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12章 攻心为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刚才滑玻璃的胸针幸好没扔掉,早就不成样子了,但用来划破血肉还是可以的。

  我深吸一口气,没有用眼睛去看,咬了自己的头发在嘴巴里,手指打颤地把胸针探向脚踝。

  脚早就麻木了,发簪粗细的针扎下去一点知觉都没有,我猛地一用力。

  “唔……”

  浑身僵了一下,巨大的疼痛,我感觉好像灵魂都被震动了,嘴巴里都尝到血腥味,我才记起呼吸。

  丫的!

  范瑶,让我受这么多罪,你得要付出这样的代价才能弥补啊。

  扎完一阵,鲜血一点点地往外溢,我还担心不够,又用同样的办法重复扎,让鲜血缓缓地流出来,不至于积压在一处,否则撑到明天,我的脚估计就不在了。

  血顺着脚踝往下滴,我的精神都开始恍惚,只是仍然记得,要坐直,掉下去我可能就没有本事再爬上来了,在底下一定会被冻死的。

  可是上面的空气也慢慢变冷,那个小小的天窗根本不顶用,我满手都是血,从口袋里抓出来一把糖。

  那天从蔡雨萱嘴里得知冰库这件事,我就开始准备了,黄油,像糖一样,放进嘴里却没有味道。

  我就像是饿急了野兽,连续剥了好几颗,全都放进了嘴里,唇舌打颤地嚼化了往下吞。

  有点困,是那种从寒冷中偶尔侵袭而来的温暖造成的。

  我用力摇头,让自己抗拒这种神经错觉,否则一旦睡过去,后果不敢设想。

  仰起头,看上面的天空,一片黑暗,我眨眨眼睛,恍惚间就好像看到宋祁言的脸了。

  “宋祁言,混蛋……说走就走了……”

  “说好要为我无所不能的,却让我孤军奋战。”

  我揉了揉眼睛,有点自虐地咬嘴唇,利用疼痛让自己清醒,抱紧自己,减少呼吸。

  “不过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等你回来了,也别和我秋后算账,谁让你不在的。”

  “我又要‘爱’一小会会儿范时延了,范瑶太可恶了,不彻底治死她,我不甘心。”

  “被最爱的人恨到骨子里,婚礼上没有新郎,一定是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

  我扯了扯唇角,牵动了唇上的伤口,却感觉不到疼痛,咯咯地笑,“我是不是有一点点坏,利用范时延对我的感情。”

  “其实……我都知道的……他爱我的……”

  “只不过,他更爱他的权力,更爱高高在上的那个世界。”

  我眯起眼睛,周身有一点点的暖和,不知道是真是假,冷热交替,紧绷的神经渐渐松弛。

  “可惜了,我比他……更……更狠,我会重新……喜欢上一个人……不想他……死脑筋……”

  嘴巴里的黄油,已经被磨干净,我也已经吃的够多,胃里面好像是被油冻住了,又好像被人扔了一根小火柴进去,火烧火烧的。

  “范时延……”

  一遍一遍地叫一个名字,好像是提醒我自己,不要到时候叫错了人,毕竟脑子里出现的,是另一个人。

  宋祁言……宋祁言……

  周围越来越暖,甚至有一点烫,我越发不想保住自己,睁开眼睛,好像已经不在架子上了。

  稍微挪动身子,可怕的坠落感一瞬间侵袭,随之而来的是浑身各处骨骼的叫嚣,疼。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睛已经睁不开了,一层层的爽将我的眼睫毛黏住。

  哐哐哐的声音出现的时候,我的思绪有一瞬间的清晰,朝着光亮的地方,略微挪了挪脸颊。

  “阿媛!!”

  嘶吼的叫声,是从嗓子深处不要命地喊出来的,大概是连灵魂都要被震动的情绪。

  恍惚间应该是被人抱住了,很熟悉的味道,却不是喜欢的味道。

  “阿媛,撑住,别睡……别墅……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

  “嗯……”

  闷闷地应了一声,却没有力气再去睁开眼睛,只是脸颊上忽然一烫,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在了皮肤上。

  “快点!”

  “医生!医生呢!!”

  耳边是他一遍又一遍的吼声,夹杂着凌乱的脚步声,还有各种滴滴滴的声音,乱的很,让我疲惫。

  然而无论如何都睡不过去,迷迷糊糊地挣扎,直到那一层笼罩着我的寒气彻底消失,身体重新回归正常的温度,一夜咬死不放的坚持才主动消失。

  沉沉地睡去,只是耳边忽然有女人的哭声,还有各种噪杂的声音,吵得我脑壳疼。

  眼皮重得很,废了很大的力气才撑开,周围的环境很昏暗,滴滴滴的声音还是在耳边绕着。

  “水……”

  渴死了,嗓子里火烧火燎地疼。

  我只是稍微发出声音,床头的感应器就亮了起来,不出片刻,门果然打开了。

  医生一大群,给我做了全方位的检查,从头到脚。

  “幸好放了血,要不然,这只脚肯定是保不住了。”

  “黄油糖吃了不少,五脏六腑算是护住了。”

  “记录一下,脑袋里的淤血已经有缩小迹象……”

  医生们一通记录,又留下护士照顾我,我却始终没有见到范时延。

  “范先生刚刚还在的,只不过,刚才范小姐……”

  护士瞥了一眼我的眼神,适时地住了口,又附身在我耳边说话:“您有事就吩咐我,我们是范先生雇佣的,只听从范先生的吩咐。”

  这话是告诉我,她们是可以信任的。

  等到护士退出去,我闭上眼睛眯了一会儿,心里已经有了打量。

  范时延进来的时候,我定定地看着他,没有张口。

  “那替身是蔡雨萱的人。”

  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语气淡漠,毫无波动。

  我没有反应,就这么睁着眼睛,定定地看着他,他身上穿的,还是新郎的礼服。

  “她没想害你,你却想破坏我们的婚礼,杜飞在婚礼后台想要切换婚礼的纪录片,被人当场抓获。”

  他就像是机器人,一字一顿,把这些他一清二楚的事说得复杂无比。

  “如果……如果不是江宇腾一直在婚礼上找你,我不会发现你被……”

  我忽然侧过脸,看着他微笑,“你不好奇杜飞偷换的视频里是什么吗?”

  “这个吗?”

  他抬起手,手指之间捏着一只小小U盘。

  “我不会看,也不想看,你说过的,让我安心去结婚,我如你所愿了。”

  是吗?

  我嗤笑一声,“我就是看你们俩不爽,你们结婚,当然得送点礼。”

  “你差点死在里面!!”他忽然暴喝一声,猛地扑到我面前,双眼血红,“医生说要是再晚一点,你的腿就要截肢,你的五脏六腑都会衰竭!”

  “范瑶害得。”

  我静静地吐出四个字,和他四目相对,他猛地定住,目光中是深渊般的挣扎。

  他很清楚,蔡雨萱那个草包,根本做不到这些,刚才那么说,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可我婚礼上的新娘,只能是她。”

  “所以呢……”

  “让我从婚礼上走开,你很得意是吗?”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神色疲惫。

  “我原本只是想在你们的婚礼上把那个视频放出去,让她颜面尽失,没想到她比我手脚快,真是让人火大啊。”

  他没有讲话,深吸了一口气,将U盘放在了我床头,“好好休息,我对你,自始至终,只有一个要求,别死在我看得到的地方,也别死在我能弄死的人手里。”

  “不是只有你,可以为了别人拼命。”

  咔嗒一声,门被带上。

  我盯着他靠在门上的背影,渐渐收回视线,余光瞥了一眼床头的U盘。

  我想要让他真正相信的,是我本来打算用U盘中的视频让范瑶丢脸,却反被范瑶算计差点命丧冰库。

  他相信了,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U盘里根本什么都没有,我料准了他不会看,不看,却会怀疑,越怀疑,越觉得有鬼。

  陆瑾瑜为了范瑶那么卖力,他心里怎么会没有疙瘩。

  也许不爱,但却不容许任何人染指,那是他的尊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