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36章 烧死你!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范瑶那句你死我活让我浑身发毛,在灵前烧完纸我就没再见到她,不停有人上前来搭话,我没心思搭理,趁着没有人注意,走到了老头子遗体前去。

  白布蒙着他的脸,我没法打开,隔着那层玻璃看着里面瘦削的人形,深吸一口气。

  “你去了,要是见到妈妈,告诉她一声,我很好。”

  “要是有机会,就再牵妈妈的手吧,她一定等着你。”

  我走上前一点,压低声音,仿佛隔着时空和另一个世界的人对话,“还有啊,我不恨你了,不是原谅你,只是忽然想到,如果不是你,我或许不会遇到宋祁言。”

  仅仅因为这个,我不恨你了。

  说完,心里一块巨石落下,我皱皱眉,将眼眶里的那阵诡异的热潮逼回去,吸吸鼻子,抬头的时候又恢复神色。

  转过身去,直直地对上男人静若寒潭的眸子,我怔了一下。

  刚刚的话,他大概都听到了。

  彼此安静片刻,我没有从他眼中捕捉到任何情绪,片刻之后,他才开口:“上楼坐着吧,火花要等到明天凌晨。”

  我点了点头,抬动脚步,往他身后的房间走去。

  擦肩而过,彼此都没有停留脚步,奔着各自的方向去。

  有什么东西,好像在这个瞬间消失了。

  走进休息间,我就觉得一阵头晕,这两天心力交瘁,早上可能又起得早了,身体撑不住。

  手机响了一下,是杜飞发来的消息。

  ——东北陆家发生了大事,陆瑾瑜失踪了,似乎是打算逼家族妥协,想和宋祁萱离婚。

  ——范瑶,没有做过子宫切除手术,就是你和江宇腾离开那天流的产,范时延在场,护士们口径不一,我怀疑不是流产。

  陆瑾瑜对范瑶大概是真的着迷了,我只是可怜宋祁萱,估计这会儿宋祁言也已经知道了,这场家族联姻的结局不知道会怎样。

  真正让我觉得后背大发毛的,是范瑶流产的事,那天刚好在医院,就算范瑶流产,也不应该保不住才对……

  范时延……

  不对,虎毒不食子。

  我揉了揉太阳穴,心里一万头草泥马飞过,等这次老头子的事过去,范家的事我绝对不再掺和。

  想着想着,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等到外面佣人敲门提醒我下去点长明灯,外面天色竟然又昏暗了,我看了一下手机,宋祁言大概已经开始料理宋祁萱的事了,一天都没有给我发消息。

  出门往楼下走,刚好经过范瑶和范夫人的休息室。

  “妈,我怕……我怕大哥发现……”

  “别怕!他不会发现的,当年那个贱人发现了,还不是被我们弄死了,那东西我已经放在你爸身上了,到时候一烧,什么痕迹都不会有。”

  “可是……可是……”

  “没有可是!瑶瑶,你相信妈妈,只要过了今天,范媛的死期就不远了,你想要的东西,妈妈一定都送到你面前来。”

  我的脚步僵住,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她们说的人是妈妈。

  不可能,妈妈是因病去世的。

  刚刚安定的心又慌乱起来,我身体飘忽,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又回到自己的休息室。

  还有六七个小时就到凌晨了,到时候老头子的遗体就会被火花,他们说的秘密也会被带走。

  我犹豫了一下,给宋祁言打了一通电话,可是对面一直是忙音,没有办法,我只能给他发消息,又一直等不到回复,心里更加焦躁。

  楼下开始传来动静,我推开门,遇到佣人。

  “底下在做什么?”

  “哦,老爷的遗体要暂时被送到太平间,明天一大早就火化,工作人员在忙着呢。”

  太平间……

  我挥了挥手让佣人离开,在休息室里停留了很久,直到天色彻底暗了。

  悄无声息地走出去,避开一路上的佣人,走到最隐蔽处的电梯口。

  负一层就是太平间。

  我迟疑了一下,咬咬牙,还是伸手过去,按下负一。

  电梯摇摇晃晃,越往下越冷,其实只有两楼的差距,可是门一打开的瞬间,我就觉得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后背发毛。

  眼前是一片漆黑,走出电梯是老长一条走廊,只有昏暗的灯光照着。

  “丫的,跟鬼屋似的。”

  我拢了拢衣服,一路往里走,走到最里面那件停尸间,确定老头子的序号,伸手过去推门。

  迎面就是一阵强烈的化学试剂的味道,还有刺骨的冷气,我下意识地想到了范媛用过的冰库,特地没有关门,站在门口将里面的画面扫清楚。

  松了口气,只有老头子一具棺材在里面。

  回头看了一眼,确定周围没有人,我这才缓缓走进去。

  老头子安详地躺在棺材里,我将棺材扫了一圈,看到了打开玻璃舱的按钮。

  伸手过去。

  “还以为你有多聪明,原来也不错如此。”

  阴森森的声音,犹如鬼言,我瞪大眼睛,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机械地直起身子,转身,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范瑶。

  “看着我做什么?是在想,到底什么重要的东西被藏在爸爸身上吗?”她靠在门口,半边身子都隐藏在黑暗中,头发垂下,只露出一只眼睛,俨然就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女鬼。

  “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皱眉,意识到上当了,脑子里迅速转动,手在侧身的瞬间,背到了身后,宋祁言送的玉镯和棺材发出碰撞的声音。

  “你不是想知道爸爸到底留了什么让我和妈妈都想毁尸灭迹的东西吗?”

  她阴笑一声,缓缓走进来,站在另一侧,手指抚摸黑色的棺材。

  我头皮一麻,猛地反应过来,心跳如擂鼓,“是……我。”

  “呵。”

  她笑得越发诡异,俯下身子,凑到老头子的尸体前面,哑声开口:“真聪明,难怪爸爸会把遗产留给你,让我们母女,无名无份……”

  我擦,这个疯女人,她真的敢想……

  “我妈妈的死到底和你们……”

  “那个贱人算什么东西?!也配我母亲动手吗?”

  她猛地抬头,眼珠深陷,“我们之间,本来没有人命官司,可是现在有了,不是我欠你的,是你欠我的!!”

  疯女人!

  气氛太压抑,我已经呆不下去了,抬动脚步,想着先冲出房间。

  “别想了,外面都是我的人,你就等着给我的孩子陪葬吧。”

  “你他么脑子有病吗?”我无力地闭上眼睛,撑着老头子的棺材和她对视,“老头子骗我说你切除了半个子宫,我连你怀孕都不知道,怎么害死你的孩子!”

  “不是爸爸骗你的。”她的声音沉沉的,“是我骗了所有人,骗了大哥,让他以为我不能生育。”

  我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已经一只脚踏进了诡谲黑暗的陷阱,“值吗?”

  “我才不管值不值,他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他从来不碰我,因为担心我会怀孕,只有让他放心了,我才有机会……”

  我舔了舔唇,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趁着她说话的时间,慢慢地将手腕上的镯子除了下来。

  “可是我没想到,他竟然那么狠,为了你,让人打掉我的孩子!!”

  “范瑶,你早就应该知道,范时延不是你可以控制的,你当初想要设计他的时候就该想到这个结局。”我握紧拳头,抬动脚步。

  “想走,你太异想天开了。”

  她话音刚落,门口就闪过人影,两个大汉就走了进来。

  “送二小姐上路。”

  “范瑶,这是最后一次,我对你手软。”我垂下手,定定地看着对面的女人。

  “少说废话,现在,是你要死在我手里。”

  深吸一口气,没做多打反抗,这几个人都是练家子,五大三粗,我根本没有胜算。

  一记重拳从脖子上打下去,我眼前一黑,身子摔倒的那一刻,咬牙抬起了手,将手腕上的镯子磕在了老头子的棺材上。

  镯子,碎了。

  最后的念头是,可惜了,宋导送我的定情之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