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60章 造人之前的准备工作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湛炀的手术很顺利,没有小护士渲染的那么严重,但也过了两个小时才有醒过来的迹象,宋导竟然有耐性一直陪我等着,原本宽敞的病房硬是挤出了人气。

  从手术室里出来的湛炀面无血色,闭着眼睛的时候眉头都是皱的。

  “范媛……”

  。。。

  我:???

  宋导:“……呵。”

  我眨眨眼睛,掩饰内心的慌乱,故作镇定地走上前去,按了床头的铃,讪讪地道:“他大概是看到我了吧……”

  真是……哔了狗了。

  一大堆护士医生近来检查,房间里一片混乱,我赶紧退到宋导旁边,观察着他的表情,趁着众人不注意,拉了拉宋导的手手,“宋宋,每天把我名字放在嘴边的粉丝也挺多,你放轻松,我最爱的还是你。”

  宋导睨了我一眼,嘴角扬起一丝“呵呵”的弧度,眼神“慈祥”。

  我轻咳一声,没了话说。

  那边医生基本上检查完,湛炀也已经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我,略微皱了眉。

  “你先别说话,麻药刚刚过去,这小鬼撞到你,特意来给你道歉的。”我好心翻译。

  他略微颔首,视线在宋祁言身上一掠而过,落在小鬼脸上,微微一笑。

  “叔叔,对不起……”小鬼看了一眼穆伊柔,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趴在他窗前,“我不是故意要撞你的,真的……对不起……”

  他小小年纪一天之内经历太多,紧张也是正常,幸好湛炀是明事理的人,定定地看了他好久,竟然还想挣扎着去摸他的手。

  “你别乱动,刚刚手术完。”我嘴贱地提醒了一句。

  宋导凉凉的视线,化作有形的寒风,在我脖子上轻柔地刮了过去。

  我:“……”

  “湛炀,这次是真的抱歉,让你又受一次罪。”穆伊柔上前去搭住小鬼的肩膀,抱歉地对湛炀颔首,“有什么我可以做的,你尽管提,我绝无二话。”

  “没事。”湛炀摇了摇头,“小孩子顽皮,总不能告他吧。”

  “回家吧,叔叔没事。”他又侧过脸,安慰了两句小鬼。

  这么好说话的男人,将来不知道便宜谁。

  “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宋导直起身子,将我扯起来。

  我赶紧应和,“嗯,我也很累了,湛炀你也多休息。”

  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直到现在我才有机会拿出手机看一眼,竟然已经是凌晨四点了。

  “范媛……”湛炀忽然叫住我。

  我背后一凉,无奈顿住脚步,“嗯?怎么了?”

  大哥,你千万别说你粉上我了,你的级别太高,我实在担待不起!

  “谢谢。”他淡淡地道。

  我松了口气,“没事,多大点事儿……我……哎……”

  话还没说完,宋导忽然扯了一把我的手臂,将我整个人带了出去。

  我:“……”

  宋导来者不善,周身气压太低,我只好乖乖地跟着他,放缓呼吸。

  上了车,黑大哥开车迅速,回了别墅。

  宋导不理我,径直回卧室,啪的一声关上了门,赌气赌得非常彻底。

  我在外面搓手手,“……宋导。”

  里面没反应,我叹了口气,正要继续敲门,手机忽然又响起来。

  烦躁地接电话,杜飞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丫的什么情况,这么晚才接电话,我差点就要报警了。”

  我抓了抓头发,“什么事儿?”

  “上次那个给公墓打钱的账户有眉头了。”杜飞道。

  我皱皱眉,“不是捐款?”

  “狗屁捐款。”杜飞哼了一声,“是个黑户头。”

  黑户头……那就是对方有意隐瞒了自己的身份。

  “上官夫人那边从来没有打过款吗?”

  杜飞啧了一声,“也不知道这老娘们儿什么想法,儿子的坟一次都没去过,葬礼也是草草了事,听说就连圈子里也没几个人知道上官琛的事。”

  “哦对了,还有件事,蔡雨萱和你那个前经纪人起诉了,说你恶意中伤,冰库的事她们还想翻案。”杜飞又道。

  我扯了扯唇角,手指搭上门把,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着,“你看着办吧,能让她死别让她有气儿,能让她残也别省事儿,多残一块是一块……”

  “得嘞!”杜飞兴奋地拍手,“别说啊,好久不干这种事儿,我都快觉得自己是个好人了。”

  “做事小心点,别让人发现,还有,巷子里那些人记得处理干净,我担心……”我压低了声音,想起以前的前科,虽然已经过去了很久,未必有人能发现今天站在镁光灯下的天后是当日的小太妹,可我总觉得不放心。

  “放心,我让人盯着呢,只要有人敢碰这条线,我就先下手为强。”

  我点点头,看着门缝里的光暗了一下,叹了口气,“不说了,朕要处理内帏之事了。”

  杜飞:“……挂了。”

  收起电话,我轻咳了一声,又开口:“宋导……咱能面对面交流不……”

  门缝里最后的光忽然消失了。

  我咬牙,“……”

  这么站着不是回事,我舔了舔唇,往楼下走,脑子里转了一圈有了想法。

  走到庭院里,有两个黑大哥住在旁边的小花房里守夜,听到动静赶紧出来。

  我朝他们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小声问:“有梯子吗?”

  俩黑大哥:“……有。”

  他们给我拿来了梯子,随机就表现出同情的眼神,像扶又不敢扶我,我爬上去的时候,还听到一黑大哥感叹了一句,“少爷真是选人的眼光不赖,要还苏小姐也没这体力折腾。”

  我:“……”哭唧唧,二手货果然麻烦!

  好不容易爬上去,我松了口气,发现窗户竟然是开着的,我赶紧往上探身子,结果刚刚稳住就看到宋导坐在窗边幽幽的眼睛。

  我吓得松了手,整个人都往后仰去,心脏都骤然停止了。

  啊——

  楼下俩黑大哥竟然和我一样开始尖叫,俩大男人的叫声在黑夜里凄厉地让人毛骨悚然,我闭上眼睛,差点以为要死定了。

  没想到,坐在窗边的宋导忽然起身,眼疾手快地揪住了我的衣领,硬是把我给拉了回去。

  我:!!!

  吓得浑身打颤,趴在窗口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宋导揪住我领口的手也没有松开,一双眼睛死死地盯住我,明显也是惊魂未定。

  “宋宋……”

  “闭嘴!!”

  宋导低吼一声,站起身,手插我的双臂之下,将我叉进了房间。

  我:“……”姿势真是不雅观。

  刚刚落地,宋导就将我放到了床上,竟然没有责备我,皱着眉将我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吞了口口水,“没啥,就是吓着了而已,又不是宫斗剧里的女人,被吓一下都能流产。”

  谁知我刚刚说完,宋导就变了脸色,转身去拿手机,竟然想要给江宇腾打电话。

  我赶紧拦住他,“哎哎哎,宋宋,我真没事,我又没怀孕,又没心脏病史,没啥问题……”

  “你怎么知道你没怀孕!”宋导吼了我一句,脸色严肃。

  我绷了一会儿,实在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宋宋,我大姨妈刚走不走……”

  宋导:“……”

  “大姨妈走了?”

  我点头,“嗯,刚走。”

  “刚才吓着了吗?”宋导忽然体贴。

  我抓了抓后脑勺,“也还好……”

  宋导忽然起身,扯着我的手进浴室。

  “宋宋,你干嘛?”

  “把你洗干净。”

  “啊?”

  “造人之前的准备工作。”

  我:“……”

  只当他说的是玩笑话,我可没有现在生孩子的打算,前段时间虽然都没有吃药,但是我日子算得很清楚,大都是安全期之内,就算偶尔有那么几天也是安全逃过,上个月姨妈刚走没几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