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68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略微皱眉,吃过几次亏,没有那么慌张,缓缓转过身去,“你想说什么?”

  “该不会你要告诉我,他还有什么其他女人吧,大老远地跑来这边缘昌城,会情人?”

  她猛地站起来,似乎有点不甘心,死死地盯着我,半天才开口:“不是……”

  “所以呢?”

  “他那么忙,你就不怀疑吗?”我刚要转身,她忽然加大音量。

  我抿抿唇,不想听这女人说废话,抬脚打算离开,身后又传来她的声音。

  “他有危险!!”

  轰地一声!

  我下意识地转过身去,眯起眼睛看她,“苏栩橙,别拿所有人都当傻子,他如果有危险,你还会这么淡定地在这儿和我说废话?你巴不得立刻赶在我前面去救他吧。”

  她哼了一声,握住石磨边沿的手微微发抖,侧过脸,眼神中露出怨毒和不甘,“你以为我不想吗?”

  “我根本走不开,连自己的通讯都被我父亲让人监听了,想要救他,简直是做梦!”

  她一步步走上前,慢慢靠近我,“我很早就来了,一直在房间外面,等着他出来。”

  我皱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如果不是我还有理智,听到你们传来动静的时候,我就走了!”她向我吼出来,放在身侧的手抖得厉害,“我以为他看见我了,就不会再逗留,没想到……”

  心弦蹦的一声。

  我退后一点,转身,“少妖言惑众,他有危险,李京他们比你清楚,还等到你来废话。”

  说完,不听她废话,径直往片场走,第一反应还是先找李京。

  “范小姐,您有事吗?”到了外面,李京他们还是叫我范小姐。

  我看他脸色没有异样,松了口气,“宋祁言告诉你们他去做什么了吗?”

  李京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周围,压低声音,“宋家在昌城有好几个重要的码头,还有仓库,都是些历史残留,本家早就不管了,那些人打着宋家的名头行事,每年给宋家大部分的分红,本家也就没注意,最近有几件大事,都和这几批人有关系,少爷亲自去处理了。”

  历史残留……

  不是黑/道,就是**

  我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犹豫了一下,本来要自己打电话给宋祁言,谁料到那边舒克导演已经走出帐篷,让准备开始。

  “你打电话给宋祁言,提醒他,苏栩橙告诉我,有人要暗算他,让他小心点。”

  李京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赶紧点头,转身就去打电话了。

  我赶紧化妆,心不在焉,强行让自己进入状态,在脑子里回忆台词和画面。

  直到李京在不远处朝我比了一个OK的手势,我才放下心,想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一场戏勉强下来,没出什么问题,倒是苏栩橙和沃森的对手戏,频频出问题,场内一片唏嘘,就连舒克都有点抓狂。

  最后好几场戏都是囫囵吞枣过去的,舒克碍于苏栩橙的身份位置也不好太为难,换角更是没有可能,只能是靠后期弥补。

  看到苏栩橙的状态,我更加担心,下了场还是觉得给宋祁言打个电话,不亲耳听到他的声音我怎么都不放心。

  电话通了,却没有人接听。

  我心慌了一下,吞了一口口水,又连续拨了好几个电话过去。

  自从上次在范家出事,宋祁言从来没有不接我电话过,除非……他接不了。

  李京注意到我表情不对,有点烦躁地抓了抓头,“范小姐,您先别担心,我让两人先下山,找到少爷办事的地方再说。”

  我重重点头,“快一点,我不放心。”

  李京动作快,我这边下一张戏还没准备好,那边人已经下山了。

  小秦看到有车开下去,低声呢喃,“听说作业下了点小雨,好像山体有点滑坡,可别出事才好。”

  我打了一个激灵,看了她一眼,她吐了吐舌头,闭了嘴。

  那俩人安全下了山,一下山就打了电话,我被小秦这毒嘴搞得紧张放松了些。

  谁知道李京再打第二个电话过去,那边就没了回复,前前后后才一个小时。

  “范小姐,您在这儿呆着,我留两个人保护您,我亲自下去找少爷。”李京脸色也沉了一下,主动请缨。

  我知道,在他们心里,宋祁言自然是比我重要。

  “好。”

  宋祁言一共留了七个人给我,如果不是他们不答应,我甚至想让剩下五个人一起下山。

  苏栩橙那边的戏越来越差,舒克一直发脾气,没空管这边。

  李京刚刚下山不久,竟然就下起了雨,剧组又停了工,打雷闪电得厉害。

  “天哪,这种天气,真可怕。”小秦在旁边,缩成一团,绝不走出房子半步。

  苏栩橙的屋子里,传来了砸东西的声音,清晰无比。

  “这大小姐,发什么脾气,从早上到现在就没让人省心过。”

  “也是奇怪,前两天还好好的,今天就跟吃错药似的。”

  我皱了眉,打了伞走出房间,又给宋祁言打电话,手机里传来的都是机械的女声。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等下去。

  走回屋子,找最后那两个黑大哥,让他们送我下山。

  “不行。”黑大哥立刻拒绝,“范小姐,不管有没有出事,您现在下山都是危险,少爷让我们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让您陷入危险,兄弟就不能让您冒险。”

  “是,您再回去等等吧,少爷行事一向稳重,不会有什么事的。”

  我双手叉腰,低下头去,“他稳重?”

  “当年上官琛的事不也出了吗?”我咬紧牙关,“万一……万一他出事……”

  “您下山对少爷毫无助益。”

  妈的!

  就是这样,我自己心里也清楚,我下山毫无助益。

  转身出门,一个人站在雨里,浑身都是湿的。

  小秦出来给我打伞,大概也感受到了事情不对,小心翼翼地开口:“姐,先进去吧,有什么事想想办法。”

  我深吸一口气,缓步往山前走,一丛绿树底下,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不行,我等不了。

  拿出手机,在通讯里翻了一通。

  拨通号码,找了杜飞。

  “昌城,有那个人的人手吗?”

  那边顿了一下,随即声音正经,“发生什么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宋祁言出事了,我找不到他。”

  “你先别急,让我找找……”

  “我等不了!”控制不住地朝电话里吼了一句,后面小秦都吓了一跳,我却不打算平静下来,“杜飞,我四个小时联系不上他了,他……他不会……不接我电话……”

  杜飞吸了口气,“你等等,我联系那边。”

  “好。”

  “本来如果不联系,对方可能永远都不会找上我们,现在……”

  “我不怕!”我盯着前面的万丈悬崖,“什么苦没吃过,我这辈子尝过的甜全是宋祁言给的,冒点险算什么……”

  “算了,当我没说。”

  杜飞挂了电话,我站在山前,看着越来越大的雨,心里更加慌张。

  “姐,进去吧。”

  小秦再一次提醒,我注意到身上自己竟然冷到发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往屋子里走。

  没过多久,我再拿出手机,手机竟然连手机的幸好都没有了。

  “糟了,真让我说中了。”小秦捂住嘴,从外面冲进来,“姐,幸好你刚才没下山,真的出现滑坡了,刚才下山采购的车回来的路上,在半山腰差点出事,原路返回了。”

  我心一惊,“那山上没有物资了?”

  小秦压低声音,“好像吃的不多了,舒克导演瞒着没说。”

  屋漏偏逢连夜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