到了法国的股份,下一秒就转头回了总部。

  宋天纵移在门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宋祁言,忽然,猛地抬头,对着镜头唇角上扬。

  我惊了一下,感觉他好像发现了我在看着,一时间不敢挪动摄像头,一动不动,被抓包的感觉实在是不好。

  “我的股份,加上宋总监的股份,一共也是百分之三十五。”

  寻宋阳走到宋祁言身边,面色冷淡,一副长者模样,手搭在宋祁言身后的椅背上,语重心长,“祁言,这个位置可不是好做的,别怪爸爸,总有一天……”

  “你去法国,不是养病,是进修演技了?”宋祁言打断他的话,转动椅子,和他四目相对,即便是坐着,气势也未曾落了下风。

  “这间会议室里,没一个是傻子,何必费力演戏,直白点说,我还能尊敬你一点。”他站起身,推开了身后的椅子,比寻宋阳还要高半个头,气势顿时上涨,嗤笑一声,“要不然,在我这里,会一直以为,我的父亲自始至终都是一个靠着裙带关系上位的男人。”

  寻宋阳眼神闪了一下,定定的看着面前的儿子,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我撇了撇嘴,轻声吐槽,“做人家老子做到这个地步,比范老鬼还差劲。”

  啧——

  自从范老鬼留了那笔巨款给我之后,形象在我这儿越发高大,除了渣男这个标签撕不掉,比起寻宋阳这种坑儿子的,也是好太多了。

  片刻的功夫,会议室里大局已定,寻宋阳有备而来,投票人持有的股份很快超过百分之五十,其中还有本来支持宋祁言的人。

  照这个样子,股东大会上,宋祁言根本讨不到好处。

  会议总算是闪电式结束,那些人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自然不愿意过多纠缠,宋祁言回到办公室,身后跟着一群股东。

  “宋总,您这是什么意思?真的要退让吗?”

  “我们可是跟着老董事长多年的老人,无论如何都会支持您的,这个时候,您可不能自己先放弃。”

  “是啊,老董事长还生死未卜,不能让他寒心啊!”

  “SBS是宋家几代的心血啊。”

  这些人应该算是宋家的家臣了,这个时候还能站出来支持宋祁言够仗义了。

  我靠着门,听到宋祁言用难得温和的语气安抚众人,“诸位叔伯放心,我心里自有分寸,请你们相信我,也相信爷爷,宋家不会倒。”

  “只要我宋祁言在,SBS永远都会姓宋。”

  这些人沉默片刻,听到他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但担忧的神色想掩饰都掩饰不住。

  等他们出去,我从休息室走出去,只穿了一件睡衣。

  他瞄了我一眼,皱了眉,赶紧脱下外套,披在了我身上。

  我正要说不冷,陆恒就敲了门,这才知道他什么意思,不免吐舌。

  陆恒进来,看到我这副打扮,吓得赶紧低下头去,怂得要死。

  我觉得好笑,一直憋着,大咧咧地在宋祁言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总裁,这是您最近让开发的案子,都已经整理好了。”

  “没出什么问题?”

  陆恒摇了摇头,“按您说的,每个工程和投资的数额都不大,董事会根本不会在意。”

  “好,继续开发,但不要动摇企业内部的资金链。”

  我默不作声,有点不明白,这个时候了还花钱去投资,就算做出成绩不也是为寻宋阳做嫁衣吗?‘

  “你对几天后的股东大会那么有信心?”我瞄了他一眼。

  他回瞄了我一眼,转身去休息室,片刻之后出来,手上多了一块蛋糕,红丝绒的。

  看他这淡定模样,我稍稍松了口气,却听到他忽然道:“完全没有。”

  “啊?”我瞪大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

  “完全没有!”我音量不自觉地加大,说出口才想起来这是在哪儿,凑近他一点儿,“宝贝儿,你认真的吗?”

  他撇嘴,明显非常嫌弃这个称呼。

  “不是。”我吞了吞口水,“你……你这是破罐子破摔?”

  “钱财都是身外之物。”他摇摇头,搂住我,“再说了,你不愿意养我?”

  我抿抿唇,“你喝的水是空运的山泉,西装是纯手工的,鞋子是意大利特供,就连花花草草都贼贵。”

  肉疼。

  我嫌弃地退后一步,“养你……有点贵啊。”

  宋祁言咬牙,“……”

  他挖了一大块蛋糕放进嘴里,死死地盯着我,郁闷,“放心吧,你男朋友会一直霸帅狂拽酷下去的。”

  “明天去过范家,我们还要去见一个人。”

  “谁?”

  他放下盘子,低头去整理面前的文件,“一个股东,好久不出现了。”

  我还是不明白,凑过去,小声问,“你到底怎么想的?”

  他唇角略微上扬,薄唇贴着我的耳朵,轻轻说了几句话。

  我瞪大眼睛,有点不放心,“你舍得啊?”

  “没什么舍不得的。”他长舒一口气,从抽屉里拿出烟盒,皱着眉就要点烟。

  我眼疾手快,一把抢了过来,连着打火机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他啧了一声,对我无可奈何,只好换了个姿势,双臂环胸,靠在椅子上。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更何况,想要彻底血肉分离,就只有剔除骨头,再疼也要忍着。”

  他说得轻巧,可是我想到他的计划,就觉得心疼。

  SBS,是宋家几代人的心血。

  “好了,这个计划,老头子也同意了。”他搂住我,下巴搭在我的头顶,“别心疼,我保证,五年之内,会还你一个比SBS还强大的商业帝国。”

  我深吸一口气,搭上他的手,没有说话,就这么窝在他怀里的感觉太好。

  困了,他抱着我回休息室。

  相拥而眠。

  ……

  结果一睁开眼,某人就开始耍赖皮。

  “急什么?祭礼中午才开始,去早了也是大眼瞪小眼。”

  男人站在洗漱间,眉头紧蹙,“画什么眉毛,祭礼,要素净!”

  我差点被他气笑了,放下手中的眉笔,“宋宋,我还没见到范时延,你能不能淡定一点。”

  他抿唇,瞪了我一眼,转身,竟然又上床睡了。

  “十点出发,早一分钟都别叫我。”

  我:“……”

  总觉得这小王八最近有点可爱,高冷人设跨得只剩下渣渣了,一言不合就卖萌耍无赖。

  我收拾好一切,出门,就看到他一脸阴郁地坐在床边。

  “蠢东西,你猜猜,他找你到底为什么?”

  我耸耸肩,“管他为什么,他可是我前任姐夫。”

  男人抬头,忽然定定地看着我,幽幽地道:“你有没有想过,有些事是你误会他了。”

  我整理领口的动作顿了一下,有一丝丝的胸闷,转瞬即逝,“我们之间没有误会,只有错过。”

  “不后悔?”身后的人又问。

  我撇撇嘴,转过身去,“要是空档也就算了,我或许允许重播,但是你这个接档戏已经来了,我后悔个鬼!”

  宋祁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