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25章 宋祁言的反常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迁到帝都,不会对SBS造成任何影响,甚至连合作方都可以有更廉价的渠道。”宋祁言见桌上的人没有反应,又继续抛出诱惑。

  “帝都的市场几乎处于饱和状态,怎么可能有更好的渠道给SBS。”有人提出质疑。

  宋祁言抿抿唇,侧过脸,看着我,用最草率的语气,说出气死人的话。

  “大概是幸运吧,我这便宜女朋友,即将成为范氏集团的新主人。”

  我愣了一下,宋祁言怎么知道我和上官浔的合作。抬起头,他给了我一个安心的眼神,我又低下头去和老头子一起挑着面前那盘珍珠花生。

  餐桌上瞬间安静下来,对面二太太看我的表情都收敛了不少,大概是没料到我一个私生女会成为最后的赢家。

  范氏集团现在只是一个空壳子,入资一百亿的事也还没有公开,这些人闭目塞听,估计还以为范氏集团是当年那艘豪华游轮,殊不知是即将撞上冰山的泰坦尼克号。

  “既然如此,迁就迁吧,也只是个名声,方便祈言办公罢了。”

  “也是,北省这边就算是分公司,也不差什么。”

  “就是天纵那边……”

  餐桌上七嘴八舌,老头子轻哼一声,敲敲桌角,“行了,开饭!”

  这老头是真的不喜欢宋天纵,给了宋姓,却不给她宋家少爷应有的待遇啊。

  真可怜……

  我正在天马行空,忽然,宋导面无表情地夹了一筷子青菜到我碗里。

  “宋宋,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我不爱吃青菜。”

  老头子朝我们看过来,嘴巴嚼东西保持着诡异的频率,眯眯眼打量我们。

  “多吃青菜,补脑,想点该想的。”

  宋导轻飘飘地丢下一句,然后继续保持着皮肉不笑地状态吃饭。

  我咬咬筷子,总觉得自己刚才那一瞬间对宋天纵的同情让他给发现了。

  咬着青菜,皱着眉,苦大仇深,模仿着兔子吃青菜的状态,一点点地磨进去。

  一根刚刚吃完,盘子里又多了两根,夹菜的仍旧是宋导。

  我耷拉着眼皮,一点点地扭过脖子,哀怨地看着淡定的男人。

  他不看我,继续吃。

  嘁~

  我扭过头,在桌上瞄了一眼,扫到那道蒜爆鲤鱼。

  转动水晶盘,笑眯眯地用公筷夹了一大块沾满蒜泥的鱼放进了宋导的盘子里。

  “宋宋,多吃鱼,补脑。”

  宋导皱眉,“……”

  我能感觉到,就在我把鱼放进他盘子里的时候,桌子上装得安安静静的一群人,全都悄咪咪地开始关注他的动作,尤其是宋夫人。

  宋导不吃蒜,宋夫人肯定知道。

  完了,本来想整宋导,这回让宋夫人逮到,肯定要觉得我不关心他儿子。

  失策。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把鱼挪回来,宋导忽然舒展了眉头,夹起面前的鱼,淡定地放进了嘴里。

  宋夫人和祈萱的表情明显变了一下,老头子都愣了一下,轻呵一声,饶有兴味。

  我一转头,刚好对上宋父的视线,稍纵即逝的探究,仿佛只是我的错觉。

  啧啧,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一顿饭吃的我味同嚼蜡,宋导真的是不遗余力地为我添菜,完美避开所有的肉类,硬是让我吃了一顿草。

  等到众人散去,宋导跟母亲讲了几句话,大体意思是我们下午就要回帝都,北省的大局还是由宋天纵来主持。

  “你就放心让他主持大局?”周边没人,宋夫人看了我一眼,没有避讳,“这样的危险,放在你自己眼皮子底下才最安全,不如把他调去帝都。”

  我吸吸鼻子,总觉得宋导不经意间瞥了我一眼,淡淡地道:“他身有军职,不能随意调动,父亲这次已经做了很大让步,别将他逼得太急了。”

  “算了,你把总部迁走,也是一场硬仗,有他在确实麻烦。”

  宋夫人叹了口气,走上前去,替宋导理了一理衣服,有点不舍,“你才回来就要走,总是这样,天南地北地跑。”

  母子情深,可惜,我没有妈妈了。

  退后一步,双手背在身后,故作轻松,“宋导,我先上去收拾东西了,你和阿姨先说着。”

  说完,又和宋夫人礼貌地点了点头,转身往楼上走去。

  走进房间,趁着宋祁言没有上来,将他的房间又里里外外参观了一遍。

  整个房间都是黑白色为主,几乎找不到暖色,唯一一点让人心情舒畅的,就是窗台上的风信子。

  我走过去瞄了一眼,发现那风信子的玻璃瓶有点年代了,但是让人擦得很干净,风信子也长得很好,大冬天的放在床边,一点落败之色都没有。

  宋导竟然会喜欢这么女孩子气的花。

  越看越觉得有意思,我伸出手,想要将玻璃瓶转一圈。

  门忽然从外面打开,我下意识地站起身,把手缩了回去。

  宋导走进来,第一眼就瞥到我站的位置,立刻就皱了眉,走到我面前。

  “你在做什么?”

  我觑了他一眼,在背后搓搓手,“没干什么啊,就是看你的风信子养的不错,就看看……”

  他的视线在我和风信子之间来回转动了一下,眼神中情绪不明,竟然先过去查看了一下风信子的情况,然后端着玻璃瓶往避光的地方挪。

  我有点酸,这个架势,好像一盆破花比我重要。

  昨天晚上还叫人家小甜甜,今天就翻脸不惹人了。

  禽兽!

  “不就是一盆风信子吗?你干嘛跟抱儿子似的小心。”我怼了他一句。

  他不讲话,转身去找了个水杯,给风信子换水。

  不理我?

  我咬牙,跟着他身后,小尾巴一样,打算通过这种幼稚的方式博取关注。

  结果他直到换好水都不理我,当我是空气!

  我火了,一把扯住他腰际的衬衫,用力一拉,“喂,宋祁言,你几个意思?!”

  他总算是给我眼神,略微挑眉,大概是对我“大不敬”的行为报以惊讶。

  “不是,你别不理我啊。”我走进一步,有点冒火,“我哪里做错了?你都喂我吃了一大盘草了,就算我有错,你也出气了吧。”

  他勉强地勾勾唇角,眉头皱起,低头去理了理袖子,然后抬头,忽然一把将我拉过去,扣在怀里。

  “我不喜欢吃蒜。”

  “啥?”我傻眼,吞了一口口水,“那不是你先搞事情的,而且我也只给你夹了一筷子。”

  他看着我,眼神幽深如古井,不知道在想点什么,忽然就俯下身子,吻了我。

  熊孩子欠收拾,不能好好讲话吗?非要气死我。

  我龇牙,这回没惯着他,趁着他吻我,一拳打在他小腹上。

  “唔……”

  他被我打得退后一步,立刻就捂住了腹部,极其痛苦地歪了身子,跌坐在一旁的床边,哀怨地抬头看我。

  我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立刻就慌了,上前去扶住他,“宋……宋宋……不是……我没用力啊……”

  “刚才还叫我宋宋……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他面色扭曲,“痛苦”地撑起身子,死死地抓住我的手,“范媛,我要知道你是这种女人,当初说什么也……”

  “不让我得到你?”我接下他的话。

  他的脸色更加难看,“……”

  “你该不会是装的吧,我刚才就是跟你闹着玩的。”

  “我胃疼。”

  “啊?”我怔住了,仅有的自信也没了,用力抓了一把后脑勺,“不是,你刚才怎么不说呢,胃疼在家干嘛还忍着。”

  “你等着,我去给你倒水,对了,药,我给你找药。”

  “范媛……”

  我这边急得脑门冒汗,他却突然拉住了我的手,力气正常地将我了过去,一把抱住。

  我:→_→

  “宋导,你力气大得不像是胃疼。”

  “嗯,我装的。”

  我:……

  “范媛,我很不开心。”

  “为啥?”

  “你关心宋天纵。”

  我一头雾水,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我也就是在内心里吐槽了一句老头子偏心太严重,就是一咪咪的同情而已。

  “不许关心他,离他远一点,不要去了解关于他的任何消息,也不要好奇他的过去……”

  离他远一点……

  我倒吸一口凉气,有点不可置信地开口:“你让他留在北省,该不会就是为了让我离他远一点?”

  男人默了一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